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3-01-28 10:47)




世间有一种一个人的情叫做:我珍惜你。

小鲜美每次看到QQ表情里的黄阿豆就想到了小臭咪,小鲜美盯着屏幕就那么坐在那看着,傻傻地乐。我听小鲜美说每次看到黄阿豆的各种表情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小臭咪,想起他在笨拙的S60中和小臭咪的每一次聊天。我问小鲜美是不是喜欢上了她。小鲜美没回答我,撇着嘴摇头,他不懈于我。我知道这一次我又误读了他。后来,在一个闪亮的日子我们捡完饮料瓶卖了钱坐在午门那发呆看天儿数棉花,小鲜美说了句:这四块钱,我能坐在网吧里默默看两个小时黄阿豆。出于好奇,在一个霾气跋扈的黑风凉夜我跟在小鲜美身后去了网吧。他熟练地操作着网吧那繁琐笨拙的登陆系统,登陆了QQ。只有四五个好友。他打开和小臭咪的聊天界面,打开了各种黄阿豆。一一输入在聊天界面内。然后他放下鼠标,拿起一只糙烟。就开始了傻乐……其间我没见过他按过发送。时间象得了前列腺炎一样尿不净的老叟滴答滴答……嘀嘀嗒嗒……他就那么看着时间又象郭德纲的小喇叭一样……答滴答……他乐了,开始乐了,盯着黄阿豆乐了,口中念叨着:珍惜黄昏的村庄,珍惜雨水的村庄,万里无云如同我永恒的悲伤……我也不算俗人,心底有些毛了,没见过这阵势。我有点愈发地尊敬小鲜美了。这可是海子的诗!

天行健,呼地一声北京夏天啦。

陪小鲜美在胡同走了一上午捡塑料瓶有点饿有两点饿,他带我去了北京卫视推荐的馒头铺,时代真的变了。南锣鼓巷的潮男湿女也混迹于大爷二妈间排着队买所谓的山东呛面馒头。白净净的馒头白净净的大腿好不热闹的场面。小鲜美掸了掸衣服:人间呀。我俩一人抱着一馒头坐在北二环的护城河边,小鲜美从包里拿出两包麦当当的番茄沙司,我一直管这东西叫番茄酱,突然听他沙司沙司的不太习惯,管不了那么多了。边看他示范边学着这种新潮的吃法狼吞虎咽。饿!才是真的!就像<一九四二>一样。小鲜美吃的很慢,抿着嘴几乎看不到他是在吃东西。偶尔他还会拿起他的水杯喝点水。这样的杯子他曾送我一个。那还是去年我的生日他送来的。开始我以为是富光造的杯子。后来我发现不对,这是正品!这杯子还是Made in USA!真看不出,真的看不出来呀。从那时起这句话我就不时的念叨了,直到今天。

后来北京好大的雨。去年623,今年721,我猜明年肯定是819!有车的一定记住这个日子。

最美的季节来了。小鲜美说:中共太伟大了,08年的蓝天几乎都是人造的,从济南到长春再到西安,数百万平方公里一起为北京在造蓝天!嗯,的确。今年的蓝天就不多了,偶尔一个让我遇到了。电话里他告诉我这是造船时的边角料造的蓝天,他有船票。见了面。几乎认不出了。我几乎是眼泪夺眶而出。一只耳机一个在我左耳一个在他右耳,坐在后海北沿儿,这音乐不是我的菜我是摇滚青年,挚爱酷玩乐队。他一口一个尼古拉斯冈恩。听的我直迷糊。就那么坐着,我说他的鞋破了裤子也起球了。他说我帽子破了领子也破了。好久没坐在一起聊了,他忙我也同样一堆烦恼。我叹气自己嘲讽自己的处境,他心平气和地接过我递给他的烟,他几乎戒了。他一直默默地劝我,可我听不进。我提及他的未来。他指着广化寺的方向说: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我们再没有说话。谁都不知道未来在哪里,谁又都被绑架在这个诺大的城市。我提及了旅行,他拿出一包面巾纸然后就掉眼泪。我明白,我知道,我理解。而你错了!他是因为看到那包纸而情不能以……我也穷但我决定请他吃晚饭。我俩找了个小店。他递给我他的手机,上面是他按的一行字:"我已经三个月没吃过肉了,谢谢你。"看着这几个字,我无颜面对。给他点了一份盖饭,这是我唯一的能力。小鲜美没有吃完,把剩下的打包。饭后散步时路过后海野鸭岛那是我们经常去发呆的地方,他眼镜发光了,像个孩子的眼神,他随口说了一句他喜欢的歌词:This could be para- para- paradise


