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andy
cand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495
  • 关注人气: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作家要存在,必须不断往前走,不断变化,也许你的变化是失败的,但进步就常常孕育在失败之中。”赵玫说,她总是喜欢“变样子”。变化令她的精神与创作始终充满了刺激感。

  20世纪80年代后期,赵玫因短篇小说《巫和某某先生》、《无调性短歌》、中篇《展厅——一个可以六面打开的盒子》成为颇受文坛瞩目的“先锋” 作家。她的“当代爱情三部曲”(《天堂里的罪人》、《世纪末的情人》、《我们家族的女人》)被文学评论界视作中国当代女性题材创作中富有深切人文关怀的经 典之作。90年代初一个偶然的契机,她与苏童、北村等作家为张艺谋撰写了历史小说《武则天》。

  她的变化,有时是缘自有意识地寻求突破,有时候却源于她对挑战充满兴趣的个性。从当代题材突然转向历史题材,她自己也没有太多把握,于是集中时 间做功课,“恶补”了《新唐书》、《旧唐书》、《资治通鉴》等古籍,以及不同版本的《武则天》。她发现国内外有很多人写过,其中不乏郭沫若那样的大家,但 却鲜有女性涉足。这时,赵玫觉得完全可以用现代的方式,从女性的视角来建构、阐释武则天这位历史人物。

  有的作家不太愿意碰触当代题材,以为距离过近不好把握,写历史题材则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看上去,《长安盗》似乎又落了海岩式的“俗套”,因为作品的标签没能脱离“案件+言情”。
    可是实际上,这个貌似重复的外壳下,承载了太多关乎金钱、关乎道德、关乎人性的沉重的思考。
    “今天的人与过去的人相比,最无趣之处就是爱已消亡,爱情因人类进入拜金时代而灭绝殆尽。于是,当我的笔触仍然试图留住爱情的时候,我的目光就不得不转向历史。于是,决定去写古装。”这本来是海岩一部小说的开头,拿来作为《长安盗》的诠释,倒也不显离题。这的确是海岩首次写古装,且古装与现代穿插交织,如一个武林高手,在有限的空间内幻化出无限招数,扣人心弦,欲罢不能。
    身上耀眼的诸多光环,没有遮蔽海岩温和但却敏锐的目光。在近来的作品中,无论是《独家披露》还是《长安盗》,也无论是古装还是现代,他所触及的是自古不变的人性深处最软弱的一面。11月初,在海岩所供职的北京昆仑饭店,海岩接受本刊独家专访。

问:你说过自己是“最不重复的作家”,这次又“欲避故犯”,写了“案件+言情”。采取复调叙述的结构,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海岩:因为武惠妃的墓被盗,所以创作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叶广芩有很多头衔,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陕西省作协副主席……可是她最珍惜的,是周至县的乡亲们给她挂的“荣誉村民”。
    今年8月, 《秦岭无闲草》首发仪式在三官庙举行。三官庙山高路远,地处秦岭深山。没有请领导,没有叫媒体,只叫了几位朋友,但是当天仍有近百名来自深圳、北京、上海、湖北等全国各地的“叶迷”自发赶来,跟随叶广芩徒步穿越凉风垭到三官庙8公里的原始森林。离开周至多年,只要知道叶广芩回老县城来,乡亲们就会做个条幅挂在大城门上:“广芩,回家咧!”
    她每次看到都是热泪盈眶。
    逢年过节,乡亲们会记得给叶广芩送来山里的木耳、香菇,还有发面馒头。她觉得拥有这种感情,真是幸福。老百姓喜欢她,她也离不开乡亲们。她甚至在秦岭买了一块墓地。“我想等我死了,骨灰就埋到那里,那里是我的归宿。”她说,人本来是属于自然的,最终要回到自然。
   
    叶广芩最初的写作动机很简单,就是证明给人看。那时她还在医院当护士,没有机会写作,也没有这个意识。有一个病号,躺在病床上看杂志,看得剃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1 23:07)
标签:

杂谈

“我更喜欢独行,天生孤僻。更善于独自行走民间,更乐于和陌生人交往聊天,这样的方式使我成为我这样的作家。”池莉说,那是在《来来往往》一出版就发行30万册的1998年,直至新作《她的城》一发表就被多家媒体转载的池莉,依旧独来独往。

