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与欧阳关雪访颖河南里罗羽住处有感》(一)

我们需要光明,而光明多么不易。
跟着罗羽在颖河路
80年代家属院里,绕圈,
仿佛回到80年代,
欧阳关雪跟着绕圈,白T恤发着光,
又陷进楼道小广告的漩涡里,
贫民窟一般的楼。
罗羽拿出珍本书,问,人呢。
我们说,天呐,您若搬家,
需要拉一卡车的书。
现在,这万册书都示威般
挤在两间屋。《文艺杂谈》,
瓦雷里,段映虹一样的红封面,
看不完的小众书。印刷书能存在两百年,
那时我们在哪里?时间,处理了我们,
老故事在茫茫黑夜里,处理了一切。
这些书还盖着被子,因为漏雨,
“太乱了,不成体统”,罗羽低叹
自己旋转众多痉挛四方体的小屋。
他小鱼儿一样走动,欧阳踩着自己
落在书外的猫影。慢慢写,不要着急。
“你们看我的好书,有没有神秘气息,
卞之琳《英国诗选》签名本!”
生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张杰:《一个无人注意的小园》 

 
  6月下旬的一天,灰水泥涂抹的浓重天空,遗址般飘在头顶,连日的酷热把人们变成干渴的鱼,很快,极其壮烈的暴雨就倾泻下来,不久,道路的低洼处成了深深不一的湖,空气清凉,透着耐嗅的清新雨水气息。
 
  这是一个无人注意的小园,现在我们就在它的小王国里盘旋。
 
  由于我们的想象和移动,阳台台阶上,几盆戴着雨珠的太阳花,走下三级台阶,又走回来,一朵太阳花小黄花蕊,蕊芯被透明雨滴包浸着,此刻若蜜蜂飞来集它的蜜,必先刺破那透明雨珠。太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给黄昏》
 
日日受着阳光灼热的直照,
却难以脱离愚昧,进入开明的天庭。
 
黑鹊飞入白杨密叶,夸夸倾诉,
落日的余身恰似朝阳初升,这错觉的世界。
 
光线在消失,白杨显出荒凉,愈加阴凉,
天空已无神物,月儿不知在何方。
 
红酒倾倒于天空,白蟒云朵
深深盘绕进这神圣的一日。
 
凤凰美浴的天空,展开祥瑞,
瞬间,化为跨省的虹桥鱼身——
 
那巨大鱼眼,注视着沉进昏幕的人世,
这时,蝉鸣接管了神示。
 
女贞林的满头黄花,摇晃依旧沸腾的天空,
蝙蝠却投身空中不规则的飞行。
 
无数莫测的影子,飘出自身的局限,
四处探测,安抚,畅饮着每个角落的深深荒芜。
 
一个黄昏的黑洞,正路过我们,像颗星际行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参观襄县看守所》(一)
 
高高白墙的环形,面向平原天空的唤醒——
我们探入铁网圈围的有序空间。
 
十几个监舍闭合,监控镜头使其透明,
每间,14位编号人,浮动在襄县的古老空气中。
 
墙外平原之上,宽阔流淌时间的黄色河流;
墙内浅紫玫瑰,汇聚翻墙蜜蜂的嗡嗡问候。
 
监舍的封闭窗笼,走过新一天的封闭时空,
监视屏递出蓝衣人的劳作、生活的每一片段。
 
每日必要的劳动,让自我通过规训的铁门。
每人都受控于即将揭晓的深沉判决。
 
闭合的屋内人,忘却了劳动的意义或惩戒,
沉浸于回归内心的静,生命,嵌入纪律空间的“筑巢”。
 
一个铁屋就能改造人,一个事实很慢、极其严谨,
就能训顺险恶肉体,驯顺对人欲的征服。
 
我们恍若谨慎警员,从高空俯看,照亮这一切的光源。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冬的白雾》
 
