加载中…
博文
(2018-12-22 21:49)
标签:

历史

文化

分类: 九华山系列散文

苏华民/文

      近日,读青阳万历县志,丁黼的《范文正公祠堂记》,文中详叙了北宋名臣散文大家范仲淹少时在青阳长山,随母生活十余年的经历。明朝和清朝地方志上,均有多处关于范仲淹生活和读书所在地的记载与叙述。

    《江南通志》云:“读山,在青阳县东二十里,有洞如垂铎,石皆青黛色,宋范仲淹读书于此,故名。” 《嘉庆一统志》载:“读山,在青阳县东二十里,相传宋范仲淹读书扵此,上有读山、秀岩二洞,其北为长山。”

    《读史方舆纪要》池州青阳县也载有:“古长山,在县东南三十里,秀拔群山,范仲淹尝读书其中,更名读山。”的叙述。

       戊戌年初,木镇出版《古铺木镇》一书,我的文章《范仲淹在长山》,需要查清楚“读山”的具体位置。当时,在村干部带领下四处走访、查询,均是无果。我还问及“附近可有哪座山上,有二个山洞的呢?”得到的也是没有。当时,我有点沮丧。我想;人的生命是短暂的,但是一座山,却是与天地共存,不会凭空消逝的。然而“读山”到底在哪里呢?

      后,复查资料,《江南通志》云:“范仲淹书堂,在青阳县东二十里,读山之阳。”《光绪青阳县志》亦载有:“十八都,长山徐村,在县东北隶灵岩乡。”“范希文书堂,在县东二十里,读山之阳,世易地没,万历三十三年知县傅宾按志文清出。”县学训导周贇有青阳十景诗之一《读山寒梅》云:(范文正公少孤,依长山朱氏,冒其姓,既贵始归宗。今读山多古梅,范公读书时手植)曰:

“长山风雪寻梅路,寻得范公读书处,

想见寒灯夜课时,伶仃孤影花千树。

调鼎天家去不还,梅开千古忆公颜,

十载断韲梅作伴,有谁相顾问暖寒。”

     宋、元、明、清的历史资料,均记载了范仲淹少年时代,在青阳长山、读山,读书和成长的经过。且各朝代地方志记载的史料,已经形成时间上的序列和历史的传递,并非是一个朝代和一家之言凭空杜撰而能够做到的。可见,这是不容质疑的事实,然而“读山”因时间的久远,加之明清时期,青阳本地发生过几次大的战争和瘟疫,造成人口大量死亡、外逃,以致出现了文化断层。读山被掩埋在岁月的深处,被时间所遗忘。读山,因没能核查出具体位置,已经成为我心头的一个结、一个谜。

    此后继续查阅青阳《明万历县志》和《清光绪县志》,图志上明确标明“读山”具体名称和地理方位,按图索骥,其方位,应在距离长山近十华里路程的读山铺。

    《明万历县志》铺舍,东路篇记载:出青阳十里石岭铺、读山铺、木瓜铺、王狮铺,赵塘铺、金山铺五里后至南陵地界。过去是驿站式交通,十里为一铺,也就是说:铺与铺之间的距离是十华里。东路有六个驿站,即共有六十华里路程,换算成现在公里数是30公里,这与实际路程是基本吻合的。

    《清光绪青阳县志》图二画面上也标明,青阳东路驿站分布状况:过双牌岭、杨梅桥、读山铺、凤仪铺、木瓜铺、小路口、黄狮岭、金山铺再至南陵地界。过去道路交通,是“五里一亭、十里一站”式的驿道,沿山敷势,翻山越岭的石板路,是最常见的路况。

     按照当时的线路图来看,青阳东路古道驿站,是沿着旗山、陡岭、桐岭山、木瓜山至石堰、再至乔木金山一线。那时还没有318国道,现在的新河、木镇街道所在地,都不在驿站的交通要道上。明志和清光绪志,图标画面上均表明,长山与读书铺之间,还有近十华里的路程。

    《嘉庆一统志》和《江南通志》均载:“范仲淹书堂,在青阳县东二十里,读山之阳。” “上有读山、秀岩二洞,其北为长山”这也告诉我们,读山的具体位置,应该在距离木瓜铺十华里,离县城东二十里的读山之阳。现在我们只要确认“读山”具体位置,即可查询到“读山铺”所在地了。

    2018年金秋十月,新河镇组织采风,去周桥村与木镇交界处,“白云洞”、“小观音洞”,参观游览,它位于周桥观音山,当地村民亦称呼为“百梁亭”离江梅桥一华里,离木镇街五公里,正处于青阳东路古道上。

