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asa
was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3,596
  • 关注人气:1,1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09-10-19 21:33)
标签:

杂谈

算起来,是自己的第七本书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9-10-19 21:27)
标签:

杂谈

文/殳俏

 

不管是high tea还是low tea,只要有风味绝佳的茶点和香味怡人的红茶,那就是一顿好afternoon tea。不过列位看官啊,大家是不是都觉得,从字面意思上来看,还是high tea能喝得更high点呢,但下午茶里的high & low其实跟情绪没什么关系,只跟桌子的高矮有关系。比如high tea指的是在餐馆或酒吧的高桌边喝的下午茶,而low tea则是在起居室的矮桌边喝的下午茶。下午茶也并不像人们想象中那样,只是达官贵人闲来无事,所以就多劳动自家厨子几下,在下午呼朋唤友来八卦的一种餐式。只因为老外们吃晚饭都吃得太晚,以前英国的上流阶级大概要到晚上九点才吃晚饭,工人阶级也要到八点才能吃晚饭,这中间的长长时光,没办法,饿啊。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入一顿tea了。说的是喝茶,其实是多吃点茶点解饥扛饿,这也真够辛苦的。稍有钱有闲的人就在对着自家花园的起居室开喝了,矮桌矮椅,盘子里也都是些精致的小点心,看着怪优雅的,是为low tea。而干了一天活的人早就穷凶极恶了,随便找个饭馆站在高桌旁就能解决一顿“茶”,只是这茶比起贵族家的不知要实在多少,又是土豆又是馅饼的,只挑管饱的吃就是了,茶也是大口大口地牛饮,吃完了还要干活的呢,是为high tea。

听完上面这一段,那些号称自己有high tea的下午茶去处是不是都会想要把名头改成low tea?中国人的晚饭现在也越吃越晚了,时髦男女们也得在午饭和晚餐之间加一顿扛饿的下午茶。白领阶级的身份比较玄妙,一方面喜欢宣称自己也是体力劳动者,另一方面,又不愿意像真正的工人阶级一样,一副馒头烧饼就搞定自己的high tea。说起这种气度和饱腹感两样都不肯丢的态度,香港的W hotel就有针对这样的high tea。虽然以大份量足为招牌,拿上来却又一点不失面子。两层的白瓷盘模仿英式的下午茶茶点架,但又具有浓浓的中国味,可以把茶壶一起放在最上层的圆圈里。再仔细看下,春卷叉烧酥等等都上来了,果然很是吃得饱,但也摆着草莓挞、熏鲑鱼三明治之类的,对你的小小英式虚荣感有所交待。这一顿high tea果然能吃得high。

话说香港是个下午茶大花园,high tea啊low tea啊中式tea啊西式tea啊应有尽有,大多数中国人的下午茶第一课都从半岛酒店大堂上起,学着三层托盘要从最下层吃起,先吃松饼再吃青瓜三明治,然后再去顶端的sweet层够那些最漂亮的蛋糕。倒茶则要记得用滤网,喝茶前先享受美好的茶香,如果是香味非常浓郁的茶,那就建议别多放牛奶和糖了,楞糟蹋了好东西。

如果不想这么有仪式感,也不想一下子吃这么多,但又要low tea的贵妇感觉,可以去IFC的agnes.b餐厅La LOGGIA,直接点榛子巧克力蛋糕或者野莓挞,省却了要排着顺序吃茶点的麻烦,还可以选择那些味道轻盈又有时尚感的茶,比如巧克力松露味的啦,肉桂苹果味的啦,使用文艺腔十足的agnes.b茶具,坐在设计得有如agnes.b本人家中书房一般的餐厅里,或是阳光满泻的agnes.b花店回廊中,比起颇为正式的英式low tea,心情不知要放松多少。

如果想要更多一点的法国元素在英式下午茶中,还可以去Le Gouter Bernardaud,同样在IFC中,从agnes.b走路过去不过几步。Le Gouter Bernardaud本是瓷器品牌,且过去一直是俄国沙皇御用的瓷器品牌,后来渐渐发展瓷器以外的生意,香港的这一家,是其全球首家的tea house。所以这里的下午茶,所用茶具是一大看点,件件都可称是精美绝伦,有古典意境的,也有充满现代感的。许多人到这里来会选择在下午茶中不喝茶,而是喝他家招牌的热巧克力,用漂亮的热巧克力壶端上来,倒一杯,有浓得化不开的感觉。所配茶点也不是传统英式的松饼或派,而是法国人爱吃的蛋白小圆饼玛可珑,如果你要把Le Gouter Bernardaud所有口味的玛可珑一次尝遍,我想你大概没有这个本事,选个四五种足矣。如果要说最好的味道,那么就挑橄榄或者玫瑰的吧,那一定让你难忘。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9-10-19 21:25)
标签:

杂谈

文/殳俏

 

嘉道理家族在上海发迹,做电力、船务、工程、酒店生意,1866年成立的“香港上海大酒店有限公司”,后来到香港创办了半岛酒店,渐渐扩张为世界闻名的酒店集团,罗兰仕·嘉道理这一代已被册封为勋爵。1928年开业的香港半岛酒店,当时被称为“远东贵妇”,现在仍是大多数欧美人遥远东方幻想中的一只花梨木盒子,打开看,里面存着只年代久远的鎏金镯子。有次我偶然看到一个美国电视节目,正在进行寰宇最佳酒店评选,很多老美不约而同地把心目中的第一名给了半岛酒店,因为在那里,英式管家的彬彬有礼和亚洲侍者的细腻周到严丝合缝地结合在一起,任哪一种都是一板一眼的老式优雅,这在全世界的任何一家别的酒店,恐怕都是找不到了的,而半岛却完完整整地将其保留下来,正像八十年前一样,白衣小门童拉开酒店大门,你能看到其中客人衣香鬓影,乐队轻柔奏乐,穿着传统黑白衣裤的服务人员轻快地穿梭在人群中,有位老太太正把果酱涂抹上她的scone。

半岛下午茶不可不试,因为其名声已经大过其内容。这是全亚洲最棒的下午茶,如果你并没有住在半岛酒店,却想要享用的话,最长可能要排上半个小时的队。尽管如此,每个到香港的游客仍都会来尝试下半岛的下午茶,看侍者将摆放得琳琅满目的下午茶点心架置于小桌中央,三层的托盘,由下至上是最出名的热乎乎的葡萄干Scone,抹点儿特制的半岛果酱最相宜;杏仁蛋白酥的口感轻盈些,一口一个都没问题;青瓜三明治是英国下午茶点心中据说女士们的最爱,但近些年来,女士们好像也对熏鲑鱼三明治情有独钟;奶油蛋糕卷也是半岛下午茶厨师的力荐,松软如棉花,味道会让年轻点儿的女士喜悦不已;当然还有更丰富的鲜莓子挞、巧克力蛋糕、巧克力松露在顶端等着你与友人慢慢畅谈,慢慢消化,在这样的季节,你还能吃到厨房特别做的顶端覆盖了荔枝冰霜的牛奶冻。这就是充满了回忆的或陌生的味道的半岛的午后,在那些三四十年代,或是更久远的乐曲声中,银质的茶具在红茶的热气中闪闪发亮,你可以在记忆中挑选任何一本成书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之前的英国小说来配合这样的下午茶。

另一家半岛的老牌餐厅,则是法国餐厅Gaddi’s。香港许多的西餐厅,现在早已都有了中文的译名来方便说中文的客人,但Gaddi’s便是死硬地坚持着这个名字,同样也是半岛酒店第一任的总经理Leo Gaddi的名字,不做出任何改变。走进Gaddi’s的第一感觉自然也是极致的老派,简直可以用古色古香来形容。这里的酒,有些是要在拍卖行才能找到的年份的好酒;这里的菜式,毫无疑问是最传统的法国菜,不带着一丝一毫赶时髦玩花样的态度,却保持了最优良的水准;这里的气氛,很难说是轻松的,因为服务人员便都是个个表情严肃,这也同样是传统法国餐厅的氛围,对待食物的态度有如朝圣,每个人来时自然先要预约,也要记得换上西装革履和晚礼服。如此的排场,现在有很多人自然会觉得麻烦,但蔡澜说得好:“到高级的西餐厅,先打电话是互相往来的礼貌。我认为要去就得订位,临时进去的话,不如走多几步,到尖沙嘴菜场去吃云吞面。”其实想要在这样的餐厅里找到轻松的乐趣也不难,你可以和侍者讨论他们的银器,据说Gaddi’s专门有一支擦拭银器的队伍,来伺候放在角角落落的美到让人头晕的各种银盘银碗银烛台。你也可以细细研究他们的菜单——Gaddi’s每一代的菜单大都精心设计,美到不可方物。你甚至可以冲出门,去外面的走廊欣赏已经被做成装饰画的Gaddi’s历年来制作的菜单,封面上以手工绣着各色中国传统的戏剧人物,非常有个性,非常值得一看。如果你欣赏上面说的这两样,又懂得点龙虾挞挞做头盘,那Gaddi’s的侍者一定会觉得你真是名副其实的老饕,跟这老派的酒店十分搭调。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9-10-19 21:24)
标签:

杂谈

文/殳俏

 

“大中国菜”这个概念,是几年前跟大董吃饭的时候提出来的。对于已经以烤鸭和海参扬名的大董来说,今后他努力的目标应该不会是纯然的京菜和鲁菜了,他想要在自己的菜式中加入江南的元素,又想要借鉴很多粤菜好的地方,总之,中国太大了,菜系也太多了,任是哪一种他都舍不得放弃,把这些元素都归置好了,和谐了,才是做中国菜的最高境界。所以我灵机一动说:“不如就来做大中国菜吧。”有个“大中国菜”的概念,就好像很多的欧洲厨师打破了单纯法国菜或单纯意大利菜的概念一样,对于好吃的东西,并不拘泥于单一的地域概念,这也许也是中国菜未来的走向。

在香港,遇到了老牌中餐厅利苑的爱说笑的彭生,那一顿饭有利苑招牌的龙腾四海、冰烧三层肉、鹅肝伴鲍鱼,以及我特别要求的一份蛋散,还有源源不断来自彭生的各种餐饮八卦。但说到利苑未来的发展,彭生又立即正色,说希望利苑在粤菜的基础上发展出融会各中国菜系的菜式来,这样才能在餐饮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如此说来,其实大家的终极目标都是做出真正的“大中国菜”来,只不过大董是以京鲁菜为基底,利苑却是以粤菜为基底,尤其是汤。利苑一向以比其他食家高出数十倍的成本来炖好一锅汤,看似清澈澄净,实则滋味无穷,也许在未来,会开创大中国菜中的“汤派”。

大中国菜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是最终与西餐同轨而行,还是继续独树一帜,将温度与火的艺术发挥到极致。看一看位于湾仔的Bo Innovation,也许能让人对未来之未来有个终极幻想。在这里,担担面减轻了油腻和酷辣,配上了半熏烤的鲑鱼子,让人有种全然的新口感;鹅肝离开了西式的煎锅,改用中餐独有的清蒸,浇上花椒高汤汁,摞上韭黄,吃起来倒有种脱俗的滑嫩;比较让人震惊的是腊味饭雪糕和胶囊小笼包,前者是名副其实的腊味饭——米饭、腊鸭、腊肠、锅焦一样不少,只是用低温将其都变成了一捧雪状,吃到嘴里是令人目瞪口呆的甜咸味,后者也是名副其实的小笼包——据说工序极其复杂,是先做好真正的小笼包之后,再抽取出其最精华的包子皮、肉馅、肉汁三合一,重新排列组合成一只圆圆的胶囊,至于味道,不究其好坏,实在是有些寂寞在里头。而当天的高潮则是甜品的到来——一只玻璃罐中静静躺着一枚充满诗意的白色霜淇淋,揭开的那一瞬间,竟然弥漫出一股中国寺院特有的香烛味,服务生眨眼笑说,这也算是食物五感的一部分,让你闻着寺院之香,静心品尝当店拿手的杏仁味霜淇淋,是不是也很有趣?Bo Innovation坚持自己做的不是西餐,不是fusion,而是具有特立独行精神的中国菜,从这一点看起来,大中国菜的前途的确不可限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Felix的设计直到今日依然很是摩登,其气质在整个半岛酒店老式庄重的气氛显得独树一帜

