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静伊犁
程静伊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711
  • 关注人气: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6-07 11:11)
标签:

美好与怀念

在边地的文学创作与作为女性的散文书写

——读程静散文

文/杨献平

  新疆是一个博大、空旷之地,也是混血与色彩斑斓之域。一个人,或者一群人在那样的天高地阔的地方待久了,人的自身和心、情感、思想,是很容易高远 、纯粹和善于冥想的。我觉得,程静的散文写作,应当是新疆那片地域上,众多灿烂文学花朵之一种。她的散文写作,呈现的是新疆乃至寥廓西域当中最为细微、温暖 、自我和微小的部分,也非常动人、体贴、良善,并且有着某种河流一样的静谧和深阔。尽管,在阅读当中,我可以明显地感觉到,程静也像其他的写作者一样 ,在文本当中力求获取那种堪与辽远之天地相匹配的情感意识和思想境界。但是,女性的性别,抑或是与生俱来的某种秉性和天赋,使得她必须沿着自我的人间纹路与情感痕迹,进行一种基于现实的和属于个人的发现与艺术创造。

    程静有一本散文集《庭院内外》,写的是她在边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7 11:00)
标签:

美好与怀念

灵魂叙事,散文写作的高度

——浅评程静散文《从初春到深秋》

文\项丽敏

在鲁院时,我和程静有过多次长谈,关于生活,关于文学和写作。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和程静在一起我会变得那么善谈,就像与自己交谈那样自由,没有障碍。不同的是,与自己的交谈多少是有些清寂的,而与程静的交谈却是一场充满兴味的双重奏,既有音符的碰撞,又时常能从她那里听到美妙的共鸣。

日常生活中我其实是非常寡言的人,不善表达,也不愿用话语去倾诉自己的观点。写作者大多如此吧,习惯并依赖于文字表达之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7 10:52)
标签:

存一下

2017三期《伊犁河》

从初春到深秋

灾难突然降临,令人慌恐不安,一股莫名的铁腥气在直觉中蔓延,生涩、坚硬,但还没有感觉到天塌下来般的黑暗与重负,因为还不知道灾难的深度,就像刀子切割肉体,看到皮肉绽开,鲜血流动,疼痛却还未到达。但疼痛紧跟其后,而且一旦到来,只能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持久。伴随疼痛而来的是对人世产生的沧桑感,内心的冷,如同冬天的寒意渐渐深入骨髓、血液,直到进入精神和意识,疼痛,终于变成无法消退的疤痕,成为命运和劫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9 18:22)
标签:

存一下

2016年11期《文学港》

雪水漫溢和泥泞

这一天,站在边缘,看见雪水在没有草的草原上流淌,地面荒芜,去年的牧草枯竭,无数细流,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到哪里去,失去方向般的汇聚与分流,整个草原都在流动,波光闪闪,停泊于一片无边、明亮的汪洋中。早春的气息,如同尘土四处飞扬却无法看见,如同俄国诗人勃洛克的诗句:“我的故乡,有着最为广阔的快乐和忧伤,像一些公开的秘密,到处传唱。”

在这样的季节中,曾发生过两件事,皆与情感有关,是青春事件的之一与之二。青春事件在春季发生,其中的对应,仿佛一种暗示,以至后来置身于春天的某个场景,脑海里就会突然出现那时的树影、语调、流水或气味——人们对事物的认识,其实是与自身经历联系在一起的,每个事物在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7 12:53)
标签:

果园

蒲公英

童年与故乡

                                       果园里铺满蒲公英 

    

    那时候还是早春,燕子还在路上,绿叶从去年的枯草旁边长出来,枯黄与新绿同在,腐朽与新生同处一室。矛盾,是早春常见景象之一,甚至黑暗与光明也常常一同降临,阳光从并不明朗的云层中穿射出来,使得果园里的果树一些陷入幽暗,一些笼罩着光芒。

    一个星期以前,四师作协蒋老师给大家通知去61团场果园的时间,我一直在犹豫:究竟要不要去果园?伊犁果园众多,果园里种植各种各样的果树,杏树、桃树、梨树、苹果树,花开时节美好而广阔,本地人,其实对果园和果园里的各种果花,从来都不陌生,可是年年都会去,这似乎成了寻常生活的一部分,成了一种习惯。

    我不想去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坐车晕车,而且我一直都不大清楚的是,自己的晕车症究竟是来自生理的,如科学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17 13:14)
标签:

伊犁

童年与故乡

雪山环绕

 

     天空之上,是广大倾斜的蓝,天空清澈得几乎接近呼吸与虚无。沙漠将大地上的绿洲分隔成一块一块,使得这块绿洲与那块绿洲上的人群,相距遥远,无论去哪里,中间都会隔着漫长的戈壁、草原。太漫长了,以致使路上的人每次都以为走不到边,但或许已经抵达了边,只是边缘本身也很漫长。

    “边缘并非是世界结束的地方,恰恰是世界阐明自身的地方(布鲁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09 11:43)
标签:

赛里木湖畔的婚礼

就这么一说

认识

    尽管无数次经过那个湖,我也不能说已经认识了它。世间事,岂止经过的山河,还有枕边人,酒宴上的欢颜美意,从来不因为,交换过泪水、经历以及从未说出的心事而产生认识,如果一定说认识,为什么离开了欢宴,中断了倾诉,走在平日的大街上,或端起一日三餐的那只碗,回想起来,会突然觉得,光天化日,为什么那一切如此陌生与离奇?还有更离奇的,是茨威格讲的那一个,女人爱慕这个男人多年,并且与他次数交欢,她年年在他生日那天托人送去白玫瑰,甚至后来生下这个男人的孩子,但他却从不曾认识她。他拿着她临终前寄来的信,为信中浓烈而疯狂的爱而震动,却怎么也想不起她的样子。肉体和亲吻有什么用?说过千万遍的爱有什么用,还不是,隔着认识的千山万水?