     该寺建于山腰之中的“白云洞”前,而这寺庙上面的“小观音洞”处亦建有一座尼庵。这也就是说:这座山有两个山洞,至于是不是“读山、秀岩”二洞,仍需进一步考证,然洞内皆是垂挂的石钟乳,洁白的方解石,裸露在外面,因时光的侵蚀,呈墨黛色。该山当地人现在称其名为“观音山”看山脉走向它与陵阳山、东堡分石岭、蓉城的火焰山、再至木镇木瓜山,是一条山脉,但每一段山脉却有不同的名称。山中盛产方解石、白云石。是横亘在青阳东面的一条高山屏障,连绵起伏百余里。它石骨峥嵘,秀拔挺立。观音寺就位于观音峰上山腰之,它周围景色优美,一年四季苍绿松翠,林壑秀美。

     我们现在只需求证出,“观音山”,是不是“读山”。读山铺也就在附近不远处,反过来也成立。

     其实我手头掌握的资料,是可以相互佐证的。比如:读山铺离县城二十里,离木瓜铺十里。读山有“读山、秀岩”二个山洞。这一奇特的自然景观,仅此一处。并且明史云:“宋时有僧舍”。

    据观音寺介绍;唐中宗神龙元年(公元705年)就有寺庙存在。该山秀拔群山。

    “白云洞”是不是史书上记载的“读山”洞,山上面的“小观音”洞,是不是方志中所载的“秀岩”洞呢?

    我继续翻查《明万历县志》和《清光绪青阳县志》,地图上标明读山具体名称和地理方位。  后又根据百度搜索和手机定位、导航的方法,定位出白云洞观音寺的具体位置,离江梅桥北一华里路程,离九华东路酒厂10公里,木镇15公里,而明清县志图标明;过杨梅桥,前就是读山铺,离县城二十里。百度地图标明的地理方位,与县志上标明的河流、山势,离县城距离均吻合。

    随查询的不断深入“读山”、“读书铺”,地理、方位、历史,以及寺庙的存在,竟不断显露出本来的面目。

     由此而得知:“读山”也就是现在的白云洞所在的山。“白云洞、小观音洞”,也就是“读山,秀岩”二洞,读山铺也就在读山之阳。思路一开,如拨云见日,诸多疑问都迎刃而解了。

     “读山”,也像“木瓜山”一样,在历史的延续中,被人们所遗忘,从而丢失了自己的名称。曾经的光辉和灿烂的历史,都被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作为地方人文历史来说;是不应该的,也是令人遗憾和痛心的。

青阳是一个深具文化内涵的古城驿,还有哪些未知的典故、人物,被历史的烟尘所淹没、出现的文化的断层,都需要我们当代文化人去挖掘、去整理、衔接和承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22 21:46)
标签:

文化

历史

分类: 九华山系列散文


苏华民/

童埠,大辽湾沿线各山丘、土坡上,砖窑、缸窑、陶窑,近百家窑口一字排开,窑工们正在忙碌地给窑内添加柴火,窑火猎猎地燃烧,“劈叭”作响,映红了半边天际。

青通河,水势浩渺,碧波荡漾;来往客运商船,穿梭不息,长风里,白帆点点;码头上人喧马嘶,热闹非常。

池州府提调官通判陈瀚宗大人,正在给各县、司吏、甲吏训话,口里念念有词地说道:洪武皇帝修造城墙,应天府需要城墙砖3亿多块,沿江湖广、江西、南直隶,近二百个府、州、县集中了几十万窑工烧制。城墙砖有严格的尺寸和重量,为了确保建造南京京师城墙的城砖烧造质量,朝廷要求各地府、州、县地方官员,军队卫、所的士卒,以及县以下里、甲、工匠人等,均需在墙砖上留下姓名,以便验收时查有对证,对违规责任人追究责任。若有粗制滥造、以次充好,格杀勿论!顿了顿,这位通判大人提高了声调:出现质量问题者,杀头!杀谁呢?城砖上铭文一看便知。说完这些,凌厉的目光巡视着各位。

我看到童埠明城墙砖上的铭文,眼前仿佛出现这些声音和画面。

当年,南京明城墙的建成,共耗费3.5亿块城墙砖。由于城砖来自全国各地,故其城砖材质的土性也呈多样性(有粘土、沙土、高岭土等等)。大多数城砖留有铭文,少则一字(或一个符号、记号),多则70余字。

目前,童埠人建造房舍的墙壁上仍留裸露有残砖铭文,如:“池州府提调通判陈瀚宗,司吏朱仲实,青阳县提调官典吏王希贤,司吏胡枢。”

“总甲胡伯高,甲首鲍白祥,小甲鲍德盛,窑匠余xx造砖人夫吴XX.

