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思不群
思不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934
  • 关注人气: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我

思不群,安庆望江人,文学硕士,现居苏州。主要从事诗歌和评论写作,作品散见各报刊和杂志,著有诗集《对称与回声》,编有《苏州作家研究.车前子卷》(合作)。诗文虽浅陋,但敝帚自珍,转载注明出处,刊用请联系:litery@163.com

  写写,涂涂,吃吃,睡睡,玩玩,这已经是我们生活的全部。而生活在生活之外。

  

海子博客欢迎光临


 

   本人创办有海子家园博客,想尽力收集关于海子的一切评论文章和资料,现已初具规模,如您有相关的文章或资料,请与我联系。      
   海子家园请访问:
http://litery.blog.sohu.com

搜狐博客不知什么原因现在不让发文章,发出来都隐藏了,所以现在没有更新。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No.5 圭臬诗刊

汉语诗歌 研究资料


《圭臬》2019卷


目 录


卷首语


外省诗歌【主持:李龙炳 】


张曙光(黑龙江)

臧   棣(北京)

赵卫峰(贵州)

泉   子(浙江)

思不群(安徽)

石英杰(河北)

张远伦(重庆)

艾雄杰(湖北)

宋憩园(安徽)

彭   杰(安徽)

玉   珍(湖南)


四川诗誌【主持:黄啸】


易杉

黄啸

陈建

蒋雪峰

张华

弥赛亚

阿维

庭屹

陈维锦

李龙炳


诗人随笔【主持:凸凹】


陈仲义

刘川

泉子

胡亮

孙冬

北乔

夏吉林

杨然

张远伦

王国平

张卫东

发星

庞惊涛

燎原

易杉


民刊档案【特约主持:周瑟瑟】


《卡丘》诗刊


《卡丘》简介

《卡丘》文论

《卡丘》诗选


周瑟瑟

李成恩

莫笑愚

李美贞

黄明祥


编后语


中国•四川



                   卷 首 语


我们在复杂的诗歌历史机遇中,迎来了专注于语言制度的时代,同时迎来了写作的“经典文本时代”。无论是朝向历史的记忆反思,还是朝向当下生存境况的隐喻,还是朝向未来的诸多不可能的可能,尽管“泛文本时代”拓宽了诗歌写作经验的微观视野,但是,朝向范式的反动,依然需要艺术信仰的建设和励精图治的语言实践抱负。


诗歌深刻的一面,对应至暗的时代,同时对应驳杂的心灵。语言生活与精神生活的同构,把个体命运置于宏大叙事之中,把历史话语置于当代生活的细节汁液之中,依然是本土立场、族裔意识和文化视野关联的重心。


政治话语、经济话语和文化视野的对峙和对称,呼应了新时代多元和对话的艺术处境。怎样在外部世界和内部世界之间找到理性和诗性的平衡点,甚至在内外交困点上找准语言的真正边界,而不仅仅是灵魂的救赎和人性的趋善。语言的边界,几乎就是人性的边界,诗歌靠语言去构建一个意义的空间,诗歌靠创造构建理性的世界。


朝向经验审美的语言生活,培养了一代诗人发展天赋和拓宽存在意义的自觉,极端少数的发声正在成为诗歌内核未来的爆破点。所有的修辞,披露命运的坎坷,每一次审美,砸碎我们隐蔽的桎梏。从词语到词语,经验主义朝向人道主义。圭臬,永远是一道理性之光,烛照暗藏深刻存在的沉沉文字之石。依然,我们对那巍然屹立于语言星空的秩序深怀敬畏,明天,每一个醒来,都是一次如释重负的再生。

                                                                               易杉

                                                                     2019年7月9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目 录 

   CONTENTS

   2019 年第 4 期 总第 10 期 诗歌双月刊



扉页诗

贝克特|秃鹫(译注/海岸)


放歌新时代/002

张德强|与共和国同龄(组诗)

涂国文|“母亲瓷”赋

流 泉|祖国颂(组诗)

夏 明|澎湃的翅膀轻轻敲打着一个捡贝壳的人

南萧萧|安吉,翡翠色的天堂(组诗)

赖 子|祖国年轻


双子星/012

吕付平|异乡的时光如锋利的犁铧(组诗)

荣 荣|智慧型写作的诗人(荐语)

吕付平|诗歌是一场意外的随遇而安(随笔)

 

诗坛百家/019

桑 眉|他们不曾经历暮年(组诗)

陈计会|你如何说出(组诗)

