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沈旭暉SimonShen
沈旭暉SimonShen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09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这篇文章出现时,美国大选已经开始投票,特朗普能否创下奇迹,理论上可由民调推测。选前民调显示他稍微落后,但这次民调不同过往,准确程度更存疑,而背后原因众多;这些原因,也正是特朗普可能入主白宫的关键所在。假如他要突破民调胜出,以下情况,需要同时出现:

1. 美国选民受所谓「Bradley效应」影响,民调中因为政治正确原因,不敢说支持特朗普,却在投票时回复「真我」。奥巴马当选那届没有出现这效应,令不少评论认为这分析框架已过时,但当时奥巴马的对手并没有打种族牌,不同特朗普主打「政治不正确」,因此有多少嘴上不说的隐性特朗普选票,实在没有先例可援引,即使要在民调作出统计学上的「加权」,也不知从何谈起。但从共和党初选可见,这类选民,数目恐怕不少。

2. 民主党票仓的黑人社群对希拉里缺乏热情,虽然不会投特朗普,却没有非投希拉里不可的意志,投票率可能远低于上两届支持奥巴马的时候,而这却难在民调反映。在提前投票的州份,黑人投票率已经明显低于2008、2016年,相信民主党的总得票率,可能相应下调。奥巴马在最后关头积极为希拉里催票,但却不能说出特别拉拢黑人的说话,加上他任内其实种族问题重新浮现,都令黑人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曾几何时,北美洲的主人是印第安人,他们的土地怎样被美国、加拿大逐步蚕食,是悲壮的历史。不过这并非纯粹的历史:到了今天,印第安人的土地,依然是美国境内的「nation」,这种「国中国」的政体很有特色,对其他「一国两制」政体也有所启示。例如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社会学教授Stephen Cornell、哈佛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教授Joseph P. Kalt曾专门合著论文剖析,就值得参考。

所谓「美洲原住民」,泛指16世纪欧洲殖民者到达美洲大陆之前就已居住的人,在北美大陆以印第安人为主。据统计,目前美国本土共有470万原住民,占美国人口1.5%,其中大部分为印第安人,属于564个「联邦认可部落」(federally-recognized tribes),散布于超过300个「印第安保留地」(Indian reservations)和超过两百个「阿拉斯加原住民村落」(Alaska Native Villages)中。这些印第安人保留地土地面积合计约7千万英亩,接近美国国土面积的3%,主要位于美国本土西部。

自美国建国伊始,来自欧洲的白人与印第安原住民之间的关系,一直亟待厘清。根据 Cornell 和 Kalt 的论述,印第安部落的「主权」渊源,可追溯至两方面:第一,美国《联邦宪法》写明,「国会拥有管理对外贸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们经常把主权「独立」与「非独立」看得非黑即白,但国际关系其实赋予了大量特例,我们曾经介绍了很多。这次希望介绍身旁被忽略的另一些配角:太平洋三个岛国密克罗尼西亚联邦(Federated States of Micronesia,FSM)、马绍尔群岛共和国(Republic of the Marshall Islands,RMI) 和帕劳共和国(Republic of Palau)。尽管中国领导人一再声称「太平洋足够大」,不会和美国起冲突,但中美两国近年在太平洋的战略竞争不断加剧,乃客观现实。这群颇不起眼、一度被国际社会忽略的微型国家,正有可能成为影响中美地缘战略的棋子。

名义上,这三国是独立国家,也是联合国正式成员国,但同时与美国关系藕断丝连,独立也是通过和美国签署《自由联系协定》(Compact of Free Association,COFA) 而产生。COFA 的背后,有复杂的历史背景:在20世纪初期,上述三个太平洋岛国、连同北面的北马里亚纳群岛(塞班),都曾被德国殖民,然后被国际联盟委托日本帝国管治,成了二战美日太平洋逐岛争夺战的要地。最终美军战胜,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21号决议,该片区域被划作「太平洋群岛托管地」(Trust Territory of the Pacific Islands,TTPI),由美国托管。TTPI覆盖的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泰国国王拉玛九世普密蓬驾崩,享年88岁,未来泰国政局颇不明朗,才令人发现这位表面上的「虚君」,原来才是一锤定音的强人。他的权威从何而来,值得仔细思考。

泰国在1932年废止了绝对君权,实行君主立宪制,但根据泰国宪法,泰王是国家元首、军队最高统帅,国会的立法权、政府的行政权、法院的司法权,都是「代表国王行使」。泰王有权召集国会紧急会议、解散下议院,亦有权根据国会建议,任命总理、各部部长、法院法官等关键职位。英国王室保有的任命权更多是礼仪,泰王的任命权,却是真实的政治博弈。

