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6-08-10 18:35)
标签:

杂谈


听looking with cely兼致研磨机

老研啊
谢谢刚给我发来的曲子
这个潮湿的早晨
它是一份好礼物
我从河边走回来
它在我裤子口袋里
幽幽的吹奏
我走进那长长的棚子
它在我裤子口袋里
幽幽的吹奏
我回到我干活的房屋
它在我裤子口袋里
幽幽的吹奏
我洗刷那些水桶
它在我裤子口袋里
幽幽的弹奏
它在裤子口袋里
反复为我而奏

仰头

仰头就能看见星星
暴雨过后星星更大了
低头就看见碗里的酒
如果身体能消受
一会儿就把它喝净
植物也褪去了白天的颜色
这些蓬松的湿凉的植物
以云朵的形状来把我俯视
它们团团围拢过来多庞大啊
从来不掩饰它们的欲望


蟋蟀

如果唱歌
就坐在门口的石阶上唱
弹奏那把扫地的乐器
夜晚多空明星星多无情
一天多疲劳
屋檐的灯光照见墙壁和棚子间
那张巨大的蛛网
它结满水珠
蜘蛛向中心爬
我也要回到房子里
我的房子周围生满荒草
我的房子是另一种形式的墓穴
今天我看清楚它
我摸着门向里面走进去

麻雀

收拾堆放杂物的屋子
在柜子和墙壁之间的缝隙
发现它
它应该是去年秋天
我们从河边捡回那只
那是一个有雾的傍晚
一些鸟不会飞
很轻易的孩子就
捉到一只
放到屋子里
也只是绕着电灯飞一下就降落
我们害怕有什么病
就在门口放飞
就这样它一下飞进杂物间
再找到它已经是
大半年后的今天
已经没有肉
只是这些羽毛轻轻的连着
我托着它
在屋门口抛向空中
我说的是真的
我一松手
它就散开了

天气

天终于放晴
把衣服和被子抱出来
在绳子上晾晒
它们太多了
潮湿又沉重
太阳并不热
一些积雨云在山边聚合
一会儿不见了
风把绳子上的衣服吹向一边
我坐在椅子上
把脚抬起放在窗台
用手机给一个人发消息
一天中不是只有
快乐和悲伤
还应该有介于两者之间的部分
它才最是好的

一个半陌生的男人

河流在转弯处
形成一个漩涡
漩涡不断扩大
今天早上
他看见他建在岸边的木头屋子
已经有一半悬置在空中
那个棚子做为一个小仓库
存放着冬天没有用完的煤坯
以及一些还没来得及处理掉的
废旧的包装箱
现在这些东西
一部分已经被河水冲走了
他站在河边
河水还没有减退的迹象
一些人站在他身边
他们惊奇于
木头棚子随时会栽进河里
他们想要安慰他
又觉得没什么必要

早晨

早晨
我拿着铁锹
去清理河面上的树枝和淤泥
它们封堵了河道
水从上面流淌
在下游形成一个水坑
我把这些杂物清理掉
用石块把水坑填平
狗在上游的河岸边叫
它向前跳两步又退回去
我朝那边看
看见它的影子向水草中间飘移
我走过去
那是一条小水蛇
像水草一样在水中摇摆
我举起铁锹向它使劲砍
水面还没有浑浊前
它极速向上游游去
显然没有受伤
我在后头追赶
狗也跳进水中跑在我的右边
在快要追上的时候
它停顿了一下
我用铁锹把它挑起
在一片银白色的水花中间
我看清楚它
一条青色的半米长的小蛇
它又掉进水中
比上一次有游的很快
在河流岔开的地方
它窜进树枝斜横的那一边
我拿它没办法了
我踢着水和狗往回走
我的身上湿透了
我们都累坏了
这个早晨
我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我不是一个随和的人

她在河边焚烧垃圾
太潮湿了
那堆被雨水泡湿的模糊的东西
她用树枝把它架起
我帮不了她什么
我从她那里走过去
我看见她的背影并不好看
我并不是一个随时随地
愿意帮助人的人
我不是一个随和的人
等我走远回头再看时
一些淡蓝色的烟
已经迟疑地升起
前面道路狭窄
在树枝低垂的地方
我走进一个蜘蛛结的蛛网中
我把它从我的脸上摘下
挂在更高的树枝上

