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畅游四医院
畅游四医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17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影评博客圈

影评博客圈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3-04-14 22:01)
标签:

畅游四医院

分类: 廿居

    a.还牙

    女儿掉了第一颗牙,她倒是很平静,让妈妈包起来。不经意间,她成长的速度已经让你觉得无所适从了,因此我每天争取抱一会她,脑海却惊恐地思量下一个见证标志便是月经初潮了,嘴上嘟囔着,让爸爸抱抱,再大点就抱不了。我的婚姻如此步入了七年之痒。

    b.白豆

    传说,当年的作家毅然辞职、离异,住在桑塔纳里钟情写作,至少这个桥段我不信,作协、文联的人品已蜷缩在体制思维里腐烂霉变,亨利米勒钟情于写作的意识流尚需要两个必要条件,一是混迹巴黎下等妓院,二是高密度的酗酒,从而伴生写作这个无奈的副产品。

    c.场殇

    我是害怕具体的、琐碎的…不对,口头上是这样,但现实里我是个具体的、琐碎的,甚至有些神经质的阴谋主义工作狂,把所有阳光下的事情肢解成赤裸裸藕断丝连的悖论,正所谓悲剧情结,毁得了美好灭得了憧憬,谁让我是法西斯美学哺育起来的一代,更是叔本华的炼狱论造成人生的团灭。

    d.七年

    二月二,没来得及理发,慌忙中自裁一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知道吸烟不好,正如爱情,易成瘾、依赖、伤痛或是其他……有时候看电影也是一种纠结,例如《单身男女》,剧情上就显得纷乱、杂陈,甚至我自己都不能确定。

    子欣,一个来自苏州的女孩在港打拼,公车相遇一幕浅浅交代七年男友另组家庭。剩下的就围绕着子欣如何在古天乐、吴彦祖之间飘忽不定地艰难抉择……关乎爱情的香港电影近期两部——《恋人絮语》、《单身男女》,从各个角度比较,前者要高明一些,感情来得自然、剧情发展得顺畅,而后者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04 11:09)

    又见一年,开始细细盘点记忆深处“年”的感觉,涤去变迁,剩下的仿佛只是延长的星期天,空想、空白、空洞之后我们的年味在哪里……儿时蠢蠢的企盼,儿时馨入旮旯的喜庆,儿时欢愉的劲头又在哪里?

    或许,是岁月的惆怅成长的烦恼。物质匮乏的年代,一顿泛着油星的荤菜,便形容那是过年味;精神贫瘠的岁月,守着春晚,全家团圆,那是年福。如今,餐餐佳肴,歌舞升平了,人们反倒开始回味以往,寻觅年的味道,并且乐于此道。我也踌躇了,但随着女儿的成长,让我似乎悟到原来的“年味”究竟在哪里!

    孩子无忧无虑的,原本有父母、妻子的照顾,我并不用费心,她也在不经意间长大,从蹒跚到咿呀学语转眼就是农历新年。从父母家出来,一轮朗月点点稀星,我执意在那个不太冷的冬夜携妻女徒步回家,应该是碌碌之后仅有地心血来潮,炮仗的回响时不时震碎那份宁静,孩子纯净的眼仁里皆是新鲜。

   “爸爸,那是什么?”

   “那是礼花,是别人放的炮……”

   “妈妈,为什么是花?”

    ……

    女儿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27 02:08)
标签:

杂谈

分类:

    入夏的乌鲁木齐,昏黄的街灯,沉闷中任凭蚊虫叮咬。已经很久没有细细记录我的城市,是霓虹中的宿醉还是已然迷惘,心智不再?当这么一段日子,没有网络,重新编排打发寂寞的时候,才真正发现原来沉淀的仍旧是浮躁。

    气温摄氏32度,沿着乌奇公路一泻20公里便是大草滩村,路边歇着一家不起眼的小店。记不得是第若干次踏进,三炮台一壶、辣子鸡一盘,慢慢咀嚼……

    不知道在咀嚼什么,但我明白我是在追寻最初的味道,味蕾淡去,甚至连自己都忘记了最初的味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2 02:09)