在浓重的白雾里醒来……
原来,我们住在冬的小白屋里。
 
白雾的时间到了,请听白雾讲课……
太阳神不出来,雾就不会下课。
 
当你神情崭新,俯视这世界
变成白雾管理的安静菜园。
 
内心的水管,还没有冻住,在颈部滴答,
幻想去开雾的铁门。
 
倭瓜架已成枯藤,酷然腾现
一片深渊宇宙的网络。
 
绿葱,慢嚼褐土的清凉。
白菜和萝卜丛,像两拨静立听证的观察员。
 
白色浓雾展示被白牛奶浸泡的诸物,
现实的卡车声音降临,却没有卡车。
 
雾城清晨,即已开始轰鸣奔腾,
像野牛群驰过,空中颤动会歌唱的牛蹄。
 
而牛角上立着,梦寐般的蒙昧和天真。
白雾的枯杨树,散开灵修的黑色神经——
 
安然承受冬的严格寒冷教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原冬林》
 
绿萝卜一样微甜的冬天
白杨叶冷得迷蒙,仍在絮语
 
白杨枯枝集群,沉落下灰绿瀑布
凝出松枝的虬曲
那是夜夜西风的怪力
 
鸟们在造梦,在冬的花园派对
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多像路过的食梦貘
 
鸟们越是百变鸣叫,树林里穿行
就越是有冬日空寥的意义
 
而树们从地下,取饮冬雪的冰水
更冰凉处,白颈小雀敲着它的枯枝早餐
 
灰喜鹊陡立壁上,墙,也是树干
灰影们悠荡,积雪上的自己
杂技在暖气管荒废的屋檐下
 
冬鹊,沉划这冬的花园
雪水反射,女贞叶反光的冰绿脸
 
白杨枯叶,野雪,共画着狂野水彩
绿与白,探头探脑,动荡着老古国
 
冬杨的最高枯叶,为告别而微摇
唰唰,哗哗,挺出上层阴影的大戟
 
树冠,冬婴一般注视
最高黄叶,卷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张杰诗歌

静物

分类:
张杰的诗:《静物》(一)-(五)


《静物》(一)
 
 
时间嘀嗒的屏幕,闪灯的wifi,
给加密的秋夜吩咐着什么……
 
时间的电流,在奔波中震荡:
谁,又能活过时间?
 
头顶星空的平原,因为文明、野蛮
联合的浇铸,化为一座特殊的楼。
 
昏沉的夜眼,闪动,星星的机械师,
在固执修理星星的光芒齿轮。
 
时间,在发霉的本子上,审查,
盖下隐形的权章。在按部就班,沉睡。
 
当你寂静写下时间,这无形机器,
就把你解禁,你就会飞远,如同放风。
 
零点。新的时间的急速赛车,
穿过酒吧,似乎冒烟烤肉,飞奔而逝。
 
秋雨的引擎,突然连绵工作在悲剧的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一场
  时:日
  地:社区综合办公室
  人:郭二林,杨大妈,上官丽莎
 
  ¤杨大妈正在听中波里的新闻,上官丽莎在照镜子,梳头。
  ¤郭二林拎包进门
  杨:呦,二林子来拉。
  郭二林:哎!老主任,(冲上官丽莎)早!
  上官丽莎:(抬起头)您也早!昨的球儿您看了嘛,
  ¤郭二林走到自己的桌子前,坐下,
  郭二林:咳,看什么球啊,挨户收咱那个管理费,一家儿看上两眼,对了,(起身)杨主任,先把昨儿个我收的那钱给您吧,(掏出一纸袋子,递上)我点了三遍了,您再点点。
  杨大妈:(把钱从袋子里取出):林子,都收完啦?
  郭二林:啊。
  杨:多少啊?
  郭二林:(正要从暖瓶倒水,抬头)两千三百五。
  杨大妈:哦(做点钱状)。
  上官:(把镜子往桌子上一合):老主任我点吧。(接过)
  郭二林:(抖落报纸):哎!杨主任,咱们该收的都收齐了吧?
  杨大妈:东区都齐了,铺面的也齐了,(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辛卯年春许昌朱寺访友


