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婴宁
婴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62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们之间,不只是爱情

2011年2月14日,情人节,恰巧我的25岁生日。

这一天,发生了很多事。

 

早上还在睡梦中,接到奶奶的电话,哽咽地祝我生日快乐,要找个餐馆吃顿好的,别舍不得花钱……老人家总是担心,我一个人远在他乡,日子过不好,吃不好……奶奶的絮叨和哽咽声,开始了我25岁温情的生日。

 

情人节的晚餐,本应是烛光和红酒相伴。不过,在长江另一畔的他还在无比地忙碌着,心中也就没了期盼。于是约上几个好友,请客吃饭,牛肉火锅、蒜苗灌肠、弯骨藕汤、萝卜丝鲫鱼……酒足饭饱后,廖桥同学颇有绅士风度地送我回家,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5 22:12)
标签:

杂谈

     今天很晚才回家,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在给同事做心理辅导,哈哈!在我两个小时的口水战下,他终于想通了,不再纠缠,决定以一种高的姿态面对。

     结束时,他说:“我一定不会做她的边角料,终有一天,我会是一个女孩的主角。”

     真开心。

     聊天时突然冒出的一句话,很经典,要记下来:失恋时,你的生活没有颜色,只能抓住那一抹灰色。所以,你要纠缠她。可你却忘了,你的生命终究有一天是五光十色的。

     人与人,就是这么微妙,姿态很重要。其实,不管做什么,都要有一种姿态,把自己摆得太低,你会失去更多注视和尊重。

     工作也是一样,把自己放得太低,通讯员会看不上你;把自己看得太低,终日混稿分,就没有成就感,更别说高瞻远瞩的视野。

     是的,内心要骄傲。

 

 P.S.:那盏为我留的灯,我会记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12 21:43)
标签:

杂谈

这两天一直谋划着换个新发型,设计师告诉我,你可以剪短发或者是烫卷发,短发显得精神、干练且职业;卷发会显得有点小女人和妩媚,最适合我的卷发是大S经常留的那种,用小卡子把中间的头发卡住,把额头露出来,旁边的丝丝卷发就这么自然垂落,很漂亮哦。

 

权衡很久,短发改变也太大了,而且头发要留长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诶。于是决定烫发。

 

设计师很善解人意,先给我做了个一次性的,让我看看效果,哈哈,虽然脸还是圆圆的,但是整个人显得不一样了,卷发果然让我多了一点女人味。

 

本来,今天打算以卷发出门,可起床一看,天啊,怎么这么乱……无奈,只得又扎个小啾啾。

嗯,这周一有空,我就去做卷发。哦,对,《下一站幸福》里女主角的造型就是那样的哦,真是期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3 18:26)
标签:

杂谈

    转眼间,又一个十年,从2000到2010,我从14岁的小女孩转眼成了24岁的姑娘。

    24岁,怎么转眼似乎就要成25岁的女人了呢?小时候,一直觉得25岁的女人,应该是成熟、理性、睿智而优雅,可我似乎还怎么还像个毛头丫头?一点都不成熟,不睿智,优雅更是搭不上边诶……

    

  做个总结和规划吧

     2009,我做了经济记者,初步实现了从初中以来的职业理想。

     2009,我拒绝了深圳的繁华生活,拒绝了去500强企业和一大片森林,哈哈。    

     2009,我有了一个想要嫁的人。

     2009,我长胖了,饮食太不健康。  

     2009,我完全没运动,呼啦圈只转了不到一个月。

     2009,我开始有存款,开始攒钱。

 

     2010,我要学会炒股,在财经记者的路上更专业。

     2010,去海南或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2-11 21:01)
标签:

杂谈

昨晚,答应了倾诉记者要给他写作素材。于是第一次如此详实的把自己的感情经历一点一滴追述,忽然间,我发现如果把它们写成剧本应该很好看。

同事说,我的感情很精彩,讲述却极为理智,好似在讲一段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

我笑,有些得意,为我的理智,也为我的幸福生活。

 

吭哧吭哧地工作,或者给自己偷偷放假一天,现在,我的生活很惬意。

庆幸碰到一个好领导,坦率直接,很好沟通。

除了写稿有些麻烦,采访、订报都不在话下,果然我就是适合与人沟通的工作。

 

懒懒地我今天又在家闲适一天,由衷地感叹,真好,记者的工作就是自由。

去超市买了最爱的荔枝罐头,甜丝丝沁入口舌。

抱着罐头,看着欧洲风情电影,不禁想,如果哪一天我能去拉普兰德过圣诞就好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丝丝寒风透过窗户细缝溜进来,冻得我直哆嗦。梨园的小屋上次在刮大风时,窗户玻璃被吹碎了,妈妈过来时,特地给我钉下一块木板,为我挡风遮雨。

    不过,妈妈已经回家一周了,今天下雪了。

     下了班就可以回家吃饭,早上醒来床边就有我要穿的衣服,还可以时不时喝排骨汤……妈妈在,真好。突然觉得家中有一个贤惠的女人,真是莫大的幸福。不过,要成长为妈妈一样贤惠的女人该有多难啊。

     下雪了,想你了,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一样冷得直哆嗦。

     8月、9月被评为优秀,发了一千元奖金,把上次给你的钱挣回来了,哈哈。我挣钱给你花,比我自己花还幸福,看着你买了那么多衣服心疼又开心的样子,真高兴。

    

