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栉思斋杂记
栉思斋杂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959
  • 关注人气:2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个人简介
退休人员
闲暇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12-07 11:39)
标签:

琉璃厂

文房

杂感

分类: 偶尔杂感
        杂记6-7有关同事之间的事情,暂且做隐私文章了。
    周六,去了趟琉璃厂,大约有两年时间里只是路过,这一去变化不小。琉璃厂中间跨南新华街分东、西文化街,西可达宣武门外大街,东可达前面附近煤市东街;如今,为了南新华街交通畅通,在东西街十字路口修了过街楼,沿着南新华街两侧竖起了金属栅栏。说实话,看着街面整齐了许多,可冷清了不少,过去的厂甸和老文化节的火气没了。
   我从家坐特2路双层巴士,过北京站,穿过前面大街达到和平门,左拐沿着南新华大街到老中国书店看看,过去卖古旧图书的院子早已翻新了,两侧仿古建筑书店里不少房间已开辟成卖字画的展厅。回到北京第二年春节后,跟我爹到珠市口附近的晋阳饭庄吃饭,那次好像还约了在故宫上班的老友,饭后两个人带着一个小闺女走着到琉璃厂。看他们各自在荣宝斋买纸笔,用手摸摸柔软的纸张,第一次对宣纸和文房四宝有了感性认识。我模糊记得在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30 09:43)
标签:

杂谈

阅读

感想

分类: 读书笔记
          今天读了智库的一篇文章《如何衡量一个国家的发达程度》,文章说,优厚的经济实力和强大的硬产出能力,不过是实现国家真正成为发达的工具而不是目标。一个国家是否发达,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国家治理阶层及政府会不会不计成本地有四个付出。第一,是否不计成本为护佑弱者付出;第二、是否不计成本地为公平教育付出;第三、是否不计成本地给国民健康的生存环境付出;第四、是否不计成本地为未来布局付出。我好久没有这样的反思了,因为最近的一些事情陷入困顿,再看上面的四个是否,脑洞开了。
    最近读了推理小说《白夜行》和诺奖文学作品《日瓦戈医生》,本来这个年度是想把以前购买的丘吉尔一、二战回忆录的,这套书有大量的文献,要来回搜索一些相关的资料才能搞明白当时的历史背景。不料,那些资料几乎都是丘吉尔回忆录的文字。这么想,一战二战历史书籍,估计与这套书内容也差不多。回忆录其中有些东部战场的文献,提到日本在东南亚的军事动向,因为查资料有关于日本心理学的问题,一下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6 10:19)
分类: 唧唧碎言
     这个月北京很糟心,先是大兴某公寓着火,死了19人;上海某大公司幼儿园虐童事件还没平息,北京三色幼儿园又被披露各种虐行,比上海那个幼儿园更甚的是喂食幼儿药片。惊恐之余又纳罕,难道如今幼儿园老师不是学校培养的专业人才吗?为什么能做出如此令人发指的事情?看到大火死亡表里有一岁和四岁的孩童,我这做奶奶年龄的女人从悲愤到心酸。几日过后,看到各方对上述事件的讨伐和制裁,作为普通百姓也逐渐血热一阵也就淡漠了。
    今天值班,看公司系统,看到库房进出数据为零,疑惑跟同事联系。他们说,大库已经被贴封条一周了,到港的货物不能入库,线上销售的商品不能出库,库房几个门都贴着封条,那是政府部门的封条,哪个敢动呢?按理公司根据规定,各种消防器材和通道均按规定操作设置,本年几次检查也没有发现违规。这次是受大兴火灾的影响,全市地毯式检查,库房的东家不知在哪个环节手续不对,闹得咱们跟着进销都停止了,本来想在最后两个月冲击任务,今年的运营指标完了!最近他们到处去找库房,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3 10:11)
分类: 唧唧碎言
       自打公司没了班车,我改了上班的路线,从地铁下车可以扫辆膜拜单车骑到公司,虽然家人常说,这把岁数还骑车,要是遇到危险应急不来怎么办?我自信从六岁掏裆骑车到如今,快五十年的骑车历史,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应急不来的危险。
    真骑车走起来,猛地发现北京的道路非二十年前所比,以前有专门的自行车线,现在汽车在辅路行走成为常规;尚且辅路也不比以前的辅路,大半部分被划为收费停车位置。汽车还算好,毕竟他们是机动车,骑车人是弱者,大多数司机还能与自行车相容;倒是那些送外卖、送快递乃至非法用电动车拉客的人最不好惹。后几位职业者行走在路上猴急不说,从不管借口的红绿灯,只要能过他们就一踩油门冲过去或者假意绕小半圈迂回过去。尤其送外卖骑电动自行车的小哥,一手扶把,一手拿手机抢单或者搜用户的住址,车子快了如一阵烟,速度慢来想扭扭车。
   我自信是特别遵守交通规则的公民,走路或骑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9 11:01)
分类: 唧唧碎言
        11月8日这天,是公公去世100天日子,按照老家的习俗,一家人把寄存在火化场的骨灰安放在墓地。
    墓地坐落在北部山区,三面环山,一面邻水,且算是风水中所说的“人生后花园,子孙福荫地”。之前因为工作没参与到寻找和购买的过程,所有的事情都是孩子爸爸和姑姑做好的。上周在云南出差时,我曾经设想,假如时间不一致就自己飞回来,这件事怎么说也算是家里的大事情了。家里孙子外孙提前跟公司清了假,天不亮起来跟着家人到了目的,他们能做到尊重仪式是我没想到的。在封墓祭奠过程中,两个后生比抽泣的长辈们严肃,烧纸的时候,他们主动承担了一线的工作,让父辈站在身后。
   这日立冬刚过,天空晴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7 14:10)
标签:

杂谈

分类: 间或行走
     中秋我一个人在成都度过的,在酒店哼了一首《越过山丘》,尝到了独行的甜头,回到北京筹划着下个节日去云南昆明。好像总是有个魔力影子替我周算,10月最后一天,我因公差到了昆明,在机场坐了一个小时,再次乘机到了芒市,再乘车走80公里夜路,晚上十点到达西南边陲边贸小城瑞丽。到了瑞丽径直住进景程度假村,开会写文件,开会讨论,下一拨人跟着要来,都是大脸人物等着报告,我也只好忍在瑞丽小城。
    瑞丽人口不到11万,从度假村坐车到公司的路上,横纵三条街,少见行人,这么少的居住人口,经济不会发达到哪里去。至于瑞丽的景色,我也仅以度假村散步所见为主,各种亚热带植物,有三栋酒店大楼,一处地热温泉会议中心,温泉疗养中心,14栋水上别墅,一座人工湖,湖岸有人工沙滩。我每天早晨和晚上绕着度假村景区走一圈,从手机记录的步伐看,度假村有三分之二个奥体公园大。
    瑞丽地处西南边陲,瑞丽河最终汇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间或行走
       到英国的第七天,早晨打车到利兹火车站,踏上开往约克的火车,这趟列车是我看到旅客最拥挤的一辆车,看着装束很多人,大多是居住在利兹去约克上班,或者去约克办事的。也许这天正好是周末、或许约克有什么重大活动吗?反正每节车厢坐满人,通道站满了乘客,就连火车连接处也占满乘客。当天下着小雨,空气湿润,气温并不高,但是车上女乘客大多踩着高跟鞋,穿着长短裙子;年轻的男乘客很多穿着正装,西服很瘦,紧紧地裹在身上。英国的列车大多铺着地毯,有些踩着高跟鞋女乘客上了车干脆把鞋放在一边,光着脚跟身边的朋友聊天,有些人抱着两本书,站立在车厢看书。好在整个行程只有半个小时,我用手机看文学史,正好看到莫里哀的章节,有关于他在伦敦穷困潦倒的描述,还没入门火车边到站了。火车的车速并不快,半个小时就到,估计就是北京天安门到昌平的距离。
  下了车看到有戴着鲜花来接站的人,车上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身着吊带花裙子跳下车,直奔接车人群,他们贴面拥抱好不热闹,我好像在看电影一样,望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有人质疑他,问他:你觉得你这个样子算成功吗?他坦然回答:哪天当我老了,走不动了,我坐在椅子上,我身边坐了另外一个人,她一辈子工作,攒了很多钱。我可以回忆我这一生经历的精彩的故事,而她,除了钱,什么都没有。你说,哪个算是成功?

他是最痴最傻的美国人,千金散尽,却只为中国做了一件,最该由中国人自己做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10-08 17:17)
         霞一家老小是5号一早离开成都的,他们坐上飞机时,我也坐上了开往乐山的高铁。
        她家的亲戚说,乐山大佛上下游人众多,几乎要等四个小时。我坐在高铁上,手机攻略有人发布游江看大佛的游记,他们是从八仙洞登船的。成都到乐山的火车好像一路在爬坡,路越走雾越大,只是乐山的雾是空气湿漉漉的雾气,与我大北京的雾霾差别很大。来成都这么多天,只是在都江堰看到过蓝天白云,转瞬就结束了。铁路两侧坡地上布满井秩有序的茶田,低矮简易小楼建在茶田中间,门前屋后一条条的绿色低矮茶树。这让想起闽南,只是闽南茶田里大多是红色石头房屋,屋脊是闽南特色的马鞍。这里的茶田跟江浙的差不多,在杭州去龙井村,大约是低矮的半坡上一条条有序的绿植,路边房屋大多开着门窗,菠萝里放着绿色的嫩芽和熟制的球茶。自打七年前每年去闽南,我对茶有了兴趣,除了喝茶,买茶器,还读了几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成都

都江堰

青城山

分类: 间或行走
         来成都的第一晚,用手机携程高铁抢票,预定的满满的,只剩下最早一班车6:05分发车的,于是我订了早、晚往返票。晚上,我跟春霞早早睡下,想着要一早四点半起床、五点叫出租,整个夜晚没有睡踏实,不成想不踏实的事情还在后面。五点下楼时叫了出租车,一路很顺利,司机说他岳父家是广汉的,路上我们讨论了三星堆文化突然消失的原因,一个是地震,一个水灾,司机认同我的水患之说,对地震他不认同。到车站时大门紧闭着不得其解,到可以进去的时候,突然发现我们两个人的身份证和车票不符,仔细研究之后,我们乘坐的车子始发站是北站。之所以搞错,是因为车票上写的是“成都站”,只好出门再打车直奔北站,坐6.05分的高铁肯定来不及了,到车站以后再去改签到6.45分,好在是两个人同行,一路走一路说话,并没有感觉到两次打车跑站的尴尬与紧张。这一路行程也是20分钟,下高铁坐3路公交到都江堰,买票时游人寥寥无几。看到景区一侧有“南桥”跨河楼,走进去发现灌县古城景区,两个人决定先进城走走。沿着主街走,街道两侧大多是商铺,有一处清真寺建筑整洁,想起2008年的地震不禁疑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