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书慧斋_403
书慧斋_40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145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杨晓飞

永远陪伴我的亲人

张腾

最爱吃面食的地道北方人

孔庆东先生

我学术路上的导师

张文洁

一个令我爱惜的才女

徐铭君

一个善良的大好人

曹文轩教授

他有着干净又美丽的文笔

不吃鱼的猫

这是一"只"个性的猫人

李阳先生

演绎着中国人的精神

陈明远先生

将真相一揭到底的真人

钱理群教授

一位可爱的北大学者

刘处长

梁山好汉赤发鬼刘唐的后人

弘德家园

一个充满快乐温馨的失乐园

岳大明白

  传媒大学的关系户

三哥

一个想画出真正漫画的自不量力人

环境博览

我的报纸,学生们的博客

蔡德贵教授

季羡林先生的门徒

汪宏华

国学奇人啊!

米莱珞丹

在她的身上可以看见我的影子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公告
   xiaoshishuzhai@sina.com  这是我的电子邮箱   有什么想说的可给我写信 怎么都好就是别往我的邮箱里仍炸弹和小广告啊! 呵呵  祝大家吉祥!
博文
标签:

杂谈

   今天晚上周彤警官赏饭请草民在宣武门吃卤煮、串和酒,

     送走了人民警察之后,

     趁着夜色带着酒意和风往家走着,
     其间,路过从前住过的童年、少年时的家,

     菜市口和牛街的平房,

     虽然拆的只剩下梦里的框架,

     趁着夜色我走进了深邃而常常令我害怕的小黑胡同。

    远离了大街的喧嚣,

    从前的这宁静的确让我这个胆小的人害怕、恐惧。

   今天没有,这里的确还有儿时的模样。

   的确还有胡同。

    我步行在这深邃望不到头的胡同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5 18:59)
标签:

杂谈

 

    按照惯例,每年北京下雪我都愿意写一篇关于雪的小文章以表纪念。自从恶心的哥本哈根会议以来,我明白了两件事,一件事是哥本哈根是一个城市的名称,而不是冷饮冰棍冰激凌的名字,还有就是明白了自从那里沸沸扬扬召开了全球气候峰会之后气候一天比一天不正常。今年的雪也是如此,我本认为今年是不会再见雪了,正是天气气象局诸位专家的预报、预测,使我又兴奋不已。特别是他们送来的惊喜:今明两天北京无雪,结果第二天一醒来便被一世界的雪白惊醒;今天夜间北京有雪但雪量不会大,结果一脚醒来积雪丰厚。两大“误”打“误”撞的反差使得对雪热爱的我,重新激起热情。

    实在是不知道用什么美丽的辞藻来形容雪了,此处省略五万六千字,这样最好。撑死加上一句洁白的雪像无数只落满人间的玉兔,或是无数颗洒在爱吃糖的孩子或者纠结于爱吃糖却又怕糖尿病人身旁的大白兔奶糖。如果再要加上一段心情的话,那就是宛如一颗冰冷的心相仿。或许还有,你猜呢?

    网上有人发问青春是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五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1天啦!

2006年10月21日,在新浪博客安家。

2006年12月16日,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开博》

这些年来,新浪博客,陪伴着我一点一点谱写生活。

文 章  243篇
图 片  0张
访问人数 26844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01-01 18:52)
标签:

杂谈

 之前写了一个很好玩的总结,后来把它删除了,于是我不写了,这是最好的总结。

 

      一疯人梦中呓语曰:

      “牛街的牛魔王要走,我叫它再玩会呗,它犯轴非要走,说大兴的跳跳虎要来,不走就被吃掉。”

      “它脑袋上有个王,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季羡林先生去世到现在表面上看似太平,其实暗地的勾当一直没有停下。只能说敌人的潜伏行动不是很高明,露马脚之处甚是明显。有汉奸炒作是都是为争夺季羡林先生的家产造成的云云之三俗联想,而季羡林先生的大部分稿费大部分都是捐赠给母校清华大学,还有在她的秘书李玉洁之手(此人一会再说,埋个伏笔)。这所谓的遗产纠纷不禁使人想起侯耀文家务,徒弟郭德纲出于良心替站出来替师傅说话,我虽一届草民但虽没有路见不平之气概,但好歹也深受鲁迅先生之影响,还是想站出来说一说,虽然季先生的长子季承先生不愿说,但我还是想说一说,好歹也给季先生磕过头的晚辈,这个时候也应该顶钱文忠老师!

