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9,431
  • 关注人气:47,5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客之家
博客之家 - 网址导航,网站联盟链接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汉章帝刘炟即位之后,把第五伦从从蜀郡太守的职位上征召入朝,出任司空,进入三公的行列,其职责近似于御史大夫,向皇上进言是份内之事。
   
章帝刘炟,是明帝的皇后即明德太后的嫡子,由明德太后扶养成人。明德太后原是伏波将军马援的女儿,家教很好,进宫后就以待人知谦让,行事有分寸而受太后阴丽华之青睐。章帝敬重明德太后,也因了明德太后的关系,尊崇马廖兄弟,让他们都位居要职。然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五伦出任蜀郡太守,依然保持平民太守之格调。

第五伦原是在会稽太守的任上,因“坐法证”被征召离开会稽的。其后,汉明帝刘庄亲自巡查廷尉监狱,审录囚犯,第五伦得以免罪,放归田里。数年之后,被任命为宕渠县令,任职四年,再任蜀郡太守。

从史书所载之事迹看,第五伦在蜀郡太守的任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刘秀

会稽

两千石

        第五伦确有出色才干。当年,在他未入仕途之时,郡尹鲜于褒对他是“见而异之”。建武二十七年,第五伦被“举孝廉”,光武帝刘秀召见他时,则是“甚异之”了。两年后,他作为淮阳国的医工长随淮阳王进京,再次受到刘秀召见,刘秀与他一起论政,非常高兴。第二天又特召他入宫,从早上一直谈到天黑。谈得十分投机,谈话的气氛也相当轻松。刘秀还与第五伦开玩笑:听说你曾殴打岳父,有这种事吗?第五伦的则回答说:我先后三次成亲之时,所娶之妻都已没了父亲。其言下之意,殴打岳父之事纯属子虚乌有。
在此之后,第五伦开始出任地方主官,独当一面。
       第五伦当会稽太守有些突然。先是任命他任“扶夷长”的,这是一个县的主官,尚未上任,又追命他改任会稽太守。
       会稽有滥设祀庙,好为占卜的陃俗,“民常以牛祭神”。那个地方的牛是用来耕田的。杀牛祭神的陃俗,严重影响农耕,以致成为百姓贫困的重要因素。然劣习既成,又辅之以各种妖言传说,诸如“其自食牛肉而不以荐祠者,发病且死先为牛鸣”等等,之前的几任太守都不敢禁止以牛祭神。第五伦到任之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人的操守,可以从他对强势者与弱势者的不同表现中窥见,在强势者面前卑躬曲节,在弱势者面前颐指气使的,大致都是小人;一个人的品格,也可以从他对是非黑白面前的态度中体现,不敢是其所是,非其所非,仗义执言,主持公道,在是非面前当缩头乌龟的,也不是君子。第五伦起步于草根,最后位列三公,他的品格操守,即使用今人的眼光去看,也超凡脱俗,令人敬仰。
       第五伦姓第五,这个姓很怪,其实也很简单。第五伦的祖先系战国时齐国田氏,西汉初迁徙至皇帝陵园的很多,于是就以迁徙的次序作为姓氏,第一批迁徙的姓第一,第八批迁徙的姓第八,第五伦的祖上是第五批迁徙的,故姓第五。这个姓氏是特殊时期的产物,其中不少以后或许又改姓为田,如今还姓第五的就稀罕了。
        西汉末年,王莽篡政,致使“中外愤怨,远近俱发,城池不守,支体分裂”,第五伦便生于这样的乱世。《后汉书•第五伦传》记载:“伦少介然有义行。王莽末,盗贼起,宗族闾里争往附之。伦乃依险固筑营壁,有贼,辄奋厉其众,引强持满以拒之,铜马、赤眉之属前后数十辈,皆不能下”。铜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郑弘从地方官升任朝廷大臣,其“爱民如子”的执政理念始终不变。例如,当时交阯七郡贡献朝廷或转运中原的货物都是走海路的,通过东冶(即今福州港的前身)泛海而至,一路风波险阻,沉没的船和溺死的人接连不断。章帝建初八年即公元83年,郑弘出任大司农后,即上奏本请开零陵、桂阳峤道,打通了这条山路,使之成为南北通衢。任大司农之职二年,所息省三亿万计,以至“帑藏殷积”,但这钱怎么用是大有讲究的。大兴土木或供权贵挥霍,并非郑弘的选项。那时天下常旱,边方有警,人食不足,如此国富民困,有违于“爱民如子”的执政理念,于是郑弘又上奏“宜省贡献,减徭费,以利饥人”,并为章帝刘炟所采纳。
       元和元年即公元84年,郑弘被任命为太尉,这是他最后的官职。当太尉的四年之中,郑弘与以窦宪为首的奸党贪官的斗争未曾中断。郑弘屡次上书,指出侍中窦宪的权势太盛,言辞极其恳切,窦宪早已对他十分怀恨。
        郑弘奏尚书张林阿附侍中窦宪“素行臧秽”,又奏窦宪之宾客、洛阳令杨光“在官贪残,并不宜处位”之时,偏偏负责奏章的官吏是杨光之故旧,偷偷将此事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拙著《鲁迅“反孔”论》,先是当论文写的,我查了日记,2011年7月17日写完《孔子的中庸与鲁迅的反中庸》,这是第一篇论文,2011年8月27日写完《孔子的宽恕与鲁迅的不宽恕》,这是第二篇论文,这样断断续续地一直到2013年初春,2013年2月9日与2月10日,分别是农历壬辰年的大年三十与农历癸巳年的正月初一,我都在修改《鲁迅置身其中的〈新青年〉“反孔”团队》,《鲁迅与胡适“反孔”比较》也在癸巳年正月写成。至此,我要写的基本上都已经写了出来。整理成书稿后也曾寻求出版,却并非那么急切,我自信这些东西不是趁“势”泛起的泡沫,在“潮”落之后,不至于失去它的价值。