天空

傍晚的天空
逐渐恢复平静
刚刚还有风
把云彩吹成羽毛
它有明亮的一面
和阴暗的一面
我坐在椅子上
脚放进水桶里
水桶里的水
已经被太阳晒热
这一天快要结束
我能做的就这些
一天之中
这个时段非常短暂
有时候我滞留在
别的事情上
稍不留意
它就过去了

你不能每时每刻都保持清醒

你不能每时每刻
都保持清醒
比如在人群中间久了
就会失去一些
属于自己的东西
你不能每时每刻
都生活在时间里
这很难
就像昨天中午
我从来都没有早晨喝酒
中午也喝酒的情况
中午我可能醉了
睡了好长时间
就这样我失去了一部分时间
当然我也获得了一部分愉快
我醒了
依然不能感觉时间的存在
我的心情好愉快啊
我想还有比这更
令人愉快的吗
我想到大麻
我只是很轻的那么想一下
我不需要它
我已经很满足了

你要不要去集市上走走

你要不要到集市上走走
我说我不太想去
事实上我应该更肯定的回答他
就这样我就不用陪着
刘树林去集市了
我不知道我去集市上
做什么
刘树林买了一双胶鞋
买了三十几个小鹅
我们捧着那只大箱子
能感觉到它们在里面
不断从一边滑倒另一边
到了刘树林家
刘树林抓了两只小鹅
送我
我怀里捧着两只小鹅
出现在大街上
充满羞耻感
现在它们在桌子上
咻咻地叫
淡黄色的身体不停抖动
我不知道它们
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孩子

把外语课本夹在
腰带和肚皮之间
孩子爬上树
他蹬着枝杈
在树冠中间找到一个
可以躺下的地方
这里几乎没有光线
孩子几乎是身处
一个绿色的球体里
下面不远
村子里街道上已经有人
朝桥这边走来
他们刚吃完饭
孩子把课本打开
嘴里念几句
他很难专注下去
刚有一只鸟飞过来
落在树枝的末稍
它还没有站稳
它很惊讶这样近的看见他
不断有鸟飞过来又飞走
这里显然是它们夜晚
栖身的地方
天正在变黑
开始有一些人
在田地里收拾农具
孩子知道没人知道他在树上
天黑了
孩子一点也不想回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06 18:03)
标签:

杂谈

清晨

夜晚很凉
苍蝇住宿在屋角
我走进去

事先是开的
一只苍蝇飞起
先看见两只
然后
看见三只
刚飞行的那只
飞到外面
又飞回来
随着它飞行的轨迹
看见电线和墙壁之间
有另外两只在游弋
它们交差飞行
轨迹并不规则
这些轨迹所构成的图案
在我眼前
浮现又变幻






两棵树

一个人在水里
借助水流
起伏着
向下游飘荡
我不知道该怎么叙述这个事件
我是说他
还是说一个人
在宽阔的河面
在起伏的波浪里飘荡
他消失
不久就又复出现
每次间隔
都不超过五分钟
河面单调的流动
真是
太单调了
如果不是岸边
两棵倾斜的树
以及向下游飘去的人
河面几乎就要静止下来了

孩子

孩子穿着短裤
光着脚
蹲在沙堆上
她从沙堆上面
向下滑
滑到最下面
下面的沙子很细
上面的沙子
也很细
但是
下面的沙子
要比上面的更细些
孩子转身
手脚并用
向上面爬
这并不容易
她需要在
这些特别容易流动的
细腻的软物质上行进
当然
这种困难
在此刻
意味着乐趣
沙子源源不断
从孩子身子下面
流淌下来
但是沙子
并没有
因此而减少
孩子在经过
几次尝试之后
选择了另一条
倾斜路线
从有阳光的一侧
爬向
没有阳光的一侧
她轻快的
爬上最顶端
在强烈的
光线里
稍做停留
又从没有阳光的
一侧
缓慢滑下来