茉 棉|黄金的质地不可忽略(组诗)

百定安|我习惯用伞把自己从人群中断开(组诗)

薛 荣|去遥远的海上应答飞鱼的爱情(组诗)

铎 木|模仿一种利器(组诗)

吴治由|一只打盹的水鸟(组诗)

苏志强|我写下的每个字都源自大海(组诗)

沈 宏|我笑着起身,朝它慢慢靠近(组诗)

阿 蘅|乡村教师日记(组诗)

丁卫华|昆虫交响曲(组诗)

墨 痕|我和马儿一起,在人间低着头(组诗)


浙诗选粹/038

丁 竹 思不群 熊加平 姜 华 若 华

何海波 陈丽文 汤秀英 商 雨 老 狼

孤山云 吴会军 刘 波 胡 瑶 张苗荧

江维中 陈 芳 楼慧慧 张 川 郭海清

胡富健 楚天舒


浙诗首发/052

李 末|人间依然是陌生,包含苦难(组诗)

清 荷|在刀刃上,生出翅膀(组诗)

陈统魁|欲望是更高的海(组诗)

陈华元|河床里泛起粗糙的音乐(组诗)

大 喜|草药说出了疑难杂症(组诗)

庄德震|游荡在山海的边缘(组诗)

白 峰|突然喜欢一个人随波逐流的感觉(组诗)

叶大洪|黑白衢州(组诗)

黄双全|春天,我唯一记住的是闪电(组诗)

 

诗意浙江|萧山采风作品专辑/071

谢 君 崔 岩 阿 剑 王孝稽 胡理勇

沈文军 阿 门 小 荒 颜珊珍 周莹瑶

余昌顺 一 酸 吴警兵 张 鹰 阿 慢

吕 煊 储 慧 二 胡 李佳妮 陈于晓

黄建明 雷元胜 莫 莫 梅 吉 王葆青

许也平 严敬华


中国诗选/082

海 男|揭秘者如是说(组诗)

周所同|十行之内(组诗)

谢克强|庐山(组诗)

李 点|安放(组诗)

蒋立波|怀疑论的星空(组诗)

剑 男|冬天的河流(组诗)


诗歌课堂/101

张远伦|幸存者的隐秘悲伤

 

浙诗特稿|父亲节专辑/103

苏 波 张于荣 叶逢平 步红祖 董建民

王伟卫 姚徐刚 余 退 盛醉墨 王典宇

王祥康 陆 岸 吴 振 彭 浩 张红兵

洪 峰


浙诗评论/120

詹明欧|中国优秀诗歌赏读系列(6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梦境与诗篇

 

小老虎在练习捕猎

肥厚的四足踏过梦境

欣喜张开耳朵

沉睡的肉体,春水渐涨

就要淹没古老的喉咙

当新鲜的爪子搭上额头

他仍未醒来,仍未质问

这场追捕的缘由

当他继续向前,踅入桃花林

头插花瓣的老虎

在雨水的击打之下

爪子探进嘴里,

捧出黑色方块的牙齿

醒来的梦中人

发出初啼的咆哮

2019.2.14

 

分身术

 

站在芜湖路天桥上

我的身体里驶出一辆辆汽车:

这是私家车,轮子准确地驶向八点

这是救护车,冰冷的路面和病痛沉默

只有它还在一路歌唱

这是老人车,车辙缓慢地分开生死

这是旅行车,睡眠在继续

头顶湖泊和草原

这是公交车,某一截悲喜交加的人间

最后是校车,装满了荡漾的湖水

清晰的倒影,让我重又回到了自身

2019.2.17于合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0 09:18)
标签:

思不群

诗歌

创世

分类: 不群学诗

他又一次涂抹掉自己的作品
眼见着越来越挑剔

他降下一万道圣旨
每一道都说着:否定,否定,否定

白色的言辞
将历史漂洗得干干净净

但洋洋洒洒的热闹
掩饰不住他的孤单

幸好明天早上,人们醒来
会兴高采烈地为他献上最新的作品
2019.1.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思不群