最爱Gaddi's,连过去的菜单都可以做得这么美

Le Gouter Bernardaud全球首家tea house,macaron超级丰富好看,热巧克力也很出名,位于ifc内

离GLB几步之遥的礼寿司,是时候吃松茸土瓶蒸了

人人都爱澳州牛奶公司的那一顿早餐

明记鸡杂粥绝对是这次探食的最大惊喜,最美味的食物总在民间

明记的白切鸡,好吃得令人感动

何洪记的干炒牛河,号称全港最美味牛河

agnes.b餐厅的海鲜汤钵,位于中环ifc内,很趣致的店堂设计,适合文艺青年去劈情操,典型的法国南部家常菜

petrus的龙虾沙拉,中环的老牌西餐厅,适合饮酒,且景色宜人

Petrus的甜品小车

w hotel的hightea,各色点心中西搭配,摆盘好好看

L'Atelier de Joel Robouchon的肥鹅肝拼鸭胸,一直很喜欢这家的菜,fine dining的餐厅中算是不靠噱头取胜的

BLT牛排的餐前面包,芝士香扑鼻,看着大,其实蓬松,一个人不知不觉就吃下一整个

ricepaper的河内鱼檬粉,这家在香港很红的越南餐厅,集合了时髦和经典,很值得一试,海港城的分店可谓风景最好

Bo Innovation的和牛配黑松露肠粉,对肠粉的兴趣大过牛肉

加连威老道的印尼餐厅,每天都要排长龙,巴东牛肉最地道

又回到Bo Innovation,这次是腊味饭雪糕,味道很诡异。。。。

到利苑除了点鲍鱼龙虾,也别忘了他家的蛋散

Grand Hyatt的日本餐厅鹿悦是全港清酒品种最多的餐厅,做的料理自然也很值得推敲,适合朋友小酌,一道一道地点,一杯一杯地喝,穷耗不走

BLT牛排的招牌沙朗,其总店在纽约,海港城是分店

众人熟识的港味小店蛇王芬,芥兰炒鸳肠!

史上最美味椰子苏芙哩搭配菠萝冰霜,在L'Atelier de Joel Robouchon

L'Atelier de Joel Robouchon的甜甜圈很美

L'Atelier de Joel Robouchon的鱼子酱盒子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7-04 17:19)

香港到底香不香?很香。

每年都有大批的外来客涌进香港。那些初来乍到,还不太清楚状况的会去海洋公园,山顶缆车,大会堂;那些来过几次,尝到甜头的会大包小包地去尖沙嘴,中环,铜锣湾购物;而那些每年都要来个五六次,甚至于每个月都要报到一两次的,则大都是来舒舒服服地享受好味的。因为他们最清楚,香港真的很香,那香,大多半都是饭菜粥面香。

最显著最集中的香,莫过于中环soho一带。站在人行电梯上就仿佛看美食幻灯片,一间间云吞老铺,驰名茶餐厅,金牌酒楼,西洋小馆,东南亚食肆,让你觉得眼花缭乱,口水齐出,恨不得生出十个胃来,一天吃八顿都不够。早餐可以去陆羽茶室捂一下热毛巾,要一客滑鸡球大包一客云腿鲮鱼角以及一壶茶;小点可以赴兰芳园滑一杯丝袜奶茶一份猪仔包下肚;中饭定要到蛇王芬,饮下一碗鲜美的鲍鱼烩五蛇羹;下午茶可去chocolux享受一个以巧克力为主题的甜蜜下午;晚餐则要早早预定下Bo Innovation,这样就可吃到闻名已久的黑松露萝卜糕与鹅肝雪糕了;直至深夜,你还可以去McSorleys Ale House喝黑啤吃炸鱼薯条兼看球赛度过一个人的时光。

最市井最亲切的香,则要去深入九龙,前往庙街吃大排挡。一到晚上八九点钟,夜市就开始了,各色人等围绕着假珠宝、廉价Tee、台灯、瓷碗的摊位转来转去,其中心思想不过就是在选择,今晚是来一碗鸡杂粥呢,还是要一个煲仔饭,是吃潮州冷蟹,还是食份炸鱼皮呢。也许吃着吃着,你会看到有人忽然起速逃窜,有人立刻加速猛追,有人停下昂贵跑车看热闹,有人不忘顺手牵羊,更间或有警察阿sir穿行于人群中,或者他们也宛如常人,前一分钟还手端鱼蛋蚝饼笑嘻嘻,后一分钟就看到他们拔枪大喝了。赞叹美味之余,对世间的纷乱也不禁多了几分冷眼,人生在世,有好食便是最好。

