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2,959
  • 关注人气:47,4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客之家
博客之家 - 网址导航,网站联盟链接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杨坚自登上帝位起,就相当谨慎地维护与陈朝的和睦,管控彼此间的矛盾,但凡抓到陈朝的间谍,“皆给衣马”,以礼送还。倒是陈霸先的继承人孝宣帝陈顼,会不时地制造一点边境的摩擦,为此,在陈宣帝太建末年,陈隋之间打过一仗,在作战过程中,恰好碰上陈顼去世,杨坚听取高颎之奏,“礼不伐丧”,下诏班师,并派遣使者前去吊唁,在他给陈叔宝的信末,还恭恭敬敬地写下“杨坚顿首”,陈叔宝回函“想彼统内如宜,此宇宙清泰”,口气傲慢,这使杨坚“不悦”。但这种“不悦”,没有影响双边关系。那时候,隋朝的疆土比陈朝辽阔,隋朝的国力比陈朝强盛,隋朝的政治比陈朝清明,“良禽择木而栖”,也就难免会有镇守边境的文武官员投奔于隋。例如,开皇三年(583),郢州城主张子讥派遣使节请求归降隋朝,开皇四年(584),将军夏侯苗请求归降隋朝,隋文帝杨坚皆以两国和好为由,不予接纳。此年十一月,杨坚派遣薛道衡等到陈国访问,行前还特地交代薛道衡,与陈朝交往,不要在言辞上争高低。开皇五年(585)九月,陈朝将军湛文彻侵犯隋朝的和州,隋朝将领费宝首率军打败了侵犯隋朝的军队,擒获了湛文彻。随后,隋朝派遣李若等人到陈朝访问,此行的目的史书上没有说,估计不无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小说家言,出自《三国演义》。中国从“三国”起,经历两晋南北朝,一直处于动乱之中。西晋虽有短暂的一统,却有八王之乱;东晋开始,南北对峙。东晋之后,南有宋齐梁陈政权更叠,北有北魏崛起北周殿后。晋人郭璞预言:“江东分王三百年,复与中国合”,从东晋末年到杨坚灭陈,正合三百大数。杨坚不像汉武帝那样穷兵赎武,但他有效化解边患;杨坚不像秦始皇那样武力制胜,但他在秦始皇之后再次统一中国。隋朝虽然短暂,杨坚功在千秋。
    隋朝新立之时,边患依然不断。那个时候的边患,已经不是匈奴、鲜卑、柔然,而是来自北部、西北部草原的突厥和来自东北部的吐谷浑了。
    北魏消亡之后,北周与北齐两个政权对立抗衡,突厥与两边都有来往。宇文氏的北周怕突厥与北齐交往太深;高氏的北齐怕突厥与北周交往过厚,两边都把突厥当作决定他们之间谁胜谁负的重要筹码,争相讨好突厥,使突厥从中渔利,北周还与突厥和亲,把千金公主嫁给可汗皇子沙钵略。杨坚以隋代周之后,不再厚待突厥,只为边境安宁,仍时有施与馈送,这使新任可汗沙钵略因为感觉被冷落而相当恼火,千金公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绝症

心态

农历丙申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那天下午三点,当我在福建省立医院拿到增强核磁共的片子,看到报告单上写着“肝右叶后段占位性改变,可能是原发性肝癌”时,我是平静的,没有恐惧,没有慌乱,尽管我知道“肝癌”二字意味着什么。我想:倘若真的成了“绝症”就坦然面对;如果还有一丝希望将绝不放弃。
我不打算在那个时候告诉我的家人。那天从医院回家后,女儿问我,你刚才去哪里了,我说去“省立”呀!又问去干什么,我说去拿片子呀!又问片子呢,我说没有拿到。又问为什么,我说他让我下午三点去,我到那边已过三点,没人了,你要知道,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女儿不吭气了,妻子却嚷了起来:不对,他进门时有一卷东西拿进来的。话音未落,就闯进我的书房翻了起来,于是翻出与增强核磁共片放在一起的那张报告单。
沉默,无语,气氛有点肃穆,而且阴郁。

