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继军
宋继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926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联系博主

博主通联

448200 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实验初中E-mail:songjijun0858@163.com QQ:435731993手机:13986986156

亲爱的朋友

本人的博客除有部分插图是网上下载以外,其余均为原创,如有图片不同意使用者,请告知我立即删去。转帖或使用本人作品者请署名并告知。

分类
我的原创歌曲

来吧,跑起来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杨明编配周艳红杨宇翔唱

家在这里

宋继军词金国安曲孙兵编配肖红艳唱

春天的家园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孙兵编配李军唱

采香莲(歌舞)

杨启荣宋继军词刘泽友曲孙金山唱

在乡下

宋继军词宋小兵曲宋雅雯唱

后港鱼米香

伍勇宋继军词刘泽友曲李军唱

祖国,我属于你

宋继军词侯卫国曲徐金凤唱

沙洋社区之歌

宋继军词肖孝勇曲肖孝勇编配佚名演唱

青青的纪山

宋继军词刘从武曲孙兵编配李军唱

江汉大平原(新版)

宋继军词刘从武曲孙兵编配肖华唱

江汉大平原

宋继军词金国安曲谢先琼唱

油菜花开迎宾来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演唱徐金凤孙金山毛清云

中国农谷,美在沙洋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孙金山演唱

油菜花开迎宾来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孙金山演唱

中国农谷,美在沙洋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李军演唱

美丽的屈家岭

宋继军词刘从武曲佚名演唱

美丽的屈家岭

宋继军词刘从武曲紫茉莉演唱

捧着太阳升起的人

宋继军词浅洋曲佚名演唱

《油菜花开迎宾来》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徐金凤演唱

《油菜花开迎宾来》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毛青云演唱

《喊沙洋》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邹娜演唱

《喊沙洋》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李军演唱

《喊沙洋》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女声小合唱

《在乡下》

宋继军词宋时中曲刘崇妍演唱

《在乡下》

宋继军词史荣曲赵青演唱

《在乡下》

宋继军词蒋志毅曲庞婕演唱

《到达坂城去》

宋继军词雷维模曲杨健康演唱

《童年的画》

宋继军词罗正局曲陈量演唱

《小男生》

宋继军词徐邦杰曲刘丹丹演唱

《找朋友》

宋继军词文平曲闪苗苗演唱

《江汉大平原》

宋继军词刘从武曲肖华演唱

《江汉大平原》

宋继军词刘从武曲刘大发演唱

《我是烟草姑娘》

宋继军词孙兵曲女声小合唱

《渔家女人》

宋继军词珊卡曲佚名演唱

《你是我的亲人》

宋继军词苗永泰曲紫茉莉演唱

《回家》

宋继军词曲紫茉莉演唱

《水乡飘来一支歌》

宋继军词侯卫国曲王金林徐金凤演唱

我的歌曲视频

春天的家园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杨玉翔孙金山演唱

青青的纪山

宋继军词刘从武曲李军唱纪山镇代表队演出

为你感动

宋继军词肖孝勇曲子力欣然演唱

祖国我属于你

宋继军词侯卫国曲徐金凤唱

美丽的屈家岭

宋继军词刘从武曲佚名唱

小男生

宋继军词徐邦杰曲刘丹丹唱

妈妈在乡下

宋继军词史荣曲赵青演唱

喊沙洋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李军唱

到达坂城去

宋继军词雷维模曲代涛唱

喊沙洋

宋继军词刘泽曲李军唱

在乡下

宋继军词宋时中曲刘崇妍演唱

喊沙洋

宋继军词刘泽友曲邹娜唱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微博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3-04 15:37)
标签:

春暖花开

原创

征曲

文化

分类: 歌词

春暖花开


宋继军


雪化冰消

河开燕归来

你把一冬的心事

放在春光下晾晒

油菜花已铺成金色的海

 

大地苏醒

夜雨打窗台

你把发芽的种子

撒在苗圃中等待

布谷鸟正唱得激情满怀

 

春暖花开,春暖花开

一冬的心事在春天里明白

每个人都献出真爱

春暖花开,春暖花开

一年的等待在春风中走来

每个人将收获精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奔跑在春光里

 