另一些香,并非浮于世,藏在深巷高楼中的它们,有时更能让人对它们多一分好奇。比如海港城对面通信公司大厦中的蔡澜也对其汤头称道的越南河粉,比如铜锣湾深巷中由大阪师傅精心制作的关西风味料理,比如重庆大厦里那些装修简陋却又让人直呼过瘾的印度咖喱。最后说的重庆大厦咖喱已经是香港的传奇之一,有人说那里每一家的味道都差不多,也有人说是E座七楼的那家最为正宗。无论如何,名次已经不重要,在这样一个就连普通上班族都能吃上镛记便当的地方,还有什么是不香的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7-04 17:16)

尽管不是西餐馆,圣诞夜的镛记仍然人头济济。我们托朋友订到了五点半的位,并且做好了一吃完就会被赶走的心理准备。而放眼中环威灵顿街,镛记的门口这一小条街道,早已被挂在店面玻璃窗上的几十只烧鹅油光光的身子照耀出了非凡的荣光,具有讽刺意味的则是,镛记门口早已立了一个牌子,写着“烧鹅售罄”,下面一堆的客气话,大意是明日请早之类的,没有订到位的客人显然又觉得自己多加了一层晦气,坐着吃不到,打包还买不到,镛记的烧鹅在这一刻让多少人得意洋洋,又让多少人灰心丧气。

食物的性格中加入了趾高气扬,忽然就变得让人膜拜不已起来。

何况那鹅还是受着金庸老先生宠爱的鹅,只只出身新界,连用来孵化的鹅蛋都要经过细心遴选,喂两个月的糟,然后开始喂上好的谷,直到毛鹅重达六斤或者六斤半左右的时候,才能轮到挨当头一刀的最好时机,因为此时肉质最嫩最鲜美,也最适合被“烧”。用这样的鹅做出的烧鹅搭配话梅酱,当然会让人赞不绝口,甚至是一席港币3880的全鹅宴,因为那种骄矜的气质,也让人觉得非但不贵,若能吃到还要庆幸上天有眼,让烧味爱你。

席间大家关注的焦点自然是烧鹅,哪怕在众海鲜和镛记自酿葡萄酒的映衬下,烧鹅仍是散发出辉煌的味彩,完全是鹤立鸡群的姿态。于是众人不禁要感叹一下几年前的禽流感事件,阻了多少香港人对烧鹅的好胃口,所以一到解禁,镛记就打出大大的招牌,上书“鹅回来了”的大字,并加以感叹号强调语气。而其他的禽类烧味也在此时纷纷复兴,烧米鸭、豉油鸡、以及闻名遐迩的沙田乳鸽,哪样不是让食客们感激涕零呢。这样一次风波,其实倒是更加助长了烧味的小姐脾气,现如今只要是在好的烧味店,想要不预定就打包走整只烧鹅或者油鸡,简直是不可能的,就连深井的很多卖烧味的苍蝇馆子都经常告知“售罄”,给食客以脸色看呢。

正说着,隔壁桌上了一盆烤乳猪,其脆皮金光闪耀,香味直扑我们这桌来,简直像是诱惑人去抢夺的宝贝一般,于是话题又变成了烤乳猪手法的奥妙以及乳猪本身的优劣。最后大家总结道,如今要吃到优质的烧味太不容易,不仅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而且还要看机缘巧合,总之不仅是捧着一颗“我爱烧味”的心就可以达到目的的,更重要的是“烧味爱你”。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7-04 17:16)

餐馆的“橱窗”应该成为下一个大家热烈讨论的话题。当然,立即会有人反驳我,餐馆哪里来的橱窗,顶多就是临街的几面大落地玻璃罢了,有时候甚至没有玻璃,就是从里到外的几个人在那里赤裸裸地吃。但我想,那就是餐馆所精心布置的一幕吧。一间空无一人的餐馆迎来了头几拨客人,向来是笑容可掬地把人往窗边迎的,叫过往的饿人看见里面津津有味吃着大餐的映像,情不自禁地就走了进来。