例如2001年,泰国审计署任命Jaruvan Maintaka为总审计长,任命由泰王颁布;到了2004年,宪法法院裁定任命违宪,她就以「受泰王任命」为由拒绝辞职。国会产生后任总审计长人选后,泰王直接拒绝新任命;国会本可否决,却选择接受。其实早于1976年,泰国国会以压倒性比例,通过区级民主选举法案,但泰王拒绝签署,国会也默默接受。在普密蓬一生,虽然否决、拒绝国会任命和提案的次数极有限,但凡是他作出的决定,国会基本上都不会挑战。

泰王在关键人事任免上的权威,虽然与普密蓬本人超然的民望有关,但根本结构,当属泰国王室、军方、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谈及香港涉外关系,其实早在英国人来到前已有出现,例如张保仔,通过电视剧的传播,已成了香港身份认同的早期传奇,其实也是案例之一。假如我们以当代国际关系的「非国家个体」(non-state actors)理论演绎张保仔的故事,就得到截然不同的启发。

据清代历史学家袁永纶着的《靖海氛记》,张保仔原名张保,原是广东江门一带的的贫苦渔民,15岁时与父亲出海途中,遭海盗郑一船队抢劫被掳,因生性聪敏和样貌端好,受郑一赏识收养为义子,擢升头目。17世纪初嘉庆年间,郑一的船队已发展到相当规模,以大屿山一带作基地。而清朝海盗全盛时一度实施联盟制度,由七名华南主要海盗首领结成「海盗联盟」,以旗色划分势力,规定彼此的海上行为,其中红旗帮由郑一统领。这种组织结构,基本上和同期活跃地中海的海盗大同小异,而他们可是欧洲列强都要专门开会讨论如何打击的独立势力,可谓「非国家个体」的先驱。中国的华南海盗虽然没有立国,但活跃范围却能达清廷未能实质控制的远洋,性质已超出一般叛乱团体。

根据《平海纪略》中纪载,张保仔在郑一意外身亡后被重用(当然内里有不少不伦故事),逐步成为红旗帮领袖,不断扩充船队,估计旗下有大船有八百多艘,小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里约奥运重重危机下,依然成功进行,但同在南美的委内瑞拉,此刻正遭逢真实的人道主义灾难,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表达担忧,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相比数年前,委内瑞拉表面上的大好形势,令人无限唏嘘。

要了解当前委内瑞拉的局势,最直观的方式,自然是参看统计数字。在2016年上半年,委面包进口比去年同期下降94%,肉类进口下降63%,水果类食品进口狂跌99%,鱼类进口下跌87%,糖类进口下跌34%。上述数据由国际贸易分析公司Panjiva综合委内瑞拉贸易伙伴的出口数据整理而得,因为委已经无法提供有效的经济统计数字。委已实行粮食配给,根据身份证号码编排,每人每周可领取一次包含食物、生活用品的包裹,但根本不够日常所需。委超市货架上空空如也,街道上暴徒为粮食、生活用品频频打劫,政府无力维持治安,社会正处于崩溃边缘。

食品短缺外,医疗用品的不足、和随之而来的疾病肆虐,也触目惊心。在1960年代,委内瑞拉曾宣传于人口聚集区彻底消灭疟疾,虽然当时WHO对定义有争议,但也大抵肯定其成就,这一直是委内瑞拉的骄傲。可是自从国家陷入经济危机,疟疾也卷土重来,2016年上半年的疟疾爆发数量骤然升高72%,全国抗疟疾药物严重短缺。

这些情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久前,上一代拳王阿里在美国去世,享年74岁。对我们一代人而言,对阿里的印象颇为模糊,没有看过他全盛期的英姿,只知道他患帕金森病后的挣扎。不过在国际关系领域,阿里却是重要角色,对美国黑人政治丶乃至伊斯兰外交,都有直接介入。在阿里的故乡,他的葬礼十分盛大,衣香鬓影,可谓典型的丧礼外交。

参加葬礼的美国国内政客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前总统克林顿。阿里生前与克林顿私交甚笃,在致辞中,克林顿多有感怀,不过他反复强调的,仍是阿里作为「美国梦」的榜样,盛赞阿里「从小决意书写自己的故事,这一决心无关人种丶肤色丶命运」。大选期间,克林顿的悼词,自然意有所指,因为民主党定义的「美国梦」,就是如阿里丶奥巴马一般,突破阶级和肤色,凭个人天赋和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相反共和党的「美国梦」虽然也强调能者出人头地,阿里也曾支持共和党的列根总统,但特朗普的「大白人主义」色彩明显,被视为远离阿里代表的价值。

