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傅汝新
傅汝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62
  • 关注人气: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当精神与理想与我们渐行渐远的时候,是文学在抚慰着我的灵魂与情感,让我在日益庸常的生活中充满创造的激情。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10-30 17:00)
标签:

文化

“生活在别处”随笔】之五

■傅汝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22 10:33)
标签:

文化





老傅水墨小品 / 一塘莲(2011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13 09:55)
标签:

杂谈


 老傅水墨小品 / 见素抱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8 16:04)
标签:

文化

“生活在别处”随笔】 之四

■傅汝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2 07:49)
标签:

文化

“生活在别处”随笔】之三

■傅汝新

 

 

 

 

三、“老傅茶隅”

 

    我原先喝茶也是在书房里,弄一玻璃茶盘,去无锡的时候买了把绿色的紫砂壶,七八只酒盅大小的茶盅,还有一个热得快。这简单的茶具或放在写字台上,或放在电脑桌上,一边看书或写东西,一边喝茶。

    一一年春节,从北京回来的儿子踱进书房,又推开书房南面的门进了阳台,里外走了两趟,又一番审视之后,说,老爸,你这书房需要改变一下了,这么拥挤,会阻碍你写作的思路与灵感的。我愣了一下,说,怎生改变?就这么大的地方,哪一样也扔不掉。十年间,书房的面积没有长,可是书房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生活在别处”随笔】之二

■傅汝新

 

 

   

 

 

    二、茶 

 

    早饭后,妻子将水果和七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的某部长篇小说塞进她的皮包,上班去了。我则走进书房,然后再进入几个月前由阳台改造成的茶室收拾茶具,准备泡茶。这几年喝茶似乎是上了瘾,就像过去吸烟一样,如果不喝茶,好像就无法开启这新的一天。

    书房对中国人一点也不陌生,有一定程度及条件的文人不论怎样都要弄上一间属于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30 09:38)
标签:

杂谈

春联

 

 

 

 

 

    几天前,朋友送我几张写对联的红纸,不是街上卖的那种光滑的叫不上什么名字的纸,而是安徽泾县产的宣纸,上面还印有金粉瓦当,让你看了纸就有提笔的感觉和欲望。这几张纸放在书案上,红红的有些耀眼,想不看都不行。果然,两天后,脑袋里就蹦出了一副联,道是“虎跃莽林震走兽  兔行乱草惊飞鸿”,横批“势不可挡”。感觉有点儿意思,立刻调遣笔墨纸砚,用近日一直在练习的行书,在印有金粉瓦当的安徽泾县产的大红对联宣纸上将其一挥而就。然后,置之于地板上,觑着两眼,久久端详。字虽然不怎么样,但内容倒也有点气势,或者说有点儿气魄;尤其是下联,颇有新意,意象也新颖奇特,似乎写出点兔子的精气神。但问题也出来了,这东西不适合往门上贴,因为一琢磨恐怕会引起别人的异议;尤其是横批,显而易见地过于直白。中国人,或者说中国文化,比较中庸或含蓄,而这副联却过于锋芒,很不中国人,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5 10:16)
标签:

文化

布 艺

——麦城诗的散文戏仿 之七

 

傅汝新 /

 

 

 

 

 

 

    麦城在诗里从不“宏大叙事”,也不玩崇高;麦城迷恋的是语词与意象的博弈,这种博弈的表层乍看起来似乎是“词不达意”。然而,正是这种貌似“词不达意”,不仅仅是巅覆了人们日常的语言习惯,还制造出了一种极具文学性的“陌生化”效果,从而使诗生发出一种诡异的美学趣味。不过这一次麦城似乎很沉重,不知是什么情境引发了他有关道德与伦理的情怀。而且还是第三人称,麦城成了局外人,一个很冷静的旁观者,麦城的诗里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将麦城的诗与当下难以计数的诗比较,我觉得最突出的一个特点是麦城的诗语义丰富,令你久久回味的东西多,可阐释空间自然就大。当下难以计数的诗据说是在口语化,或者生活流,这只不过是一种诗的形式层面的东西,与诗的内在丰富性关系不大。麦城的诗其实也很口语化,也很生活流,但麦城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1 12:33)
标签:

杂谈

给忧忧

——麦城诗的散文戏仿 之六

 

傅汝新 /

 

 

 

 

 

 

    我不认识忧忧,但我知道他是个男孩儿。麦城这首诗有个副标题——“为吴玉华、莫大风之子而作”,之子什么意思?当然是儿子啦。还有,诗里有个忧忧爬树的细节也可能作为佐证。女孩儿当然也能爬树,但不具有典型性。麦城当然认识忧忧,麦城不但认识忧忧,往他前边数,麦城还认识他的妈妈吴玉华和爸爸莫大风。吴玉华我知道,是个演员,好像演过电视连续剧《篱芭、女人和狗》。麦城在我和朋友面前多次提到过吴玉华,他管吴玉华叫“俺姐”,地道的大连口音的那种叫法。我听了很亲切,我想吴玉华听了会更感到亲切。尤其是第一次听,即便眼睛有些湿润也不为过,因为这个时候的麦城,纯粹得就是一个大男孩儿。

    读麦城的诗似乎不能不想到寓言。关于寓言,可说的话很多,中国的、西方的、古代的、现代的、后现代的,还有各种主义的,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10 10:52)
标签:

文化

酒与醉

——麦城诗的散文戏仿序

 

傅汝新/

 

 

 

 

 

 

   

    麦城的第二部诗集《词悬浮》2005年12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窄条形的一本小册子,白纸底,蓝色的一个说不清的什么图画,麦城及书名通过露白的方式显现出来,与第一部诗集《麦城诗集》比较简朴了许多。第一部诗集《麦城诗集》2000年9月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印刷纸张比这本好许多不说,余秋雨作序,并收入多幅罗中立的油画作品,因而显得豪华得多。当然,海外学者李欧梵为《词悬浮》作序似乎弥补了这本诗集因简朴而带来的遗憾。但不论怎么说,麦城的“低调”仍然让我感到有些意外,因为这不太像日常生活中的麦城;或者十余年浪迹江湖品味人生之艰难坎坷,然后洗尽铅华见素抱朴也未可知。

    日常生活中的麦城用高调说之似乎不太合适,但麦城来每次来鞍山都很少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