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十五岚
十五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6,854
  • 关注人气:1,1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栏:

 

本博主为十五岚,此博客作品除注明外,系本人原创。若您转载或刊用,请与本人。

邮箱:shiwulan@126.com

 

 

十五岚心语

 

……

 谁要活在我的心上,以漂流的方式
带给我故乡,从种子发芽的那一刻
让我见证了春天和赤热的光辉
我的歌颂来自土地,借用根须的语言
为爱送上里程,在接近阳光的地方安家
迎接每次的风雨,直到黄昏远遁,曙光再现

 ……

十五岚简介

    十五岚,女,70后,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武汉作家协会第十一界签约作家。2008年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诗刊》《星星》《诗歌月刊》《绿风》《延河》《诗选刊》《诗歌》《诗潮》《知音》《青年文学》《山东文学》《安徽文学》《诗歌在线》《青年作家》《作家导刊》《新诗大观》《散文诗世界》《天津诗人》《大别山诗刊》》《天水日报》《长白风》《孝感日报》《天水晚报》《天下诗歌》《原野》《荆门日报》《无界诗歌》《江夏文艺》《潮白河诗刊》《核桃源》《派度诗刊》《乌江》《燕赵诗刊》《大风诗歌》《现代诗人》《红山诗刊》《当代诗人》《东坡风》《悦读》《长江诗歌》《淮风》《零度诗刊》《玉垒诗刊》《泗水文艺》《鲁西诗人》《掇刀文艺》《诗词百家》《湖南诗人》《美塑》《南方作家》《诗歌万里行》《落入时间的海》《诗选家》《新诗大观2012*诗歌年鉴》《甘肃诗人》《赣西文学》《清江放歌》《南麂文学》《诗歌中的天水》《诗赋》《湖北诗词》《作家林》《诗歌选粹》《齐鲁文学》《网络文学》《柏风》《杯水》《楚天都市报》《新诗想》《文学》《微博诗选刊》《特区文学》《奔腾诗歌年鉴》《新诗》《瓯江》《当代酒诗歌集》《关东诗人》《诗航行》《.大风十年诗选》《知音汇》《群岛》《映山红》《海外诗刊》《湖北诗歌现场》《古城文艺》《华语诗歌年鉴》《诗歌年鉴》《新诗》《南方诗人》《新诗三百首》《诗领地》《诗歌2013年度诗选》《西乡塘诗刊》《华语诗刊》《岱山笔记》《极光》《大地文学》《荆州晚报》《当代国际汉诗》《朔州晚报》《诗苑》《辽河》《四川经济日报》《长江丛刊》2015现代诗经100首》《泛粤东短诗经典》《新诗(2014-2015诗歌排行榜卷)》《华语诗歌双年展(2015-2016)》《城市文学优秀作品》《财政与发展》《抵达》《端午》《武汉作家》《山诗刊》《幸福》《槐荫文学》国内多家报刊诗刊和诗歌集。

   获首届悦读天下文学大奖赛一等奖;

《绿风》诗刊同题一等奖;

第三届“岱山杯”全国海洋文学大赛优秀奖;

《诗选刊》杂志同题诗会一等奖;

2014全国"鲤鱼溪杯"情诗优秀奖;

首届“牡丹诗歌奖”全国诗歌大赛优秀奖;

诗歌流派网同题微诗一等奖。

首届“生态安全”征文大奖赛优秀奖。

  2012年6月2日接受广东广播电视台《高朋满座》www.f14.com独家采访。

    参加文联“首届全国中青年网络文艺人才研修班”。
  2012年获《绿风》诗刊年度绿风诗星。
  2013年获《新诗大观》年度诗人奖。

   2017年9月获诗刊社“第五届诗歌节诗歌”最佳创作作品。

     著有诗集《在接近阳光的地方》,《明亮》。
  诗观:“一朵花对一只蜜蜂多么重要,我因此进入,同时又离。”
  
  
   

请输入标题


请输入标题


请输入标题


请输入标题


博文

文/十五岚

盛赞的瓷盘落满雪

你忧郁的眸色拧成一根绳

自麋鹿奔跑发出无言的声息

“供奉他们的梯子布满灰尘和冷酷”

你曾在无数黄昏降临

有时起身,走近玻璃窗

你看见栎木和白桦树从花园延伸至山岗

说什么好呢

富道或乐贫

那些熟识的东西仿佛都充满正义

只有敖德萨的夜莺可以随时随地的歌唱

只有涅瓦河的碧波可以自由的流淌

至于爱和柔情

发自山巅的雷霆总是令人深陷颤抖,有所感召

在风搬来白露之前

你的发辫空寂得任世界上的玫瑰都失掉香气

再次说到人母,春天

再次简单地活着

只需要黑面包裹着蓝莓酱送至唇边

然后呢你踩着舒伯特的曲子走出房间

或者,坐在秋千架上闭目养神

你少女般的白裙沾染着秋天的栗子气息

羊群,暮雨

更好看的松树林安静,蓬松

无数的白蘑菇顶着唱诗班的屋顶

淹没于群山和溪水

只是那安宁的丽景瞬间消逝

在乌鸦一般漆黑的夜晚

你是那个裹紧毛毯的人独个儿面对一堆墙壁

巨大的忍耐形成一种哀苦

沉湎或者纪念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24 15:30)

