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娜_WeiNa
维娜_WeiN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22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我总想在生活中发现一些自己以前没有意识到的东西。
www.weina.nl
我的书


《告诉我爱是什么》是一个关于当代的年轻人是怎样寻找他们的人生伴侣的个人项目
。如感兴趣请与我联系。


访客
加载中…
声明
本博客的照片与文字全部是作者本人的原创作品,未经允许不得用于报刊、杂志、网络等转载!如有需要请与我联系,谢谢!
联系方式:someoneineveryone@qq.com
博文
(2019-01-17 15:56)
标签:

杂谈

“鸡蛋不能煮超过八分钟,不然蛋黄上面就会形成灰色的薄膜,有害身体。” 母亲说她煮鸡蛋时是先开大火,再转为小火煮五分钟后焖两分钟,这样煮出来的鸡蛋是最棒的。

“每天早上吃一点酱豆腐对身体很好。奶茶和粥要交替的喝,早饭还要搭配一些粗粮等食物,我每天早上都做这么多的,”母亲说道。

半年在外,这次回到家后我敏感地发现母亲不仅做的好,而且还能说出为什么要那样做,开始注意了解背后的知识了。

由于吃的问题,整个晚上我的胃都堵的难受,母亲时不时的过来问一句“好些了吗?” 与此同时,坐在一旁唠叨些最近一段时间家里发生的事情。并穿插着“要不要我出去给你买点药?” “弄个暖水袋不?” “想不想泡脚?”这样的问题。就这样一直到第二天,母亲外出忙各种事情的时候还不忘给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15 10:13)
标签:

杂谈

夜色中我快步穿过霓虹灯下的白鹭洲公园,偶尔注意到载满废品的三轮车从眼前飞驰而过。在一个十字路口处转进了一个静谧的小道,看到沿路满是各种各样欧式酒店。天开始下起小雨,按照导航的指示,我最终在一处小区的一层找到了朋友定好的那家意式餐馆。

餐馆的中央是一个挂满各种红酒的酒屋,灯饰简洁,但在外形上显然受到了传统灯笼样式的影响。每个小方桌上都摆放着胡椒和盐的调料瓶,只有我们的餐桌上有很多束鲜花,原来是一位荷兰朋友特意给我们每一个人准备的。

“听说你们俩要去冰岛做驻馆了?” “前两天你去北京了吧,感觉怎样?” “上个月在广州怎样?什么时候回老家?” “你是几号的飞机回荷兰?”

我注意到好久不见的朋友彼此开始交流的话题都是以近期的旅行有关,而这个发现也让我联想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14 08:49)
标签:

杂谈

十天之后,再见到从老家归来的穿着红色卫衣的邻居,我感到新鲜,期待着听到这些天里发生在对方身上的事情。

“我回去先是自己吃错东西拉肚子,后来又带我爸去看病,什么都没干。” 她告诉我在收拾家的时候发现地上有一块带血的纸,问她父亲才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咳嗽时有点咳血。于是她就决定带父亲去医院看病。父亲是个倔脾气,不愿意去,她实在没办法哭着要收拾行李回厦门。

“好,我去医院,你别折腾了,我全身冒汗。”

“那现在就去。”

“明早去,我答应你,明早一定去。”

就这样,邻居硬是拉着父亲去了医院,结果查出来肺部感染,还有肾结石囊肿等问题。“平时老人家既抽烟又喝酒,多少年来,谁说都不听,身上的慢性病很多,结果又加了一些新病,” 邻居无奈地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13 20:11)
标签:

杂谈

“我在策划一个国际展,1000平,我想让你过来撑个场子好不好,后天进场可以么,两天布展?媒体,新浪和在艺将报道。厦门最好的展览空间,我给你最核心的位置,帮忙撑一下空间,靠你了。” 一位朋友发来信息,感觉不参加都不行。

然而,忙乎了一阵,等我把方案发过去之后,对方便没有音信了。直到最后看到海报才发现一个国际展已经变成了一场学生展,意识到自己是被对方忽悠了。

这样的事并不是第一次。在与一位好友聊天时,她告诉我策展人经常是匆匆忙忙地准备群展,在还没有策划和准备好的情况下就要艺术家赶快出作品,完全不考虑作品的质量和是否能搭在一起,而之后又对作品很不负责。最好的方法是问清楚打印等费用谁来出,如果费用不明确就先考虑影像,因为她说还没见过策展人要艺术家买放映设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13 09:06)
标签:

杂谈

“改变就是坚持,” 一位正在给朋友做治疗的年轻医生说道。

他说自己之前学中医理疗,之后又做了一段时间运动康复,现在转到脊椎治疗,所以他的推拿手法中包含有多种方法。他告诉我很多病症都来自于不良的生活习惯,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有记忆力,不好的行为方式养成了以后,要跳出舒适圈是需要很强的毅力和坚持的。开始的时候病症不明显,等发现了就晚了。