我对妻子和女儿说:“要过年了,我们自己知道就行了,不要再对别人说。”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祭奠

戊戌

清明



                                    王彩莲  1917年—2007年

按  
  
与重发《哭祭》一样,我在戊戌清明回老家祭祀双亲之前重发《母亲的丧事》。母亲去世已十年有余,为她操办丧事的情景历历在目。我在文中写着,在她入殓的那一刻,我忽然想到,“人死后会变成鬼,或许倒是人类一种相当美好的愿望……人死后真的能有鬼魂,我们做子孙的,也总有一天还能见到自己的父母与先人。”一年多前的丁酉之春,当我在地狱门口徘徊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26 05:41)

                                          宋仲豫(1915年—1980年)

                                                 按  

我将在戊戌清明节前去绍兴老家祭拜先人,祭拜双亲。我已三年没回老家,四年没有在清明时节去父母坟前祭拜父母,大多只为身体不适。已经过去的丁酉年更有非同寻常的人生经历。这一经历,与我年轻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林纾是反对新文化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不算过分。近百年前,他曾极力维护孔孟、伦常与古文以为立身之本。所谓“铲伦常”“禽兽行”以及“引车卖浆者流”之类谩骂攻击,皆出于林纾之口。最为人诟病的是他那些以《荆生》《妖梦》为代表的黑幕小说,影射并谩骂蔡元培、陈独秀、胡适、钱玄同等人为禽兽,不是让“荆生”这样的“伟丈夫”将他们大骂一通,痛打一顿,赶下山去,就是让“罗苍罗阿修罗王”将他们吃了,隐约透露他对权势者(有论者称隐指徐世昌、徐树铮)滥用权力甚至武力干预新文化运动的期盼。就这样,在历史发展的重要节点上,他成了逆潮流而动的一个典型,并带着这样的烙印离开人世。
1924年10月10日,郑振铎在其主编的《小说月报》第15卷第10号“国内文坛消息”专栏和《最后一页》发表林纾逝世的消息:“正在我们写这一次国内文坛消息时,我们得到一个很可悲痛的消息,即我们中国的介绍欧洲文学最多且最努力的林琴南君已于本月九日逝世了。林君的死自然没有康拉德及法郎士的死足以使世界的文学者震动,且他的重要不过在他的许多不甚忠实的翻译上,然像他这样重要且这样努力的文学者,在中国已经不易见到,且他的工作在我们的过去的文学界也是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建武年间就已经以自己的仁人之心,进入光武帝刘秀视野的钟离意,在汉明帝刘庄登上帝位之后,即被征拜为尚书。从此时起,他不再是下层官吏,在他身上,更多地展示他作为朝廷大员的操守与格调,尤其是他的直言敢谏,以史家之说,在汉明帝时代,“唯钟离意独敢谏争”。此处只说钟离意“独敢谏争”的三件事。
    一是谏明帝赐臣以“臧秽之宝”。
    当时的交阯太守张恢,因犯贪赃千金之罪,被征召回京都伏法。其所贪之金银珠宝,全被“簿入大司农”,明帝下诏将这些金银珠宝赏赐给各位大臣。交阯是出珠玑的地方,贪赃者自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贪得的珠玑不可胜数,汉明帝赏给钟离意就是珠玑。碰到这样的“好事”,文武官员通常都会喜不自胜,不仅因为这是珠宝,而且还是皇上所赐,首先想到要做的就是叩头跪拜,“谢主龙恩”。但在钟离意的眼中,这不是珠玑珍宝,而是污秽之物。他将这些珠玑“悉以委地而不拜赐”,此举显然有点另类而且大煞风景。已经拜受赏赐的朝廷大员如何尴尬不知而知,史书只道“帝怪而问其故”。于是钟离意回答说:“臣闻孔子忍渴于盗泉之水,曾参回车于胜母之闾,恶其名也。此臧秽之宝,诚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孔子与孟子,对于“法先王之道,行仁义之化”,都有一种“当仁不让”的使命感。无论是孔子的“德治”,还是孟子的“仁政”,从根本上说,也都旨在使权势人物能够称王天下,故孟子又称其为“王道”。变“仁义之化”而为“仁政”,变“先王之道”而为“王道”,或许就是孟子对儒家思想的重要贡献。