       这个书稿编成之时,我的《孔子论•鲁迅辩》刚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这是一个特殊题材的杂文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5 05:47)
       为官清正勤勉的郑弘怎样为人,有三件事值得一说。
       一件是关于他与他的老师的。郑弘曾以同郡河东太守焦贶为师。焦贶受楚王英谋反案的牵连被收捕,病死在羁押途中。他的妻子也进了监狱,受到连年“掠考”。其学生故旧因怕受到牵累,纷纷改名易姓以逃其祸,唯有郑弘“髡头负鈇锧”上书,为他的老师焦贶讼罪申冤。“显宗”即明帝刘庄“觉悟”并赦免焦贶之后,郑弘还“躬送贶丧及妻子还乡”。读到范晔《后汉书•郑弘传》中的这一记载,我就想到鲁迅的一段话:“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见胜兆则纷纷聚集,见败兆则纷纷逃亡。”(鲁迅《华盖集•这个与那个》)在胜兆与败兆面前的反差,体现人性的丑劣,说得平和一些,或许也可称为人性的弱点,其实也不能完全责怪这种具有普遍性的行为主体。“见胜兆则纷纷聚集”是为趋利,“见败兆则纷纷逃亡”是为避害。在中国历史上,不仅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裙带关系,也不乏一人失势,诛连九族的严刑苛法,因而也就一向“少有失败的英雄,少有韧性的反抗,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少有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至今记得电视连续剧《甄嬛传》中的端妃,只缘于她对朱熹“存天理,灭人欲”的非议。
在永寿宫掌事宫女崔槿汐与太监苏培盛“对食”的秘密被人发现,皇后乌拉那拉氏宜修借此大做文章,说他们伤风败俗,企图以此为缺口整垮甄嬛之时,端妃与雍正说了一番相当通情达理的话。她说:“言及今日宫中之事,皇后认为关系宫中风纪规矩,臣妾倒以为,他们并未祸乱皇宫,不过是宫女内监相互慰藉罢了。他们这些为奴为婢的一入宫门便孤身劳作至死,难免凄凉寂寞想寻个伴,以己度人,也只觉得可怜了。”雍正没有处罚崔槿汐与苏培盛,反而成全了他们,这番话是起了作用的。
     端妃的这番话,由摆在她桌面上的一本《孟子》引出,看似无意却有意,她知道雍正会来她宫中且必然会看到这本《孟子》。在雍正与她闲聊时,便很自然地说起孟子与朱熹:“臣妾读《孟子》始知朱熹之浅薄,朱熹妄称夫子,被后人赞誉‘程朱理学’,其实全然不通,完全曲解孔孟之道。”她说的也有依据:“《孟子•万章》上说‘男女居室,人之大伦也’,《礼记•礼运》亦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到了朱熹口中却宣扬‘存天理,灭人欲’,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东汉末年的会稽大守王朗曾询问当时会稽郡的功曹吏虞翻会稽史上“英俊”,雅好博古的虞翻如数家珍,其中说到“太尉山阴郑公,清亮质直,不畏强御”,这位“太尉山阴郑公”,便是郑弘,历任郡督邮、驺(兖州县)令、临淮太守、尚书令、平原相、侍中、大司农、太尉等职。为官清正勤勉,为人清亮质直,颇受时人推崇、后人敬仰。
    郑弘这个家族是在汉武帝迁徙强宗大族时由齐国临淄迁到会稽山阴安家落户的,曾被汉宣帝下诏表彰“抚循外蛮,宣明威信,功效茂著”并封为安远侯的首任西域都护郑吉,便是他的先祖。郑弘在仕途之上的进取,却并非靠祖上的庇荫与“先前阔”的家史,“少贫贱,以采薪为业”,他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
    郑弘的生平与事迹,鲁迅辑录的谢承《后汉书》和虞预《会稽典录》均有较为详细的记载。郑弘“少为乡啬夫”,这是范晔《后汉书》也有记载的;谢承《后汉书》说得稍为详细,称郑弘“为灵文乡啬夫,爱人如子”,点出了郑弘供职之乡名,并有对这个“啬夫”的简明扼要之评价,即“爱人如子”。这其实也是郑弘一生当官坚守的理念,尽管“爱人如子”(准确地说,应为“爱民如子”)四字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直都说,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提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如今有人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八个字,是易白沙在《孔子平议》中提出来的,无论是董仲舒还是汉武帝,都没有说过这个话。于是查阅有关史料,发现董仲舒的建议出自他的《天人三策》,说的是“推明孔氏,抑黜百家”;汉武帝听取董氏之建议,倡导的则是“罢黜百家,表彰六经”。易白沙的《孔子平议》在百年之前,即1916年发表于《新青年》杂志.,在易白沙的《孔子平议》中,也确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八字。但我想,汉武帝说的“罢黜百家”与董仲舒说的“抑黜百家”,区别只在“罢”之于“抑”更有力度,董仲舒说的“推明孔氏”与汉武帝说的“表彰六经”也几乎同义,“表彰”本身就是“推明”,而据司马迁之《孔子世家》所言,“六经”即“六艺”也为孔子所“成”,因此,如果“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真的首出易氏之手,我也以为易氏之归纳相当准精,他是用他自己的话说的,说汉武帝“欲蔽塞天下之聪明才志,不如专崇一说,以灭他说。于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利用孔子为傀儡,垄断天下之思想,使失其自由”,并没有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说成董仲舒的条陈,更没有将“罢黜百家,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