奔跑吧,沙洋(原稿)

 宋继军

楚道长长连着你,

油菜花开散发你的香气,

两江牵手你与时间赛跑,

每一片土地都蓬勃你的生机。

 

运河弯弯连着你,

新港启锚鸣响你的汽笛,

百步穿杨你曾勇争第一,

每一个时代都创造你的奇迹。

 

奔跑吧,沙洋,

用你雄健的步伐

跑出你的风采

跑出你的魅力

 

奔跑吧,沙洋,

用你博大的胸怀

跑出你的精彩

跑出你的传奇

 

修改稿:

长江长长连着你

油菜花香是我的呼吸

你我相约与春光赛跑

每一寸土地涌动蓬勃的生机

 

黄河弯弯连着你

百步穿杨是我的记忆

你我牵手与春光赛跑

每一次心跳总想再现千年的传奇

 

与春光赛跑

希望就在脚印中

与春光赛跑

希望就在汗水里

 

参与修改人员:县委宣传部杨部长,文联蔡主席,文广新局金书记,作协金主席,文化馆赵馆长,原馆长刘泽友及本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与赵雷的歌曲《成都》有关

 宋继军

如果不是县里今年在油菜花节和马拉松赛跑中要创作一首歌曲,如果不是我列席参加县里组织并约请的名家写歌,而且跟随参观新港码头及两江运河并完成作业,我是不会感到有任务在身,写自己觉得很难的命题作文的。

本来,这次创作应该与我无关,因为县里已经请了名家来写,我只是作为陪衬,与名家是熟人,只是做做伴而已。想不到临走时,文广局李局长还是嘱托我也写一下。有句俗话,端了别人的碗,就要服人管。毕竟自己跟着参了观,还吃了饭,总不能“打干稻场”吧,所以,回家后,还是静下心来,完成领导布置的这道命题作业。

几天后,我终于按要求完成了作业,一共三首,转交了上去。当然,这是不作任何指望的。因为,自己的东西与名家相比,差距一定是很大的。再说,别人已经有约,自己掺合进去也是不好的。很快,我就把这事给忘了。

过了一些日子,突然接到县文广局领导、还有文联主席分别给我打来的电话,问我是否在家,说要讨论我的歌词,我感到意外,因为自己身在荆门引外孙,不能参加,只能说知道了作业交上去后的下文。至于是什么结果,当晚也没有任何消息,我再次忘记了这事。

又是几天后,县文广局的金书记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在单位上班,我说是的,他就说,要和文联主席到学校来找我商量事情。我隐约感觉到,这一定与歌词有关。

下午,两位领导如约而至,果然是与我讨论的歌词的事情。原来,特约名家的作品也好,我写的几篇习作也好,都被枪毙了。原因很简单,与县领导的要求有距离。说要重写。因为县领导希望把歌曲写得能传唱,可以做县歌。可见要求是很高的。可是,怎样重写?有什么要求呢?两位领导拿出了赵雷的《成都》,说县领导对这首歌曲很看好,要写出像这样的歌曲。

说实话,如果不是领导推荐,我还真的不知道《成都》是一首很流行的歌曲。当然,这只能说明我孤陋寡闻。于是,我对两位领导说,我将仔细研究赵雷的《成都》。

不看《成都》不知道,听了《成都》再吓一跳。原来作者赵雷是一位八六年生的内地新生代民谣歌手,年纪轻轻便踏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山河东西,足迹遍布陕甘、云藏,为自己的音乐之路,积累了大量时代底蕴与人文滋养。作为一个生于北京的人,能够写出《成都》这样的歌曲,实属不易。

《成都》这首歌曲,作者并没有写成都如何如何的美,而是写一对恋人在成都的爱情故事。他俩走在成都的玉林路,坐在成都的小酒馆。你挽着我的衣袖,我把手揣进裤兜。可是在深秋的九月亲吻着额头分别了。这种分别,既是与恋人分开,也是与熟悉的城市分别,于是掉下依依不舍的眼泪。这个题材,尤其是对在外打拼的年轻人来说,很容易产生共鸣,感伤色彩很浓。特别是吉它的如泣如诉,演唱者带着忧郁而略带悲凉的嗓音,很能揪住听众的心。