有趣的是,像她这样一个“比较孤僻冷傲”的作家,作品偏偏很“热闹”,社会影响风生水起,尤其是《生活秀》:先后改编成电影、电视剧、话剧、京剧;武汉吉庆街迅速崛起鸭脖子食品产业,久久、精武、来双扬……让许多人致富或者有饭吃,这对池莉来说,是连获奖都比不上的欣慰。那两年,池莉成为“空中飞人”,各种邀约不断。池莉自小起意当作家,三岁的理想就是写作,三十岁的理想还是写作,从没改变过,至今没有一字退稿、一篇压稿。

不过,创作上的顺风顺水,无法抚平池莉心中的焦虑。她从小是一个乖女孩,听父母的、听老师的,长大成名了,听社会潮流的,四处奔忙,顾此失彼。直到有一天,作家奈保尔笔下的“成名和逃离”击中她的内心,她突然清醒地认识到,应该懂得选择生活方式了!她要安稳,要妥贴,要能够生长新的思想与新的美丽。于是,池莉毅然动身回归自己——转身成了“会议和社会活动的请假大王。”她搬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8 23:34)
标签:

杂谈

尽管贾平凹每次都会“躲”记者,甚至因此得罪过人,他也依然不愿意改变自己初衷。“我提的都是小事,人家说的是大事。来开会的不说拔尖吧,都是各界的精英人物,大多都是北京的,大城市的人,所以人家说他们单位的事,那都是大事;我一说我单位的事,事就小了。”他慢悠悠地说着,把头扭向一边,深深吸了一口烟,看上去有点无奈。
    话是这么说,他关注的哪里是小事?小组会上,他提了两点建议:一个是对于贫困地区应大力扶持,不能走形式、走过场。应该像救灾一样救助贫困地区,拿出建设高铁的投入真正扶持他们,不能只发救济金,或者像撒胡椒面,落不到实处;一个是应该真正关心年轻人。45岁以上的人,是改革的受益者,他们对改革心存感激。但是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轻人没有这种感觉,他们从出生就是这个时代,对物质的富裕没有感觉,但是成长中却面临着入托、上学、就业、住房等现实的困难。现在他们很快成为社会的主要力量,应该解决好他们面临的问题。
    “我觉得这都是大事。现在农村不用交农业税了,计划生育也不算是主要问题了,我看到好多农村基层干部用很大精力来维护安定,在这上头花很多钱。”贾平凹说,自己前几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三月八日。
接上一一,她第一句话就说:妈妈,书包太沉了。
我丝毫没有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从原来老师指定接孩子的地方,多走几步改到学校门口,混在家长群里,踮着脚尖张望,好在她走出校门的第一时间,从她稚嫩的肩上接过沉甸甸的书包。
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她从后面搂着我的腰,问:“妈妈,你今天忙什么了?”
“采访,拼版啊!明天出报纸,今天最忙了。”
“妈妈,你辛苦了!”
我心里涌起一阵感动。“谢谢一一,这么关心妈妈!”
“好了,语文作业做完了!”她兴高采烈地说。
我刚意识到今天是妇女节,肯定是老师的安排了。“老师让我们了解妈妈的工作情况,还让我们帮妈妈做一件事。”
回到家,一一勤快地帮我脱勤,拿拖鞋。之后又提了书包去屋里写作业。其实不用老师吩咐,她平时做的也还好,常常帮我做家务,8岁的女儿俨然成了我的小帮手。
不到两分钟,传来熟悉的赖叽叽的哭声:“妈妈,我忘了语文作业是什么了!”
我问:“不是已经做完了吗?”
她说:“老师还让写呢,让写什么我忘了。”
那没办法。只能动脑筋想了。
她又气又恼:“老师都说了我怎么给忘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前那个写《七里香》的安安静静的席慕容回不来了。”
    台湾作家席慕容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沉重甚至有些悲凉。她说,自己不是故意变成这个样子,因为她也喜欢从前那个安安静静的席慕容。
    也是巧合,《追寻梦土》和《蒙文课》两部作品的出版,距离席慕容的第一次见到原乡,正好20年。而自我第一次见到她与张晓风、爱亚的合集《白色山茶花》并被深深地迷住,也整整20年。20年的时光,足以使与世无争的席慕容从《七里香》的淡雅恬静中走出来,变成一位被幸福和焦虑同时裹挟着,为游牧文化探寻中所遇见的环保、教育等等诸多问题四处奔走呼号,希望找到一个说法的悲愤的诗人。
    她原以为走进父母的故乡,就可以了却父母以及自己思乡的愿望。没想到仅仅是一个开始。因着被美的吸引和对于家乡的热爱----这么说太狭隘。后来这种爱逐渐放大,她对整个土地、整个世界的感恩,使她的思考不仅限于族群,也因此,她的追问应该受到普世的反思,就像一直以来懂得她有散文和诗歌里传达的种种意念一样,我们应该能懂得她的所有忧伤和疑问。