诗歌

裸体

分类: 不群学诗

有人要看我的裸体
在变性成为美女之前
我确信自己没啥好看的

有人要看我的裸体
脱去一件家庭住址
脱去一件个人收入
脱去一件汽车牌号
脱去一件亲人信息
脱去一件存款数字

眼睛带领着观看者
他们搭乘衣服
飞远了

脱光了衣服
再将它们一件件穿上
我仍然是裸体
2018.12.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三十九场冬雨加急赶来
垂直的雨线,向上升起
被伟大的引力送入天穹。
它站立之处,是无尽的深渊
在行走。那些清脆的脚步声
开花又消失。
当带电的肉体释放出狂喜或大悲
大水迎头泼下,缺氧的颤抖
让披挂在身的衣衫从未干透。
所以我总是转过身去,面朝童年
的池塘,倒退着前进。
雨一生短暂,我想让它下得更长,
一个持续的失败者
借助驰援而来的风力抵挡住
最新的败退。
而明天,是大雾之境,深渊之中
将会装满轰隆作响的人间
2018.12.2;12.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注:原文3500字,在发表时编辑进行了删减。






前不久我刚出了本诗集,送了一本给朋友,他翻了翻,合上书,问我:“这种诗歌还有人读吗?一般人都读不懂啊。”确乎如此,关于新诗,一般读者说得最多的一个话题就是“读不懂”。当诗人们几十年来在诗歌技艺和内在修为上埋头学习、大步前进时,读者的阅读记忆和惯性还停留在《再别康桥》《大堰河,我的保姆》中,迟迟不愿走出。
说出这个事实,并不是指责读者,虽然今天读者与诗人似乎都在相互指责。诗歌写作是个人化的行为,可以不理会各种指难与问题。但诗歌的传播与交流、影响力评估则是一个社会化的事情。当读者都在喊着不懂,都对它发出质疑,那肯定是在某个地方出了问题。如果试着去弄清这个问题,我们就会发现所谓懂与不懂,还关系到如何看待新诗的问题。
不管在内心对自己的创作多么自信,诗人们都必须承认,当前读者对新诗的很多评价是带着质疑的。值得注意的是,当人们指责新诗的时候,惯常都会拿它与古诗来进行比较。在一个巨大的背景之下,初登舞台的新诗显得过于单薄,而观众也吝啬自己的掌声。然而,有意味的是,如果对这种观点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其问题的答案正在问题之中。历史地来看,新诗只是中国几千年诗歌长河的一个微小的洄漩,一百年与五千年比较起来,实在太过短暂,其时间跨度仅为盛产诗歌的唐朝的三分之一、汉朝的四分之一。苏州河与长江比较起来,它奔腾的气度和流域影响所及的范围当然是无法相提并论的。由于历朝历代统治者的推崇、诗书传家的代代传承,古诗已成为国人的另一条隐形血脉,它巨大的影响力,深深地植根在全民族文化基因之中,由此带来的是长期以来国人对何为诗歌、何为诗歌之美形成了固定化的认同和审美期待,当他们遭遇到新诗不同的美质时,便迟迟不愿认同,以致直到今天仍有一部分读者认为新诗不如古诗美。
说到不懂,大家对新诗还有一个常见的指责是晦涩。他们认为许多诗歌是故意为难读者,所以也就懒得花时间去研读新诗了。歌德曾说:“一般地说,我们都不应把画家的笔墨或诗人的语言看得太死,太窄狭。一件艺术作品是由自由大胆的精神创造出来的,我们也就应尽可能地用自由大胆的精神去观照和欣赏。”这是在读者与作品相遇之前需要的一种起码的相互尊重与信任。新诗写作者中当然不乏故弄玄虚者,哗众取宠者,众多的诗歌表演和行为艺术也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大家对诗歌的信任,但绝大多数诗人是本着对诗歌负责的精神来写作的。晦涩是一种艺术风格,对于某些诗歌来说,它是必须的,是诗意生成的必要条件,人为地将晦涩从一种艺术风格降为一个贬义词,对诗歌来说并非好事,用它来指责诗人更加不公平。就如同古诗中的用典一样,有的诗歌用典变成了掉书袋,但有些用典则加强了诗意。想想看,为了学习古诗经典我们曾经花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除了少数通俗易懂的古诗之外,很多都要借助注释和解读才能阅读、理解,像李商隐的一些诗歌甚至借助注释都令人百思难解。相较之下,有几人愿意以相同的耐心和尊敬来对待新诗呢?在大部分读者看来,如果阅读新诗还要借助注释,甚至还需要阅读其他的书籍、引入其他的知识资源,那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所以,到目前为止,新诗还没有获得与古诗平等竞争的权利。
新诗要进入读者,深入人心,需要长期的时间,诗人和读者都需要有耐心。
此外,对于诗人来说,有一点应当记取,那就是:我们始终是在一片2500年的光照下写作,落笔时词语呈现出的亮度或阴影,都与这份光照有关。千百年来流淌不绝的诗歌之水,或宏阔,或清亮,濯缨濯足,源远流长。于当代诗人而言,他的写作在某种程度上是与古人对称的一种努力,那些“幽灵读者”总是时时在注视着我们的写作,那些千百年前不安的灵魂和声音期待在新的语词中复活。读西方的作品,有一个很引人注目的现象,就是他们非常注重对历史上某一意象或母题的继续书写,注重对传统意象、母题的深入开掘,这样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它又会形成一个小传统,进一步丰富文学史。一个几百年前的意象,在新的历史星空下再次呈现,它的面貌肯定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由于与此前的写作有一种对应关系,它带给读者的阅读感受会更深一层。当前,新文学百年已过,关于复苏传统的呼声日益强烈,文化呼唤着回归。在诗歌写作上,一批优秀诗人都在力图恢复汉诗传统的光彩,在他们的作品中,传统的面目时有闪现。具有汉语诗歌写作雄心的诗应当以自己的方式汇入这条河流之中,以传统之水洗涤自己,并借助它的浮力与托举,在这条大河上走得更远,看到更多美丽的风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散文诗世界》2019年第4期目录