羊群

他是在乡村公路
与河流的交汇处
遇见羊群的
羊群从郊外走来
挤满了公路
有的在路边
排水渠里走
它们并不白
有些显脏
他还在犹豫
羊群已经来到近前
这些默默的动物
走路比看起来要快
整个羊群走移过来
在他身前打开
在他的身后闭合
很快避开他
从他身边走过
没有一只羊触碰到他
赶羊的人
仰着的头
拿着没有树皮的树枝
走在羊群后面的灰尘里



我骑着自行车去刁翎镇

早晨刚下过大雨
白色的水雾
与豆田上的绿色气流交错
它们并不能长久
太阳出来就消涣散
我要去镇上
买鱼和蔬菜
我的妻子刚为我
生下一个孩子
她寄居在村子的最边上
的小房子里
沿途的风景再好
我不愿意看
我要去刁翎镇买鱼和蔬菜



山顶

从村子北边上来
到来山顶
时间还大清早
走在平旷的山顶
有点泛热
特别是裤管
摩擦着腿毛
热的发痒
无法只好脱下
沿着大道朝西走
走到西边的山口
没有路了
又穿上裤子
摩擦着腿毛
从山的南面走下来

修烟囱

我站在房顶上修烟囱
烟囱还在冒烟
上面的风机坏了
我躲着飘来飘去的烟
把这个熏黑的玩意儿摘下来
我的妻子开车
戴着凉帽回来了
她走进屋里又走出来
朝园子里张望
她在院子中间喊我的名字
那几只睡在棚子里的猫
慢慢地走出来
出现在她脚边

夏天

孩子们分散在
河流上方白岩土高高的土堆上
这些粘土
不久前还深埋在地下
现在被太阳晒的坚硬炽热
孩子们有点无精打采
金矿的营地刚迁移到河流的上游
遗址上只有柴火焚烧过的痕迹
并没有他们希望捡到的铜和铁
下面河道两岸已经被挖掘的很宽
淡绿色的水流只有在起风时才有波动
孩子们忽然一起向那边奔跑
一边奔跑一边把脱掉的衣裳
高高抛向空中

昏厥

我有过几次昏厥的经验
开始是痛苦
昏厥之后
反而很轻松
这种轻松
有别于劳累之后的休息
也不同于
喝酒之后的迷醉
微弱的意识里
一个人好轻
好像是被风吹远
又没有牵绊
今天早晨
养猪的人和我谈起一个人的逝去
我和他说起了这些

男人

男人从树后面走来
打开栅栏
走进院子里
他走路的姿态
有点像女人
他走进园子
他的妻子已经在那里了
他们一起附在地上
在土里埋下种子
然后女人覆盖
能看出她在用
很轻的力气覆盖
再轻轻的用脚
把那层薄土踩实
那个像女人走路一样的男人
朝园子中间的小房子走去
他们在园子中间
有一所小房子
他从里面拎着
满满一水桶
走出来




从那扇门的缝隙里
散出来的
淡黄色的光
是不能忘却的
从那敞开的窗口
照出来的光
也是那同样的颜色
屋里的几个人
并不经常说话
生病的那个
坐在席子上休息
令他欣慰的事情是
他的儿女
都已经长大

远人

她在水边走
那是水
流动的方向
那是水里的芦苇
倾斜的方向
看不出她的样子
她的裙子
和水流
和芦苇一个方向
她的裙子
飘到她的身前
一些水流的光影
在她周围晃动

棚子

我要去棚子里
收拾那些布
我做这些事
就像要每天吃饭
这时候下雨了
我抱着布
站在棚子的边缘
我的孩子
在对面的屋子门口
我们被雨隔来
就像两个世界
有一段时间
雨确实很大
我看不见她
然后我又看见了她
当然整个过程
对于她也一样
只不过
她还不知道
什么是别离

打鱼

打鱼的人
在夜里
划动他的木浆
顺着水流
划向河心
一个充气轮胎
捆扎几块木板
构成了他的小船
打鱼的人
在夜色里
敲击手里的木片
用清脆的响声
惊动水中的鱼儿
打鱼的人
和夜晚的河流
一样没有颜色
和夜晚的
河流一样沉默