这首歌曲之所以会得到众多年轻人的吹捧,是因为倾诉的故事与他们在各个城市生活的经历大致相同,尤其是在成都生活过的人,特别是生活在玉林路,小酒馆一带的人,很容易引起心灵上的触动,一首歌曲采用这种叙述方式能打动人,对有些词曲作者来说,肯定会受到启发,从怎样的角度来写一个城市呢?如果都是高楼大厦,霓虹闪烁,车水马龙,所有的城市都是一个面孔,怎样写出这个城市的个性特点呢?用怎样的角度去切入呢?这首《成都》还真的能引发人们的思考。

这不,荆门词家黄旭升就给《成都》重新填词,写出了一首深情的《荆门》。

这首《荆门》现在朋友圈中还是很爆的,但能否像《成都》一样流行,还在人们的期待中。因为这样的例子不是没有,比如《北国之春》的旋律,就有两个版本的歌词,而且都能被人们熟知,这是不容易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6 10:30)
标签:

写歌词

晨枫

音乐

歌曲

文化

分类: 评论

歌词应该怎样写

——读晨枫的《既是诗歌的,更是音乐的》思考

宋继军

《词刊》2017年第1期发表了晨枫老师的《既是诗歌的,更是音乐的》一文,读后,不由得产生了思考,于是写下此文。

歌词,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学样式,在当前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这些关注,既有作者的关注,也有读者的关注,更有歌者的关注。之所以出现这些关注,当然与歌曲的受众群体广泛不无关系。我在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歌词作者的关注,已经到了十分热烈的程度。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这几年,歌词创作队伍不断扩大,形成了一支庞大的队伍。这一点,可以从新作者不断涌现,新作品层出不穷两个方面看出来。这种现象,于歌词事业来说,应该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好事。但是,当你静下心来去审读有些歌词作品时,又会不自觉地皱起眉头,有些现象已经很自然地摆在人们面前。正如晨枫老师在文中所说:“一方面是整个歌词领域里文学水准与音乐修养参差不齐,另一方面却是歌词从业者的众多与文本歌词产量的大面积过剩……”。

“文学水准与音乐修养参差不齐”,说明有些作者所写歌词还达不到要求,还在入门与未入门阶段,这给人一种未准备好就仓促上阵的感觉。而“从业者众多与文本歌词产量大面积过剩”,则说明所写歌词未经插上音乐的翅膀就夭折,或是仅仅作为一种案头文学出现在人们视野。这显然与歌词是为歌唱而作这一终极目的有距离。就像一个大姑娘没有人爱而孤独一生一样,有些遗憾。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我觉得晨枫的这一段话是极有说服力的:“由于歌词理论建设的长期滞后,使得不少歌词作者对于这一以文字形式进入音乐、又以音乐形式最终体现的跨界艺术的特殊本质特征的认识,还处于一种懵懂状态,最典型的莫过于在对歌词创作务必深度介入音乐这一基本环节上,缺少了起码的关注。多数人只知一味埋头写词,追求发表率,追求获奖数,却不大、甚至不去考虑语言向音乐转化过程中的旋律、节奏、演唱以及受众等等不应该缺少的环节。”所以,以上现象的出现也就不足为怪了。我们看到有的人每年发表许多歌词,大大小小的奖获得不少,甚至被誉为获奖专业户,却鲜有被唱出来的歌曲。而有的人,我们在刊物上几乎很少看到他发表的作品,冷不丁地就冒出一首好歌曲,而且很快被传唱,这让那些几乎每期都在一些公开发表的杂志上有作品发表的作者感到吃惊与无奈。当然,这种现象并不能作为衡量一个作者到底是不是写出了好作品的标准,但是,至少还是能说明某些问题的。因为有些作曲家对歌词的选择还是很挑剔的,要求歌词的质量一定要高。至于其他因素,比如圈子内和圈子外,名家和普通作者、熟人和生人等会出现一些例外的现象,那又另当别论。比如两首歌词的质量都差不多,作曲家选择前者那也是意料中的。但是,当我们的歌词能入乐,能打动作曲家,让作曲家心中有旋律,恐怕就会选择后者了。

