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双飞燕
双飞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25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04-26 15:36)
标签:

教育

那是十一月底,一场大风把北京的天空刮得干干净净,暮光里透着湛清的蓝。

到下班时间了,我整理自己的办公桌,正准备关电脑,门忽然被推开,走进来三个人,看样子是一家三口,那中年男子用浓重的方言说:我们是从山东来的,想带孩子看看学校。

我招呼他们坐下,特意仔细打量这孩子,他有一米七高,年纪看起来有十四五岁,到了陌生的环境,他并不环顾四周,目光只落在地面上,表情木然,在沙发上紧紧挨着妈妈坐,一只手拖着妈妈的手,像个小孩。

我给他们一人倒了杯水,递给孩子时:他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故事

情感

农历腊月二十三,小年。一场轻雪落在了关中平原。

绵延无际的田野上被覆上薄薄的白毯,文娟坐在去县城的小巴上,看着窗外一段一段的田野,离路边近的地头微微露出苍青色的麦苗。车厢里人挨挨挤挤的,卖票的小伙子站在车门边,一只脚蹬着车门,冲里面喊,县医院,县医院下车啦。

文娟推开人群,挤到门口下了车,一下地,踩着一脚泥水,原来县城路上的雪早已化了,到处泥泞不堪。

乾县县城便在乾陵脚下,是这座女皇陵寝的护翼,自古富庶繁华,如今年下,自然更是热闹非凡。

文娟拣着路一步一步到了医院,挂了呼吸科,去给奶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6 16:07)
标签:

情感

  十月十二日,我离开工作了四个月的单位。走的时候,董老师说,你也有长处,你擅长写类似心灵鸡汤这样的文章,我笑笑,没说什么,走了出来。

    我很虚弱,从生命深处透出来的虚弱劲儿,很多时候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办法和别人正常交流,我说话的声音,表情都那么让自己难受。

    31岁,我在时光里走了好多好多年,时光里落下我许多许多生命碎片。割着我的皮,割着我的肉,流血,疼,我哭。紧紧攥着手,我手上什么也没有。我走了这么久,可还是什么也没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情感故事

二 断指与文竹

    淡秋就是在那个秋天爱上酒的。

    在这之前,酒,淡秋碰都不碰的。七遥的习俗,女人不能喝酒。他们觉得女人就应该是稳重而矜持的。一杯酒下肚,面泛桃花,眼含春色。隐含意义几乎相当于勾引。只有轻浮的女人才会喝酒。因此,淡秋从来就没有注意过酒。

    从前的日子一直都是平静而安适的,略有些不快,春晖也总会想办法逗她开心。忽然生活的伤痛和重负一下子都落进她的生命里,推不开,逃不掉。一夜又一夜,她失眠,她陷进无边的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见,抓不到。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4 13:41)
标签:

情感故事

    淡秋出生在北方一座叫七遥的小镇。

    七遥非常小,只有三条街。三岁的时候淡秋就独自从街上走过。她小小的脚蹒跚向前,那天风很大,刮起沙尘,她有些害怕。实际上七遥每天都刮这么大的风,后来她就习惯了。淡秋没有哭,她记得回家的路,然而那条街长得怎么也走不完,街上几乎没有人,她觉得非常孤独。她低着头,手扶着一段一段的墙垣,小小的身子被风沙夹裹着慢慢往前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2 13:37)
标签:

教育

文化


    我家住五层,推窗南望即见黍谷山。自从2012年冬雾霾驻扎北京之后,我清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山。当然,我看山没有陶渊明那么悠然,纯粹是给空气质量相面。若黍谷山苍山翠色,小道云径皆清晰可见,那太好了,空气质量肯定不错,赶紧开窗通风,自由呼吸;若黍谷山云纱在面,若隐若显,PM2.5铁定超过100;若一觉醒来,天地仿佛被一口大锅罩住,混沌一片,黍谷山已渺不可寻,那好吧,把窗户再关紧点儿,如果不上班,就老实在家呆着,PM2.5不爆表就阿弥陀佛了。

    我记得十多年前,在老家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则来自扬子晚报的新闻。

    726日,江苏淮安第一人民医院,23岁的高女士因胎儿宫内发育迟缓,坚决要求引产,不料在等待院方为其做手术期间,早产生下重1950克男婴,孩子随即被转入新生儿科,85日达到出院标准,父母却拒绝接他出院。

    小男孩丢丢只好由医院新生儿科护士照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0 08:53)
标签:

情感


    20128月,我分娩在即,大姐从家乡赶来照顾我。

    有天早晨,下着大雨,我在客厅看书,大姐在厨房做饭,忽然出来说,好像楼下有人吵架。

    当时我们搬到这小区已两年多,这里生活安静,邻里和睦,少有纷争。大清早下着大雨,谁为什么事吵架。

    推开窗户,噼噼啪啪的雨声里夹杂着一两声尖利的女人的哭骂声,直从嗓子里扯出来,你给我滚。找那婊子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9 10:37)
标签:

杂谈

生死之间

    我第一次对死亡有清晰的认识是在我八岁的时候,记忆是如此鲜明,每一次回想都会战栗,仿佛死神就在那里!

    那是一个夜晚,我迟迟没有入睡,突然脑海里电光火石升腾而起,我会不会死?是啊,我已经八岁了,过了生命的十分一,不出意外再过几十年我便得离开这个世界了,或许是随时,一瞬间我害怕极了。

    那时候,生活之于我简直完美极了,我处在一种真朴的生命状态,劳动,学习,玩耍,无忧无虑。我想象不到,有一天我竟然会死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8 15:02)

二  狱中会面

厦门是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空气清新,风景漂亮。关昕安顿好住处,给老公儿子打了平安电话,便准备会面事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