水渍

墙壁上
水渍的成因
源于房顶
烟囱漏雨
现在天有些阴暗
他为烟囱做了
一顶罩子
他需要把
这块墙壁上的水痕
清理掉
痕迹面积很大
覆盖了半边墙壁
呈暗红色
这种低沉的颜色
使房间里
略显滞闷
他走出去
回来时手里拿着一把
三角刮刀
一把梯子
清理工作
自上而下进行
他发现墙壁上的水渍
其实是一些
带有色彩的绒毛
这些绒毛飘落
随空气流动
竟然有一些
飘出门外
水渍的形状
是从中心开始
向四周扩散的
这种扩散
并不均匀
下面的部分
要浓于上面的部分
现在他清理过的地方
暗红色
已经退去很多
只有很浅的浅红
深印在墙壁里
也许这样就
可以了
他继续清理
其余的墙壁
张开手臂
试图能够覆盖到
更远的地方
然后又从痕迹的周边
向中心推进
这时候
原本阴暗的天空
开始下起雨来
雨下的很快
声音也很大
这使他不得不
从梯子上下来
去关闭敞开的窗户
他把头
伸出窗外
发现并没有关闭窗户
的必要
而天空中的云彩
正在缓慢的散开
空气逐渐变绿
这样青透的绿色
超出了他
日常的经验

饥饿

和小新
走在江阴的大街上
中午
大街上只有我们两个人
刚刚
买了一包烟
这不好
我把烟吸到肚子里
烟的味道不好
我不断的
把烟吞咽进肚子里
它始终存在
它并不消失
我觉得我
快要变成一个气球
轻飘而单薄
还好是我们两个人
我们去江阴长江
大桥去看
江阴长江大桥
街道没有颜色
非常白
小新忽然呕吐起来
一些液体
从他扭曲的脸上
流淌出来
气味难闻
又没事了
他带着我
走进路边的一个
露天的
大菜市场
商户都在瞌睡
他们躺在垃圾堆边
他们不远处
就是肮脏的垃圾
他们睡在里面

这些难闻的气味
和这些
满足的人

木头

孩子把它从土涯上面放下
它穿过土涯边缘的草丛
倾斜扎进水里
击起一个大水圈
稍稍平静后
它从水圈中间
轻微的跃起
横在水面上
孩子脱掉衣服
从土涯的另一侧
拽着草
转身跳进水里
他朝着它浮动的地方游
这根圆溜溜的木头
他找到它
把它按进水里
尝试着站在上面
它向另一侧滚动
他在水下
用脚踩住它
木头还是从孩子脚边溜走
又一次浮出现在
另一处水面
孩子跃过去
骑在木头上
孩子骑在木头上
整个木头倾斜着
悬浮在水中间
只有最前端
稍稍探出水面
孩子骑着木头
随着荡开的水纹
向水流宽阔处飘去
远远看
孩子的背影
像是骑着一匹走在水下的马

我的岳父喜欢捕鱼

我的岳父喜欢捕鱼
我还是很小的时候
就经常看见他
和另一些人
在村外的水塘捕鱼
他应该不会记得我
我和另一些孩子
反复从石头上跳进水里
在水面游来游去
那时我已是一个游泳好手
但是他不会惊奇
也不会注意到我
他并不喜欢我们在水中
弄出那巨大的声响
谁想的到呢
这个捕鱼高手
最后竟然把女儿
嫁给了一个对捕鱼
一点不感兴趣的人

悲伤

我父亲离开时
我并不是很悲伤
很更多的是惊讶
惊讶于一个人可以缩小
然后在生活里
有一天凭空消失不见
悲伤是在后来
是一个持续而缓慢的过程
我们把属于他的东西
拿出去在野外烧掉
另一些小心包裹好
存放在我们平日触碰不到的地方
就这样我们告别一个
一直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
今天我整理旧物时
找到一件折叠整齐的衬衫
那是我在父亲病中给他买的
他一直也没穿过
我把它穿在身上
我看见镜子中的自己
已经有了他盛年时候的模样
我穿着它走出去
算是和过去的岁月
和我的父亲第二次告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6 07:15)
标签:

杂谈

有时候会怀念起一些童年的时光

孩子分散的走在金矿上边

广阔的白粘土上

这些粘土

一个月前还深埋在地下

现在

白亮的阳光把它们晒得坚硬

孩子们显得无精打采

金矿的营地刚刚迁移到远处

遗址上并没有他们希望捡到的铁

前面绿色的河流

清澄但深不见底

几乎看不出是在流淌

孩子们忽然向那边跑去

一边奔跑一边把脱掉的衣裳

甩向空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6 07:15)
标签:

杂谈

有时候会怀念起一些童年的时光

孩子分散的走在金矿上边

广阔的白粘土上

这些粘土

一个月前还深埋在地下

现在

白亮的阳光把它们晒得坚硬

孩子们显得无精打采

金矿的营地刚刚迁移到远处

遗址上并没有他们希望捡到的铁

前面绿色的河流

清澄但深不见底

几乎看不出是在流淌

孩子们忽然向那边跑去

一边奔跑一边把脱掉的衣裳

甩向空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6 04:52)
标签:

杂谈

早晨啊又是一个早晨

有几只鸟在窗外叫

我喜欢它们

我喜欢一年里的这个季节

和它后面延伸的部分

远处还有微弱的喧嚣声

天气还好吧

就是早晨光着身子出去

也不会感到冷

我站在院子里

想自己会不会还没变老就死掉了呢

已经有些人

走上了这条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4 11:01)

斑马的五首诗   

最近半年没咋写诗  主要是写不出来  所以就找了去年的旧诗充数  其实去年和今年都一样  生活的境况相同 心境也相同 所以今年基本可以不写了




单身汉的房子在河对岸



这是鞋
由于光线的缘故
不能分辨
是棕色
或者蓝
这是椅子
这是镜子
镜子挂在墙上
椅背上搭着毛巾
有一天
自觉生活索然无趣的人
从门里走出去时
回头看了一下
他觉得它们
都在呼吸
这是床
单身床
已经很久没有人躺在上面
唱歌了
床对面的窗户里
天空的颜色
不很均匀
一些树
就像去年和前年









下渔网




水还有些凉
我走进去
用手指撩起一些水
泼在腿和手臂上
然后慢慢往里面走
伏下身子
向深水里游
岸上的人
把网一点点抵进水里
浮漂在水面跳跃
绷起细小的水洙
这是一天里
太阳最好的时候
水面有些晒
下面微凉
我拉着网线
回头看岸上的人
他在岸上
在草丛里一起一浮的
好像是在向北面移动
我看见我已经游出一大段距离
水面在眼前
呈浅绿色和淡黄色
浮漂在水面飘荡
左右摇摆
然后漂向一边
兜出一个很长的圆弧
我仰起头
朝天上看
没有一朵云
我漫无目的的向前游
一边觉得很累
一边昏昏的快要睡着





kkk




你有七只鸡
四只猫
一条狗
猫在冬天刚结束时
陆续离开
你的狗
有一天突然生病
变得孤僻
然后消失不见
现在你有七只鸡
分散在河边的大树下
寻找食物
你在园子里起了九行垄
栽下菜苗
你在这些事情上投入感情
对于其他有点心灰
这样不太好
可以试着去结交一些朋友
男的或者女的
就像少年时候
那时候你还是挺活络的
你发现这些能力在你身上慢慢消失





孩子




一个孩子从水里走出
一个孩子游向岸边
从水里走出的孩子
爬上大石头
石头上有个孩子
高举手臂
做出要跳下去的动作
游到岸边的孩子转身
又复向深水游去
石头上的孩子从空中跃起
跳进水中
水中游远的孩子
只有头漂在水面
石头上
一个孩子几乎和
另一个孩子同时跃起
一个孩子在水里沉没很久
才在远处浮出水面
另一个孩子身体缩做一团
落水时发出很大的声音
游远的孩子在水中转了一个弯
潜水的孩子又突然出现在
一片非常光亮的水面
现在石头上只有一个孩子
他伸平手臂
石头上的孩子和石头都是黑色的
岸上的蒿草颜色银白
一些孩子在金色的水面
另一些则在黝黑的水域移动