    上周费了好大劲做了一篇特稿,自我感觉特好,今天看到新浪转载了,虽然没有署名是我写的,仍然很高兴。

    上周,同事们来家里吃饭,尝到桥哥做得鱼,太棒了。这群新人们都很简单,很值得交朋友。

    上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06 10:53)
标签:

杂谈

闲适的周日,本打算写稿,不过坐在电脑前的我已不受我控制,嗯。法力还不够。

昨天去买了衣柜,海蓝色,旁边还有几层可以叠放的隔间,很喜欢。不管它质量好否,颜色款式都很适用。

周一至周六都很忙,周一准备选题,报题;周二查资料;周三采访;周四采访;周五采访;周六写稿;周日写稿。(原计划哈)下周估计又是如此。

对了,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今天成果生日,不过他要上班,而我也没有花心思去想买什么礼物好。昨天买衣柜的时候,也顺便给他也买了一个,就当生日礼物好了。虽然我知道他想要什么,但目前我买不起,哈哈。以后再说吧。

工作已近三个月,线上的通讯员说比第一次见到我,现在的我成熟了不少。还有的采访对象说,你一点都不像只工作了三个月的人,感觉很干练;还有几次电梯里碰到三个老总,分别说,你上手很快;跑收藏跑得不错;稿子写的不错。(虽然成果说很有可能老总每次碰到任何新人都会这么鼓励)哈哈,我还是很自恋地觉得这些都是我进步的表现,这些就当我辛苦工作的奖励吧。

压力不少,所以内分泌失调。无比的担心……

还有,压力导致吃饭是最开心的事情,而后又导致腰间的肥肉暴增,一年前引以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31 00:38)
标签:

情感

凌晨,很伤感。同居女友的伤感传染给我了,而我却无处安放我的伤感。

就小结一下吧。

梨园的房子真是小,就摆得下一张床,两个书桌。虽然,我买了粉红色床单,翠绿色壁纸,但还是觉得这房子住得不方便。主要原因就是小区周围的生活设施太少,根本没有可以买饭的地方,平日在单位可以在食堂吃饭,周日在家就只有饿着肚子,实在熬不住,就坐个车去吃饭。

九月份又开始了,又要开始新一轮的为30分斗争,估计这是让我最伤感的吧。

七月见习期基本工资发了,1010元,可怜的米米还不够我交房租,很多人问我,何必呢。虽说有稿费,但是由于七月只有21.5分,折算后900元,由于见习再打五折后450元,而且听说一般稿费要拖两个月。造业的我们。

明天又是周一,又要报题,愁。不知道是新闻敏感太差,还是没把心思用在工作上,总之,我就是报不出题,写经济类的特稿,呵呵,题目很重要。就如毕业论文,一个好的题目就注定一篇好论文的开始。在这方面,我太缺乏创意和思考。

上周偷空去办改派手续,果然很麻烦,我白跑了一天,什么也没办成,而且还没查清楚我的档案到底在哪里。郁闷至极。

成果去了上海,旅游而已,也就三四天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11 21:15)
标签:

杂谈

“你不要得瑟拉……”成果说。

哈哈哈,这两天有三件好事儿需要得瑟一下,生活实在是太久没这么美好啦,就让我得瑟一下……

 

1、我的稿子受到了表扬,主任在例会上说:小邬的写稿风格是:硬朗、行文泼辣。这篇稿子采访扎实,思路清晰,直面问题,带点尖锐的批评,其中的细节也处理得非常好,可以说真正的新闻应该是这么做的。总的来说,这篇稿子有深度。

2、成果的稿子受到他全报社的表扬。同城所有的媒体都没有漏稿,但是新浪、搜狐、大楚网选择的都是他写的稿子。他的老总说:“采访扎实、行文清晰,尤其是‘三个如果’处理得非常好,选择用‘三个如果’而不用‘三个质疑’是成熟记者的表现。”或许,这篇稿子可以得新闻奖哦!

3、下星期开始,我要接手收藏线,手里的资源多了,也代表任务重了,但是——此刻,我充满信心。

 

    这两天,还是无稿。我不得不时时提醒自己,不要急功近利,把功底打扎实,趁还没有稿分压力,赶紧学习积累,就如谁谁所言,要厚积薄发。

   谨记:不能为了挣稿分写烂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5 20:25)
标签:

杂谈

每日,在那栋大楼里,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聚众聊天。

食堂,是地点。这群人中,上进者居多,杨(男)和高最有激情,李和廖在默默努力,黄最有经验,而我和杨(女)则不在状态:我抱怨,她恍惚。

主任说,当年她刚入行时,热血澎湃,为得采访结果,钻天打洞,坑蒙拐骗,无所不为。听得我汗颜,很明显,我是一个中庸的记者。或者说,我本不适合。

终日奔波在金融街,建设大道上车来车往,繁华如华尔街。而我,从这个银行串入另一个银行,散发着名片,不为别的,只为生计。

中午的时候,鄂城敦,取水楼公交站是我的“歇脚点”,看着过往的公车,想着“要不我回去吧?”可回办公室后,却只能望着采编软件发呆,因为今日无稿。

挂钩澳元、信托、股权加回购……我不认识它,它也不认识我。死命百度,认识之后,我却还是无法深入了解它的本质和内心。K线图、年利率、美元指数、汇率、原油价格……它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复杂关系?那可比四角恋复杂多了,对数字极其不敏感的我,终日抱怨。

老贩子告诉我,没关系,不懂就按不懂的写稿吧,反正也没人看。是么?呵呵,终于了解成果急切地想让我去深圳的苦心。

一向看不起只知道抱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