 纵贯线


杰弗斯 / 杂毛种马(长诗)

远    洋 / 野蛮而销魂的力量(译后记)

车前子 / 磕磕碰碰,世界太小(组章)

思不群 / 隐秘的飞行(诗评)



锐文本


吉狄马加 / 劲健与悲慨:《钓鱼城》长诗的境界与魅力

赵晓梦 / 《钓鱼城》:一个人的城



诗歌


见    君 / 弯向世界之外的树(组诗)

胡    昕 / 内心的慈悲(组诗)

惠永臣 / 让我的快乐多持续一会儿(组诗)

吴德彦 / 飞起来了(组诗)

邦吉梅朵 / 去一个叫措勤的地方(组诗)

王志彦 / 若说爱(组诗)

果    子 / 三角梅正在接受日落(三首)

野    桥 / 链条(外二首)

游天杰 / 猫来了(外一首)


散文诗


刘慧娟 / 四月诗笺(组章)

柳宗宣 / 山居诗事  

樊新忠 / 阿尔夏提草原上的鹰

金小杰 / 穿越村庄的女人(组章)

胡代林 / 走笔陕北(三章)

张九龄 / 西藏词语(组章)

聂    沛 / 圣徒(外一章)

郭玉铸 / 月光下的马(外一章)

李哲夫  / 睡觉的山,醒来的雾(外一章)

傲雪凌霜 / 布偶(外一章)


散文


毛国聪/ 在夜里抵达鲁迅(外二篇)

康伟明 / 围炉听雪

卢    娟 / 青春记忆

艾    琳 / 岁思



星经典


彭    然 / 一种修辞我的马(组诗) 

彭    然 / 诗歌就像我的另一张嘴巴(创作谈)

哑    马 / 你爱过浩瀚的星空和眼泪(组诗) 

哑    马 / 慢一点,再慢一点,去贴近焰火(创作谈)



乐山诗群小辑


徐澄泉 / 朱东润的三个生活片断( 外一首 )

龙小龙 / 风物,或时间的证词(外一首)

刘    萍 / 老故乡(外一首)

李小平 / 对饮的酒杯(外一首)

廖淮光 / 平衡(外一首)

罗玉田 / 草叶上的一滴露珠( 外一首 )

程    川 / 夜语(外一首)

沙    雁 / 一朵花的暗示(外一首)

梁先琼 / 大风吹落陶罐(外一首)

李    静 / 雨水,花信(外一首)

林    梅 / 童话(外一首)

冯远征 / 蝴蝶之死(外一首)

帅孟伶 / 梦里( 外一首 )

罗国雄 / 闻香识海棠( 作品赏析 )



青春行


柳    燕 / 小窗印象派(组诗)

陈    浪 / 我要用瘦弱的河流敬你们(组诗)

琳    琅 / 绕远路(外二首)

曹    戊 / 过程(外一首) 

野    果 / 一首关于牙齿的诗(外一首)

木    应 / 青苔(外一首)



彩插


赵凌菲 / 童画的诗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3 15:40)
一、赴青海湖,途经日月山

