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歌了

我们的田野
美丽的田野
碧绿的河水
流过无边的稻田
无边的稻田
好像起伏的海面
平静的湖中
开满了荷花
金色的鲤鱼
长得多么的肥大
湖边的芦苇中
藏着成群的野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分类: 诗了


给我一只鸟,让它们无法发生

埋得太久了。
潮湿的棉花
一栋楼住着很多人
我在最后这栋
特别安静
有人弹琴
我并不想听
我很茫然
但送餐骑士
按时到达
到底还能不能让人茫然了

PS:鸟呢鸟呢
好吧……只是旧时光啊
我从键盘上醒来
分配给我的微尘
还在维护着这荒凉:
红花开 红的心 红的好美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读了
原文地址:《枝叶》全篇作者:诗人余怒

 

《枝叶》

 

 

谨以本书献给吴圆圆

 

 

1

花园里有雾
我有点过敏

临窗而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12-21 12:49)
分类: 散了

回了趟老家,嘿,春天一样。然后回到北京,发现“回家真好”既满足“回炮台”也满足“回北京”两种。是的,真正做到此心安处是吾家不易,但是,北京漂久了,也是家了。这种放松与舒适,确实只有家才有。今天冬至,感恩。唯愿我能够努力,给亲人朋友更多一些关爱。很多时候做得不好,是因为太懒散了。
父母在老,孩子在长,生命的催促,也许并不是空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8 15:29)
分类: 散了
是的,有一些诗,读后会更爱孤独与沉默。所以享受一半下午。不应该再阅读胡闹的遮盖在孤独上的一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07 16:29)
分类: 读了
这么烦人地说着愿望而读后不烦的,是顾城的《没有注满的桶》。



没有注满的桶

墙,水桶,湿湿的门
墙,香蕉样黄黄的墙
木桶,湿湿的门
墙,被潮湿季节摘下的黑色的门


我的木桶

我无法偿付的下降的愿望
像牙床般肿胀,填放石子,被人按住的愿望
渴望收缩,不断收缩,渴望在迟钝敲打中,未曾呼叫的愿望
没有斧头切开的愿望
裂隙到达空洞,变成碎片的愿望
被挤住,颜料般浦出,像焦油般起泡的愿望
好的愿望
等待所有青青山林责任的愿望
竹筋暴露的,鸟雀飞过的,微不足道的愿望
琴箱和芦管中胶味的愿望
烟囱中松松的,粉状和针叶的愿望
金光闪闪,铁箍一样发红的愿望
够了和绵绵不绝的愿望
所有船的、跳板的、木楼板的、木柄的
 迸裂的高高在上和血亲的愿望
所有退水后裸露肋板的愿望
冬天木桩和大槌的愿望
闸门结冰时吱吱呀呀的愿望
闻见煤油香味、死去的愿望
血红血红的棺木,庙堂和桌椅板凳的愿望
因为巨大、分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了

奔跑的地雷

茄子
躺在砧板上
想起
雷管

也热爱去皮

死三次
便有了紫色的汁。


皮卡之战

绿靴子
倒立在升旗台
滚水
像雪花

也可以在梦中失落
抱头而过的生物
和你对话。

轮子留住尾巴
而他银灰色
拍一拍就飞了。

 
真子弹

有一次虚了
打在半路
从水中提取
各种花托
扶着楼梯

麦芽起义
新的弹药交给好人。


秋风凉

从前的乌龟
躲在叶脉下

眼见一排一排的人走过
缩小

也不见得就是凄凉。


蛾子的秋天

说黑就黑
叶酸
停在不能产生的下午

人外出打工
看得见
短促的物品
挂满了秋天的树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了


■  灌木


不明显的灵魂
阔叶安慰你。
明月也可在此之中
我们一起垂下
不择土,不择光。
活在自己周围
婆娑中你的镜子供谁盘桓。


■ 茉莉


茉莉
压抑在这里。
悲伤的骨骼
沿肌肉原路返回
身体的空
找不到气味
鸟在玻璃外发声
鸟的影子要破坏鸟
鸟在微弱的念头中弥漫
从早晨到中午
压抑就像塑料袋
套着花香
套着这些不顾一切的精神


■ 蒲公英

临界,凛冽的我
火与声音不会相遇.
圆形蒲公英
种子聚在一起
等待分散。空旷的早上
它们的绒毛
多么微弱
黄色的花瓣已经过去。

在夏天,黄色的过去
朦胧中海水的味道。
隐匿的藻类,透明的水母
从我的心中出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了

无以伦比的幸福,七夕在我心中永远是“女儿&母亲“节。爸妈来北京半个月了,恰逢二位宝贝咽峡炎,战线太长,他们和我们一起护理他们,一下就过去半月。也好,在一起就是幸福。一切简单。我心温暖。亲爱的爸爸妈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了

恩,相信沉默和反刍。无聊的看客。一切所见无聊得令人无地自容?读娃娃吧,整理娃娃,接近真理。接近又怎样,是的,我喜欢沙子,管它是沙滩还是沙漏。我追求内向,不能控制的话语,释放正常的人情。你如何信亲爱,得三餐?心知肚明的平静,和风细雨一样的厌倦。恩,我愿意服下一切植物的沉默与蓬勃。我愿意服下某些动物的反刍和踢踏。我愿意服下人的伪装与欢乐。

10多年了,我原本只需要更少的勇气。可是那时我还小,不懂事。我承认我多用了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