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小舟
小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56
  • 关注人气: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11-28 14:48)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文化

历史

          一九九一年秋,从县城新华书店购得上海书画版的《胡问遂临魏碑四种》,深爱其中的《郑文公碑》,由书中胡问遂先生口授刘小晴先生笔录的文字得知,《郑文公下碑》石刻在山东掖县(即今莱州)云峰山,《上碑》在平度的天柱山,不禁心生向往——啥时能够亲睹一眼原刻啊。上师专时,买得两个版本的《郑文公下碑》:上海书画版的《书法自学丛帖.正书》与紫禁城版的,也着实临习过几年。工作后,从订阅的《书法》杂志(一九九七年第二期)于书亭先生的《腾天潜渊<石室铭>》获知更多:原来“北方书圣”(祝嘉语)郑道昭的摩崖石刻主要集中在莱州的云峰山与大基山、平度的天柱山、青州的玲珑山。于是,越发急欲前往朝觐,只是近二十年来,琐事缠身,又加囊中羞涩,终难成行。然而,这却像是一个美梦,始终深埋心底,总觉得与郑道昭有缘,与他的摩崖石刻有缘,仿佛前世已约定好了的,早晚我会如愿以偿会亲自瞻仰会躬身膜拜的。好歹,去年“十一”假期得往玲珑山,仰观了《白驹谷题字》,只是三五行,寥寥几十字,意犹未尽。终于,今年暑假,携女儿乘客车直奔莱州,又转平度,多年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20 19:50)

         久久久久,端详着木心各时段的照片,风神俊逸、智慧超卓,为何就终身不娶呢?为艺术而牺牲自己的终身大事,决绝地献身;为文学,自断后路,置之死地而后生,谋求绝处逢生?他这脑瓜儿,也看不出啥特异的,咋就成了个大富矿,储蕴着不尽的宝藏呢?思之忖之,百思千考也不得半解,既然闹不懂就算了,还是老实交代一下我读木心的经过吧。

       前几年,看着不少网友热引哄读木心,心生好奇,也就下载了木心的几本著作,一浏一览之下,却无丝毫感觉,也就放下了。今春,在学校食堂吃饭,去年新分来的中文女硕士见到我手机上有木心的电子书(我让她看的),不觉惊呼:你也喜欢木心啊?答:读了点儿,没感觉。心想:我一点儿也不喜欢木心的,冷冷的,不见温度。”十一“假期后,她天天来学校办公室刷脸考勤,得空儿又拉起木心,她说:上学时读过木心的《文学回忆录》,很不错的,只可惜没看全。这,又一次勾起了我对木心的好奇心,到底是个啥怪物啊,惹得这么多人爱恋他?于是,随即下载了木心的《文学回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07 20:29)
标签:

情感

人说

你在湖心

我在彼岸

思念在左

心向右转

 

我说

你在天边

我就悟空

不用坐宇航船

你在海邸

我就悟净

也不用乘深潜艇

 

天说

我的地啊

地说

我的天啊

天地终于相交了,远远地

跑近一看

没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07 20:22)
标签:

情感

那道闪电啊

随你化作雷霆万钧

随你化作磅礴暴雨

 

 

刹那间

烟消云散

却没有

一丝

彩虹

 

 

然而

万里

晴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07 20:02)
标签:

情感

我目睹过

一串串的水漂

一圈圈的波纹

慢慢成水

可,就有一圈

亮汪汪的

印在湖心

始终不肯散去

我想

谁啊

就那么固执

 

待我定睛

却是天之心

满月的影子

在照镜呢

无意间

照出了

湖心那层层

牢不可破的无

 

云上场了

月隐居了

湖面仍归于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0-07 09:17)
标签:

旅游

文化

       昨日,趁着“十一“小长假还未结束,我和好友思斌专程去青州玲珑山朝觐北魏郑道昭的摩崖石刻。       一见之下,有些失望,咋就这一点儿?虽说片羽亦是吉光。况且,还锁着,虽是保护,亦觉囚禁,锒铛入狱的感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2-25 06:37)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读书,我一直觉得要讲究“对应感”,就像找对象谈恋爱(这里当然有双向与单向之别,姑且不论),心心相印,当然不能全印,也不会全印,要不咋能学到人家的东西?这可能主要是一种心性气质的投合或羡慕吧。
    本想,好好写写最爱读那几人的体会,可写出来也只是零星的随感(我是不好做读书笔记的),学理上又讲不上去,只得附在这里,聊作备忘吧。
    我的最爱,也就是读着最有“对应感”的还是李泽厚,其次王富仁,他俩还能互补。感觉里,一大堆麦子,李主要抓堆尖儿——结论,他也讲结论的来历,也就是整个麦堆的支撑,但表面显得粗疏;其实,当你真正沿着他的来路大致走过一遍之后,才会真正服膺他的观点,绝非空穴来风,且是理当至论。就像是一株大树,起先我们只是远远地望见了树头,近前,看见粗大的树干,掘一掘,发现地下庞大的根系,才恍然大悟,他的结论只是大树结出的硕果。就是说,读李的书,须有一定的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感激汲索堂先生对拙作的详细批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