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5,253
  • 关注人气:47,3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客之家
博客之家 - 网址导航,网站联盟链接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在儒家的学说中,一个“仁”字,具有举足轻重的位置。对于这个“仁”字,孔子与孟子都曾有过许多论述。如果细加分辨,孔孟之“仁”,却是有异有同,并非完全一致的。

《论语》中有不少孔门弟子问仁的章节,樊迟问仁,颜渊问仁,仲弓问仁,司马牛问仁,子张问仁,孔子的回答各不相同。仅是樊迟的三次问仁,就有三种不同的回答,一曰:“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这意思有点像如今说的吃苦在先,享乐在后;二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说的也无非是做人规矩,办事敬业,为人忠诚;三曰:“爱人”,所谓“仁者爱人”,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1 07:25)


    灰蒙蒙的天,灰蒙蒙的地。气压很低,站在地上,几乎可以摸得着天。

    在这灰蒙蒙的地上走着,举目望去,前后左右几乎没有几个人在行走。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错觉。当我由平视转为俯视时,就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一片,他们全弯了腰、屈了膝、低了头,像猴子那样地在地上爬行,不同的只是那一张张人脸笑容可掬。我仿佛还听到那密密麻麻中的对话,一个感到惊讶:你瞧,他的脊背骨干嘛还挺得那么直?一个阴阳怪气:咱们走着瞧吧!马上就有他好看的。我于是嘴角边上出现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这是一种蔑视,这是一种孤傲。我想,做人,就得挺直了脊梁骨,人是不该弯腰低头屈膝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8 07:18)

说到隋唐,总免不了“盛唐亡隋”四字,几乎从来如此。然而,我想借用《阿Q正传》中的话问一句:“从来如此,便对么?”

唐朝从高祖武德元年(618)起,到朱温(朱全忠)以梁代唐(904),总共28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4 07:44)

时评这个称谓的出现,似乎是现当代的事。说“孟子的时评”或许有些离谱,他毕竟已是两千多年前的人了。读读《孟子》,却不得不承认,他简直就是一个时评家,他评说的虽然是那个时代的时政,却又很容易使人有时空的错位。谓予不信,不妨看看他的诤言谠论。

       关于“罪岁”。

孟子说的是“王无罪岁”,也就是不要怪罪于年岁。他是这样说的:“(荒年暴月)人死了反而说‘与我无关,是年成不好的缘故’,这和把人杀了,却说‘与我无关,是武器杀的’有什么不同?大王不要怪罪于年成不好,那么天下的民众就来投奔你了。”这番话是对梁惠王说的,其实就是对梁惠王的批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充在《论衡·定贤》中说到西汉吾丘寿王的任职问题。吾丘寿王起先在汉武帝身边任“待招”,汉武帝让他从董仲舒“受《春秋》”,因为“才高,通明于事”,以后又被汉武帝委以重任,去当东郡都尉,且“以寿王之贤,不置太守”,他这个都尉,可谓一身兼二任,军政双肩挑,别的都尉或太守是“两千石”,他是“四千石”。吾丘寿王上任之后,东郡的政局却无丝毫起色,“时军发,民骚动,岁恶,盗贼不息”。汉武帝赐诏书给寿王说:“子在朕前时,辐凑并至,以为天下少双,海内寡二,至连十余城之势,任四千石之重,而盗贼浮船行攻取于库兵,甚不称在前时,何也?”看来,汉武帝对此不仅大失所望,而且迷惑不解:在他身边时,“辐凑并至”,颇有谋略,乃是“天下少双,海内寡二”的奇才,这才委以重任,去了之后竟然一筹莫展,岂不令人费解?

