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史质
史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185
  • 关注人气: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请输入标题
如引用本博文字或谈理想、谈人生,请联系作者。:shizhinb@QQ.com
博文
(2018-05-04 14:16)

 

《黄河春日大风图》

 

与风舞蹈的是土

与水撩拨的是沙

一带深褐对应漫天玄黄

一簇老柳却也换了新芽

 

鸟巢在枝头来回摇晃

坟茔如馒头大小不一

一条道路顺河蜿蜒到远处

一个老妇弯腰撅腚挖野菜

 

《涌来》

 

大风吹过,随即

浪涌来。像命运一样

像离去一样

像夏日的急雨一样

像花朵谢去一样

像父母衰老一样

像酒醉一样

像猝死一样

 

涌来

 

 

《丢魂》

 

大风吹走了我的细软

我无法迎娶水嫩的新娘

镜子是多余的

酒是多余的

黑狗用猩红的舌头轻舔月亮

 

皮囊也是多余的。

帽子罩住了一切痛苦的秘密

当我飞起来

连恶心都是多余的

 

而在雾中飞行是孤独的事情

我看不到兄弟在麦田站立

只听到干燥的金银在空中铮铮作响

 

《金黄色的暮晚》

 

我曾在许多地方度过傍晚

这次印象极为深刻:

黄河在面前奔流而去

眼前的一切被涂上一层温暖的金黄

我将满四岁的儿子在玩泥巴

他自言自语,建构着自己的城堡

他是金黄色的。河对岸的树林也是

远处的鹊山也是

 

这是我为数不多的明亮时光

在不舍昼夜的流淌面前

 

《灯》

 

夜晚,我在麻木中静默。

窗外能看见城市

高层建筑虚幻的雄伟轮廓

和路上汇聚着的车灯河流

 

一切都很具体。

我记起白天遇到的一个老者

我帮他摁了电梯,他表示感谢

并颤巍巍的拍我肩膀:

“真好!年轻真好!非常好”

出于礼貌,我问了他的年龄

“我已经八十九岁了”,他不无沮丧的说

 

现在想来,这是这个星球上

两个雄性灵长类动物的对话

不过天气还好,似乎一切都轻松愉快

 

此刻眼前的光亮安静从容

毫无疑问这些都会在某个时刻悄然消失

一切都很具体。

不远处医院里救护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我看到一盏灯轻微跳动

清澈的灯油稀薄透亮

 

《神所创造的世界广阔无垠》

 

不去思念或回忆

不代表我麻木不仁

放弃抒情,不谈及爱

未必意味着我获得了智慧

如果你懂得忧伤

你得承认生命是有颜色的

如果我不热爱

请也不要怜悯

 

神所创造的世界广阔无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于博尔赫斯所说之无意义的美好》

一株棉花呈现出她的白
一只鸟隐入夜空

汽车轮胎在马路上磨出沙沙声响
一只空酒瓶被丢入了河中

这些事物蕴含着什么?

我的错误在于
总想寻找意义,或者无意义
这其实是相同的事情

我注视着餐桌
菜汤里,微小的油珠
闪烁着珍珠的光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病中吟》

药让我绝望
没有药更让我绝望
蚂蚁如此孱弱
广场如此空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首春天的诗》

 

一首春天的诗

应该饱含料峭

期待才显得充实明亮

 

迎春花儿开

惊喜恰如其分

 

光明大道被光明照耀

风中满是倒春寒

 

没有蜂舞蝶飞的时节

冷峻,亲切而空旷

 

——

这多年如一日的寻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月光吟》

 

至少有千亿人曾因月色伤感

恰逢此世此时看月事盛大却也美妙

 

时光如银梭脱手滑入冰缝

我们把经历过的每一刻权当永恒

 

世界如此机巧,生命如此机巧

绸带一样的道路延伸到天边

无尽的愁苦似牢笼

 

而“热切”是一个多么美丽的词汇

想象中童年的晚风是多么的冰冷

 

一想到虚度的光阴我便心头紧缩

像鲲鹏飞翔时羽尖轻掠大地

一层灰黑便在月光中染上枝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4 23:08)
《霾夜》

所以我们感到窒闷
在深夜,城市如退潮
巨大的立方体更显突兀
灯光变成
苟延残喘的乌合之众

夜行人零星着
悄然滑入街巷
残忍的诗意
安静而物理的美

他们有没有钱
他们有没有爱情
他们有没有家乡
他们有没有炎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4 22:42)
《涂鸦》

柳树天生脊柱侧弯
河床天生无情
有露水的清晨
满地的杂草开始啜泣
一头豹子跑得飞快
一下子蹿入暮年

墙壁显得过于迂腐
水果们必将死于瘟疫
飘荡的蒲公英温暖干燥
再也回不了家
一匹马流出迷雾般的虚汗

而雪是一种必然
蛇在地下感到巨大的孤寂
鱼惊恐得睁大了眼睛
向日葵殷切期待着
一些坚果大声唱起赞美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6 18:01)

《小径》


小径不是我的

我只是时常漫步其中

小径藏于河边

河水并不清澈

 

小径边有很多植物

冬天喑哑,夏天葳蕤

在夜晚幽暗静默

 

这里是万千世界中的

一个所在,是无数

日夜筛出的一些光景

 

到现在,甚至没有人

陪我一起走过这里

 

我一直

在四季轮转中穿插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28 14:13)

 

《无题》

 

历山路上绿荫如盖

少数叶子悄然转黄

在初冬她们陆续落去

枝条光秃却又瞬间萌发

 

这一切太快了。

风和季节,稚子的乳牙

秋天飘过去,春天长出来

一个白银般的孩童叫我爸爸

 

这些莽莽苍苍的日子

漫过黄昏和飞鸟

缄默来自黑夜和不可言说

 

如今星辰恒定运转

城市保持凌乱

我的体内住满异见者

他们的反动并不值得镇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刹那间的恍惚犹如时间向我的心脏开了一枪》

 

刹那间,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

事物变得清晰明亮

像从其内部爆发出一次光芒

其后一切归为寻常

 

总有一些莫可名状的感觉

猝不及防的袭来

在陌生风景刹那的恍惚里

在突然而至的熟悉里,在梦里

在一下子暗下来的天色里

 

那是空洞,是缺失,是永久的半途

是慈悲,是哀愁,是

横亘在人生里的爱与孤独

 

那是上帝爱我们的另一种方式

但这些都将消失在深不见底的时间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