晨枫先生之所以要写这篇文章,我想,不仅是因为他曾写过《火箭兵的梦》(楚兴元曲)这样优秀的歌曲,还因为他,这些年来,一直是《歌曲》的编辑。他会对所发歌曲的词作多一份思考。为什么这首歌词会被作曲家看中,这首歌词一定有他激发作曲家心中旋律升起的地方。因此,晨枫先生在编选作品时,也会从能否入乐的角度去衡量每一件作品,入选的作品谱曲率自然就会很高。这也是他分析历史上词曲是联姻而生,近现代依词谱曲和台湾香港的依曲填词的歌曲创作方式中所受到启发,因而强调歌词“既是诗歌的,更是音乐的”这一观点。这也与 “为什么以陈小奇为代表的音乐人不认为只是存在于书面的那些文本歌词,因为其与音乐无关而不被认为是真正意义上的歌词”观点相吻合。

当前,我们不得不承认,有些人误以为能够押韵的就是歌词,有个两段句式工整的就是歌词,借用了几句古诗意象的就是歌词。于是,写诗的人把句子一调整就成了写歌词的,写散文的把句子抽几个出来就成了写歌词的,从未写过文章的说几句顺口溜就成了写歌词的,以及有的人能够把大白话改成难懂的语言也成了写歌词的。至于那些本身就在从事歌词创作的作者,因为看到某些个别现象后,“明明在从事着跨诗歌与音乐两界的歌词艺术创作、却一味想在音乐之外去寻求歌词的‘社会地位’,便力图创造较之古体诗与白话诗更加强势的一大文体”。就会使歌词越来越进入到案头文学中去,从而失去歌词所应有的表现作用。

诚然,歌词理论建设长期滞后,让许多初学者对歌词还不怎么了解就仓促上阵,但是,前人还是留下了许多优秀作品,几位歌词大家还是为我们做了榜样。比如我们熟知的乔羽、阎肃、张藜,他们的歌词就是我们学习的范本。不仅如此,我们还能从这些大家中学到他们对歌词理论的阐述,比如乔羽先生就对歌词的特点作过高度的概括,他的“五寓”说:寓深刻于浅显,寓隐深于明朗,寓曲折于直率,寓文于野,寓雅于俗。就是衡量一首歌词很重要的标准。所以,当你读到有些歌词晦涩难懂,不知所云,有些歌词像白开水,寡淡无味时,你自然会明辨是非。

另外,我们还要多看一些当前常被谱曲并被演唱的词作家的作品,因为这些词家的作品在影视中出现的频率比较高,比如车行的,石顺义的、屈塬的,还有如杨启舫的,陈道斌的,宋小明的,等等。这些词家的作品为什么成功率高,我想,一定与“既是诗歌的,更是音乐的”有关。在这里,我还想说的是,在同期《词刊》上,还有一篇文章,即阡寒的《那些染着泥土香的歌词》——青年词作家杨玉鹏歌词艺术解读。也谈到了杨玉鹏成功的原因:“他是明明白白掌握了歌词写作技巧,他深谙歌词之道,无论文辞的运用,脉络的架构,意象的安排工作,材料的剪辑……他皆能驾轻就熟、成竹在胸、游刃有余。……透过玉鹏的歌词,总能感觉到自然的音乐流淌其中,他的歌词很容易谱曲入唱。”更是对这一点的佐证。

只要我们去研究这些词家的作品,一定会受到启发。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写出让作曲家青睐,让人民群众爱唱的歌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文艺作品的创新

    文艺创作要不断创新。如果有一部作品打响后,与之相同或相似的内容、手法,甚至题目的作品不断出现,那就不是在创新。因为这是在走别人的老路。甚至是在嚼别人吃过的现饭。这样的作品,其实很容易让读者或是观(听)众产生厌倦。这本来是个很简单的道理,却有人还是为之。