“总甲胡伯高,甲首王百川,小甲XXX,窑匠XXX。”

“总甲胡英,甲首王彦红,小甲董原,窑匠吴玉,造砖人夫许之礼”等。

如此巨量的城砖,从哪里来?南京明城墙所用城砖,分别来自长江中、下游的广袤地区,其中包括今江苏、江西、安徽、湖南、湖北五省的32148个州县共同承担,以及军队卫、所和工部营缮司等近200个单位承担组织人力制坯、烧造。举全国之力,规模浩大,实属罕见。

深秋季节,我站在童埠沿河圩堤上,迎着猎猎秋风,遥望童埠大辽湾一带的山峦、田野与河水;青通河与七星河在此交汇,水面徒然开阔,烟波浩荡,银白的芦花在空旷的秋风中摇曳;寂静的圩塘、曲折的河流,掩映着逶迤起伏的山峦,水天一色。

我是有怀古情节的。与友人在古老的河套边行走,在昔日古窑址红烧土上的荆棘间逡巡着,这里是靠近古河套边的一处突出的矮小山丘,山丘不高,从河面向上看,也就二、三十米左右,山脚直接与河水相连接。红黄色的火烧土,长不出成材的大树,翠竹和灌木丛却肆意蔓延。在一片茂密的翠竹丛中,有方圆几十米范围成堆的瓷片被掩埋在土层下,一层层地堆积,被表层的竹根所掩盖。这里远离村庄,无人居往,因修筑铜汤高速公路而被发现。

这是一座唐朝及五代期间的窑址,曾出土:碗、壶、钵、罐、盆、灯盏和水盂等,其中碗盏数量最多,品种不下20余种,这些瓷器造型大方、美观而厚实,青瓷、黑釉居多。窑址也没被很好地保护起来,垒积层厚达几米的废旧瓷片,随意丢弃在荒垅丛中。我们在堆积的废旧瓷片中,发现大量凝结在一起不能分开的废碗、盆等。这就是窑嘴窑遗址所在地。

接着,我们又来到马山尾窑遗址、和方家村窑遗址所在地,这里也是靠近河套边的山丘,群山环抱,沟壑纵横密布,在一处处茂密的翠竹、荆棘丛中,又发现大量的陶罐、陶碗、和为南京烧制的城墙砖,那些废弃的瓷片、断砖,被随意地丢弃在水塘边,或被掩埋在浅土层中,偶尔露出闪烁陶釉的瓷片或带有铭文的断砖。据当地村民介绍:马山尾水塘边曾发现带有铭文的城墙砖,上面有“池州府石埭县X司史燕X”等字样。这又从另一方面佐证,童埠因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优越,当时不但完成本地的城墙砖烧造任务,还为异地代劳。

我在这些断砖碎瓷堆里,拣拾起一块残缺仍透出黑亮色泽的断砖,仔细地端详它,这断砖无语,但我的眼前却回放出当年劳作的情景:一群粗燥的大手,黝黑脸盘的窑工,不停地忙碌。“哎呀!怎么这砖还有些裂口呢!扔了!不能要!”那神情,纯朴、执着,却透着骨子里的坚韧。

目前,青阳有迹可寻的唐代陶瓷窑址有20多处、明代砖窑址百余处,这些古窑址绝大多数分布在县东北七星河流域的丁桥、新河、木镇境内,已发现的古瓷窑址有马山尾窑、老鼠石窑、窑嘴窑、陀龙窑、朱家渡窑、向阳窑等,其中窑嘴窑和马山窑址较多,各有六、七处。

青阳历代生产的青瓷多为生活用具,主要产品造型优美,有的饰以弦纹,少量点有褐彩,施釉均匀,温润如玉,被业界誉为“土越窑”。

童埠,这块七星河与青通河交汇口,水运交通发达,沟渠纵横,河网交错,早在唐朝时期,就是青阳各行业中最为发达和便利的七大重要商埠集镇之一。而上游的七星河流域是天赐富庶之地,土肥物丰,气候温润,适宜先民劳作生活,古代农耕文明很是发达,世为稻米产地,桑麻之乡。境内多山,有煤、铁、石灰石和陶土,盛产竹木柴炭。这些都是生产陶瓷的必要条件,七星河水越阡度陌至双河口入青通河,直奔长江。

