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
个人资料
爻爻斋
爻爻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573
  • 关注人气:3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連山
暂无内容
归藏
暂无内容
博文
(2017-02-20 10:49)
分类: 爻爻斋小札
亲笔代签 ——
这四个字在逻辑上明显有问题。在爻爻斋,却变得理所当然,甚至理直气壮。

文涛说闲话,云巢打哈哈;就像相声里的逗哏和捧哏。
爻爻斋的故事,执笔者是文涛,演员却不仅有女猪脚一枚,还有男猪脚一只。

出版社送来三百多张空白页,请作者签名。
文涛捧着空白页,请云巢设计示范签名。
文涛:同样的字,你能几百张写得不重样吗?
云巢:硬是要不重样,也不是做不到。
文涛:那你试一下嘛。
云巢挥毫,不知不觉已写了厚厚一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20 14:03)
标签:

杂谈

分类: 爻爻斋小札
博客里零敲碎打的文字,十年后竟变成了一本书《爻爻斋闲话》。
感谢四川文艺出版社错爱。
知己有恩……

点击进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04 15:32)
分类: 爻爻斋小札
去年立冬,爻爻斋的“巴壁虎”红得热烈。
小小的楼顶花园由青衣变成了花旦。

今夏,酷暑难熬。油绿的“巴壁虎”身心疲惫,一夜枯萎。
原来,年年岁岁花亦难相似……

满园凋零,仿佛颓势已定。

近来,天气转凉,零星下了几场雨。
“巴壁虎”的枯藤上冒出了小小的嫩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14 10:50)
标签:

杂谈

分类: 爻爻斋小札
(一)

云巢文涛与一言堂在“影咖啡”小聚。
“影咖啡”正在展出栩堂的画作。
几十张疏落散淡的菊,让酷暑顿生秋意。

拍了几张照片,用微信发给栩堂。
文涛:和朋友一起看你的画呢。
栩堂:紧张……😓
文涛:他们在夸你。
栩堂:你偷听一下,告诉我存在的问题,我好改进。
文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4 21:07)
标签:

李止

分类: 爻爻斋小札
《一》
几年前,在云巢的再三推荐下,文涛点击了李止的新浪博客“一镜止水”。
李止的博客内容单纯,细腻安静。所有的文字图片都围绕着艺术。
李止的博客内容丰富,油画、国画、摄影、书法、诗歌、生活,可观可瞻。
在博客里串门,偶尔闲话几句。
君子交,淡如水。

《二》  
2012年9月,李止在博客里贴了一张油画《偶尔忘记你的样子》。文涛怦然心动。
像被细如牛毛的银针突然扎了一下,那块板结已久的肌肉感觉到新鲜的疼痛。
偶尔忘记你的样子——这个“你”,是记忆中的“你”;这个“你”,也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1 11:47)
分类: 爻爻斋小札

    谈起云南某古镇。

好友说:整个古镇全是商铺,所有店主都是外地人。没有原住民的地方,没有灵魂没有根。

此语击中所有“著名古镇”的死穴。

游人如织,商业气息浓重。那些原本想要寻找古意清雅、想要得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21 09:09)
分类: 爻爻斋小札
云巢生日,文涛拱手献上用私房钱买的寿礼——苹果手提电脑。
云巢很喜欢。
文涛:我过生日时,你准备送点什么呀?
云巢:给你添画几张岁月书签吧。
文涛:没别的了?就这样打发我?
云巢:是的。

文涛开始习字,临写《董美人》。
单次习字时间从未超过三天的文涛,这次竟坚持了一月有余。
虽然坚持得有点艰难。

文涛:还没到半小时?
云巢:没到,还有三分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2 19:38)
分类: 爻爻斋小札
楼下有块空地。
这块空地是附近居民的“文化娱乐中心”。
每晚七点多,震耳欲聋的坝坝舞便开场了。
舞民们热情高涨,风雨无阻。
也难怪,成都的雨总是下得跟洒香油似的。
这点雨,哪能浇灭坝坝舞的激情?
每晚七点,文涛都盼望能下一场雹子。

此刻,坝坝舞跳得正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爻爻斋小札
        无鱼说:有的人种几棵麦子也像兰花,有的人种几株兰花也像麦子;画亦如此。有的画家作品天生就有清贵之气,有的画家却不然,怎么画都很土气。
       文涛说:同样是桃花,有的是仙界瑶池的桃花,有的是乡镇企业院子里的桃花;画亦如此。

        云巢的小妹在玻璃瓶里随手插了几枝红油菜,紫红的菜杆、暗绿的叶子、明亮的黄花,美得清逸别致。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1 21:52)
标签:

杂谈

分类: 爻爻斋小札
(一)
赵莉是位雕塑家,她的丈夫大雕塑家钱斯华戏称妻子为“石匠”。
文涛看过他们的一张工作照——细腻的石粉均匀地、厚厚地落了一身,只有防尘面罩遮盖过的部位还是皮肤颜色,像戏剧中的小花脸。夫妻俩笑得纯真又顽皮。
从未见过工作中的赵莉,无法想象衣衫飘飘、长裙摇曳的赵莉凿石头的样子。
文涛对赵莉说起自己的疑问。
赵莉摆了一个健美动作,让文涛摸她厚厚的肩膀和胳膊上坚硬的肌肉。
赵莉有些遗憾:这也算是职业病吧。我太结实,穿露肩膀的衣服都不好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