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红豪
李红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659
  • 关注人气:9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胡兄是我遇到过最奇葩的一个沙主。

我对他的第一个印象是他说话的速度,我没见过说话这么快的人。我准备去驻马店的那一天,早上突然下大雨了,我微信和他说今天到不了驻马店了。他发了段语音说,哦,没关系,没关系。说完这几个字用了十五秒。后来我和他说,雨连下了几天都不见停,他发了段语音说,没事的,我们这也在下雨。这一段二十秒。

胡兄的语音一半时间是语气词展览,另一半时间才是在非常慢非常慢地讲话,听完他一段语音我会缺氧。我每次听他的语音都感觉是不是手机坏了,怎么老没声音,准备取消播放的时候他突然开始说话了。胡兄是为数不多的能让你怀疑苹果手机质量的人。

进了胡兄的住处,我才知道为何胡兄讲话那么空灵深邃。我看到他的墙上挂着一幅《心经》,床上放着一本《地藏经》,摆在地上的一排书里有很多净空法师、弘一法师、宣化上人的作品。原来胡兄是学佛之人,可能佛家人讲话都是这个速度吧。我突然很佩服苏东坡,能和佛印聊那么久。

我在胡兄的床头发现了一个东西,老鼠笼。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2 17:42)
    今天又遇到了让我很感动的事情。早上骑车从漳州的云霄县来东山岛,好多福建朋友都说东山岛很漂亮,慕名已久。中午一点到了东山县城,在县城乱逛的时候看到了一家快餐店,正好也饿了,打算进去吃点东西。当时全身只有五块钱,因为早上出门的时候忘带钱包了,五块钱还是在车前包里搜出来的。我想着五块钱能打一个大白菜就可以了,垫下肚子就行。毕竟盒饭五块钱能吃到肉的年代苍老师还是处女。
    我把车停外面进去打饭,我把五块钱放到前台桌子上,跟老板说我只有五块钱,您就随便打五块钱的吧。老板开始打菜。老板是个阿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5 12:54)

一个星期前骑到了厦门,在厦门平生第一次遇到色狼。我一直在想要不要把这个事情写出来,现在决定还是写出来,虽然很恶心,但不管怎么样也是经历的一种。先声明两点,一, 为了把我自己最原本的感受跟大家讲清楚,我就不故作委婉了。二,以下全文全部是我真实遇到的事情,没有一个假字。

这个人是我在厦门岛内的沙发主,我在他家睡了三晚。房子是他和另外几个人一起合租的,每人一个房间,他的房间只有一张床,所以我和他睡一张床,盖一个被子。我压根就没有想过会有什么事情,因为我之前也在别的地方这样睡过,和沙主寝则同床,行则同车,成了很好的朋友。两个男生同睡一个床盖一个被子,这在沙发界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和他一起睡了三天,前两天睡觉的时候我就隐约感觉好像有个手在摸我JJ,腿还跨在我身上。不过前两天我睡得很死,只是瞬间的潜意识里感觉到的。我也完全没在意,因为我想着可能是他睡着了,手脚不听使唤,随便翻个身搭到我身上来了,这也都很正常。

问题出在第三天。那天我也睡得很死,但不知道怎么的中途突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8 21:16)
标签:

杂谈

扬州最初是华夏九州之一,汉朝时又成了十三州,《三国演义》里面经常看到扬州、荆州、益州、徐州这些名字。但那时的州相当于今天的省,是一片区域,而不是某个城市的名字。一级行政单位的名字每朝每代都不一样,唐以前叫州,唐朝叫道,宋朝叫路,元朝以后叫省。二级行政单位唐以前叫郡,唐以后叫府,今天叫市。最古老的是三级单位,县,从古叫到今。不过古代行政划分很复杂,大体来说是这个样子。扬州从区域名变为城市名是在唐朝,以前这个城市叫广陵,《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的广陵。

扬州之盛始于隋唐,始于大运河。扬州处于大运河和长江的交汇处,而且在隋唐时期,长江并不是像今天一样在南通、上海入海,而是在扬州入海,这是我在扬州博物馆看到了一幅中国江海岸线变迁图才知道的。但到了明清时期,扬子江下游的一处沙洲和江北岸合并了,这个沙洲就是现在的靖江市。这一合并,长江的入海口日益东移,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所以现在看google地图会发现扬州离江离海竟然这么远。看那副变迁图才知道,春秋时期的扬州还在海里。地理变迁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因为神一般的地理位置,唐朝扬州之盛仅次于长安和洛阳。南北融汇,百货所集,店肆林立,商贾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家休息了一个月,元气算是恢复了,打过魔兽或者撸啊撸的朋友都知道英雄复活很慢的。但是经过前面两个月的骑车,感觉自己的身体素质明显提高了一个档次。两个月前在徽州的青旅认识了一个军人兄弟,是位连长,连长告诉我这样骑行就像部队里的训练,每天都很苦,但是等这一段训练过去了,休息上一两个月,你会明显发觉你的身体素质有提高,体力、耐力、爆发力都会提高。连长所言极是,近来确实有这种感觉。至于是在干什么事的时候感觉到的我就不告诉你们了。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2 20:13)
标签:

杂谈

 从宣城到常州170公里,38度的大太阳,晚上十一点到了常州。常州给我的印象就是有钱,太有钱了,从溧阳到常州的六十公里是一条省道,全程开着路灯,路面畅通无阻。进了常州界,从八环外开始全程铺着平坦的柏油马路,亮着整齐的白色路灯,一路上五条绿化带隔开六条车道,中间是机动车道,双向六车道,齐宽无比,边上是公交专用道和自行车道,而且连公交专用道都是两车道的,两车道旁边是一条自行车道。最边上是人行道。人行道就不是用树木隔开了,而是用红花隔开。所以常州告诉我们一个城市只有绿化是不够的,还要有红化。这种路况待遇从来没在其他城市见过,苏州、无锡、上海、杭州、宁波都没有,我记得很清楚进入这几个城市的时候走的都是奇烂无比的路。这几个地方都很有钱,但是只有常州把城市周边的路修得这么好,其他地方的政府好像不在意这些。