我站在圩田高高的堤坝上,追忆当年百舸争流,千帆竞发的场景,而身边的高速公路、火车呼啸而过的轰鸣声告诉我;昔日的繁华不再,它的后人也不再从事古老的陶造手艺和水运航业,然而,它毕竟是中华文明的一部分,它曾繁华过,喧闹过,承载过特定时期的责任和义务。

童埠,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还有多少古窑被掩埋,这些残缺废旧的瓷片、断砖、青铜器,不经意间又被人们所发现,并泛出岁月的色泽与华光,在我们眼前闪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遥问东篱(外二首)

 

东篱  可还有菊

有菊  是否还能傲霜

一地落英

可还是当年的灿黄

 

诗魂仍在否  东篱              

待我采一束千年的傲菊

可否还有陶公的香

 

述怀乌江

 

不过也罢  也罢

既然  无言面对

江东盼归的父老

拔剑一挥

涌一江豪情滔滔

 

别了虞姬

空了剑鞘

断了乌骓马

最后一声

泣泪的长啸

 

为鬼之雄

也值得历史在那一刻

写下永远的骄傲

 

石马

 

站在主人墓前

仰头

嘶鸣

 悲悯的声音

冷冷地传来

流淌的汗水

从头到脚

从肌肤到须鬃

 

眼睛看着远处

四蹄奔突凌空

昂奋的姿势

从日出到黄昏

从远古到今朝

忠于职守  

本应该叫着驰骋疆场

但锈了鞍踏

瘦了鞭影

 

 

 (小说)

 

媛媛!林媛媛!!快点下来,我们走了!

妈妈!白雪和燕南几位同学,说要与我这个音乐学院的准专业歌手比一比。喊我到KTV唱歌去!

昨天才到家,今天就往外跑!记得早点回来啊!

林太太不无责怪地对女儿说道。

林副局长在音乐学院学声乐的千金小姐林媛媛和几位同学,嘻嘻哈哈地来到本城最大的一家音乐会所的包厢里,飚起歌来。几位年轻漂亮、时髦的准专业歌手,美妙的歌音,再配上优美的旋律,引来其它包间的客人纷纷前来观望。桂军也不例外,循声来到包间,这里早就围满了客人,偌大的包厢内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其中一位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女孩尤其引人注目;她银铃般的歌喉,曼妙的身段,加上会说话的眼睛,使得每首歌都唱得优美动听,美轮美奂,很快倾倒到场所有客人,不时地响起热烈的掌声。其中有几位老板也许被女孩的魅力所折服,或许多喝了几杯酒,跑上去凑热闹说:

丫头,陪我唱首歌,我给你100元!

另外的一位老板拿着啤酒摇摇晃晃地对媛媛说:

一百元太少,我给你200百!

那位见有人插杠,红着脸说:

500百元!

这位又说:

我包场了!

说着说着,走上前来动手拉起女孩就要搂着一起唱,那位落后的老板见动了真格,挥拳就打,冷不防将媛媛和前面说包场的小老板一起打翻在地。包间里两边来的人一见自己的老板吃了亏,纷纷动起手来,打成一团。这些都是没吃过亏的爷,桂军也没办法制止。不知谁打了110……

林局正在家里与夫人一齐看电视。电话忽然响了,说媛媛在KTV唱歌被人打了。他来到东城派出所,媛媛见老爸来了,又哭又闹:

爸爸你一定要为我出气啊,他们在欺负我!

林局一看平时活泼可爱的女儿,此刻哭得像个泪人,衣服被弄得皱皱巴巴的,头发被拉扯得没有型了,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正待发作,一看这几位都是很熟悉的小老板。那几位小老板,见林副局长的来了,起初还心存侥幸,都是平时在一起称兄道弟的老大,一听这漂亮女孩就是林局的千金,知道闯大祸了,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萎顿了下去。纷纷自责、打自己的耳光、认罚……

第二天上班,公安系统内像炸开了锅。同事们在私底下议论开了,还有那些从不出门,也不与外面打交道做内勤的干警说:

这些人都是平时惯坏了的,扙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到处为非作歹。

有的说:胆子也太大了,公开场合调戏人家女孩,今天是遇到林局的千金,要是别人家的女孩,还说不定怎么样呢?

还有人私下里看笑话说:平时都宠着这些人,这下耳光打到自己脸上去了!