    之所以要谈这个话题,是因为前两天从网上看到了鸡年春晚的节目单。当然,这个节目单是真是假还不好说,但不管其真假如何,看完后还是有两个节目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是杨臣刚的《免子爱吃萝卜》,另一个是《中国欢迎你》。因为一看到这两个题目,我立马就想到了《老鼠爱大米》和《北京欢迎你》。先说《兔子爱吃白菜》,我心里就有点暗笑,这杨臣刚因为《老鼠爱大米》走火后,虽然后来也写过唱过一些歌曲,但都没有流行起来,也许想过许多办法,就是没有起作用,于是,再一次打起了《老鼠爱大米》的主意,还是从这一首歌曲上找突破口,于是就在题目上依葫芦画瓢,写了一个《兔子爱吃萝卜》听起来还有点姊妹篇的样子呢!如果这一首今年能通过春晚唱响的话,我敢预言,他一定会来个动物“三部曲”,我想,第三首就是《老牛爱吃嫩草》了。

    再说《中国欢迎你》,虽然能让人很快想到那首在2008年奥运会时唱响的《北京欢迎你》。与《中国欢迎你》相比,只是换了两字,但是,后者的范围要大得多了,是中国欢迎你。即便这样,还是给人以模仿的感觉。

    这就让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模仿是不是创新?因为在文艺作品中,特别是题目,是很容易出现相同或相似的,比如歌曲《父亲》,就有两首让许多人耳熟能详的。还有散文,诗歌等,可以说题目相同或相似的更多。这就像人名一样,同名者很多,因为国家大了,人太多了,一个名字就那两三个字,文章的题目也是这样的。比如说老师要学生写作文,往往都是同题的,各种考试,包括高考,作文都是同题的。这应该说没什么问题,因为,同一个题目是可以用不同的材料去写的。

    只不过像有了《老鼠爱大米》后,再来个《兔子爱萝卜》,有了《北京欢迎你》后,再来个《中国欢迎你》就给人一种跟风的感觉。一种跟在别人屁服后面的跑的感觉,当然,《兔子爱萝卜》更是能否超越自己的试金石。

    在影视界,也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如果一部作品曾经红火过,那么就再拍一次,比如《红楼梦》就是新版和旧版。还有像《雪豹》《于成龙》等,都有两个版本。都是电视连续剧,却要拍两个版本,我曾对这种现象搞不明白,因为有些作品你重拍以后,不见得比原来的反响大。至于一部优秀作品用不同的艺术形式去表现我觉得那又当别论。

这样一些现象,是不是在创新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31 09:49)
标签:

2016随感

新年

分类: 歌词

2016随感

 

都说时间过得真快

这一年还没有好好地青睐

大超市大商场早就把日历更改

鼓胀的汽球红嘴已经笑歪

 

不论百姓还是总裁

公平的老人他都一样对待

是成功是失败只要你曾经努力

即使跌倒大不了从头再来

 

千万别等待,千万别徘徊

人生的道路就那几个站台

走过一程就不再回来

挺起胸膛向着目标大步向前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3 20:50)
标签:

冬天的雨

音乐

歌曲

原创

分类: 歌词

冬天的雨

 宋继军

今天穿得有点着急

偏偏在路上又遇到你

前面还有好长一段路

我俩没说什么话

就这样一直在一起

 

我的衣服全部淋湿

打个喷嚏也没有在意

想着还有许多事要办

任你对我发脾气

只把步子迈得更急

 

冬天的雨

是那么不讲规矩

说来就来说去就去

由不得你看手机中的天气

 

冬天的雨

是那么不近情意

说停就停说滴就滴

哪管你是穿皮草还是棉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8 19:20)

找领导(下)

先交待一下这次找领导的原因。

这次全县教师岗位设置,据说与工资的关系很大。但是,参评的条件也比较严。以中高为例,这么些年来,凡是中高已经与工资挂钩的,都是定在七级岗位。这次设岗,可以申报六级或五级,特别是五级,条件是这样的:

“(1)专业技术五级岗位除符合国家、省规定的专业技术岗位基本条件和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外,需在专业技术七级岗位工作满8年,工龄满24年,任现职以来有1次及以上年度考核为优秀。同时还应符合下列条件之一:

①省级以上各类专家,市管拔尖人才,市“113人才发展计划”中一、二层次人选;

②在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社会科学领域取得突出成就,或其它业内公认、为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员;

③获得省级及以上综合性表彰或任现职以来获得市级综合性表彰的人员(综合性表彰指党委、政府或人社和教育部门的联合表彰,下同)

④任现职以来享受省级特级教师、名师或市级学科带头人、名师、荆门本土教育家荣誉的人员。

针对上面的条件,我觉得其中的①③④三点我都不具备,看能不能在第②点上的“社会科学领域取得突出成就”上找个理由。于是,我在家里翻箱倒柜地寻,终于找到了两个证书,一个是获得“荆门市五个一工程奖”的证书,还有一个是获得“荆门市象山文艺奖提名奖”的证书。我觉得这两个证书应当是在“社会科学领域取得突出成就”的证书。没想到,这两个证书在学校里就遇到麻烦,评委负责人觉得它不属于综合性表彰一类,便到县教育局去征求意见,教育局也觉得它不属于综合性表彰。

是的,尽管这两个表彰不属于综合性表彰,但我觉得,学校也好,教育局也好,是在用第③点的条件作衡量,显然是不合理的,为此,亲自到教育局去问一下,我觉得是有必要的。

为了有更大的把握,在去问之前,我曾将其中的条件征求过县委宣传部一位领导的意见,他说,按照受“五个一工程奖”表彰的情况,应该是属于在“社会科学领域取得突出成就”,而且还特别问我,后面有没有括号专指教育部门的。我说没有括号。然后他也向我建议,去问一下金局长。金局长是教育局刚来的新局长,说实话,我还不认识他老人家,甚至感到有点为难。可这位领导告诉我,金局长很好,会给你满意答复的。

于是,我再一次来到教育局。

这教育局的大门我还是10年前进去过,这一次进去,还是一样的感受,阴森森的。到了第二层,遇到一个人,请问金局长办公室在几楼?他说,在四楼吧。我连忙向四楼奔去。到了四楼,看见几人在走廊站着,有的还在打电话。我再问其中的一位,金局长办公室是不是在这儿?回答是金局长不在,出去了,他们也是在等金局长。

看来找金局长是没有指望了。既然来了,总不能回去吧。正在犹豫之时,碰见了来局里办事的我校罗功明主任。我问他是哪个局长在主管教师设岗,他说是邵局长。这邵局长我还是有点熟悉的,我就从四楼走廊慢慢地往南走,看邵局长在哪个办公室。到了最南头的一个办公室,邵局长正站在里面与他人忙着。我不好意思打搅,便往回走。准备到走廊的拐角处守着。边走边看时,在一个办公室刚出来的领导看见我,问我找谁。我很快就想起,这是办公室熊主任,(是我校同事的老公,几年前在李市中学监考时我曾坐他的便车回过沙洋),估计他不会认识我。见我在徘徊,熊主任便热情地问我找谁,我说找邵局长,并说我看见了邵局长,正在另一个办公室忙着。熊主任问我,找邵局长有什么事,我说为岗位设置的事,他就说,那你就在人事科等,我去帮你喊一下他,我说,不必喊,等他忙完我再去找,他说,不要紧的,连忙帮我去喊邵局长。

我走进人事科办公室,里面没有人,就站在办公桌旁。不一会,邵局长过来了,问是什么事,我说明了缘由,邵局长说,这事你找某某某,我现在很忙,正在处理招商引资的事。说完就离开了。