       我对各个地方的路况记得很清楚是因为对骑行者来说路况完全就是最重要的、最息息相关的东西,路况好坏除了影响速度、时间、视觉、对车的破坏程度,更重要的是影响心情。有时候骑烂路一边骑一点骂,这都是常有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13 19:12)
(部分内容三俗,少儿慎入)

      四天前到了舟山。整个宁波到舟山只有两条路,一个是甬舟高速,自行车不能走,一个是北仑的白峰码头轮渡。北仑在宁波的郊区,白峰码头在北仑的郊区,可见码头是有多郊区,而且太阳又大路又难走,五十公里耗了我六个小时。路上在某个加油站碰到了几个很好的加油阿姨,怕我中暑送了两瓶雚香正气水,外加两包饼乾和一瓶咖啡。六点钟到了舟山,一下船看见个煮海路把我震住了,知道有多热了吧。我一直没有在舟山找到沙发,身上就五十块钱,想了想晚上就去海滩上睡觉好了。听朋友说朱家尖(舟山岛东边的离岛)的东沙海滩免费,我就直奔过去了。

      一路穿过舟山城区。舟山的晚上大街小巷全是大排档、烧烤店、水果摊,走到哪都有海鲜味飘过来,没甚麽心情骑车。全国城市裡面把大排档三个字搬上路牌的也就舟山了吧。对舟山另外一个最大的印象是物价太高,海鲜面最少二十,农夫山泉不少地方三块,我只考察价钱,不吃。最贵的是住宿方面,骑到半路的时候看到了一家很破的宾馆,外部装修看起来像个厕所。我以为这种地方白菜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09 08:17)
标签:

杂谈

最近一直没有写东西,因为这一两个星期一直奔波于各种聚会。高中同学马上就要去大学上课了,趁着最后这点时间再享受下宴酣之乐。心旷神怡,宠辱偕忘,进入餐馆,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相送,高朋满座,大家觥筹交错,起坐喧哗,众宾乐也。吃完饭了,童子七八人,夏服既成,战乎网吧,咏而归。再打打篮球,玩玩台球,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众宾之乐,得之心而寓之球也。

 

前几天听说了一个事情,关于国学小师孙见坤的拒招事情。其实我觉得孙见坤很没有远见,居然去申请上复旦。其实我小时候非常喜欢踢球,这个爱好一直保持到现在,而且越爱越浓。每当看到国足在场上那奇迹般的表演,我便对我小时候没有搞过专业训练感到遗憾,但是现在我才意识到,我当初没有去接受专业训练是多么得远见卓识,因为即使我去了足球学校,接受了专业训练,我也进不了国家队,因为我小时候很有足球天赋,技术精湛、传球精准、过人精妙,国家队肯定不会收我这样的人。中国的足球只认钱,中国的教育只认分,给的钱多管你是不是低能都让你进,考的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1 22:31)
标签:

杂谈

    最近这个星期,我千里单骑赴京玩了几天。这是我第一次来帝都,感觉还不错。《新周刊》原来搞过一个城市魅力排行榜,给每个城市一个评价,说上海是最奢华的城市,西安是最古朴的城市,苏州是最精致的城市,成都是最悠闲的城市等等。虽然这几个地方我都还没去过,不过感觉评得还是很有道理。他们对北京的评价是最大气的城市。可能我只呆了短短七天,还没有完全领略到北京的大气,不过龙脉在此,大气也可见一斑。我在北京打的士,有两次都因为正好差一块钱而没有给最近才加的那个一块钱的油费,而的士司机用非常友好的北京话笑着告诉我,最近加了这个一块钱的油费,您这次没有就算了,下次记着给就行了。老司机大概有四五十岁的样子,对我这刚成年的单纯的稚嫩的小孩叫您,实在是受宠若惊。我在武汉打的士也有过正好差一块钱油费的事,我跟司机说,叔叔真对不起,我刚好差一块,您看怎么办……司机一听,手往旁边架子上一搭,一脸无奈加愤恨,最后来句武汉话“唉算了算了……个把嘛”。我一快奔二的、基本已经脱离了单纯和稚嫩的大男孩,对一二十多岁的司机叫您,还被愤恨一番,实在是胆战心惊。(说明一下,“个把嘛”一词乃武汉诸多特产词之一,如“个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大概二十天前一身侠气的武汉晨报记者史强把我这么和谐的事情第一次报道出来到现在,我有很多的话想说,所以我一直不知道说什么。今天重温那份武汉晨报,重温领导对我的评判,突然发现到处都是亮点。

    下面先从武汉晨报上摘抄几段:
    华师一附中校长张真在接受采访时认为,李红豪的作文有些语句过激,只看到支流,没有看到主流,对教育制度及社会制度是全盘否定的。
    她认为,学校是把学生的情感、态度、价值观教育放在首位,班主任也有批评教育学生的权力,“班主任如果看到了这样的作文无动于衷,那就是失职。”
    而华中师大一附中高三年级年级副主任杨卫平对这部小说的评价是:“哗众取宠、品味不高”,有些内容不够真实。
    班主任胡立松评价,李红豪的思想很有特点,与学校正统教育思想格格不入。他认为,作文事件只是个导火索,“即使没有这篇作文,也有可能被处罚。”

    武汉晨报发出来后有几个同学打来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