医生每说一句话都要用手比划一下,导致正在做按摩的朋友有点反感。而作为旁观者的我则对每一步的治疗都充满了好奇。朋友是来治腿疼,先是爬在一个可以活动的床上放松腰部肌肉,并用一个叫做专业脊柱矫正枪的东西调节骨盆,之后是推摩手法调治,上精油,用震动工具调节,再做按摩放松。整个治疗过程需要两个半小时。最后朋友站起来说好了很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23 09:05)
标签:

杂谈

“我每天早晚都看书,分析各种经济规律。中午吃饭要在别人的办公室吃,看别人在干什么。每天从家到单位往返要三个小时,路上我就背单词,看书。” 面前的这位先生似乎是一个什么都懂的人,特别能说,但在很多方面似乎又充满了矛盾和不一致。

“我很多东西都知道点,但都不精。我的心里年龄就只有五岁,” 他无意中说道。

面对这位对各国政治,经济,各种数据,计算方式等等问题夸夸其谈的人,我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了。

“你的实践能力怎样?你自己的公司经营的如何呢?”

“我自己的公司就是一个只有11个人的小公司,发展还不行。我想以后读MBA,然后当老师赚钱。”

这句话让我感觉更加无奈,我想起了曾今的一位老师,他特别喜欢读书,什么都知道,但在对人对事,以及在生活中的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23 06:18)
标签:

杂谈

与朋友在一起的每个点滴都值得回忆。

没事的时候,朋友总喜欢哼个小曲。我和她说自己唱的不好,每次去KTV都是听周围的朋友唱,她们唱的都很好,于是朋友提议我们一起去唱歌。

一顿午餐之后,我们俩开始约附近可以去KTV的地方,但要等到下午四点以后才营业。朋友看到了餐馆门口的一个自助唱歌的小机器,便拉着我走了进去,二十元唱十五分钟。“我们不能浪费时间,朋友一边点歌一边唱。我惊讶地发现第一首歌竟然是我无意中和她提起的 “后来”,这让我感觉很特别而温暖。朋友的歌声非常地优美又富有磁性,在她的感染下我也开始跟着唱起来了。我们在狭小的空间有说有唱, 兴奋极了。

而这个小的兴奋给我们带来了之后一个小时的狂欢。我们在一家KTV里包了间,点了我们都能唱的歌,在朋友的鼓励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22 08:36)
标签:

杂谈

“姑娘,你看我穿这件好不好看?” 一位穿着一条紧身裤的老人站在试衣间的大镜子面前,看到我们走进去,犹豫不决地问道。

“不错,因为它本身就是比较束身的款,您上面这件衣服可以换一件再长一点的会更好看。”朋友边看边说。

老人高兴地应和着,好像一下子有了主意。

对话也被另一位正在试衣的老人听到了,她急匆匆地拿着两件不同颜色的衣服走出来问朋友说买哪件好?我和朋友一起指着那件红色的,老人说着感谢的话走了出去。

在回家的路上,我夸奖朋友的举动。朋友解释说 “我就想着如果我妈去买衣服,我又不在身边,那如果身边也有一个像我一样的人帮她拿主意该多好呀。”

“她刚给我发了信息说今天下大雪,路滑,下班等公车等了一个小时都上不去,脚冻。我说让她打车,她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21 09:01)
标签:

杂谈

朋友说自己虽然赚的钱多,但每个月一半的工资都要还房贷。自己一个人的消费并不高,但遇到朋友结婚,生小孩,孩子满月,领导请吃饭或是送礼物要回礼等等情况的意外花费有的时候就会花掉整月的工资。因为处于一定的位置,在社交圈里什么样的朋友都有,不能不去社交,那样自己的生意也做不下去。而社交就不能只考虑自己,和什么样的人都要交往。平时还要买衣服,买鞋,买化妆品,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一些,给别人留个好印象。

这些话让我更加理解了朋友的处境,以前我认为她赚的钱也不少,为什么在生活中好像比自己都节俭。但这样看来就并不奇怪了,也许一个人不需要的消费,另一个人却必不可少,赚的多,花的也多。每个人都不得不应对许多自己不得不面对的处境,在表相的背后有多少隐藏着的无奈与悲哀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18 08:39)
标签:

杂谈

“S told me that E had wrote text to Fund, let them don’t give me support.” P说. 但我从S那里经常听到的是对这位艺术家P的否定的意见,怎么这句话听上去好像两人是一伙的?

“I like to put my paintings on that place, and Ms.I also agreed that I can use that place. But later M came and said I can not use. And also Ms.I said she will think about how many books she wants for C Space.” P说。但我平时从 Ms. I 那里听到的却是她很不喜欢这位艺术家P,不想看到他, 更不想要他的书。为什么又变了呢?

“Mr. Q told me that he will give a speech on my book in the exhibition opening, but he didn’t come.” P说。但我知道Q早已确定不去,为什么又许下承诺呢?

“N is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