吾丘寿王在汉武帝身边之时,如何“通明于事”,“辐凑并至”,王充没有说,查阅《汉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4 07:54)

 前些年买了一个洗脚盆,能通电给水加温,带轮子转动,兼有按摩功能。从深秋到早春,气温偏低的时节,我就隔天洗澡,隔天洗脚。

2015年)大年三十前的那天晚上,洗完脚后去卫生间把洗脚水往抽水马桶倒。刚倒下去就发现问题:洗脚盆中有个像乒乓球那么大的塑料装饰品脱下来了,不经意间也倒入了抽水马桶。连连伸手去捞,它已进入看不见又摸不到的口子里去了,就浮堵在那个管道口。原先的抽水马桶冲水挺利索,这下却是立竿见影,光是清水,就不太愿意痛痛快快地下去了,不待说冲洗污浊之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9 06:00)

写杂文的人(代序)

 

七嘴八舌与说三道四,事关言论自由的两个层面。当言论自由处于“让”与“不让”之时,它们都会带有贬义。杂文偏偏是一种以议论见长的文学形式。写杂文的人,免不了会置身于七嘴八舌之列,口无遮拦地说三道四。不管有没有人讨厌,总是要说。有句话叫“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他们却是“白说也说”。我写杂文,也抱着这样一种心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8 07:31)
    司马迁说“管仲世所谓贤臣,然孔子小之”一语,似乎不太恰当。孔子确实说过管仲器量狭小,不知节俭,更不知礼,因为他几乎什么都要与诸侯国的君主一样。然而,孔子也另有话直接颠覆了这个意思,更有对管仲的高度评价。例如,他将“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之事,归功于管仲,连声说“如其仁!如其仁”;又如,他说管仲为相,使齐国“称霸诸侯,一匡天下”,民众至今仍受惠于他的功德,如此等等,何谓“小之”?
    如果说是“管仲世所谓贤臣,然孟子小之”,或许倒是比较确切的。
    孟子与他的学生公孙丑曾有一番对话。公孙丑说:管仲辅佐国君称霸,晏子辅佐国君扬名,管仲和晏子还不足以效法吗?孟子不以为然地说:“你真是个齐人,只知道管仲、晏子”。他对公孙丑说了这样一件事:有人曾问曾参的孙子(也有学者认为是儿子)曾西,“你和子路哪个有德行?”曾西不安地说:“子路是先祖父所敬畏的人。”那人说:“那么你和管仲哪个有德行?”曾西就不高兴了,说:“你怎么竟把我和管仲相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4 06:22)
    如按儒法分界,管仲大概是要被划为法家的,后世之人总是将他冠之于李悝、吴起、商鞅、慎到、申不害以及韩非这一系列的历史人物之首,把他当做法家的先驱。孔子要比管仲小172岁,他出生之时,管仲已经去世90多年。管仲无缘参加后世的百家争鸣,孔子也无法与管仲进行儒法斗争。看看孔子怎么评说管仲,或许是很有意思的。
在《论语》中,孔子评价管仲的有四处。
    有一处明显是贬的,而且贬得很有儒家的特色。这一段话就在《八佾篇第三》之中,大概说他器量狭小,不知节俭,更不知礼,几乎什么都要与诸侯国的君主一样——“邦君树塞门(筑在大门外的矮墙),管氏亦树塞门;邦君为两君之好有反坫(类似茶几的土墩),管氏亦有反坫。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在孔子那边,一个“礼”字的分量是很重的,所谓“克己复礼为仁”,管仲既不知礼,又何言仁?司马迁在《管晏列传》中说孔子“小管仲”,这大概也是一个重要的依据。
    在《宪问篇第十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晏子卒于公元前500年,生于何时莫知其祥。他在齐灵公二十六年即公元前556年其父晏弱病死之后继任为上大夫,历经齐灵公、齐庄公、齐景公三朝,辅政长达40余年。孔子的生卒时间分别为公元前551年与公元前479年。晏子出任齐国大夫五年孔子方才出世,晏子去世前后的五年中,年过五十的孔子在鲁国先后任中都宰、司空和司寇,并“摄相事”。孔子与晏子是同时代人,较之前后相距一百七十多年的孔子与孟子,他们之间更有可比性。

人们知道晏子其人,大致是因为那篇选自《晏子春秋》的叫做“晏子使楚”的古文,晏子以聪明才智使楚王自取其辱,维护了自己和齐国的尊严。孔子也有类似的事迹,或可称为“孔子使齐”,见诸《孔子世家》,却是鲜有人言。或许是因为“孔子使齐”不如“晏子使楚”来得风趣幽默使人津津乐道;或许是因为“孔子使齐”比“晏子使楚”多了几分血腥味,有损于其“仁者爱人”之形象,使人讳言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