书架前古远灞陵桥的啼鸣
坚硬轴心已弱化
槐花白花书扫过大地
午后阳光晒爆了单纯脑壳

所在的,提前归于春寂
小杨树林在洼地集体沉默
喜鹊在枝头坑底展开仕女裙身
十字架街时而喧闹,时而空荡死去

野蒿拥簇弃置的老瓦屋
20世纪60年代自然的见证
上一代人去了南方,或已变成坟地
流浪魂灵从泥路野菊上抬头

焦渴春日传来“呀呀呜呜”的声响
膨胀虫体敲打抽穗的空中开关
鸟雀的声门噤缩于胆怯鸟步间
各种鱼、羊组成献身的“鲜”

你品尝梧桐路中已远的昨日
街中“演乐寺”敞着朴素空门
两百里外“白马寺”延伸至此的幼枝
清凉黄尘落满蒲团,迷幻的功德碑

风推响殿铃铜片,唤你为“莲友莲友”
顺着街回返,黄蜂嗡嗡降临窗前
蜇针刺破了橡皮空气
麻木痴愚的春风正迅速流逝

          2011.4.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2 23:42)
标签:

文化

 

我想说的是,网络真的很万岁

因为,省略号、破折号和句号都开始说话了

它们以前都是稳稳地哑坐在那里
 

麦克风、版面、镜头把它们隔过去,会议就结束了

网络风暴似乎真的降临了

地壳板块又开始慢慢移动了
 

没有网,他们会服从、停下

真实,从未如此走近过真实

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被告
 

这令人讶异、怪诞,也令人发笑

表演者,被人肉搜索兜底

每个上场民工都是我国的杰克逊
 

包括那些切白菜,饭勺当舞具的伙夫

每面世界,都被网络无情打开了

海量隐秘,等着阅读、转载、删割
 

或删后的转帖阅读、翻墙阅读、电邮阅读

阅读,变得如此艰难、刺激

真实鼠标在超负荷工作
 

左、右键的使用具有了革命意义

蒙蔽、混乱、隔离,会推长发酵出什么?

每人都变成微博行动主义者
 

又将育出怎样的种子青年?

或行动青年?行动群体?

发言人被网络高高叉顶起、落下
 

冬日受孕于夏日体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博文

《与欧阳关雪访颖河南里罗羽住处有感》(一)

我们需要光明,而光明多么不易。
跟着罗羽在颖河路
80年代家属院里,绕圈,
仿佛回到80年代,
欧阳关雪跟着绕圈,白T恤发着光,
又陷进楼道小广告的漩涡里,
贫民窟一般的楼。
罗羽拿出珍本书,问,人呢。
我们说,天呐,您若搬家,
需要拉一卡车的书。
现在,这万册书都示威般
挤在两间屋。《文艺杂谈》,
瓦雷里,段映虹一样的红封面,
看不完的小众书。印刷书能存在两百年,
那时我们在哪里?时间,处理了我们,
老故事在茫茫黑夜里,处理了一切。
这些书还盖着被子,因为漏雨,
“太乱了,不成体统”,罗羽低叹
自己旋转众多痉挛四方体的小屋。
他小鱼儿一样走动,欧阳踩着自己
落在书外的猫影。慢慢写,不要着急。
“你们看我的好书,有没有神秘气息,
卞之琳《英国诗选》签名本!”
生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张杰:《一个无人注意的小园》 

 
  6月下旬的一天,灰水泥涂抹的浓重天空,遗址般飘在头顶,连日的酷热把人们变成干渴的鱼,很快,极其壮烈的暴雨就倾泻下来,不久,道路的低洼处成了深深不一的湖,空气清凉,透着耐嗅的清新雨水气息。
 
  这是一个无人注意的小园,现在我们就在它的小王国里盘旋。
 
  由于我们的想象和移动,阳台台阶上,几盆戴着雨珠的太阳花,走下三级台阶,又走回来,一朵太阳花小黄花蕊,蕊芯被透明雨滴包浸着,此刻若蜜蜂飞来集它的蜜,必先刺破那透明雨珠。太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给黄昏》
 
