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兰室
兰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278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兰室自言自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大家都在

: xuan`

剑心弟弟

桔梗の花语

和我一样美貌的妹妹

ANYA

漂亮的嫂子

破晓D狱

昂流少主(拜~)

ネ库ネ叉

第一艺术美男——东津

兄弟们

ナンデモイイ

无限崇敬的队长,宇宙最高神!(拜~)

Should Deny The Divine Destiny of The Destinies!!

時間のかいじん +

拥有一群SD儿女的素绒

男爵的树

头发无敌长的男爵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傻子才悲伤
只想和你们一起分享,相互依偎着度过这儿的每一天
No one else can make me feel,the colours that you bring.stay withme while we grow old,and we will live each day in springtime...
汽车遥控器
加载中…
博文
(2017-07-09 12:05)
标签:

杂谈

【有的书虽然写得还不错,但是在合上最后一页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再也不会去读一遍了。而有的书会让你愿意这一生只反复读这一本。加缪的书就是后者。】

2013年,我在豆瓣读书里标注“想读”《加缪全集》,当时我并不了解也没有接触过加缪的作品。2016年,我通过kindle读了电子版的《西西弗斯神话》,是因为本身对西西弗斯的故事比较感兴趣。后来又开始读电子版的《加缪全集·小说卷》,序言里加缪的生平就吸引了我:44岁得诺贝尔文学奖,因为年轻而举世瞩目;47岁出车祸死去,世界再次哗然。一个写荒谬是什么的人,这样的人生似乎就足够荒谬了。

《加缪全集·小说卷》里第一篇《局外人》读完之后,越是回想小说中的内容,心中就越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闷。于是我买了一本《加缪全集·小说卷》实体书,我认为这样的书要读纸质版,并且是能够一读再读的,而且是要拥有一本的。这本书买来后并没有马上读,因为当时还有其他书要读。直到今年5月,我才开始读这本书,没想到,读起来就再也没有放下这种“加缪情结”。

我又认真地把这本书的序言及《局外人》重新读了一遍,序言中的加缪生平和经历依然让我唏嘘,《局外人》也依然让我心中沉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30 16:41)

昨天,在河边,你对我说,从前有个人,你忘了是谁,也是这样,对什么都回答“好”“可以”……

我想,是不是许多年以后,你也许忽然会想起,在一条河边,有个人好像对什么都回答“好”“可以”……​但是你忘了是谁?

有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有时候不知道做得是对还是错。

也许时间会给出答案,答案真的会在风中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2年12月20日,就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前一天,我在墓地里见到了我三大爷的照片。我三大爷在我5岁的时候因意外去世,我们这些小一辈的孩子基本都不记得他的样子了,这是我们长大后第一次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我想我们不会忘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06 15:27)
标签:

杂谈

虽然很久不写博客了,但是我一直都没放弃继续修整这片烂菜地的想法,最好把烂菜地修成菜园子。

我仔细想了想,总也不写博客了,没有时间是一个理由,还有就是,举例来说,我出门的时候,在车站、在路上,以前我去体会的是当时空气中的味道、我的感受、周围人的举止所散发出的东西等,而现在我在外面看到别人,关心的却是对方梳什么样的头发、穿什么样的衣服、背什么样子的包,穿的鞋是否搭调。如此,从精神层面到了物质层面,一步步走向了庸俗(但愿不是走进了庸俗)。

写写上次见到浪子的事情。

某个普通的周五,由于有哺乳假待遇,从没哺乳过的我在下午4点就下班了。车开出去不远,接到浪子的电话,说在我们单位附近了,于是我调头回去找他。

知道浪子买了辆长城SUV,在我想象中应该是黑色的,所以我一开始开过去的时候没看见他,转回来才发现了一辆“晋”字牌照的银灰色SUV,一定是了。当时把车停在他前面的时候我还想了,这条路容易贴条,但又一想,人在旁边看着呢,没事。

其实像我这样以生完孩子暴增二十斤的体型实在难见故人,尤其是五年多没见的人。果然浪子下车后第一句话就是“你胖了”,我感觉他倒是没什么变化。我们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5 11:26)
标签:

杂谈

最近一段时间我相当惶恐,因为马上就到三十岁生日了。

我最近的情绪就是随时都想骂街,终于有一天我坚持不住(没骂街)蒙头痛哭一场才将这样的情绪宣泄了一部分。

然后我想我得给自己送点什么礼物,我发现在生日这天哪怕出去喝个酒吃个饭都是奢侈,因为得看孩子。

所以只能狠狠心买点什么,最后买了个皮包,花了三百多块钱,还是打五折的,一点都不狠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0 20:43)
标签:

杂谈

生孩子这事,一直想写写。

 

总有准妈妈或者准孕妇问我,关于生孩子的事,因为她们对此事多少有些恐惧。我从怀孕到生,都没怎么害怕过,因为我向来对待一切都是爱咋咋地,顺其自然(也有人说这叫没心没肺)。你就想,全世界亿万妇女都生孩子了,咱不是表现最好的那个,至少也不是最差的那个吧。

 

我在进手术室之前,多少有点害怕,一怕从脊椎处打麻药会疼;二怕麻药给不好,麻醉劲没上来呢就给我开膛了(我一个同学就这样);三是据说孩子取出来那一瞬间,肚子空了的感觉特别难受。