从前的老夜上海还未搬离老锦江饭店地下一层的时候,是一个有着美好的挑高大厅的奇异格局的餐厅。外面的行人偶尔通过一楼的窗一瞥,位于他们脚趾头正下方的是很多幅浓艳的老上海明星画像和横空出世的大水晶吊灯,接下来,再下方,才是一桌桌吃饭的人。桌子上的菜式通过俯视也能清晰可见,比如有他们的招牌红烧肉酱汁煎法国鹅肝,又或者是满满一盆金黄色的蟹粉烩面。那几扇顶头的小窗让人觉得很欣赏,因为那是种有距离的观看,有点垂涎,但又不会暴露自己的垂涎,而下面的客人也浑然不觉被看,照样吃得心安理得,因为很少有人吃着吃着东西往上张望的。这就比很多落地的大玻璃窗创造的两两对望效果好得多。老父亲点着玻璃窗后在吃的那一桌直接对年轻的女儿说,诺,你看,也就是吃这种回锅肉、炒豆苗之类的,我自己在家里烧出来的卖相不知道比这个好多少,你来看看,来看看,人家是家里不开火的才出来吃,我们不如就回家吃。虽然玻璃后面的小夫妻没有听到他的这番批评言论,但是面对着玻璃,没有距离感的指指戳戳也足够让他们脸红尴尬一阵子的了。

这样来说的话,与其隔着听不见声音,对看者无可奈何的厚玻璃,倒还不如什么都不要,干脆就是一个从里间出来的半露天的位置,这样的位置,既不是完全的villa,也能看到完全的风景,在欧洲就被大多数人所选择。而在亚洲,最舒服的这种半露天座则要算是在香港半山和东京原宿、表参道、代官山一带的小餐厅。天气不冷不热,食物又好又美,边吃边看,人家看你,你也看人家,两方面都会满足地笑笑。北京三里屯的餐厅其实也开了那样的很多半露天位,就欠缺点,一方面经常有重磅机车开过,车声隆隆,浮沉滚滚,另一方面是,这样子的橱窗看客,还大都是些乞丐。吃着吃着来了一个伸手要钱的老妇人,吃着吃着又来了一个强行给你拉胡琴的中年男子。而上海呢,所碰到过的则是另一些好玩的问题。某次去一家很可爱的小意大利馆子,正是夏天,并且馆子之上的整栋楼正在搭着脚手架做整修,这也没有什么,但是吃着吃着抬头一看,却有一个赤膊的工人爬在我和女伴的头上咧嘴笑着,看我们吃饭。“呀。”我傻眼了。“呃,”女伴说,“姑且也算这是拿波里风情的一部分吧。”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7-04 17:16)

暖冬迷惑了季节之神的眼睛,仿佛是重度散光一般,他揉着自己的眼皮,怀疑视力是不是出了问题,怎么就同时看见了冬天,还有春天,罗罗嗦嗦地勾肩搭背在一起,开始了拖拖拉拉的交接棒了呢。

于是在东京,早在二月,上野的樱花就被报告已经开了四株,据说往后还要开第五株,第六株。各大料理店被这早早来到的春意弄懵了,“旬之料理”的前菜中纷纷开始出现嫩嫩的笋子。春天仿佛是位初出茅庐进行社交活动的小女孩,明明约好了派对时间是七点,却早在五点半就盛装打扮前往了宴会场,结果只落得了一个穿着薄薄的纱衣纱裙在场外哆嗦着等开门的结果。她手上照例带了送给主人的礼物,不过不是上等红酒,却是一棵上等的春笋。

日本料理中喜欢将春笋进行腌渍,并保留笋最美丽的形状,衬一片雕成樱花或梅花的萝卜上来。其味道总是淡淡的,腌渍的手法让食客充分感受初来乍到的笋子的涩的味觉,可谓扣人心弦。我则在人形町的老铺“今半”看到更加诱人的早春笋料理菜单,以手绘,以手写,用粉彩淡淡勾勒出除了新鲜的嫩笋,这里还搭配高山马铃薯、蚕豆等几味时鲜野菜,让你的口舌与整个日本原始稻田及森林来一次优雅的聚会,且兼有“今半”最出名的极上等和牛肉刺身——那是最不食烟火气的肉的吃法,晶莹剔透的如霜降一般的牛肉,既聚集了最丰腴肥美的膏脂,又不会让你在食用的时候感觉到一丝丝的大油大火。那完全是融合了自然的口感,轻轻往嘴里滑去,弥漫着琼浆一般的膏脂味道便悠然散开了,此时此刻,再加入一片新采摘的笋尖,便更能衬托其味觉上的灵动感了。