天气


天气冷下来
是从九月份的最后那几天
开始冷下来的
具体的说
是从中秋节后的第三天
那天
凌晨时下起小雨
清早我在雨里收东西
天还没有放亮
我说这雨不爱放晴
因为是小雨嘛
妻子也来
收拾棚子顶上晒的干菜
她表示赞同
可惜快要晒好的干菜
都淋湿了
又没有时间晾
我记得天气就是从那天早晨
开始冷起来的
然后是接二连三
连绵的雨天和阴天
好可惜啊
妻子制作的菜干
生了白色的绒毛




于小斜的五首


  水哥让我编诗  我说好啊  其实编诗挺容易的  因为我还算认识几个人  我和于小斜住的很近  虽然不是邻居但直线距离两个小时的车程应该是很近了  在找诗的时候我发现她确实很漂亮   其实我特别害怕好看的女人 所以虽然距离很近我也不准备去找她了  至于于小斜的诗   我随便找了五首  你们看吧



《唏嘘总是难免的》
 
恐怖的故事
适合发生在
拆迁之后的小区里
所有的楼都空着
风静静穿过
那些空洞的窗子
没有人
没有
宠物和生气
很难想象
曾经有人
在这片废墟里
度过美好的日子



《纸抽》
 
早晨,我倒在床上
我很难过
我坐起来
把一个柔软的枕头塞到后背
我靠在这个柔软的枕头上
我还是感到难过
这是一种平静的难过
我几乎在这种平静的难过里
睡着了 





《将一封信投进绿色的邮箱》
 
6月25号
我挺着肚子
穿过一条马路
一个邮筒
立在马路对面的路口
很多年了
然而那儿天
那个位置
记忆中的邮筒
不见了
我只好折回来
向相反的方向走
在相反的方向
一个小十字路口
我将一封信
投进了另一个
绿色的邮筒






《钉子》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墙
原来挂钟表的位置现在
是空的
一枚钉子遗留在墙上
钉子的下面
相距三十公分?
是另外两枚钉子
分别挂着一本挂历和
一个从美国带回来的
中国制造的圣诞老人
圣诞老人里
存着许多音乐
由于没有电池的缘故
他已经许久
没有发出声音了



《总要相信点儿什么》
 
我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
在货架上挑醋
我看的重点在于
产品的标准号是
18开头?
还是
19开头
我妈说18是勾兑的而19
酿制的
我妈从电视里获得
这样的信息
 
好吧
好吧
我们总该
相信点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8 22:18)
标签:

杂谈

在河水里站了一会儿

然后朝那边走

踩着水流

那边是起伏的田地

豆田从高出

平缓的延伸至河边

河水在这里弯曲

河道变宽

水流变浅

我是从上面的桥上站了很久

才下来的

我是从村子里

走出来的

当然迎着水流走

绕一个大弯

也能走回村子

我想应该是这样

水面因为流动

并不平缓

但是河底很柔软

走在看的见的水流上

和看的见的

细沙上

它们朝这边

我去那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8 22:16)
标签:

杂谈

正文(不能为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8 19:41)
标签:

杂谈

从演武回来



演武是一大片空地

我想怎么会有人

定居在这里

我在水泥厂边等车

四周都是荒草

荒草里有一条公路

我刚从那边走回来

在那里我没有什么收获

2006年的某个下午

也是这个季节

和这样郁闷的天气

我从演武镇回来

公交车上只有零星的

几个人

有两个年青人在

我上面的座位

做那样隐秘的事情

我想我们也有过

那样的时候

那时候的你和我

都和后来的不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7 04:30)
标签:

杂谈

清晨

有人在河对岸盖房子

他们来的真早

昨天也这样

我的狗开始还叫

现在没有声音

估计去睡觉了

开来的卡车

停在我家门口

把大石头卸在河里

他们又拉来了木料沙子和水泥

红色的砖块整齐的码在树下

我披了一件薄衣裳

在栅栏那里看他们

空气还有些潮湿

一只鸟在空中重复单调的鸣叫

他们中间有一个女人

是的一个女人在一些干活的男人之间

今天是阴天

丝丝凉凉的空气在河岸边流动

他们干活的时候

他们身边没有起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