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人神父
山人神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4,603
  • 关注人气:3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2-13 10:54)
标签:

杂谈

朋友照旧在圣诞节前给我寄来几株水仙根茎,用报纸包裹的严严实实。以往,无论多不经心,赶在圣诞节,水仙便会开花。这次,收到花茎后,我还特意找个精致小盆,把水仙根茎按插停当,从未忘记按时换水,而且让她沐浴阳光。不料,圣诞节我没有像从前那样等到水仙花开。

但我觉得无妨,我相信水仙花一定会开花。

这几年,几乎每年我都会写一段关于水仙花的文字,或者诗歌,或者散文。每看见“金盏银台”在屋里飘出一缕清香时,我便忍不住会写些文字。

我还记得自己曾在《水仙花开》里写过这样的诗句:

第一朵水仙花开了

在满梦的幽香里

期待花开的人

是椿树下的黄昏

拉长两个人的身影

……

在清醒的空间里

注视着第三朵

水仙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8 15:30)
标签:

杂谈

本来不想再写什么,一切都想以“您说的对”来面对了。但面对“智商”一再被侮辱,又忍不住写几句。

1、在线下面评论中的叫骂,我仍认为是同一种人的两种声音。我的意思是:在五毛水军如此盛行的年代,政府公关不可能在全世界各大媒体都在评论中梵对话新况的时候,不去运用自己掌控的唯一对外窗口“天主教在线”来营造自己想要的效果反映。

2、从其中我只看到两种声音:一是站在中国政府利益上叫骂陈日君枢机,责怪他总是破坏对话;另一种声音便是代表地下教会以粗浅鄙俗的口吻来责骂梵蒂冈的妥协。这两种声音,十年如一日,风格并没有什么大变化。但造成的严重影响却是在陈枢机的态度中慢慢把“地上教会”完全划给“爱国会”,这也许是对地上教会的侮辱,也许是对地上教会的彻底失望。

3、鹬蚌相争,渔人得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两个为人熟知的中国成语多少可以让我们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继陈枢机发声明文章后,昨天(1月30日)圣座新闻室主任伯克发表声明说:“教宗在中国事务上一直与国务院保持联系,听取报告,关注进程。”最后以对“教会中人断定的相反意见表示惊讶和遗憾”做结。

这声明让一些人认为陈枢机在先前的声明中在指意教宗不知情的猜测上并不正确。

我意见是,各方在可以利用的资讯上都在如实说话,并不存在不实言论。

陈枢机在文中强调他问教宗是否有处理韩主教托付的“那些事”时教宗对他说的话:“有,我告诉了他们(教廷的高官)不要制造另一个敏真谛(Mindszenty)事件!”

这说明教宗的确有关注,而且有特别指示。那么圣座发言人所强调的教宗与国务院一直有联系的发言可以认定基本如实。而让陈枢机高兴的是教宗在此事件中以敏真谛枢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主日弥撒给教友们讲道中提到'天主面前'。弥撒后,总觉得不是太明确,所以,想再补充几句。

我想起桓会斌老师在周至西会某教友家拍的一张'天主面前'的照片。我想,这张'天主面前'照片很能表达出我想要给教友们传达的内在意思。

市里有位教友搬新房,她想在家里安置一处可向天主祈祷的地方,好体现出天主临在家里。最后她确定在一进门口处摆上桌子,桌子正上方墙上挂“耶稣圣心”像,桌子上摆十字架,还有圣母胎像,有蜡烛和花。像个家用小祭台一样。

有次和另外一神父去她家吃饭,我才注意到墙上挂的耶稣圣心像并不新美,更不精致,和家家布局有一点点不协调。我便说:为什么不换张好点的圣像?她说:自己丈夫便是在这张圣像前一直祈祷的,有感情,所以不换。

我老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6 14:51)
标签:

杂谈

近几天,闻教廷劝中国两位'合法主教'退位,好使让俩'非法主教'能合法、能上位。消息出,举教哗然,多不相信,总以为教宗定不会如此决策。

然而还是有媒体从多方面报道评论,这让人不由得不去相信:是有事情发生。即使《鼎》评大家林瑞琪先生在《时代论坛》采访中指出:(此)事件纯属炒作抹黑!

