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木色
木色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92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7-01-09 10:08)

亲爱的遥同学,今天是你的四岁生日,妈妈祝你生日快乐。这么多年,从你在妈妈的肚子里开始,我就以为我会为你写下很多的文字,记下你的一点一滴,你的快乐,你的伤悲,你的成长,可如今回头去看, 我才发现,居然一篇像样的文字都没有留下,多么遗憾。于是,今天,我决定坐在电脑前写下一点什么,只为了给妈妈自己一点点回忆,因为你是要往前走的,你或许不会在乎身后的这几百个字。

 

四岁的你,有一个大大的梦想,你要进入斯坦福魔法学校学习魔法成为魔法公主,事情的起因是爸爸有一次去美国出差发来了斯坦福大学的照片,你看到了说这个学校很漂亮以后要去这个学校上学,然后就问这是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4 15:51)
标签:

怀念大学时光

有很多年,不听莫文蔚的《忽然之间》。最近因为又到了初夏,纵然在北国,法国梧桐依然郁郁葱葱,一片新绿让人想哭;因为大学同学聚会定在这周末,而我一点也不意外地不会去参加,这么多年努力要抹杀了那个自己,我不会再去重拾碎片,拼凑一个可怜可笑的形象。可是,走在路上,牵着女儿柔软的小手,吹着初夏的风,总有一种错觉,以为转过街角,就会遇上那个有点胖有点丑有点自卑有点骄傲的十几二十岁的女孩,背着双肩包,戴着眼镜,对这个世界有期盼有逃避,也有失望。于是,会紧张,会想哭。​

老莫的歌,有那么一段时间,每天CD机里反复循环,听来听去,听得世界昏暗,听得忘记了身在何处今夕何时。那是南京的初夏,浦口空阔的校园里漂浮着植物生长的气息,地下超市的冰柜里永远都有各种口味的可爱多,公子认识了一个男孩长得很帅气,每天都请我们吃各种各样的可爱多,吃得我们体重飙升。那样的时候,明湖里荷叶已经高高地举起伞盖,走在湖边,草尖齐齐刷过脚踝,唱着乱七八糟的歌,聊着乱七八糟的天,也可以海阔天空。我们的青春就可以那么简单。

后来,坐在一区五楼教室窗台上听老莫的歌,一个人,坐在那里,看夜空,看远处的龙王山有灯光隐在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9 09:39)

原来已经三年多了。想到这一点,写下这一句,心里打了个冷战,这几年,我都在做些什么啊。细细想来,似乎一无可说,明明发生了很多。​

 

这期间,有人离开,有人还在,有人去了远方又回来,而有人再也不复当初。我只是想说,在这瞬息万变但又波澜不惊的日子里,我的生活还是一如往常,只是多了一个小人儿,而这个小人儿也已经两岁多。在有她的日子里,生活过得紧张,忙碌,有那么一些时候简直要抓狂,还有几近崩溃,更多的是快乐和惊喜。我们就那么缩在自己的小窝里,经营着小小的家庭简单的生活,经历着悲欢离合,似乎与这个世界脱轨了,偶尔伸出脑袋,张望一眼外面的世界,满脸的迷惘与不解。我想,我还是那样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对这个世界对人群始终心存恐惧,梦想着的就是过简单的种花种菜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这仅仅是梦想。​

 

只是,对于那片土地,我们也早已是异乡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8 10:01)
标签:

杂谈

那天,是冬日里平常的一日,下了很多天的雨,到处湿漉漉的,寒气袭人,与妈妈在屋里,妈妈在织毛衣,不经意间忽然说,去年秋天,华表哥跳楼自杀,摔断了腿。当时的我正在窗前看外面的雨下得绵绵细细,屋角的柴湿了一大片,心里一惊,不知道该应答什么。妈妈接着说,嫂子有外遇,哥哥知道了,一时想不开,就跳楼了,幸亏只是摔断了腿,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过去了的他人的事情,似乎没必要再穷根究底,可我却恍惚了很久,华表哥是每年都会见面的,长大后了的我们也只会匆匆打个照面,寒暄几句,这样的交情而已,可是分明记得小时候最喜欢去二姑姑家,飞表姐和华表哥一直是我们小孩子羡慕的对象,家境优渥,待人温和,姑父姑妈又是好脾气,两个孩子看得重,从来都是关怀备至,不像我们小时候,都是自生自灭。

