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逐歌
逐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67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转载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文

【呆瓜注】任总的文章不可不读啊

 

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
  
小时候,妈妈给我们讲希腊大力神的故事,我们崇拜得不得了。少年不知事的时期我们崇拜上李元霸、宇文成都这种盖世英雄,传播着张飞“杀”(争斗)岳飞的荒诞故事。在青春萌动的时期,突然敏感到李清照的千古情人是力拔山兮的项羽。至此“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又成了我们的人生警句。当然这种个人英雄主义,也不是没有意义,它迫使我们在学习上争斗,成就了较好的成绩。
 

(2013-11-22 15:39)

 路过花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9-28 16:33)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直空闲

来不及......

——铬刻,2012年9月27日

 

(一)

 

仍觉得这只是个玩笑。生命,也只是一种来不及,来不及接一个完整的电话,来不及将内心的话全部讲完,来不及倾听一个人全部的过去......

 

在星译社,一直不解9月29日将发生的不可预期的事情是什么,是不是在昨天就算一种破期?笼罩在万州已经开始有些迷雾的天气,昨天,难得的晴好,却制造了一场惨烈车祸,唯一幸存并重症监护的人,已经和时种一起准点走完9月27日这一天,是来者也是逝者。

 

自然法则,谁也躲不过。凡有生命的一切,经历轮回,或是凋谢,或是新生,带着对前世不谙的面孔,寻找完这一生。我怀疑灵魂真的存在,有时将思想近似作了些等于,但于今天,我愿意相信,人有灵,人被注定在某个时刻丢下身体躯壳的负重,接受追求新的光华的使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8-03 21:41)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诗歌

【2012年7月 星期不详 天气晴雨有加,乱哄哄的】

 

这片土地,灾难多多,和七月相关,官方死亡数字据说几年统计显示,也脱不了七。大概七主水,大凶,不吉。

 

◎转移

如还原一个梦的动机

醒来的人充满罪恶

我解释不清楚

大雨降落,十年榕树已被淋穿

洗衣机在树下洗衣,没有人物出现

我在梦中心疼外壳会锈坏,雨就停了

可能我事先获得某种暗示

给予大树、雨景和人一种安排

也或许七月,乱透的天气

一定要使人害怕或退却

也可能是我的孤独发生转移

也仍免不来裹挟

潮湿的气息

逼退靠近的人

 

◎蜜蜂和飞蚁

他们决定的事情,才真正令人感到害怕

他们下定决心,吃掉空调外机里的氟

于是,他们来回地飞

我从玻璃窗里,仅能看到

他们消失在壳体下方,又魔术般爬出

这金属质地的东西

最近总在我面前阻挡或出现

他们一起演出

频繁地更衣,补妆

在我的财产上,发现生活的另一意义

 

&#96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5-25 09:36)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诗歌

◎午夜

 

属于雨季。秘密繁衍出多种霉毒

在我们的屋子中间占据

一段日子扁平似络空气

在球形猫眼内的楼道,飘来飘去

惊奇又恐慌,多么好的空白!

惊雷划分疆域连同丢弃的小岛

成年累月在客厅南墙一寸一寸偏移

因为分歧裂痕巨大又撕扯不清

活着的是是非非

我们谈下去复杂

谈不下去就挥攉吧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2-04-13 21:46)
标签:

杂谈

分类: 一直空闲

石河子 

 

四月的石河子没什么特点。

 

和刀朗的《喀什葛尔的胡杨》唤起广漠、苍劲、高远的地域特色感太不能相提比论,大概石河子不属于新疆,属于内地各个地方移民的居点。无从考究这个地方的形成,或许没有沉淀,难有文化因素,也难让人感受到一个城市的不同。很怀疑一点的是,自己也接近类似的石河子,不知道尚有什么特点。早不是从人群身边一穿而过便不见踪影的单车,只是一场愰愰上演待谢幕的老片,谈不上情节。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1-11-15 15:21)
标签:

休闲

分类: 一直空闲

原来万州的十月是多雨的,在去年的《十月》里看到,也是“没完没了”的雨。十月的雨,一直延续到了十一月,两三个太阳后,开始浸染不止。这雨来了,比十月过胜而不及,一整天地下,不冷不燥,但难言舒适。

 

季节本身就是重复的故事,在我们身上一天一天地演绎,乐意选任何一人作为主角。这种想法,在我每次经过果园路尽头血站路口与新城路的交汇点时,便有一种观看每一天都会是一部情景剧的感受。年复一年,每年无数次路过这里,无数地印证这一想法。把博客标题成月份,又获得年复一年的印证,像极一束透过残破门扉的光线,在亮光中发现周围已是陈旧和怀想。感叹与感慨是赠给一定年龄人的,时光就是这样,重复在你每一次经过的路口,将前一个人复制成你。

 

越来越多还原自己的想法,越来越深的时候,恰是一种摆脱重复禁锢的心灵挣脱,任何一次,都只不过对抗生命更进一步的抵达,然而,生命竟是时光的产物,你拥有生命,却拥有不得时光,你便再一次沦为生命的产物。说到底,你只不过是一份主观存在的,有形无貌,在每一天里,逐渐逐惭地消逝一条曲线。生活着,比比谁的曲线多一些少一些罢了,美属于时光,永恒不可替代。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1-07-02 16:18)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诗歌

◎六月,水花花的

 

这是第一天。

十几年,同一条河

越发习惯越发陌生的一座城市

很多地方被淹,老旧的街道在季节中趋冷

期望变成沙粒被毁掉的

模样,从眼角到面部已漠然走逝——

还要习惯更多的是,让六月

生出这场暴雨,该来的来,该去的去

 

这是第二天。

北滨路迷蒙

顺从雷声的雨,在凌晨200肆

接下去时钟偏瘦搬移到假期最后一刻

绿灯亮起,红灯亮起,混乱的十字路口

如长发在风中散乱成一把黑伞

我极像其中一络

被安排在三楼

302,些许停留

 

这是第三天。

长江水消退,苎溪河浸泡多年的桥坍塌

砸死钓鱼人,我既不同情,也不惊诧

巧合的缘,注定的事,一条鱼一段距离

没有早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我的诗歌

◎给过生日的朋友

 

生日于你,越来越单薄

某个人来某个人去,某个人曾坐在对面

要你相信世界,至深至情

像部小说,男性的作者

误解也好,遗失也好,和多年闻讯已死去的女主角

太多巧合如何刺穿你一丝哀伤

心疼你的迷惘,还有你至今未曾体悟的

死亡,代表寒冷

代表遗忘

 

2244

 

◎930,现场记录

 

街上亮着的只有路灯,窗外黑了不少

拿一手好牌的人宣称可杀死恐龙

也可以在牌上走钢丝

隔壁桌三个男人喝黑啤,不聊女人

直到有人提议,叫个女人来老树

有杯竹叶青,有鸡尾酒,有不怎么样的女人茶

有昏黄灯光,一壶茉莉花,让人陷入空虚却不知为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