站了一会儿,办公室进来了人,一看,这个领导原来是我有点熟悉的人,只是对他一点都不了解。我向他说明原委,他说,这事情他知道,因为学校的罗功明主任曾经将我的证书拿来咨询过,他们的结论也是一样,这不属于综合性表彰。我说,我也知道这不是综合性表彰,但我是按照第②点的条件来咨询的,就是说,我的“荆门市五个一工程奖”“荆门市象山文艺奖”是市委宣传部、市委市政府颁发的。那些证书,是不是属于“社会科学的突出成就”,他思考了一会儿说,这应该说还是可以算的,听他这么一说,我有些高兴起来。就说,学校认为不属于综合性表彰。然后这位领导就说,我们是把文件和指标都分给学校了的,由学校作决定。我说,现在学校就是因为我的这个证书拿不准才不好作决定,必须教育局给出一个答复学校就可以让我参评,不然我连资格都没有。

这个负责人又想了一下说,你们学校主要是够条件的人多,指标少。如果你是在汉江中学,这次是可以评的。他的言外之意,我是因为学校的指标少才不能评的。这也完全不是个理由啊,因为学校的指标多与少与我无关,我只关心我够不够资格评。对我而言,只要够资格评,哪怕学校只有一个指标,我在参评时排位是倒数第一名我也不会有意见。这位领导就说,你回去给他们说,是可以算的。我说,你如果不直接打电话说,他们怎么相信呢?他说,这电话我不能打,你回去说吧。

于是,我离开了人事科,准备回家找领导转达他的意思。

走出教育局的大门,我想起还是先给学校打个电话,于是,我给学校主管这次设岗的陈书记打电话,说我在人事科问了领导。领导说我的证书可以算。书记就说,那你叫他给我打电话,让他告诉我。我说,我现在已经不在教育局,正在教育局的门口,书记就说,这样,你上去,你把电话给他,让他直接跟我说。于是,我再次从一楼到四楼,再一次来到人事科,找到这位正与别人忙着的领导。看到我又来,也许他有点不耐烦了。我说,某某领导,我们学校陈书记说要亲口听你说。然后,我将电话给他,哪知,这位领导拿起我的电话是怎么说的呢?关于某某某的事情,情况我们都知道,就按邵局说的办!这叫什么话,你刚才跟我俩说的时候,邵局人都不在。这不明摆着是按原来商量好的意见,说我的证书不能算!

就因为领导的这一答复,学校陈书记用的是免提接听,旁边不仅有学校的其他领导,还老师在场。我的证书不算数,学校很快就开评,我当然地被挡在了门外。

我真后悔,当时手机拿在手里,竟然没有把录音打开,想不到来人事科办事,还会遇到这样的领导。我已经55岁了,在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堂堂的县教育局。竟然有这样前5分钟说了话后5分钟就变卦的。像这样的领导是怎么爬上来的,让我好一阵猜想。

我的证书能算就算,不能算就不能算,只要你给我讲明原因就行了。有那个必要对我说可以算,对学校说却不能算吗?这除了你这个主管设岗的领导对文件的理解还不懂以外,还能再说什么呢?只能说你是过去对别人“忽悠”惯了才有如此拙劣的行为。

好的是,在县一级不能解决的问题,我还可以再向上一级咨询。因为有市长热线,因为有政府信箱。昨晚,我已经向市政府信箱发出了咨询。我也作好了准备,即使我那证书不算社会科学的突出成就,我想,也不会像在教育局人事科那样,在有些领导的面前弄个心里不舒服,不痛快。因为,市里的领导在解答时,他们总是很客气的。这也是我曾有过的经历。

当然,话也得说回来,这一次来到县教育局,我的收获还是挺大的,虽然没有把文件的意思搞清楚,但我却对教育局某个领导的人品(当然也是官品)有了深刻的了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27 13:46)

找领导

(上)

我这人平时没机会与上级领导打交道。因此,听许多人评价某某领导怎样怎样时,我是没有发言权的,所以,当人们说某某领导怎么怎么好,我只是“呵呵呵呵”,说某某领导不怎么怎么好,我也只是“呵呵呵呵”。

可一旦遇到为难事,我还是不得不找领导,这也就有了与领导打交道的机会了。

记得第一次是2006年底,因为要搞职评,我刚调来现在的学校。可是受到学校指标的限制,我这个新来的“饭子”是不能与在本校工作多年的其他老师争的。可是我又够参评条件,而且还有特殊原因。那就是我上一年就够了条件,且在原单位参评过,只是送到市里给莫名其妙地“刷”了。如果今年再不参评,以后恐怕就更加困难了。