 

见到华表哥的时候,是在表妹的婚礼上,他腿还没有好,拄着拐杖,在二姑姑的陪同下,我们只是打了个招呼,他眼神中的躲闪却没能逃过我的眼睛,我努力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跟他笑笑,然后就转身走了。回家的路上,走在雨天的小路上,无论怎样小心,都会踩上坑坑洼洼的水,裤脚还是湿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7 11:12)
标签:

青春记忆

分类: 谁的时光不流转

遇上小伍的那天,已近旧历年除夕,阴冷的天气,走在街上随处看着,耳边不时响起妈妈说的去街上买副春联,一家一家店地看着,念着上面的字,总觉不中意,心里想着还不如让爸爸单位那个写得一手好字的叔叔帮忙写一对还来得有意思。偏偏家家店人也多,站在门口慢慢地念,心里总觉不像话,却也没办法。就在那时,耳边响起一个声音其实那副不错啊,也挺有意思。转头一看,却是小伍,多年不见,仍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他,说变其实也变了,至少戴上了眼睛,也长大了很多,可是却也没怎么变,似乎还是那个小孩。小伍静静地笑着,帮忙着让老板取出那副春联,看了看,便付了钱让老板包好了,干净利落,随后就说走吧抬起脚就走了,于即只得跟在后面,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前小伍跟个孩子一样的,什么都听着她的嘛,却怎么今天本末倒置了,简直就是还没有从遇见小伍的那一刻回过神来。

 

小伍走在前头,走到一条人稍微少点的街道,慢下了脚步,和于即并排走着。现在就回家?他只看着前面的路。于即嗯了一声,这样的日子,遇见小伍,着实不知该说什么,这些年,从未想过要遇上小伍,他本来就是那样一个小孩,留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他们长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04 12:09)

想必这该是春节前的最后一篇博文,此后会是较长时间的告别。这几天,频频做梦。

 

第一个梦是,长了满脸的痘痘,面目全非,照着镜子,当场就哭了出来。

第二个梦是,坐在中学时经常经过的湖边,看到一具尸体漂在水葫芦见,蓝紫色的小花中发胀的身体,闻不到臭味,却一阵阵恶心。

第三个梦是,住在一间低矮的房子里,小学时坐在我身后的那个有肺病的男生和他哥哥使劲捶着门,我从窗子里看到对面房子里亮着的灯,大声喊着,走出来的是那个人,他对我不理不睬,我伤心得爬上床用棉被把自己没头没脑地盖了起来。

第四个梦是,有人说,我从不认识你。

 

每个梦,在醒来之后,都觉得一阵心悸,辗转之际,听到外面车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不知此身在何处,继而睁开眼睛,房间的门对着墙上的那幅照片,习惯性不拉厅里的窗帘,外面的光打在照片上,才渐渐知道是怎样的一个时间与空间,才能再安稳地沉入梦乡。

 

是因为离别近在眼前,才觉得心慌,慌乱之际,常常不知该以怎样的面目和声调去说话,于是总是沉默,沉默到空气都停滞,沉默到只听着一些老歌,在歌声的间隙里能听到彼此平静的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15 18:48)