文/十五岚

你不记得去年的玫瑰枝

曾在夜晚提着月亮小声歌唱

而栅栏那边——

涅瓦河和教堂拉开的距离

足够一棵菩提舒展枝桠

并不是孤独的人在此等候白天鹅

并不是轮船的桅杆肩负命运

驶向另一个渡口

在监狱和铁链之间

你绝望的爱情是死亡的蝴蝶

用来装饰一座花岗岩般的宫殿

是的,在成千上万的敌人和朋友之间

仅凭哑语和纸条组装

你的头脑

充满巨大的阴影:恐惧,颤栗,一丝不剩的尊严

谁知道怀揣一颗母爱之心

迎向地狱之门

你在那里徘徊,滞留

尽管黑夜赐你如冷漠深渊

厉风如怪兽出没于你的周遭

露珠,暖阳,围绕花朵攀爬的甲壳虫

一切生活中的美好依旧是你的向往

当你听到云雀发出神奇的鸣叫

沙沙的白桦林又回至葱郁

而六月对你是多么重要

它胜过最好的大理石磨盘

孕育的一颗明珠

当你抱它入眠,休憩

样子一如当年:在俄罗斯的故乡

海水一遍遍冲刷

你词语的贝壳却打开它雪白的心房

2020-6-23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19 15:22)

文/十五岚

起风了。在悬铃木和樟树排列的丁字桥路边

我无意捕捉到的

当然,是它们一小会儿的谋面

无声而有形,或有形而无声

取决于它们的内心

一场风在这街头寻找什么

从某段音乐的斜坡滚落的呦呦之声

我仿佛记得那是一只食草的山羊

在黄昏低头,回栏

被无数个月亮寄怀的远方

那里的风一定自带露水和花香

无需指明它们的根源

出自一条汉江

无需指认一场风的命运

曾有石头阻隔,波浪装帧,山峦相送

而今,当它们翻过长江回旋于

这木樨花树绿荫和广玉兰覆盖的天空

一场风的到来恰如我擦肩而过的兄弟

眼眸一闪,即刻消散

2020-6-19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17 11:50)

藿香在庭院里挺立,风在街道上奔跑,光嫁接于高楼群,丸子头回至自己的居室……班得瑞音乐和湖北卫视,还有一本蓝皮书分解前一日的剩余……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12 22:50)

和一个小娃娃(亲戚家的伢)玩一晚上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09 07:08)

文/十五岚

在渴望者的内心

它回答着山川,河流,以致在最近的地方扔下一场恩宠

像荷塘获得隐喻——

那么多曼妙的铜锣

因为敲击而带来盛大颤栗

菩萨说:放一颗莲子心在某处

你要学会吞咽人间薄凉

尽管湖水如镜

在复制千张孤独的脸

你一定要保持那份童真

使白鹭捎来丰盛水草

蛙声取回古老抒情

没有什么比得了

一场暴雨的渗透

犹如回忆

而赶羊的人已回天庭

当黑压压的乌云汇成整块棉花田

纺车一样的风声迂回,曲折

在那温暖的故园深处

一场暴雨正在收集,密织

每一声都似打击乐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6-01 10:55)

今夜,江北的孩子在一个小镇聚集

他们说到他们的母亲一个默默流泪

一个放声哭泣,一个泪眼朦胧

今夜,用水做的镜子

还在汉江河岸奔跑

无法擦干的雨水

皆因一个逝去的母亲

而变得柔软无力

它们还在天空盘旋

因为飘动,曾经莅临过某一座村庄

那里的石头和山坡,一个盛夏也喝不完的薄荷茶

那里的柴狗和橘园

指望一条山路捎回的家人

曾在某个冬天点灯时刻,裹紧一身晚霜

下半夜的风,吹过矮墙和土窗

酣睡中的人家,木门轻掩

旷野上的大豆和玉米,一字岭的槐树

如一排招魂的祖先

在四季分明的田园

雨水里长大的孩子和白雪沐浴的孩子

拥有的梦境再远再阔

却从未超出一个母亲的目光

2020-6-1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5-30 15:27)

一部手机(摔坏了)离开我二天余。在等待新手机到来的时间里,我除了担心有人有事联系不上我,有点小着急,心中并无其它大担忧。因自己属于闲散人员,没有工作牵绊,更无网上玩游戏,炒股等一刻也不能等的事情了。一部手机于我顶多写写文字,接听来电和信息,再无其它附属意义。在这二天光景里,我除了翻翻书,看看电视,家里没有放闹钟,摸不准准确时间时,我就问问我家小宝贝,几点了?几点了?小宝贝即使再忙乎他的事也会耐心回答我。试想,我们以前没有手机,使用书信来交流,所谓“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美景定然是最美的期待了。在通讯发达的今天,好多含蓄之美都被一种仓促给破坏了。相对我二天内没有手机在身边,我照样护花,养植物,心情并未糟糕到极点。反而是,我仿佛在心底有种真正的远离,独享一个人内心的慢时光,有多安逸呢。我在这二天的晚间依旧去转湖,看月亮挂在太极湖的桥头,偶尔有南去的飞机从头顶飞过,尾翼的灯闪烁不停。是的,选择偏安一隅也是选择另一种人生。我愿意在每个黄昏能出去走走,看看荷塘,听从青草和花卉的交谈,或者,依偎栏杆,远眺黑夜覆盖下的这座小镇。卢梭在他的《瓦尔登湖》独自栖息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20-05-25 10:32)


 


 


 

曾经写过一篇《藿香的欢喜》,这种植物对于汉水流域的人们来说,也许有着古老的血脉相承的能力。那日,在武当山小镇街头遇见一位推着小农车阿姨,看见车里放了几株藿香,突然心情一阵温热。这是我在自己江北家乡,伴随我长大的草本植物,怎么能放过它们从我眼前消失呢?随后,我便和卖藿香的阿姨交谈,她说她住在武当山镇的郊区,卖几株藿香是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