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辛克莱的夏娃
辛克莱的夏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52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我一直以为我是个贱人,在乡下干着意淫、手淫、性虐待、窥阴癖和二皮脸的勾当,至少也应该是个阴险的混蛋。因为我必须活着,哪怕我根本就不应该活下去,我不懂生物学、物理力学、空气动力学等等。这就和大黄蜂一样——大黄蜂身体庞大沉重,翅膀短小轻薄,从生物学、物理力学、空气动力学、流体力学等多种科学研究分析得出结论:它根本不应该会飞。但是,每一只大黄蜂都会飞翔。每只大黄蜂都不懂生物学、物理力学、空气动力学……但它们却恬不知耻地活着。

我还要无耻地活——我是贱人我怕谁!

 

 

(本博客所有图文均属原创,版权所有.)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你的样子看起来很兴奋,这点让我很疑惑。当你雀跃着把小手放在我的手心中,拖着我往鸟笼的方向跑过去时,我更不理解了。

    女儿,我以为,你会为了两只小鹦鹉的先后死去,要缠着我哭一会儿,然后把鼻涕擦在我的裤腿上。

    嗯,我应该承认是我太浅薄,因为这是若干弱智导演拍出来的无聊电视剧中的昏头桥段。好吧,女儿,是爸爸OUT了。

    “爸爸,我肯定,今天这只绿皮鹦鹉是自杀的!”女儿一脸得意。

     我张大嘴巴,相信我的眼睛比任何时都大,然后,我小心翼翼地蹲下来,看着你还差三个月才四岁的小脸:“你真的确定吗?”

     “当然!”女儿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点着鸟笼,“因为它不想活了,然后它可能后悔不该欺负那只前几天死掉的黄鹦鹉。”

      我说:“为什么呢?”

      女儿:“它孤单得要死了呀。”

      “那你伤心吗,它们都死了。”

      “没有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18 16:01)

    那一年,那栋房子很寂寞地站在雨里;那时,我就站在这栋红色砖头老房子的二楼。

    这是个无比清晰的映像。

 

    我站在红砖砌就的窗台前,看外面几枝绿的梧桐在褴褛如破麻布线的雨丝里摇曳出她的风骚丽质。我当时确实应该做这样子的想象,但问题是,我不可以这样子想。

    事实上,那会儿,我望着满眼如丝如雾、如泣如诉、酥麻入骨的小雨,眼里盛满了片片的绿,心里念着的是一首极有深度的关于绿叶的诗歌以及泰戈尔或者莱蒙托夫。

    这个关于1982年一个小屁孩傻站在破砖头窗前装深沉的映像一直在我的老日记本上白纸黑字地记载着,让我无比困惑,直到我妈把那几本破玩意儿在前几年一股脑全烧了个干净。

    我很后悔,在那年的三月天里干的这个破事儿,一派的江南烟雨,一概的迤逦。以至于在之后的数十年里我一直把那雨巷里的梧叶儿紧攥成手心中晓风残月杨柳岸上的丁香尖尖,并对那些无限风流的水井兰舟表示以热烈的向往;甚或以为即便没了才情雅致的三变先生,总也会有一个正寻找着钱谦益的柳如是或者李香君、寇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年七夕:与妻书:两情若是长久时,岂能舍朝朝暮暮!》
    《2007年七夕:婉娈——七夕别裁
    《2008年七夕:青春逼人——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06 00:02)
标签:

育儿

分类: 给宝宝的父亲笔记

    “爸爸,我们不摘花儿了,是啵?”

    “嗯。”

    “因为小花儿是蝴蝶的房子,椰子要是摘了,蝴蝶会伤心的!是啵,爸爸?”

    “是的,椰子。”我说。

    “小头爸爸昨天告诉椰子的,大头女儿记得。”快两岁的女儿八点多就跑出来玩儿,在小区花园里用小手摸着花花草草小树叶,想摘得不得了。

    “为什么小花是蝴蝶住的房子呢?”女儿皱着眉头,居然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因为蝴蝶漂亮,小花儿也漂亮呀,所以蝴蝶就住在花儿房子里呀!”

    女儿眨眨眼:“为什么呢?小草也漂亮,小树也漂亮,广播也漂亮呢。”

    我使劲儿眨眼:“因为小树和广播太大了,蝴蝶很小。”

    “为什么呢?小鸟也住树上呢”,女儿用力强调了一下小鸟的“小”字儿。

    “是的,小鸟比蝴蝶大”,我想这下该完了吧。

    “那大飞机呢?”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7 02:10)
标签:

体育

中国足球

分类: 意乱

    我一直避免在自己的生活空间里触及有关“足球”的各种东西,就好比要尽量避免在电梯里放屁一样,这是一个保持清洁生活空间的良好生活习惯。

    因此,我家的电视频道总固定在母亲的肥皂剧、妻的八卦新闻、女儿的动画片之间。

    但是,憋不住的意外总会发生的。当一档八卦新闻里居然正经八百地用严肃的声音播报:国务院及国家10部委联合发文决定“拯救中国足球”......云云!我差点把眼珠子掉到一岁半女儿正过家家装模做样拖地的小拖把上。

    中国足球——嗯,我现在可也不得不发生一下电梯里实在憋不住的意外事故了。

 

    我们要去拯救一项竞技娱乐活动——当然,有关当局的说法并没有明确指出“我们”这个第一人称代词有包含我老辛的名字在内;但是,我很明确地知道,他们这个拯救娱乐活动的新闻,光发布出来占用的媒体资源就开始消耗纳税人的钞票了——而我是一个纳税人,这就是说,我也开始烧钱去拯救这个莫名其妙的“中国足球”啦?

    这个想法让我无比心虚,就好象我偷了该家用的钱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8 10:46)
标签:

情感

随笔/感悟

分类: 堕落

    我回来的时候,本来想大声地唱那首《重归苏莲托》,可临时发现两个问题导致卡壳儿了:一是我昨儿感冒头痛得厉害到现在还没好,基本上不记得调门儿了;二是突然记起,这歌我压根儿就只记得这一句和歌名儿一致的词。

    实话说,我这剥壳的地儿也比不得苏莲托那么美丽的地方,没得糟贱了人家。

    离开好久了,估计这处芳草地已成了荒草地。心里就可以假设它也便成了东篱外南山一般儿模样的萋萋与幽雅,回来时也顺便低吟两句“归去来兮辞”,再捂着腰间旧年陈得如今的五斗米,贼忒兮兮地笑说:潜翁当不如我有米也。

    回来后,猛一愣怔,才想起正当清明节后,倒如我刚牵扯了魂也依依的旧人、那老坟头的青草犹在眼底呢,便又来到自己的坟头再自酌一番亦为己奠一般。

    逝者如斯,去日苦多。

    有些时候,想象一个印象:一袭绿衫、一座青坟,我倒愿为那兀立的坟茔,静待多年后莺飞草长里看你也将老之将去——你将泪藏在皱纹里,我把笑隐在黄土的皴裂中。

    无论你吼一声秦腔样的撕心裂肺,抑或呢喃一句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21 11:04)
标签:

图片

摄影

诗歌

文学/原创

分类: 色欲

留连   F/3.7  1/64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20 15:51)
标签:

诗歌

摄影

文学/原创

分类: 色欲

道是可采的江南

笑王孙莫说随意可歇的春芳   [人面依旧     F/3.7  1/3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以为这就是两年后我必须面对的事实了。然而,我没想到,又见到丁二。

 

    两年前,我以自己不是尾生毋须在洪水到来之时还死命地等待为由,绝然离开。

    这种离开有两个具体的意义:

    一、此后我不用再面对丁二不停地问,那个女人,那个你说曾深爱过的女人还会回来吗?

    二、此后我不用再面对自己不停地问,那个女人,那个我曾说深爱过的女人曾经存在过吗?

 

    当然,我应该无法忘却某个事实上可能存在的寒冷夜里被子底下的温暖,更应该无法忘却曾经无数次地为她唱那支我唯一会用吉它弹唱的歌: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可是,我无法告诉任何人,她叫什么名字,这样,她的存在就是可疑的。因此,我只能在所有人的想象之外虚无飘渺地想念她。无论是她不回来了、或是我并不如所说的深爱过,都意味着她不会再存在了。但我不愿意“她的存在”消失,所以最好的办法是我从过去消失。

 

    不会有人再追问,我曾说过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13 13:22)

    奥运就象一趟列车,年轻的光荣与梦想、老去的年华与追思以及蒙混上车赶趟儿的,一古脑呼啸而过。

 

    车厢里人很多,在人群中穿插,就显得我有些如仓惶地逃遁。

    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我走得非常快,就好似要去赶一场非常重要的赛事——象我这样的年纪,看我在车厢中仓惶的背影,除了仍自挺拔的躯干,差不多谢顶的脑门心在灯光下闪烁的油光仍会让人知道:我只能说是去看一场精彩的比赛了——毕竟,栾菊杰50岁还上台击剑,但我还不够这个年龄资格呀。

    当然,我是知道齐达内与我差不多年纪,曾经谢了个顶还能拿个世界杯、冠军杯之类的。我要是去中国足球队混混估计问题也不大:反正大家也只是在草坪里有气没力的跑几下,也不用冒犯人洋鬼子把人家球门捅破。

    我不知道妈妈在后面看我背影时,她老花的眼里儿子会是什么样的形象。

 

    也许妈妈是骄傲的!

    毕竟在奥运安保期间,取消了站台票后,在地铁火车站入口开始蒙过志愿者混过武警、进站口忽悠完查票和车票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