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玄冰朔雪
玄冰朔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75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女的,大學在讀!
     天蝎座,O型血。
性格日趨怪異,行為日趨墮落,
喜樂日趨無常,認知日趨荒誕,
夢想日趨背離,前途日趨迷茫。
   
 
评论
加载中…
八荒賦

寰宇之星

常常潛水和灌水的地方

我的網易相冊

圖片很多,唯獨沒有自己的照片XD

中國仙劍聯盟

猛人輩出的仙迷聚集地

文藝黨根據地

歡迎一切認同文藝黨黨義的人

大熊班長

永遠的大班,為人很nice!

伊吹五月

盟友+萌友

凌晨釣魚

未來的小小銘他媽= =|||

工長君

燭龍頭目

李欣頻

臺灣資深廣告人

沁崽

盟友+萌友+猛友+懵友

暴力

未來的小小暴他媽= =|||

桐桐

一個沒什么原則的萌友

蝦蝦

=|||看好了,有鏈接你的說~

貓貓

每次見到都被shock到的系花

繁星

DOL認識的朋友

夢子

善解人意的PFC三賤客之一

王斐

漢魂藝術家(我很喜歡)

博文
(2009-07-21 21:57)
标签:

實習

杂谈

分类: 大迷茫時代

    本來前一天晚上想調七點鐘鬧鐘的,但實在是舍不得我的睡眠時間。于是還是調了7點20分起床。遲到的悲劇再一次重演了。八點鐘趕到公交車站,依然人滿為患。第一輛113姍姍來遲,被實習沖昏頭腦的深大學子呀,好像遇到阿拉斯加蜜糖的一窩蜂,把公交車入口堵得水泄不通。我就是這樣硬生生沒擠進去八點鐘班次的113,又等了十分鐘才上了車。車上一個男生很大聲地說道:這幾天實習的人都瘋了。

    在車上遇到傳播系的“小熊維尼”,東拉西扯地聊了一路。下了車,又一次狂奔回辦公室。眼見個個都安坐在座位上。媽的我又遲到了。

    上午實在是很無聊。每個人都有自己忙活的事情,只有我像一個閑人或者透明人一樣,坐在那里無所事事。就算經過激烈的心理斗爭鼓起勇氣和主管說,“我給您倒杯茶吧!”都被人不斷婉拒了。天啊~我完全不知道我實習的意義何在。

    快十一點的時候被主管叫去寄一個快遞。迅速上網查詢最近的圓通公司,又迅速撥打電話叫人來收件。真是來之不易的一件差事啊!十一點半快遞員剛到部門門口,因為辦公司有人在開會,所以只好出去寫單,蹲在外面的長凳上寫單,本來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0 21:59)
标签:

實習

校园

分类: 大迷茫時代

    因為博客大巴在搬遷服務器,所以只好把日志發到這個舊窩來。

    今天是實習的第一天。雖然是暑假,但是深大異常熱鬧。早上趕往公交車站的路上,碰到好幾個同學,慣性地互相說句鼓勵的話,然後各自“奔赴”自己的實習單位,那真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因為前一天刮過臺風,所以今天早上的天氣很清爽。但是一到公交站臺氣溫就明顯上升。八點剛過不久,西門車站已經聚集了好多人,全是深大或者居住在學校周邊的白領,個個對公交車都是一副翹首以待的表情。路況并不好,感覺路上的汽車走得極不暢順,一卡一卡的,大概是星期一又加上上班高峰期,所以公交車也是姍姍來遲的。我茫然地等了十分鐘,好不容易等來了113,可是車上已經是人滿為患。當時真的是情非得已,要是不上這一班113,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了,顧不得禮儀形象什么的,使勁地往車上擠,作為最後一個“勝利者”的我就這樣搭上了113,開始了一段“顛沛流離”的上班之旅。

    車上的人多到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頓時有一種“覓食真艱難”的慨嘆,看著一張張年輕的臉,不由地想做兔斯基的揮拳灑淚狀,喊道:都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敢问路在何方

                           ——浅谈“仙剑”的品牌延伸与推广

 

何谓品牌延伸?
    在引出主题内容之前,有必要探讨一下“仙剑”是否存在品牌一说?
    首先,什么叫做品牌?以我自己的理解就是脱离了产品也能在消费者的脑海里出现的“形象”。同样的,消费者在碰到同一类别的产品能马上反射出的“意识”。好比大家看到汉堡包会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2-25 22:00)
标签:

杂谈

分类: 流年似水

 

《浮生若是》是被仙劍三五周年典藏版逼出來的,寫得不好,能完成已經是大幸。現在著手寫一篇關于九州散人的同人文,與《浮生若是》有關聯,所以會抽空修改《浮生若是》!