在孟子那边,王道就是以仁(义)服人,霸道就是以(实)力服人。他说过:“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国;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孟子•公孙丑》)
有关“王道”的论述,可以与孟子比肩的是荀子。在《荀子》一书中,有《王制》篇专谈王道,包括王者之政,王者之论,王者之事,王者之制,王者之法,王者之所;还有《王霸》篇专谈王道与霸道的区别。但荀子与孟子稍有不同,他所谓的王道,还得有以实力支撑;他所说的仁义,还得有法制的保证。在他看来,讲礼义者称王天下,此为王道;讲信用者称霸诸侯,此为霸道;讲阴谋权术者自取灭亡,此为亡国之道。
细察有关“王道”的论述,可以看出,儒家所说的“王道”,与“仁政”基本一致,区别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因为工作关系,入院后第二天,刘亚忠来医院了。次日下午,房向东也来了。向东是我退休前供职的出版社社长,亚忠是总编,这事就在出版社传开了。出院后就不断有人前来,有领导班子一起来的,也有自己来的,有年轻的编辑,也有退休的同事。年过九十的孙子清老人是由退休支部的支书林祺梁带着来的,第二天又打电话来,说昨天坐的时间太短,没有把话说完。他让我一定要有长寿的愿望,还给我举了好几个得了癌症却活到百岁的例子。
动手术那一天,家人(包括我妹我外甥两家)都来了,陈汉英与林晓宇也来了。陈汉英是早年在福州二化相识的朋友,林晓宇是我下放霞浦时的朋友林源泉的女儿,前几天他们几乎每天都来医院陪我,使我感到意外的是,从我下放时起就一直交往的著名画家陈玉峰也来了,事后方知,这是陈汉英告诉他的。陈汉英说,那么好的朋友,你不告诉他,他会生气。
手术后的第一天,年已九十的老部长王仲莘和他的夫人一起来了。他是因为打电话与我谈俞月亭的《龙江英雄谱》而知道我已住院的。对于我的病情,了解得比我自己还清楚,因为他有“内线”——得知我住院后,他就托付叫他爷爷的医生关照。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今年84岁的省电视台的老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孔子没有说过仁政。起码,在《论语》中找不出这个词汇。从现存的儒家经典看,“仁政”这个概念,说得比较早、比较多,而且也比较系统的是孟子。
孔子之“仁”,既是道德观,也是政治观。孟子之“仁”,也具有此二重性。然而,孔子之“仁”与孟子之“仁”,又有明显的区别。孔子之“仁”,其涵盖面相当之泛,几乎涵盖了所有的人类美德。孟子之“仁”,却是有相当明确而清晰的边界的。《孟子•公孙丑上》云:“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孟子的“四端”,明明白白地告诉世人,他所谓的“仁”,发端于人性之中的“恻隐之心”,即对于弱者的不忍之心。所以,孟子之“仁”与孔子之“仁”又有了其他几个方面的区别。一是要达到孔子之“仁”难度很大,所以,能被孔子称为“仁”的很不容易,即使在他的“高足”之中,还有不少是他“不知其仁”的,而孟子之“仁”,却是谁都可以做到的,因为这种“不忍之心”人皆有之,所以,孟子有“人皆可以为尧舜”之说,问题只在于你是否愿意去做。二是孔子之“仁”重在一个“礼”字,他相当强调上下尊卑等级观念。孟子之“仁”的指向,却在于一个“民”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