结果这三件事一件都没碰上。

话说麻醉师老么温柔了,从脊椎打麻药一点也不疼,从后背给麻药的时候凉飕飕的还很舒服。我戴着氧气罩还跟主刀大夫聊起了汽车。

手上的镯子因为怀孕变胖了摘不下来了。大夫说这要是弄碎了我们不管。我说那您就尽量别弄碎。大夫说是啊尽量不弄碎,但是要是抢救起来,你一挣扎就没准了。我心想抢救你妹啊老娘到不了抢救的地步。

 

后来他们开刀的时候,我知道开始动刀了,但是一点都不疼,后来我似乎睡着了,到孩子出来的时候醒了过来,那一阵是有点难受,但是已经忘了是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5 12:35)
标签:

杂谈

开了两个星期假条,做真正意义上的人生只剩吃喝睡的休息。

几乎同一天,我弟弟为了逃避军训的一个星期的假条也被我老姨搞定。

 

我却一头扎进了津南。

而我弟弟也依然游荡在大港。

 

我父母习惯早睡早起,从我到我弟弟,无论我们上学还是放假,我妈妈都会尽量让我们在家中吃早点,所以她会早早起来给我们做饭。

如今“从没走过”的我和我弟弟都不在家里了,二位真真儿成了“空巢”。

我爸爸无聊到又把我们家院子里的砖重新启开铺了一遍,尽管那一直整齐到不行。

 

我和我弟弟只能在QQ上继续谈论我爸爸的中老年综合症以及继续拌嘴吐槽、推荐歌曲。

据悉,我弟弟进了学生会体育部,正在满处凑11个人的足球队。

我重新读了一本书,看了几集DVD,没什么长进。

 

写完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独木向南行 11:43:34
以后上来先来个“狼总请客”
独木向南行  11:43:41
然后再说正事儿
独木向南行11:43:56
就跟内“嗨希特勒”意思一样
独木向南行  11:44:23
狼总请客!
馒头最近咋样?
馒头蘸 11:44:23
狼总请客 你这是上班呢
馒头蘸  11:44:33
狼总请客 还行
独木向南行 11:44:47
狼总请客 天天夜班
馒头蘸  11:44:49
狼总请客 今天挺清净啊
馒头蘸11:45:03
狼总请客  熬熬就行了
独木向南行 11:45:15
狼总请客 风大,都跟单位呆着打蔫了吧
小秘书  11:45:31
狼总请客 是呢
馒头蘸  11:45:35
狼总请客 昨天半夜风还不那么大
小秘书 11:45:47
狼总请客 夜里已经很大了
独木向南行 11:45:56
狼总请客 楼上太没6了
馒头蘸 11:46:08
狼总请客 
馒头蘸  11:46:38
狼总请客 狼总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7 18:51)
标签:

杂谈

前几天跟浪子说,我弟弟快高考了。浪子长叹:岁月就像一把杀猪刀。然后他说,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想到我和浪子已经认识六年了,那时候我弟弟还没上初一,浪子大学还没毕业。

 

那时候在浪子的博客链接里,我的介绍是“另类上班族”,他说我是他认识的同龄人里唯一一个工作了的(好像是),说得我有些恍惚,总觉得自己还像个学生。那时候我还混迹于天津动漫圈,面对还在大学校园里的同龄人以及比自己小很多的孩子们,总是不好意思跟说自己已经工作了。现在我总是理直气壮地跟同事们炫耀,姐已经工作9年了,明年就能歇10天年假了。

 

明天是母亲节,也是我以前的同事小马的生日,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四岁孩子的母亲。我们同年出生,我的生日是三月初七,她是四月初六。但是她总是叫我妹妹。

 

我想起在我结婚前一个星期,她来我家,我忘了我们有多长时间没见了,应该有一年多了。我们聊了一个下午,她说,她喜欢这样,尽管经常不见,在一起也不会生疏。我想,我也喜欢。她说,结婚那天就不来了,我家亲戚太多,人太多,她太腼腆。

 

我想起在我结婚当天,她给我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6 19:22)
标签:

杂谈

1、今日出门,坐轻轨。想起几年前和浪子吃饭聊天,浪子说,一号桥和二号桥之间离得这么近,刚起步就到了,完全可以撤一站。新立站和二号桥之间又隔这么远,中间居然没有站。军粮城和大无缝之间也只要留大无缝这一站就可以了。最后这个观点我不同意,因为我住军粮城,他住大无缝。

2、冬天,商场里的一件毛衣至少要四五百。春天,商场里的一件小衫也要四五百。夏天,商场里的一件T恤必然也要四五百。天津人民太有钱了!我等低保人员以后就指着淘宝活了。

3、要回来时,听到教堂叮叮当当响着钟声,就去看,原来是有人在举办婚礼。进去看了看,非常感动。当然婚礼只是一个仪式,最让人感动的,还是携手一生的过程。

4、回来的车上,听到旁人说,2月14号这天,到民政局办离婚的人特别多。

5、晚上梦见现在的我穿越到了北京怒放摇滚演唱会那天,跑到了前排去看他们演出。并且又见到了张五,我对他说,我是穿越过来的。

6、估计是最近看穿越(比如《宫》)看得太多了,我弟弟对我说:“我们同学签名上都写八阿哥,八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