十二月过去了二分之一,天冷了起来,午饭后看阳光正好,穿得厚厚的出去散步了一圈,今天既不想去元大都晒太阳,也因为有风吹不想走到师大那边书店去翻书,最后只选择了离家比较近的彼岸,纯粹只为去翻翻,彼岸说到底不太像书店,更多喝茶的地方吧,经常里面就一两个人在翻着不多的书,倒是听到小茶室里面人声喧沸,书也更新得慢,比如《在欧洲,逛市集》今天才看到,而所谓的文艺青年装X利器《2666》尚未见踪影,因为去得勤,所以基本都能分出哪些是最近上的书,所以今天只在里面呆了短短的半个小时不到,也没翻到自己想买的书,怏怏走出书店,只得去翠微晃了晃,正好为新买的绣球坠子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链子可配。比手画脚地跟店员描述了很久,一刹那间觉得真是本末倒置了,一个几百块钱的银坠子结果倒准备买根几千块的金链子来配,连人家店员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还是作罢,到底是会让人觉得做作不合时宜的吧,于是吹着风一路走回去,哼了一路的歌,没有一首记完整了,却很快乐,自我娱乐而已。

 

已经在家休息了一个多月了,变得越来越不喜欢与一大群人混在一起,不喜欢说话,经常是汪先生早上八点去上班,我还迷迷糊糊的,等他晚上十点左右到家,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雨后的秋之北京,开窗吹风,穿得单薄,几乎就要流起鼻涕来,可还是不肯加衣,就是这么固执,比如没到零度怎么也不肯穿秋裤,冬天不肯套那种毛茸茸的羊毛裤或什么的,不是为看起来不臃肿,而是有意识地要让自己能抗冻,这是很奇怪的心理,就如老D说的,不到十一月不穿长袖。好吧,这就是我们这种拎不清的人的怪癖,反正也不碍着别人什么,总比某些人边穿得跟球一样边还嫌冬天不够冷好吧,也不知道这过冷的冬对于穷人来说有多么难熬。每次坐在高楼听到北风呼啸,心里阵阵抽紧,一边为自己缩在一个小窝里不用受冷风吹而觉得幸运,一边看到楼下偶有行人匆匆走过为他们抵挡着这样的风而担忧,还想起有多少人会因为这样的冬挨饿挨冻,不禁觉得自己活得龌龊。是如此虚伪的一个人,咒骂着社会的不公,却参与这社会的一出出游戏,做了一个冷漠的看客,一个热血喷张的侩子手,不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10 19:35)
标签:

旅游

凡眼看世界

分类: 走路上天堂

昆明城市本身,并未让我有多大好感,到处都在建房子,整个城市拆得一塌糊涂,可每隔不远就有一个小巧的街心公园,种着很多的树木花草,在里面走上一圈,感觉很畅快,也是在北京待了这许久难得看到一篇青翠的我所极度向往的,那天,下着细雨,走在街心公园里,看看老房子,认认树木,似乎也能体会到一点昆明的闲适。

 

昆明市区的老房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9月2日

九月的第二天,还是很郁闷,被人一说,眼泪又出来了,也不分场合,就是这样的不给别人面子,心里着实恨自己,可却没办法。自己也慌慌张张的,不知道怎么办,我想到现在这个样子,也是因为我们太像了吧,所以才会说着那样狠的话去伤害对方,其实是在恨自己不成钢,可是又能如何呢。我不会去说抱歉,反正不久的将来也是要分离的,以后就不会相见的吧。

 

下了班,居然也不急着回家了,因为今天汪先生不回家,忽然很想他,拿着手机看来看去,没有他的短信,是在外面玩得比较开心吧,我吹着风,慢慢走回家,听见路边店里传来黄耀明的《暗涌》,颓靡得让人心伤,为了听那首歌,就拐进店里,其实什么也不需要买,听完了,做贼一样偷偷溜出来,很是愧疚。

 

小区里一堆小孩在打打闹闹,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摇摇摆摆地走着,直接撞向我,不知是他奶奶还是外婆在后面笑着说对不起,我问小朋友要不要跟我回家,他认真地看着我,那一瞬间我想起了小时候的弟弟,也是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孩,天天赖在我身边,我去哪他都要跟着,甚至要跟着我去上学,穿着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