那一晚我失眠了,作为伙伴我深深自责。我没照顾好他,小鲜美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我应该的却没有做到。空话套话我对他说了太多太多,他比我睿智我的行为方式有时是在将他本来奄奄一息的希望埋的更深。当我举目无望时我都做了些什么?我给出的答案是让我的朋友失望。那么小鲜美呢?他还不及我可以放下颜面,他只会默默的坐着,用一个诺基亚USB充电器插上他的iPod,然后听一会会可以让他舒服些的音乐,或是翻出他的那个小玩具,看着笑着,笑着看着。

雯雯来北京了,小鲜美带我去看了她。雯雯进步了。真心地为她高兴。而小鲜美和我没有进步。我们依然为着自己的鲁莽背负着惨重的代价。我劝小鲜美回去吧,别给朋友压力让朋友不自然。小鲜美找了个借口跟雯雯道别了。回家后,他哭了。他想给雯雯买几个新疆阿克苏苹果带回去,他说当初他旅行时在阿克苏吃到了世间最美味的苹果,可是太贵了。他买不起。其实跟雯雯道别时我没敢回头也是这个原因,我和小鲜美都不敢让雯雯看到我们的眼泪早已经控制不住了。能见一面已经是抱着十足地勇气了。

冬天来了。我的生日也到了。11月4号北京下了好大的雪。迎接第二天我的生日。小鲜美说这是恩赐。没有几个人记住我的生日。或者说记住的也不知道我在北京的电话号。也有记住的不便联系的。我的QQ拒绝任何消息。小鲜美脑瓜儿好使能记住所有人的生日。今年天冷,有人给我寄来一个电热毯。没留下名字地址。小鲜美说那你就放着一直等到这个人出现了再用。今天,我问问看到这里的人,是你们谁?知道我北京手机和地址的不过13个人,其中还有6个远方亲戚。剩下的只有7个,你们都看我博客。是哪一位?我和小鲜美是一天出生的。那天他去看了一个微博。我知道肯定是小臭咪。那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在北京跟他交流最多的人。回来时他挺开心给我买了一个豆包说是当作生日蛋糕。住的地方很潮湿我在北京得了慢性湿疹,他查Google说红豆有一定的治疗作用,所以豆包每周我会吃两个。我知道他经常大半夜的失眠坐在床上,漆黑漆黑的就那么坐着到天亮,所以给他买了包烟当生日礼物。我俩过了一次史上最节俭的生日。

半个月后小臭咪过生日。小鲜美有点神经质了。他没有钱买礼物。拿着我的北京一卡通在马路边给小臭咪打了个电话。他很紧张。通了不敢说话。支支吾吾的挤牙膏一样仅仅说了句:生日快乐。回来时他坐在那掉眼泪,翻出自己写了五年的旅行笔记撕得粉碎。那上面纪录着他到过的每一个地方,配有他拍的照片和明信片,那是他从日本回国后到目前剩下为数不多地心爱之物了。他不停的念叨着:我失信于最好的朋友了,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知道怎么办么?我也不知。在外人看来,我和小鲜美是神经病。可能我们真的已经疯掉了。他就像个孩子一样在那掉眼泪,一个没有亲情维系的人可能真的是最可悲的。就象房东总问我们的那句话:"你从来都不回家么?"呵呵,家?家是个什么东西?在哪里?十块钱三斤有卖么?小鲜美你有么?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许巍的那首歌叫做<家>。家和亲情一样在我和小鲜美的世界里灭绝了。小鲜美告诉我:恨是消亡,爱是补给。

其实谁了解我们?没有。也绝不奢望。再也没有过开心的日子。2012年就结束了,世界末日那天我跟小鲜美说要不我带你去跳国贸三吧?他翻出他的小本冲着我晃。是啊,责任和良心。当我们去远方的时候是不会背着骂名的。日历翻到了尽头,我问他春节去哪里过他沉默了,他很不情愿买了一张站票去他儿时伙伴家把这个年过完。小鲜美说自己唯一做的好的就是:对权力说不,不接受权力的要求,不顺着权力的眼光看问题,不把自己的头脑变成权力的殖民地。是啊,没有人能把一个已经躺在地上的人打倒。

我很珍惜你。




2013年01月28日,于北京,祝福大家新年好。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吉普力
吉普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638
  • 关注人气:3,3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