    前不久季羡林先生的收藏品丢失,一直到最近5000余册的藏书被偷,用个文言说真是“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啊!”孔乙己说:“窃书不算偷!”不错,这个真不是偷,媒体上所谓的被盗只是掩人耳目罢了!其实自己想想大家就都明白其可笑荒唐之处,我有幸随钱文忠师到过季先生北大朗润园的居所,先生在朗润园的藏书只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6 23:21)
标签:

杂谈

    今天是季羡林先生的第98个生日,也是先生离开我们的第26个盛夏之夜。新闻上说敬爱的温家宝总理今日分别看望了朱光亚、钱学森等著名学者,唯独少的是季先生,总理每年的今天都要去看先生的,而今天却少了两位老人对话的身影。今日朋友出书,因而去书店去捧场买其书送朋友,看到了外研出版社出版的季羡林先生全集前六卷,本来是作为先生生日礼物的,可不曾想先生没有亲眼瞧见,甚是遗憾。书做的很是精美,除此之外到处可以看见先生的等身之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11 19:45)
标签:

杂谈

        沉痛悼念季羡林先生

 

                  

      今日在国家图书馆查询课题资料,学生发了信息告知季羡林先生于今日九点仙逝,噩耗传来,向钱文忠老师求证却是如此,他已经悲不成泣,看样子噩耗是真的了。前几天有这么个混账的预感,觉得先生去世了,竟嘲笑自己的卑鄙。今日却是如此,甚是大悲。师祖的学问天下第一,先生的逝世不仅仅把宝贵的学问带走了,更结束了中国大师的时代!不知道大家对季师的评价如何,按照规矩,还是让先生安详的走吧,或敬或恨,都已过去了!先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1 18:54)
标签:

杂谈

      再发一篇文章,是最近刚写的,这是一篇讥讽的小文,有点幽默,但绝非大俗,欢迎指正批评!话不多说,最近在思考个问题,那就是在生命和道德面前谁更重要?欢迎大家一起讨论!祝福各位吉祥!

  

      突然间怎么想起这么个题目,我也不知道,只是在公交车上偶得一感罢了。猪悟能元帅帮我搬来明镜,照罢过后,不禁一惊:这面目、这块头、这身高、这发型甚是与政治局常委无缘,与联合国秘书长无故。当大官就一定好吗?有权有势利己害人便是好吗?心宽体胖、与人无争,或许正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所告诉我们的那样:平凡的世界不平凡。于是俺每天等着太阳照常升起,照常卫生间里新陈代谢,照常看宝书赏美女,照常吃汉堡挤公车,照常把手机当电子表,照常把米莱当作情人,照常做着照常的事,平凡过着平凡的日子。我那隐形的翅膀,或许没有多大拍打的劲,或许没有汪峰声嘶力竭的嚎叫着“飞的更高”。但我那隐形的翅膀或许深埋在我平凡的心里,或者它潜伏在我美好的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21 16:18)
标签:

杂谈

     最近一直在忙碌一个博士生的学术专题研究,很少来光顾,很是抱歉,感谢大家的光临和指正批评,传一篇前不久电影<<南京!南京!>>的文章,这篇文章是和几个博士生一起聊天而成的文章,网友克东先生也和我一起讨论过<<南京>>的问题,希望大家来讨论学习!

  

                              拒绝遗忘

                       ———南京浩劫的反思

 

     学校能够组织学生观看《南京!南京!》意义是好的,陆川的《南京!南京!》,不是第一遍看了,“五四”青年节那天就已经看过。重温影片、回顾历史,值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04 13:14)
标签:

杂谈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是青年人的狂欢节。昨日各大电视台都在办大型晚会,演员们穿着五四时期的服装,唱啊说啊,挥舞着旗帜,高呼:“青春万岁!”而这口号有多少是发自内心的,有多少是带着心灵的呐喊呢?五四青年节有多少人只是为了休息那么个半天,而真正感受、思考五四的意义呢?今年是五四诞辰九十周年的纪念日,我们固然应该庆祝,但不必形式主义的为庆祝而庆祝,正如清明节某些地方大搞的祭祖一样,大规模的、商业的乱搞的意义何在、居心何在?难道是要复辟帝制吗?不如把这些心思花在纪念革命先烈和地震死去的同胞不好吗?

    所以,今年的九十年庆典我拒绝以任何形式参加各种纪念活动。不如以自己的形式纪念,少年强则国家强!努力读书,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把五四精神与内心精神上的升华,以实践行动来做点事情吧!

    本来五一要发布的书单,由于忙碌学习没有时间上传。不如借这个机会来以纪念这红色、激情的五四青年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