阿里生前另一好友丶美国黑人社运领袖Malcolm X的女儿,亦在葬礼致悼词。阿里获得拳王殊荣后,成了美国黑人等少数族裔的代表,致力黑人平权运动,对提高黑人地位极有贡献。不过Malcolm X至今是争议人物,虽然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两年前,本栏谈及菲律宾控告中国的案件,当时就不断强调,那不是「国际法院」(ICJ),而是「常设仲裁法院」(PCA),并谈及各中差别。这次仲裁法院就南海争议的判决,确实充满争议,特别是把台湾控制的太平岛定义为「礁」,可说颠覆了从前我们对国际海洋法的主流认知。然而这是否代表这个PCA就不值一提、可以不予理会?自然不是。

数年前,德国Augsburg大学国际法研究员Manuel Indlekofer出版了专著《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and the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详细探讨了PCA的历史背景,以及对当今国际关系的影响,值得个别媒体对PCA和法官人身攻击前认真参考。PCA源自1899年的第一届「海牙国际和平会议」,当时各与会主权国家达成「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协议。当时还未有联合国、也未有国际联盟,欧陆诸国军备竞赛白热化,远东中日海战刚结束,各国仍将战争视为解决争端的常见手段。因此和会确立「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精神,并设立「常设仲裁法院」,得到世界各国共同尊重,也被日后的国际法视为重要法源。不少现在的国际公约源自这次会议和PCA,这是不能回避的。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尽管PCA的名字有「法院」一字,但并非定义上的「国际法庭」,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观看电影《寒战II》时,一直在想:到了第三集,还会怎样发展?这系列电影不像《无间道》,情节虽然有不少犯驳之处,但明显朝一个级别层层上升的方向推进,而且越是推进,越是开宗明义指向政治。要了解回归后香港政治的变迁,这系列有不少神来之笔,而且有不少内部段子,相信有圈内人在温馨提示。

一、「主流派」Vs「改革派」,无处不在

第一集原来的佈局,主要是香港警队内部两派的权力斗争,一派代表前线经验丰富、也懂得警队种种潜规则的「主流派」李Sir,他们有论资排辈的传统,也有私相授受的文化,但同时精明干练;另一派代表资历较浅、重视现代科技、不满警队内部官僚作风的「改革派」刘Sir,背后有现任保安局长撑腰。一宗人为制造的案件,就是前一派为了打击后一派、夺回警务处长任命的阴谋。这样的情节,的确在回归后的公务员体系屡见不鲜,不少原来按资历理应升迁的高级公务员,要么提前退休、要么被安置在闲职,或到了该晋升时反而仕途受挫(最新例子来自廉政公署),原因既是当事人接受不了政治挂帅、外行领导内行的「问责制」,也反映有一股希望「change」的势力,希望压抑香港传统精英那些辈份、朋党、会社文化,认为后者永远代表既得利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英国脱欧后,我遇上曾邀请我到华威大学当访问学者的Shaun Breslin教授,气氛一片愁云惨雾。他说从清洁工人、大学端茶倒水大妈都不愿公开支持留欧,已发现大事不妙,幸好他有爱尔兰护照,才不用太不安。华威和我的母校牛津大学等,普遍强烈反对脱欧,背后的情绪和计算,都值得分享。

今年4月,牛津官方网站刊出公开声明,肯定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为牛津教学研究带来大量帮助。作为欧盟内的教育机构,牛津师生可以自由参与欧盟各项学术交流计划、科研合作,也能吸引欧盟各国师生日常交流, 加上欧盟为牛津提供高额科研补助,令校内师生对欧盟已构成一定依赖。

牛津是传统名校,还有自己众多收入来源,新兴名校如华威大学对欧盟的依赖,则要更深一层。3月份华威大学新闻发言人表示,华威大学校委会经讨论决定,正式支持英国留欧,因为大学15%财政预算直接来自欧盟委员会拨款,各项欧洲学术交流合作,亦有赖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Breslin教授所属的研究中心,表面上研究区域主义与全球化,实质上却是欧洲研究重镇,欧盟为其提供了大量经费。

由此可见,英国脱欧对英国大学冲击最显着的正是经费和学术交流。当英国大学都有大约15%财政预算来自欧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