该罚的罚了,该处理的也处理了。林局却陷入了深思;他分管城区治安这块,平时难免与这些人打交道,时间长了,自然也就熟悉了,逢年过节接受这些人送的东西也有过,平时偶尔也带些朋友,去k歌、喝酒;玩舒服了,尽兴了,画个字从来也没有付过钱。人说:吃人嘴短,拿人家手软。这些人仗着关系好,纵容他们,胆子也忒大,在本地胡作非为。过去犯了事,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能放的就放过去了。

假如今天要是别人家的女孩,他可能还没有这么深的感觉,可偏偏是自己都舍不得碰一个指头的宝贝女儿,被他们调戏,还被打了。在社会上,系统内造成了非常坏的影响。可自己又不能出面将他们暴打一顿。他越想越气,真是哑巴吃了黄莲,有苦说不出口……

林局越想越不对劲,痛定思痛。他感到害怕,怕这样走下去,迟早要被这些人害了,要出大事情的……

桂军开KTV有些年头了,平时像今天的事也出过不少,犯了事他知道总有人给他兜着。有了这些靠山,胆子也大了起来。别人不敢做的,他做了!别人赚不到的钱他也赚到了。还有像扫黄、遇到突然检查都会有人提前打招呼的。前些年一直很顺,哪天出点事了,一不小心栽了,最多花点钱,也不会咋的。渐渐地他相信一个原则,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称为事。

这回真的不知道是林副局长的千金,大水冲了龙王庙,捅大篓子了。自知理亏,且非同小可。

第二天晚上,桂军拎上几条烟,还带了从阳澄湖买来的大闸蟹和一个大红包,低声下气来到林副局长家想平息此事。林副局长看见桂军双手拎着大包小包的,气不打一处来。顿时脸就拉下来说:桂军,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反腐败,纪委在到处打老虎,拿这东西,不是在害我吗?东西拿回去,以后你好好管教你那帮子兄弟,请他们好自为之!

说罢,再也没有好脸色给桂军他看了。桂军从林副局长严肃神情上,看到了一股寒气。从前,那张和善的脸,此刻却模糊起来,心里也害怕了。知道再说也是无益,只得怏怏地将东西拎了回来。

第二天,公安局门口张榜公布出:《治安管理条例和公安系统内干部职工自律条约》

过不多久,本城其它几家涉及卖淫嫖娼的娱乐场所被关闭,当事人被拘留,罚款。

风向变了,百姓拍手称快,多年没有根除的顽疾,得以解决。治安形势大变。

桂军在给自己的小兄弟训话时说:

大家都给我醒一醒!多长点脑子了,把尾巴夹起来,学点规矩挣点干净钱!为非作歹,欺男霸女的事,一律不许做!否则一切后果自己承担!

听到没有?

听到了!

小兄弟们似在回答他的训话,但他却真实地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向自己逼来。是的!是到该醒悟的时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8 16:47)
标签:

情感

旅游

时尚

文化

分类: 诗歌文集

旧时光

 

文岩/诗

 

逃走的日子在江南粉色花丛里滑落

记忆里

经年的雨露和欲滴的馨香

都在风中飘散

眼睛的纯净  肌肤的光洁

以及躲在青砖小巷后的那抹娇羞

如今

都被荦荦的白发牵扯在乡野

 

我们在追逐

扎在柔软的草垛里嘻嘻 

煤油灯照亮村里跌撞的小路

照着父亲的铁犁耙

也照亮我们的青竹马

丰盈没有叹息的月光下

母亲极细的针线

将一件件旧衣裳缝补又缝补

 

雨丝飞扬   攥着细腰的柳条

美丽青葱的模样亭亭玉立

藏在大斗笠下的春心

被春天雨  醇得昏昏欲醉

黑夜里偷偷抿一口父亲的老酒

让红红的脸庞垂钓水中的月亮

偷窥虚掩的木格窗后的一双眼睛

 

如今想来

我们一生都在路上  

梦碎和圆梦

却越来越不喜欢钟声的摆动

江南的旧时光越来越旧

一只只红蜻蜓

醮着门前的池水远嫁他乡

阳光温暖  

像弹棉手里叮咚的一床新被

纯真的笑容   在记忆中蕴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7 22:43)
标签:

情感

文化

时尚

旅游

分类: 诗歌文集







湖岸

 

站在岸边

我们看湖

看灯火映在湖面  波光潋滟

交织的颜色

有天幕浮动  远山漾影

湖光山色的芙蓉湖

你说:好美

 

于是  我们开始寻找
用自己的脚步

去环湖    去丈量

属于我们的色彩

 

小路在延伸    湖岸在变化

沙滩     棕榈树

湖堤     长柳

站在断桥上

听波浪拍打堤岸   看湖水轻抚石礁

一阵阵声音

像脉搏的跳动,像起伏的胸房

又像快乐的咿呀

 

灯光在移动

风景在变化

站在湖岸的尽头     回首

看那灯火阑珊深处

原是我们追寻的沿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