林观点是习时代宗教政策仅就天主教方面说,没有搞过非法祝圣,所以,不太会因为几个非法主教,在世界上去背“官方办教”的污点。

公爵则认为汕头庄主教八十多岁,教廷劝其荣休,符合规范!难点是在闽东,郭希锦主教正值壮年,让其退休,不太合理。

传闻说教廷让郭主教降为助理,依然留在教区,辅佐詹思禄主教,詹主教则被合法后出任正权。公爵强调这实在违背天主教法典,教廷定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直没写冰花男孩是因为头上有冰花在北方冬天生活里很常见。其实不论你包裹再怎么严实,只要是在外面走一圈,眉梢发尖总会被染的白白的。如果你因为“任性”不愿包裹,那你肯定也会成为“冰花男孩”。


网络上这个叫王福满的小男孩显然福并不满,在生活中还很缺。父亲在外常年务工,母亲已出走,和58岁奶奶、10岁姐姐在云南昭通老家相依为命。


王福满和他的家庭是中国众多留守儿童的社会缩影。农民工子女异地就学问题一直是个十分尖锐的问题。头几年,江西某地有一家人便是因为要交孩子“二千元借读费”最终导致家破人亡。在贵州毕节,几年前有五个孩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9 19:01)
标签:

杂谈

还是去影院看《无问西东》了。正如文冲说的中国有的电影的确拍的越来越好。回来翻看几篇影评,似乎主张反映中国'几代人在精神上的联系和内在里的回归'的说法比较流行、比较多。


这的确是,从清华大学到西南联大,四九前两代人灵魂深处全有'静坐听雨'式的精神纯粹。四九后,同样从清华大学演到支援边疆,最后到今日市场竞争,两代人心里便开始有了'无问西东'式的利益取舍。


因为是国产电影,虽然是复线拍摄手法,但几条线索很难得的清晰。这让影院显得很安静,在心灵上没有躁动,在情绪上没有大起大落、大喜大悲。


很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天主教在世界范围内称自己为罗马公教会,而分布在全球各地被称为地方教会。全教会从上至下运作,按一本圣经,一本教理,一部法典。耶稣立教以来,教会受圣神指引,在教宗领导下,历经风雨,屡承震荡,始终立足世界,并没巅扑。


圣教传入中国,经历元、明、清三代,辉煌集在民国,最后复止今日。统序受颠覆,教律遭改制,又顽化教民。圣教虽经历三十年绝灭革命,但在改革开放圣教重兴时,老辈遗教竟成星火,死灰得以。


然而,图改天主教之志向并未因为政治开放而放开有所易动,反而再接前志,誓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让音乐唤醒信仰

深秋黄昏,我常散步到教堂开弥撒,沿窝头河经潮阳花园到六中六小继续向前踏上潮阳大道右拐重回到开元路上再行止教堂,这段路需要二十五分钟。那段时间,几乎天天,我让耳机回响着宋冬野的民谣,走过一层一层落叶。选择这条路线原本基于车少人少,可正因为人少车少,在这条可以散步的路上几乎每天看见有为死去的人送寒衣、烧纸钱的人。在中国民间,老百姓用这种最方便最简单的方式去祭奠自己死去的亲人。

你不得不承认,作为神父,每天让自己在活人为死人烧的灰堆中间穿梭确实有些怪异。可是,此情此景又实在引起我许多关于人生的思考。

不容讳言,有许多教友找神父做追思弥撒是因为那段时间常梦见某位过世的亲人。我亦曾经尝试着寻问那些不信天主教而信烧纸钱的教外人,很奇怪,他们为亲人烧纸送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雪在有的地方已经停了,有的地方还在下,在该下却未下的地方,仍没等到雪。所以,某城人把雪人堆疯了的时候,另城人只有在咳嗽哮喘中望雪兴叹了……


白色的雪从天上来,因为雪,世界变白了,雪从来不管世界原来有多么黑。总之,雪在掩盖包裹着一切。


那天雪下了一夜,第二天,有人看见一辆三轮车,三轮车快被雪覆盖了,在三轮车轮上靠着一个穷人。对,他死了。当他的体温被风雪消耗殆尽,他便靠在自己的三轮车上向这个并不爱他的世界告别。他爱世界,爱生活,你看,在风雪之夜,他仍骑着三轮车在外讨生活,不肯回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