在我们到达这里之前,一场风雪
已经提前动身,日夜兼程赶到。
极目处,群山连绵涌动,在茫茫的高原上,
它们寻找马群般的前身。
想起甲木萨曾在此驻马回望,峰刃斩截,
猛虎飞渡。她孤身携带的万里家国
越来越稀薄。思念如高原之盐,
不断被融化,又反复析出。
在这应许之地,天堂和人间一样遥远。
我们如一群山猪,身裹温暖的稻草,
埋藏的往昔被山坡羊拱出地面。
青海湖的天光还很遥远,还相隔一个
王朝的马蹄声,和一只凌空自照的镜面。
只有长长的一弯列车,忍痛穿过日月山的腹部
呼啸着,迎接山外再次降下的风雪。
2018.11.3

二、在敦煌第158窟

他拒绝与我们交谈,拒绝穿过洞口
的光亮,走入人间。

世上的沙子还没漏尽
还有更多的等待需要忍受

孤独的月亮新鲜如梨
崖壁上,两枚水润的果肉在低声交谈

倘若我赤着双足行走
倘若古老的河谷坠入其中

你手持火把,笑容如初
就是看不见我身体下隐秘的河流
2018.11.6

三、佛学院的搬运工 在塔尔寺,佛学院的殿门敞开在十月。
一群僧人在搬运经书的柜子,暴露的青筋
箍紧整个世界。圆木在地上滚动,
天空似有雷声,在日光喧哗之下
此刻无人听见。压低的说话声,在复述
墙壁上耳边的密语。
他们从木料上找到支点,从磨蚀的门槛上
获得力量。柜子空空,那些古老的言辞
已云游四方。阳光落下,它们就会回来
撒下悲悯的灰尘,注满经柜和人心的空杯。
院门外,古老的菩提树已带来秋风
和第一批金黄的页片。在落下的一刹那,
僧人们嗨哟着一齐将柜子摆放停当。
金页落下,捡拾者面朝天空颔首研读。 2018.10.31

四、张掖城外戈壁滩的傍晚

千万次焚烧与轰炸过后,几个世纪的巨大创面慢慢结痂
奄奄一息的旅人,眼望落日,触目是倒毙的马匹

王朝折戟,时光经略,砾石和草根享有独霸千年的功勋
旌旗巨阵和铁骑洪流一闪而过,汉唐使臣一闪而过

莽莽祁连山,埋藏了多少苍鹰白头的心事
但它从未走下来交谈。猛虎睁大双眼静卧在远处

这是星际旅行的中转站,一批批淹留的风沙离开荒城
搭乘夜行列车,集体转场,开往无名之地

不要移来月光,它银质的刀口等待流水的滋润
这个傍晚,并不适合旅人的仰望。它在茫茫人间之外
2018.11.10

五、单斜山:在张掖观丹霞

巨大的衣衫慢慢褪去
朝阳唤醒一夜沉睡的海域
欢乐的波浪
说出各自七色的语言

晨起的泳者,一起侧过脸来
向我们挥手致意

千万个清晨从单斜山上滑下
测度高原上黎明的光谱
手中的旗帜艳如丹霞

兵阵十万,从近处到远处
从清晨到黄昏
它有两次奉献给太阳的忠诚

地壳涌动,蹦溅的浪花
有时献出扇贝,有时献出大海深处
阎王阴沉的面容
2018.11.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条河仍未运走自己。八百年了,它曾经
运送过花草,粮食,一丈绫,太湖石
收容儒冠的小船,和灭明的传经台。
更多的,“未被称量的眼泪”。

多少天了,这条河过不去。“夹水盈盈”
你坐在邓尉山的后面,看我徒手造桥。
纸糊的命运倒在河水中。一曲摸鱼儿
倒在了河水中。“愁煞渡头人”,
拍过的栏杆,倚过的画舫,都去
寻找自己的龟背渡难。我拾起水中的尸体
穿在身上。我知道,我可能会再死一次。

闸口和堤坝布置的围追堵截,类似一次次劝诫。
日子流速变慢,砂子与砂子相拥,沉淀下
五言和七言。它仍在向前,经过邗沟,破冈渎。
经过横塘路,垂虹亭
秋天越来越深。那些焚烧的灰烬。那些从水里
捞上来的长衫。那些被野狐送回来的故事,
在隔世的月光下,被人一再转述。

就写下这一句,因为滔滔不绝者必
淹死在自己的血里。
就写下这一句:“一片浪花就是
一页虚妄之书”。看哪,
那双手变红又变黑,它总在水里洗着。
它有固定的魔术节目。
快!让我们投下黑,投下身上的血肉。
从秦坑里游出的鱼儿
终会长出翅膀,终会脱尽身体里的水份
在云层之上,开始迎风飞翔。
2018.10.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