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盗也写博客
海盗也写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6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链接
博文
(2009-06-14 16:26)
标签:

杂谈

分类: 以新闻理想的名义
    最近越来越觉得“新闻”就是个白骨精,妩媚、动人,极富吸引力,几乎每个怀有新闻理想的人都无法挡住她的诱惑,你怀着美好想象走近她,热情地和她缠绵,可是你却浑然不知她已经在悄悄吮吸着你的血液,耗尽你的精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5 11:49)
标签:

杂谈

分类: 以新闻理想的名义

    最近似乎在天翻地覆!

    楼上兄弟报纸的改革似乎是这场天翻地覆的源头。不过,按道理来说,对于楼下的我们,应该只是饭桌上的谈资而已,与我们无关,更与我无关。可是听说shali在这场“改革”中辞职了,我突然发现似乎自己与这场天翻地覆有了关系——新闻理想颠覆,或者说新闻现实的无奈。

     Shali和我一样,去年刚刚从大学毕业,读的是南京大学新闻专业,不过比我来报社早一些时候,其实和她也不是特别的熟,只是偶尔的采访中会碰到面,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市政府工业经济工作会议上,会议很长很无聊,她突然从包里掏出一个类似于雪茄盒的东东,原来里面装的是油炸花生米,她就自顾自的吃起来,吃了几颗估计想起了旁边还有一个我,便悄悄对我说:我不好意思给你吃,早晨自己用微波炉炸的,口味不好。我便顺便拿起一颗尝尝,确实不怎么样。不过却因此对她有了极好的印象:可爱、真诚、坦率。Shali的兴趣很广泛,学日语、学西班牙语,上上周采访碰到她时,告诉我最近又在学围棋,每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31 20:31)
标签:

杂谈

分类: 叨叨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2009了。

站在2008尾巴的末梢上,本想好好盘点一下我的2008,这一年有太多值得铭记的

不过刚刚才写完稿,待会儿还要陪一个同事去吃饭,今天是她的生日,答应好了的

所以用几个关键词吧,串联这一年,我知道2008的记忆在我的脑海中不会冲淡

上海 南昌 苏州 扬州

火车 汽车 肯德基

接近理想 寻找理想 懂得理想 

神采飞扬 彷徨迷惘 心存高远蓄势待发

2009,延续着2008

因为2008的成长

2009,我必定会更加强大

在攀登理想之巅的路上,我会边走边哼着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梅兰芳

电影

娱乐

分类: 叨叨

   有点落伍了,《梅兰芳》这部影片都快要下线了,我直到昨天才终于看了。

   从上映以来,就特别想去看,可是要不没时间,要不没有合适的人一起去,不喜欢一个人看电影,总觉得太落寞,当然也不愿意随便拉个朋友去,看电影得有点默契。

   6点钟开始放映,我和雅五十到,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就我们两个人?”我有点惊讶,雅便拿出了相机特地出去请工作人员帮我们拍了一张正襟危坐看电影的照:“只有两个人的电影太难得了,要留下做纪念。”其实,后来的10分钟,还陆陆续续来了些人,不过还是没有超过20个。

   喜欢在电影院的感觉,灯光一暗,便随着银幕沉入另一个世界,随着剧中人去喜、去怒、去哀、去乐。

  《梅兰芳》,至始至终我看得很入迷。  

   喜欢十三燕,那句“输不丢人、怕才丢人”铿锵有力,纵使台下空无一人,也要坚持把戏唱完。喜欢邱少白,佩服他毅然辞职的那份洒脱、那份勇气,真不敢相信世间还有这样的性情中人。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后来的梅兰芳,是他缔造了梅兰芳。喜欢福芝芳,她打理着家里大大小小的事物,能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2008年平安夜

杂谈

分类: 叨叨

    平安夜,似乎没有给我狂欢的理由,一如既往如每个普通的日子。

    中午回“家”,通通递给我一个红彤彤的苹果,说平安夜要吃这个,“大通通你真好”我说。

    晚上,刚哗啦哗啦忙完稿子,就被王主任带到艺术学院练嗓子了,报社春晚我们出了个女生小合唱,总编说不能太业余,得找个“高人”点拨点拨,于是,从上周开始,几个女孩子几乎每个晚上都要去艺术学院培训两个小时,声乐老师是个很令人愉快的男生,胖胖地,很亲切,特别地会鼓励人。

   去的路上,经过一家酒店,里面有人在高喊“圣诞快乐”,还能看到里面戴着圣诞帽在狂欢的人。小雅说她也好想去玩,我安慰到:就当我们是去K歌吧。

   唱的是“阿里山的姑娘”,今晚声乐老师主要是帮我们加些和声、轮唱,以及排练些简单的动作,没想到一首简单的曲子经过这么一润色也别有韵味,几个人还练得挺开心,“这样过平安夜也不错哦。”有同事说。

    练习到近10点回去,和小雅到楼下后发现肚子很饿,我提议去对面的麦当劳吃点东西吧,于是两个人点了一份麦乐鸡翅以及两份菠萝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1 18:23)

   上月末,在网上看到黄光裕出事,第一个反应:他怎么会出事?或许又是媒体的炒作吧。今天又看到一篇报道:孟建柱批示要把黄光裕案办成证券铁案。看来,黄光裕难逃此劫了。

    曾经,有过一段疯狂崇拜这些成功人士的日子,最常看的杂志就是《英才》,看他们的运筹帷幄、看他们的长袖善舞,但到现在,有深刻印象的不多,王石是一个,黄光裕是一个。知道王石是在大三的时候,去听他的讲座,其实当时还是听一个土木专业的朋友说“这是个非常厉害的人。”他一身运动装扮出场,让我很是惊讶,而且有点黝黑、类似农夫的面庞跟大多数老总形象很不一样,讲话慢条斯理,但掷地有声,语言平实但不乏睿智,酷爱登山探险更让我觉得这人蛮传奇。而黄光裕则完全是因为那些具有视觉冲击力的新闻图片,总觉得图片上的黄光裕有一股别人身上不具有的霸气。或许是一种傲慢张狂,或许是一种泰然自若。今年初,实习期间参加了一次国美、永乐的庆典,几位领导招待亲临的记者吃饭,看到与黄光裕颇有几分相像的黄秀虹时,我还在想:什么时候能有机会目睹一下首富的风采,是不是一如图片上那样的霸气十足.