不认同从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9 23:02)
标签:

杂谈

2009年5月10日这天,王力江同学在幼儿园亲子班表现不好,惹他亲爱的妈妈生了气。
他可能没意识到,此次生气不同寻常。因为1个小时之后,王力江就跟着三姨的白色小轿车驶出了他无比依恋的小家。
当然,他走的义无返顾甚至有点豪气冲天。当他的妈妈问他是否愿意跟着三姨回家时,他头也不抬干脆地说:“好吧!”他的妈妈为着这爽快有点意外,抬头和他爸爸交流了一下疑惑的眼神,再次低下头问:“你晚上就跟着三姨睡,妈妈就不去了。”王力江以他一惯满不在乎的口气拖着长音说:“那---行吧!”
就这么定下来了。主要原因是王力江小朋友已经马上要过3周岁的生日了,面临着上幼儿园的挑战。如果不断奶,每天睡觉---不论中午还是晚上,一律喜欢噙着妈妈奶头的王力江,可能得不断地被从幼儿园地接出来喂奶。
这么一说,还真是个问题。不断奶,他永远不可能独立,永远都依赖母亲,永远不可能在幼儿园踏踏实实待上哪怕一整天。
断奶势在必行。
我对断奶这件事,从来没当回事。我只是对王力江的性格有点拿不准。毕竟我只是他的三姨。他哭起来亲妈都拗不过他,何况我。我领教过老先生的哭功,那可是,惊天地泣鬼神啊!我不自信,但这时必须坚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0 08:27)
标签:

杂谈

 宋人或得玉,献诸子罕。子罕弗受。献玉者曰:“以示玉人,玉人以为宝也,故敢献之。”子罕曰:“我以不贪为宝,尔以玉为宝,若以与我,皆丧宝也,不若人有其宝。”
     这是1993年桓台报社招聘编辑、记者时的最后一道题目,要求将文言文译成白话文。我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已经记不清了,但是那一幕,如此清晰地印在脑中,恍若昨日。
    十多年了,经历了风风雨雨的《桓台大众》( 桓台报),已经成长为英俊少年。作为亲历她成长的人员之一,为她的生日写点文字,难道不应该是有感而发、信手拈来的事情吗? 可是,我踌躇复踌躇。可以一个晚上写五六千字的采访文章,可是让我回忆与桓台报共同成长的岁月,却如此再三地掂量,生怕自己笔力不够,无以表达那份浓得化不开的深情。
    那时我的年龄是报社最小的,还不到20岁。这丝毫不妨碍我的热情和执着。是的,1993年6月15日,一踏入报社的大门,我立刻毫不犹豫地爱上了这个集体。我喜欢和同事相跟着一道去淄博日报,有时会受那些“刁钻”的电脑房的小女孩的奚落,嫌送版晚了,嫌标识不清啊,中午人家休息,我们只好沿着淄博日报社周边的马路闲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0 08:27)
标签:

杂谈

 宋人或得玉,献诸子罕。子罕弗受。献玉者曰:“以示玉人,玉人以为宝也,故敢献之。”子罕曰:“我以不贪为宝,尔以玉为宝,若以与我,皆丧宝也,不若人有其宝。”
     这是1993年桓台报社招聘编辑、记者时的最后一道题目,要求将文言文译成白话文。我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已经记不清了,但是那一幕,如此清晰地印在脑中,恍若昨日。
    十多年了,经历了风风雨雨的《桓台大众》( 桓台报),已经成长为英俊少年。作为亲历她成长的人员之一,为她的生日写点文字,难道不应该是有感而发、信手拈来的事情吗? 可是,我踌躇复踌躇。可以一个晚上写五六千字的采访文章,可是让我回忆与桓台报共同成长的岁月,却如此再三地掂量,生怕自己笔力不够,无以表达那份浓得化不开的深情。
    那时我的年龄是报社最小的,还不到20岁。这丝毫不妨碍我的热情和执着。是的,1993年6月15日,一踏入报社的大门,我立刻毫不犹豫地爱上了这个集体。我喜欢和同事相跟着一道去淄博日报,有时会受那些“刁钻”的电脑房的小女孩的奚落,嫌送版晚了,嫌标识不清啊,中午人家休息,我们只好沿着淄博日报社周边的马路闲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