 

新浪這個博客只會用作同人文更新,不作它用。

 

已經搬家到博客大巴,歡迎有空來訪!

 

http://summer-yo.blogbus.com/index_1.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隔岸筆冢

“嫁衣!?”薛之山心想。

据说这鎏金箱子放在这里已近百年,可是眼前的嫁衣,珠环翡翠点缀,丝绸火艳纱丽,做工精湛,明显是出自大师之手的嫁衣,只怕望族名门的千金出阁也用不上这样的嫁衣。薛之山一把拿起嫁衣,一封信却从中掉落在薛之山的脚边。信件保存完好,但是白色的信封已经泛黄,毕竟是百个春秋前的书信了。信封正面端庄地写着“慕容紫英亲启”六个字,薛之山身上的每根神经都抽动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信封底的五个字,更让他触目惊心——韩菱纱绝笔。

回到家里的薛之山依然久久不能平伏心情,他颤抖地看着信封上的字,呆呆地一动不动。他知道外曾祖父与韩菱纱之间的渊源,但是未曾想过这种渊源会联系到慕容紫英。这琥珀色的鎏金箱子,这华丽艳红的嫁衣,还有这封泛黄的书信……薛之山想起了青鸾峰上的那方墓土,想起那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隔岸筆冢

最终章

陈州依然是过去的模样,烟柳画桥、弦歌夜夜、繁闹缤纷。陈州城西的景府依然门面气派,位列陈州望族前三。不过景氏子弟陆续迁官西川,偌大的景府里除了下人,仅剩下寥寥数人。薛之山从外地回到陈州后,总喜欢到外曾祖父景阳的书房里呆着,常常看着墙上一幅由景阳亲笔题写的字幅发呆。

“济陈州景氏者琼花弟子也,琼华弟子者韩菱纱也。”

这雄劲有力的两行字,薛之山并不陌生。他的外曾祖父景阳年轻时遭遇家道中落,走投无路之时,一个叫韩菱纱的琼花弟子雪中送炭。景阳一直铭记此事,甚至让当地的写书人记下了事情,以教育景氏后人要知恩图报。可是从外地回来后,世界似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隔岸筆冢

有些故事不为人所知,却深深地印刻在心里。

看不到星星的夜晚,显得格外黑。雨后的剑舞坪,静谧得让人不敢大声说话,屋檐下断断续续的水滴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隔岸筆冢

晌午过后,天色骤变,一片乌云盖顶之后,便是猝不及防的一场倾盆大雨。田间小路一瞬间变成泥泞难行,薛之山把包袱顶在头上,快速地冒雨而去。前方一个破旧的小茶寮成为唯一的栖身之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隔岸筆冢

第九章

“用五十年阳寿换一次掘陵,真的值得么?”

从鬼界回来后,龙葵便不辞而别。薛之山在酆都的客栈暂时住了下来,等待龙葵的现身。然而,一连三天过去了,他始终没有等到。羽恒子的话语如在耳边,铿锵作响。它把龙葵心中筹划多时的愿望瞬间刺破。龙葵的遭遇很像一个辛苦耕耘指日收成的农民忽逢天灾人祸,然后颗粒无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隔岸筆冢

第八章

    薛之山惊魂未定,青光宝剑便在一座巨大城门前停了下来,尾随其后的龙葵拂动艳红的水袖,便安然地落地,她嘴里快速地几句念词,支撑着薛之山的青光宝剑便轻巧地化作一缕光消失在龙葵的手里。薛之山一时未来的及反应,一脚踩空于是摔倒在地上。

    龙葵见状,如花绽般笑了起来。若说人会喜怒无常,这鬼也是一般。薛之山倒没有在意,利索地站起来,抬头望见城门上的木匾赫然写着“酆都”二字,不由大吃一惊,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竟能从东边即墨来到了西川酆都。

   “这御剑飞天之术真是神奇。”薛之山发出由衷的感叹。

    龙葵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神奇的事多着呢!只是没多少个凡人能参透罢了。”

   “是吗?”薛之山喃喃自语。

   “没有‘吗’,本来就是。”

    凌晨时分的酆都,大街小巷上都已经看不见行人,四处的商铺也门锁紧闭。青石铺成的路被月光照得透出阴森的青光,夜间偶尔来几阵冷风,把酒肆外的酒旗门牌吹得“咣当”作响,所有的情景汇合起来,便是一副阴森悚然的“城夜图”。酆都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