    很想知道,如果让现在的黄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01 20:30)
标签:

杂谈

分类: 叨叨

   又是新的一个月,新的开始!

   写稿的时候喜欢打开SoGua的随意听,常常都有意外的收获。刚刚听了一首“not going anywhere”,觉得挺不错,有种慵懒的感觉,让人想起初夏的午后,靠在河流旁的柳树下,穿一件小褂,有丝丝微风,阳光有一点点狠,照耀下的树木叶子有点耷拉,紫色的小花星星点点地遍布在河岸边,最好身旁还有条小狗在时不时地吐着舌头。后来一查,是一名叫Keren Ann歌手的歌,出生于以色列,她的曲风融入了俄国文学、犹太民谣和法国诗歌、Trip-Hop、法国流行乐、布鲁斯等元素,网上对她这首“not going anywhere”的风格评价关键词是“颓废色彩”,看来跟我的感觉还挺接近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7 20:10)
标签:

感恩节

成长

生活

杂谈

分类: 叨叨

  西方人最值得赞赏的节日创举就是设立了感恩节!

  借助2008的感恩节,在此Carol真心的感谢一年来朋友们对我的关心、爱护与支持。

  感谢黄Sir,普进大哥帮我联系实习单位。我知道在大四的下半年,在上海联系到一份媒体的实习工作相当不易,况且是在全国有着较高知名度的媒体,我依然记得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普进大哥打来电话,告诉我:联系上了《新闻晨报》。我真的是激动得跳起来了。这当中,还要感谢上证报素未谋面的唐Sir,希望将来能有机会当面谢谢。感谢晨报财经部所有的老师,在你们的指导下,Carol成长很多,而且大大开阔了视野,尤其要感谢强哥,是您引荐我进入晨报,后来在实习期间又做了我的指导老师,还有在回校前一天,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请我吃饭。记得刚进报社时,王sir问我是不是和强哥是亲戚,我笑了:我们之前也不认识。所有的Carol都铭记在心。

   感谢michael傅,谢谢上海的那段日子您对我的照顾。

   感谢小莉—我的死党,青岛回来,就在你那蹭吃蹭住,后来干脆一起到了苏州,感谢最痛苦的时候有你陪伴。

   感谢alex,在迷茫、困惑中给我指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22 21:34)
标签:

杂谈

分类: 叨叨

   在一家店里逛,主人正放着阿哲的《从开始到现在》,一下子勾起了听阿哲歌的欲望。

   晚上一上网,就把阿哲的歌搜出来,一首一首慢慢重温。

   初二那年爱上阿哲的歌。听的第一首就是《过火》,不过这首歌开始并没有让我有多少印象,当时看赵薇的《老房有喜》,里面有个可爱的小女孩儿老是嚷嚷要张信哲的名片,便想这张信哲到底是啥人啊,后来才知道就是唱《过火》的家伙,便买了他的磁带听着玩儿,没想到从此便欲罢不能。特别是高一那年,阿哲发行了新专辑《我好想》,我几乎每天晚上都是听着里面的歌睡觉。致使以后一听那些曲目,就能想起高中时光。

   后来,尽管听的没那么勤了,但一直没有停止喜欢。阿哲的歌似乎百听不厌,常常会突然很想听他的某首歌,那种感觉就像是突然馋起了某样零食,非得吃到不可。

   其实博客一开通,我就在“音乐”板块专设了个“阿哲的歌”,不过因为一直很忙,也没添加歌曲,刚刚暂且往里面添加了5首,以后会逐渐增加,喜欢他的歌的朋友可以去听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4 22:07)
标签:

杂谈

分类: 叨叨

   似乎一到星期五就有点懈怠,上学时,星期五的课总是不认真听,而现在,到了星期五就不想工作,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周末综合症。

   昨天做了一个专题,一直弄到晚上12点多才回去,大概是过了睡觉的那个点儿,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早晨醒来已经靠近10点钟了,不过睡的很不好,脑袋好大。想着反正明天没什么版面,去报社晃了晃,吃过午饭又回去睡觉了,本打算睡到两点起来,然后去拜访几个保险公司的负责人,谁知闹钟调错了,把14:00调成了02:00,睡到自然醒还纳闷:怎么闹钟没响呢,一看已经三点半了,干脆在床上赖一会儿,做新闻就像打仗一样,好久没享受这种惬意了。

    起来后给舅爷打了个电话,接到我的电话他很是惊讶。从小,因为不是很近,我们家和奶奶娘家就不是走动太多,不过长辈们都很疼我。现在奶奶几个兄弟姐妹就剩下这个舅爷了,还有个姨姥姥远嫁在安徽,今年春节来过一次,已经二十几年没有回来过了,走时,我看到舅爷、奶奶、姨姥姥眼噙泪水,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面谁知道呢,当时我就想以后要常常给舅爷打电话:血浓于水,为什么人们常常对上帝赐予的这种骨肉缘分漠然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