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空格键
空格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398
  • 关注人气:7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4-26 18:55)

鸟自有欢叫的理由(七首)

 

 

三月十七日,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歌是一场永远没有尽头的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公园里的木椅

它旁边是一棵树
以前它们是同一个类
现在不是
现在,一阵风吹来,树可以嬉笑怒骂
它不能
它只能,将关节里的锈铁钉
紧紧咬住
紧紧咬住的,还有我醒来后,恍惚间,忘了带走的
某样东西


怕月光

露水不怕月光,
举着露水的车前草不怕月光。

黑色页岩不怕月光,
爬过黑色页岩的乌风蛇不怕月光。

唯人类怕月光,唯人类躲在睡梦中,
像爱情匿于印刷体,像检讨书藏在纸篓里——

第二天早上,恍惚的脸上,
阳光艰难地活过来。


那几个骑自行车的人

不知道哪里来
不知道会去哪里
他们骑着自行车
在小镇新修的水泥路上
不快不慢
不交谈
几乎毫无声息地过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草地

草地在山下,
并不长年绿。

这是秋天,鸟飞得最高的时节。
我来到草地,找到一块
石头——我坐下之后,
和草一般高。

以静制动。以多取胜。
草占领这片平地,也占领了一颗
水落石出的心。我并不恐惧。
我看到的枯萎,
是一群排队进洞的黑蚂蚁……

翻滚的夕阳放大了流水声,
风停了。仿佛根本没吹,
仿佛又要吹起。
我离开的时候没有碰歪一棵草。


日暮

溪水冰凉,左脚踩到右脚:
“一块糖停止溶化。”

但寂静并不是没有叶落,
而是叶子落下来,不被风吹走。

就这样僵持着,在暮晚——
仿佛精通拒绝的技巧,仿佛已深信

夕光煮沸了满山的石头,
我是其中,最不规则的一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深秋

早上,他故意不锁门去上班。
整整一天,他惊异于自己并不担心失窃。
依旧谈笑风声,依旧在午餐时点了自己最爱吃的
黄瓜炒肉丝。依旧在磅礴的落日下
把单车踩得飞快,全然不顾
落叶在半空里的尖叫。
只是到家后,不自主地掏出钥匙时
他才垂下头来,对那片过于干净的天空感到愤怒。
但不再反对。


树就是终点

树就是终点。
我们不知道,或者
不相信。他爬上山顶,倚着
黑色树干,仰起头——
没有一片叶子回应他;它们
不屈从任何一阵风,也不对抗
威严的天空。
不远处,溪水还在洗着一块白石。
“还要怎么白?还能白过树叶间的空隙,
和一个人的出神?”
一只锦鸡骤然飞起,它艳丽的羽毛,
像新鲜的烫伤……
山脚下,暮归的农人正大步
流星,——“为了避过一场雨”——哦,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蛇

春蛇出洞,并不迟疑,
它要忽地一下分开过盛的草木。
它有一身穿得太久
的青衣服,它想脱下来,扔掉。

风吹着。阳光如铃铛
甩来甩去。
春蛇躺在一块石上,像这块石
裂开了一条缝。

该如何回去?
春蛇没有小心翼翼的脚。
春蛇爬到一棵树上,倒挂下来,仿佛
节外生枝。恍惚,

它脱下了青衣服——
冰凉的身子,更深的草木,
迷路的人自言自语:
“我来寻找一条蛇,却只找到一溜烟。”


耳朵塘

风散步的时候草木醒了。
水鸟,数量仍然是一只。

日悬中天——耳朵塘那么明亮——
我看见的远方

不是远方,我听见的声响,
又能证明什么?

这里的动是静的极致。
这里的美满,是世界的偏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迟钝
 
灌木痴痴,与下落的斑鸠呼应。
清凉的溪水陡然加深了一寸。
 
远望有高山。青松沉迷,
任夕光有惊无险地滑落、溅起。
它们相互不设防,
它们有着天生的默契。
 
——有什么乐趣可言!
尘埃昏睡,薄暮似灰烬,
灰烬里有我们迟钝的魂灵。
 
就这样暗淡下去,就这样
在牢笼里自由自在,在无缘无故的风中,
忘记死,忽略生。
 
 
空湖
 
如果不是一阵风
如果不是那一层层的涟漪
喊出了声
 
如果不是那位钓者
突然直起了腰
如果不是那尾鲫鱼最后的舞蹈
溅湿夕阳
斑斓如隔世的梦境
 
如果不是夜照例来临
如果不是一声漆黑的鸟鸣
我默然离开,影子“哗”的一声
湿淋淋地站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诗集出版,那就卖吧
 
 


我的第一部诗集《耳朵塘》已经出版,不是自费,但没稿费,那就卖几本当稿费吧。

 
诗集介绍:

无名人作序,无大师写评,只有老老实实20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9 16:27)
 
 
 
为了保持身材,我饿了整整一生。
大风又为我剔去多余的枝叶,那些过轻的
不牢靠的部分。
现在,我青翠地站在你面前——你却望着别处,比如
那一轮凄迷的落日。
出于礼貌,我仍然站得很直。
 
 
真理
 
树枝颤动。金雀双翅扑腾,
最终停稳。
 
我羡慕这只金雀。
这只绿叶掩映的金雀与树融为一体。
 
我甚至认定这只金雀就是真理:
风再起,它张开的翅膀,两片金色的树叶,
获得妙不可言的平衡与原力。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空字诀——评《暮色》
汉家


       暮色苍茫之景,难免使人生出对生命本体的叹息,这叹息大概是来自于人生的迟暮与孤独的省悟。空格键的这首诗中,自然的景象映照出人生的悲剧感和大小之间的空空如也——无论是大到没有边际的大,还是小到无法看到的小,都在这暮色的笼罩中被赋予空幻的生命重彩,重彩之重,重在一个肯定,这肯定却肯定的是一个“空”字。
 
       “薄在有与没有之间/暮色是如何做到密不透风的——/簧片颤动/乐器终未将它吹破//晚霞红得太冷野鸭拍打着翅膀;未上岸,已弄湿/岸上的草/此时的荒凉是一口深井/溢着远古的雨水”。开首直切主题,撂下了关于“薄”在有无之间的模糊位置,有无之辨是人生的大辨认。暮色是如何做到密不透风的?此为扪心自问。簧片颤动,而乐器终未将它吹破,这是乐理使然,也由乐器的合理性结构寓意出自然的天成一体。而自然一旦透了风,自然就不成立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