    四条五条

  “嘻嘻,我们讲个谜语猜猜吧?”西西自若地端起酒杯在眼前晃着晶莹彻底的液体,她的目光只注视着杯子。
  我承认自己喝多了,趴在桌上偏执地摆弄着打火机,其他的几个埋头或是“呕呕”作响,“哗啦”地翻着胃液,空气只凝固在酒精掺和着胃液的气氛里。
  好好的聚会又成了狼狈的局面,最近常醉,最近喝酒越来越没有文化,夙求过后的麻痹。
  我是阿义,以前外号很多,什么红眼阿义、大头,现在觉得还是比较满意猪头义,折腾了那么多年只有肚子上的脂肪在顽强的生长,德性却没怎么变化,革命了几年才发现又折腾回了原点。
  坐在对面的是西西,我觉得她和我一样,女人二十五岁容貌开始衰老,女人的心理十八岁开始变得越发不自信,坦言,西西应该恨我的,她二十五岁那年作好了一切准备将自己变卖给婚姻的时候我善意的阻止了她,也是酒后,滞胀的头脑加上似乎一本正经的表情,郑重地宣布:“这么多年,我还是觉得你最好,什么狗屁的真爱……嫁给我吧……”
  西西是那么真切地埋在我的怀里哭泣,以至于第二天清醒的时候还有那么零星的记忆。
  她逃婚了,我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12 01:43)
标签:

畅游四医院

漂雨集

杂谈

分类: 廿居
  序    
  This longing is for the one who is felt in the dark, but not seen in the day. Your voice, wanders in my heart, like the muffled sound of the sea among these listening pines. 

  这个渴望是为了那个在黑夜里感觉得到,在白天里却看不见的人。你的语声飘荡在我的心里,像那海水的低吟声缭绕在静听着的松林之间。                           



  没有尽头的崎岖山路,没有边际的青翠空旷,没有停歇的纷飞的淫雨。 

  不知道是幸福的开始,还是别离地终别,无言的结局,无奈的杂乱情感。 



  一 Sorrow is hushed into peace in my heart like the evening among the silent trees. 
  忧思在我的心里平静下去,正如暮色降临在寂静的山林中。 

  时间在默默的流逝,沉静在独我的宁静世界里,麻木臆障迷朦了双眼。大概是为了静默的等候,为了期待平衡的誓言,为了或许永远不会实现的那句承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期,兴致于杨镰先生的文字,历史隔空,读着读着,近了,转脸却又是黄沙漫天。斯文·赫定之后的新疆似乎不再有异域的征程和冒险,浅浅一个章节的黑戈壁、丹宾喇嘛,也被如今的电视武装得极具考据,草莽的假喇嘛是丝路侠盗也好、阴险恶贼也好,似乎渐行渐远了。

    一场久违的冬雪就此落下,深深的寒意,《梅兰芳》于这个雪夜降临了,乌鲁木齐“奥斯卡”影院的最后一场,零落的空座,观众寥寥,八排三号,极佳的位置,却再也找不到当年《霸王别姬》的灵性。陈凯歌,“想象力和知性的风格家”,无论传媒如何考据包装,我祈祷,陈导的想象力;我祈祷,陈导的知性;我祈祷,他是中国电影真正的风格家。恰如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一日,

   我哭了。
  是因为中国电影从一个纯情少女到妖冶少妇蜕变的心路历程。
  

   我改了,阿奈斯·宁卷首的内心独白,连着两天看周迅的表演是奢侈或者称之为煎熬,源自于剧情、源自于伤彻、源自于中国电影的蜕变历程,很荣幸,我们夹杂着各种复杂的情愫心结融入这漩涡中,或欢喜、或悲悯、或激愤……欣然成为电影文化市场的一份子。
  《李米的猜想》,恐怕是最优秀的剧本,尽管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新版《画皮》华丽服饰包裹下,颇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畅游四医院

随笔

情感

分类: 廿居

喝酒 写字 蜘蛛牌
  

    疏于笔耕,太久。早年养成阅读或是其他的什么好习惯一去不复返,我归结到两个原因:琐碎的生活,琐碎的生活之后的琐碎。回想七、八年前的生活,喝酒、写字与蜘蛛牌,喝酒这个东西成为一种生活态度以后,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似乎李白的斗酒诗百篇便是最早的意识流创作了吧;写字是放任,是臆想或是心理补偿,林林总总不好归结,一起出来码字的有出名的、有埋没的,有我这样苟活的,也有殁去的,死亡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鬼知道。蜘蛛牌,系统里自己带,简单略带一定的思考,终结了推倒重来也只是瞬间的事情,关键是反悔与重来的机会是无限的,生活一旦被判定了也只有坐吃等死,慢慢挨着了。

   如今,工作喝得频繁了,四月住院一月,酒量远不如昨,肝也不太好,饮酒总是躲,唯恐酒后吐真言犯了真性情。写字也成为不轻松的事情,琐碎的生活与琐碎的生活之后的琐碎占据了生活的绝大部分,这部分不好归类也不好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奥》(Ooku) 

导  演:林彻 (Toru Hayashi)

演  员:绘岛(Eshima)——仲间由纪惠(Yukie Nakama);生岛新五郎(Shingoro Ikushima)——西岛秀俊(Hidetoshi Nishijima );月光院(Gekkouin)——井川遥(Haruka Igawa);

类  型:历史

上  映:2006年

国  家:日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