在上海,全民期盼的则是一锅浓郁的笋汤。“腌笃鲜”这个名字叫了一百年,仿佛是半真半假的咒语一般,那口专用来炖汤的老锅就好像一个浑天搅地的马戏团。演了一百年的老把戏,依旧是大胆地使出了粉白的鲜肉与玫瑰红的咸肉,不肉天肉地地腻死你才怪。可偏偏主角却是小小的春笋,走钢丝一般跃到了最中央的舞台,挥动着嫩嫩的笋尖不住地平衡着鲜肉的喜感和咸肉的悲天悯人之处。这锅汤立刻变得灵动起来,不住地诱惑着人的舌尖,最后还要齐刷刷上阵一群百叶结龙套兵,统统臣服地扑倒在春笋的裙下,吸足了鲜嫩的笋汁和丰美的肉汁,个个也都好吃得鸡犬升天了。

这便是这个暖冬压轴的好戏了,就要在大家都还赞叹着塔菜冬笋的时候变出棵春笋来嘛。冬笋已经到处都是了,那春笋还会远么?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7-07-04 17:13)

在国内买零食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单调。其实大品种一点都不少,糖果蛋糕冰淇淋饼干样样俱全,可追究到小分类,就会觉得这边的食品研发人员实在很欠努力,很欠思考,也很欠对爱吃零食的大朋友小朋友们的嘴刁程度的估计。

就拿巧克力这种零食来说吧,如果你只是在家门口超市选购巧克力,那恐怕你一辈子都会觉得,巧克力也就是分成黑巧克力,白巧克力,牛奶味道重一点的巧克力,或者牛奶味道轻一点的巧克力。加一点脆米,或者几颗果仁,那就是比较花哨的表现手法,如果这巧克力里有点酒心,或者含点水果味道,那你大概会欢喜到天上去了。

可是如果你在法国购巧克力,那就大不同了。光黑巧克力就分为30%、50%、70%、99%等等好几种,味道从淡到浓不等,牛奶巧克力更是分产地,从瑞士的牛奶到荷兰的牛奶到比利时的牛奶个中滋味均不同。酒心巧克力则一定会点明,这是雪莉酒的,这是威士忌的,这是白兰地的,这是香槟的。至于喜欢果仁巧克力和水果味道巧克力的人,那更是会站在货架前不知所措。因为如果你喜欢杏仁,会发现这里的杏仁夹心巧克力有烤杏仁、蜜糖杏仁、盐锔杏仁、整个杏仁、杏仁薄片、杏仁杂碎、多杏仁。而如果你喜欢香橙,那这里的橙子巧克力更分为橙味和加橙的,含酒和不含酒的,颗粒状和条状的,微苦味和不含苦味的,以及含橙皮和不含橙皮的,等等。

是的,就是需要这种让人挑花了眼直到晕眩的感觉,如果零食的味道很单调,如果站在零食货架面前仍然让你好像站在清洁剂货架前一样头脑冷静,那还有什么快乐而言呢。

有个小朋友问我,饼干类零食里你喜欢哪种?我回答说,其实pocky很不错。她说,啊呀呀,虽然味道还好,但是种类太少了呀,出来出去,也只有咖啡巧克力杏仁之类的味道。我拼命摇头,告诉她,这可和我在日本遇到的情况大相径庭呢。在任何一家小便利商店,你都能买到十种以上味道的pocky,并且会随着季节变化,不断更换新的味道。比如我就爱吃,酸奶油桃子味的pocky,薄荷巧克力味的pocky,荔枝味的pocky,以及只有在樱花季节推出的樱花味的pocky和只在夏天有卖的梅子味的pocky。

就连在国内哄抬价格的哈根达斯,其品种的选择范围,也远远让人觉得不值这个价。每每兴冲冲去买,盒装的却不过只有三四种平庸的口味可选择。不禁让人回忆起在巴黎一盒一盒地尝试山羊奶酪味、桑椹意大利奶冻味、罗勒香草味的日子,也让人觉得在东京换着口味吃豆腐冰淇淋、焦糖香蕉冰淇淋、芝麻冰淇淋、红豆冰淇淋、肉桂冰淇淋的夜晚实在太过瘾,那种绚丽,实在是零食的真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