于是,我便横下心,壮着胆子,提着参评的一袋子资料,直接到教育局找领导。我首先找了主管教师职评的副局长,说明我的来由。局长听完后深思一会说,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我来给管教师工作的人事科长说一声,你去找他,这项工作是他在具体负责。

出了副局长办公室,我又来到专管教师工作的人事科,再向科长说明情况。科长说,这不好办呢,现在我们把指标都分给了各学校。我说,这我知道,可我现在的学校老师们是不同意我占他们的指标的,说我刚来,拿什么去参评呢,过去的教学情况就是再好,这新学校也不承认啊。如果没有教学条件的打分,我又怎么能评得上呢?

科长说,那就不好办了,然后他想了一下说,这样吧,你不如先回去,我来看看其他学校有没有机动名额,如果有,就给你打电话。

一听科长的话,我就知道这是在推诿,也是在对我下逐客令。我想,如果就这样回去了,肯定是再也接不到电话的。心想,如果不给我肯定的答复,我就不走,不如就在这科长的办公室坐下,耐心等待。

要下班了,科长见我没有走的意思,就对我说,你的资料都带齐了没有?我说,我的资料很全,都在这袋子里。科长说,那你交给我,你先回去。其实我也觉得老呆在科长办公室也不舒服,不是这个乡镇来了,就是那个教育组来了,还有局里的其他领导也不时过来这事那事的。不认识的还好,遇到认识的,连我都要与他们打招呼。问我办什么事,不免有些尴尬。便交袋子交给科长后离开了教育局。

回家吃了午饭,想起上午的事情,还是觉得不妥。特别是当我看到科长将我那职评袋放在办公室的柜顶上时,不仅担心起来,这不是束之高阁吗?如果科长说他忘记了怎么办?那可就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了。

将下午的工作做了安排后,我再次来到教育局。我去后,科长吃惊地看了我一下,然后说,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等我把各校的情况作了统计后再答复你。我说,没关系,我就在这儿等。下午,各乡镇陆陆续续地还在交表,交各种资料。快到下班时,科长出去了一下,进来对我说,你回学校吧,我已给校长打了电话,你找到他拿份表去填,于是,我离开了教育局。回学校找到校长,终于拿到了表。

后来的职评结果是在省人事厅网站上公布的,看到有我的名字,终于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

这件事已经过去10年了,今年,我又为与职评差不多伤脑筋的事,就是关于教师岗位设置的事,让我不得不又一次来到县教育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詹皓

蔡代明

金亮

专著

分类: 札记

又收到三位朋友的赠书

 

    近两周,有三位朋友给我送来他们的专著,为他们的成就感到由衷的高兴,并喝彩!

    第一位是宜昌葛洲坝水力发电厂的詹皓老师,他是我很敬仰的一位词作家,不仅献身于中国的水电事业,而且,他的创作也一直是以水电为主题,因此,出版了《高峡平湖别样天》(詹皓词作歌曲集。手捧这部用4百多页才容纳的作品集,我能感受到作者采摘到的沉甸甸的收获。我将用心来欣赏这部歌曲集。

    第二位是县文联主席蔡代明送给我的散文专著《走不出的乡村》,这是一部散发着泥土清香的作品集,有季节味,有菜蔬味,有汗烟味,有年味,当然,更亲切的是人情味。让我颇为自豪的是,蔡主席的这部集子,我是捧着清样读完的,承蒙他的厚爱,我成了这部集子的校对之一。因此,已经先睹为快。

    第三位是县文广新局书记、副局长金亮送给我的专著《故乡的棠梨花》,这部集子其实在清样前我就有幸拜读,当时,金局长把这部书稿给我,让我校对,我真是受宠若惊,感觉肩上的责任重大,于是尽自己的力量,把该做的工作做好。

    这三位都是我不可多得的朋友,对我无论从创作上还是生活中都有无微不至的关怀,对我的生活和工作都有极大的帮助,感谢你们!感谢你们又给我送来精神食粮,我会好好学习,好好珍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