    还是说湖。湖泊仍在原来的地方:陷落在雪山环绕的一片山谷中,幽蓝、寂静,好像一块缀满星辰的夜幕,不慎落入此处,遇见的人,无不心惊与惊艳。湖面就像一面广大的镜子,倒映着白云和飞鸟,虚幻得好像另一个世界,但古时候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因为对照过书籍:“雪峰环之,倒影池中”,所以我知道它从来没有改变。不过再好的美景,也只能写到这里,再写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4 19:37)
标签:

鬼节里的作品

咫尺墓园

    我已经可以面对这件事。其实早已面对,不过多年来,我一直无法说出一个年纪尚轻的人对死亡的兴趣,就像少女不能说出悄然生长的情欲,一个士兵无法解释因潜伏而迷恋上的枯燥,人性深处千山万壑,暗流涌动,有时候难以启齿,有时候情何以堪……小时候我曾去过一个地方,后来再也没有忘记,它一直梦里跟随:果园深处幽暗空寂,阳光穿不透层层叠叠的叶子,当我放弃追逐一只蓝色蜻蜓的时候,发现离大人很远了,抬眼望去,一条白幡出现在前面的树枝上,仿佛扭曲的闪电,而闪电引来的,是一个潮湿、灰白的坟茔……我吓得要死,双腿却像被定住了似的无法逃开,外公没有告诉我这里有一个墓,谁埋在这里?它会不会突然裂开?我觉得虚弱,却好像陷入梦魇一样无法自拔,不过,身体里的另一个我却看得清楚,令人惊恐的不是坟地,而是世间的真相。

    在此以前,我对死亡这个词概念模糊,故事书里虽然经常出现,但总是避重就轻,甚至暗含美好期待:死亡,不过是一场比睡眠更深入的睡眠,安放在玫瑰花丛中,爱情的吻可以将它唤醒。可是现在幻象破灭,我已经看到了,事实的真相就在那里,阴森、直接、彻底无望……那个黄昏,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01 12:57)
标签:

送给西洲

阅读记

山水有相逢

——看了《你好,旧时光》

    我只能说出其中的一小部分。这句话如果在哲学家张载那里,会得到他部分认同,他曾经仰望北宋的天空,缓缓说出自己的结论:世界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看得见的万物,一部分是看不见的……嗯,既然有一部分是看不见的,认识事物就不存在全面和客观,那么,我就不打算为自己的不全面而难为情。不过,西洲的写作却还比较全面,小说 、诗歌、散文样样都有操练,而且每一样都能很好地表现出自己的底蕴与才华,我因为自身写作局限,无法更多地看到她写作的可能性,只是在她刚出版的散文集《你好,旧时光》里,阅读到那充满清新与灵动的文字,感受到她的性情,然后说出感受到的那一部分。

    散文集按内容分成四辑,写到草木、亲人、城市、饮食与情感,我觉得分类只是做到了文本上的更清晰,内容上其实互为容纳与表达——人生辗转,某天行走在异乡街头,路旁槐花开得正好,浓郁的花香令人想起妈妈独创的“槐花虾米炒鸡蛋”,不禁乡愁满怀,亲人面孔一一浮现,往事历历在目,青河、麦田、石板桥、水鸟和芦苇……此时不仅“草木有真意”,树梢上的明月也好像“当时的月亮”,恍惚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6 18:30)
标签:

送给丽敏

阅读记

一个人的桃源

——看了《临湖》

    春天的某个夜晚,合上项丽敏新书《临湖》最后一页,想起在鲁迅文学院学习时与她的友情,对人的性情类型陡生判断:喜爱《临湖》的人,应当同属一类人一个植物科——以阅读或写作方向印证个人心灵品质,有些偏颇,但有时也会比日常处事中对一个人的判断来得准确——不过,属于同一科的植物形态差异也很大呢,比如边疆庭院里寻常的波斯菊,与我在北京看到的与它同为菊科秋英属、用来布置花坛和公园的硫华菊,完全是两个模样、两种追求;比如我与丽敏,一个栖居西域混血之城习惯奶茶对肠胃的浇灌,一个游走皖南太平湖畔沐浴天光水色而心性淡泊,丽敏坚定独立,我犹豫依赖。不同归不同,我们凑在一起看照片:露珠、落叶、树林,以及鲁院无言的小路和长椅……现在,《临湖》又以文字形式展示了她生活的一个湖泊周边,与她给我看到的那些照片同类景物:野菊、涟漪、霜花、渔舟、油菜花、稻花和稻穗、芝麻花、水蜻蜓、蚂蚁……嗯,自然的美好,总是以一些无用的事物显现。可是丽敏就常常为这样无用的事物所激动:我总是轻易就被无用的事物激动/被摇晃在山冈上的一些风所激动/被倒塌在玉米地上的一片枯草所激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