日日受着阳光灼热的直照,
却难以脱离愚昧,进入开明的天庭。
 
黑鹊飞入白杨密叶,夸夸倾诉,
落日的余身恰似朝阳初升,这错觉的世界。
 
光线在消失,白杨显出荒凉,愈加阴凉,
天空已无神物,月儿不知在何方。
 
红酒倾倒于天空,白蟒云朵
深深盘绕进这神圣的一日。
 
凤凰美浴的天空,展开祥瑞,
瞬间,化为跨省的虹桥鱼身——
 
那巨大鱼眼,注视着沉进昏幕的人世,
这时,蝉鸣接管了神示。
 
女贞林的满头黄花,摇晃依旧沸腾的天空,
蝙蝠却投身空中不规则的飞行。
 
无数莫测的影子,飘出自身的局限,
四处探测,安抚,畅饮着每个角落的深深荒芜。
 
一个黄昏的黑洞,正路过我们,像颗星际行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参观襄县看守所》(一)
 
高高白墙的环形,面向平原天空的唤醒——
我们探入铁网圈围的有序空间。
 
十几个监舍闭合,监控镜头使其透明,
每间,14位编号人,浮动在襄县的古老空气中。
 
墙外平原之上,宽阔流淌时间的黄色河流;
墙内浅紫玫瑰,汇聚翻墙蜜蜂的嗡嗡问候。
 
监舍的封闭窗笼,走过新一天的封闭时空,
监视屏递出蓝衣人的劳作、生活的每一片段。
 
每日必要的劳动,让自我通过规训的铁门。
每人都受控于即将揭晓的深沉判决。
 
闭合的屋内人,忘却了劳动的意义或惩戒,
沉浸于回归内心的静,生命,嵌入纪律空间的“筑巢”。
 
一个铁屋就能改造人,一个事实很慢、极其严谨,
就能训顺险恶肉体,驯顺对人欲的征服。
 
我们恍若谨慎警员,从高空俯看,照亮这一切的光源。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冬的白雾》
 
在浓重的白雾里醒来……
原来,我们住在冬的小白屋里。
 
白雾的时间到了,请听白雾讲课……
太阳神不出来,雾就不会下课。
 
当你神情崭新,俯视这世界
变成白雾管理的安静菜园。
 
内心的水管,还没有冻住,在颈部滴答,
幻想去开雾的铁门。
 
倭瓜架已成枯藤,酷然腾现
一片深渊宇宙的网络。
 
绿葱,慢嚼褐土的清凉。
白菜和萝卜丛,像两拨静立听证的观察员。
 
白色浓雾展示被白牛奶浸泡的诸物,
现实的卡车声音降临,却没有卡车。
 
雾城清晨,即已开始轰鸣奔腾,
像野牛群驰过,空中颤动会歌唱的牛蹄。
 
而牛角上立着,梦寐般的蒙昧和天真。
白雾的枯杨树,散开灵修的黑色神经——
 
安然承受冬的严格寒冷教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原冬林》
 
绿萝卜一样微甜的冬天
白杨叶冷得迷蒙,仍在絮语
 
白杨枯枝集群,沉落下灰绿瀑布
凝出松枝的虬曲
那是夜夜西风的怪力
 
鸟们在造梦,在冬的花园派对
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多像路过的食梦貘
 
鸟们越是百变鸣叫,树林里穿行
就越是有冬日空寥的意义
 
而树们从地下,取饮冬雪的冰水
更冰凉处,白颈小雀敲着它的枯枝早餐
 
灰喜鹊陡立壁上,墙,也是树干
灰影们悠荡,积雪上的自己
杂技在暖气管荒废的屋檐下
 
冬鹊,沉划这冬的花园
雪水反射,女贞叶反光的冰绿脸
 
白杨枯叶,野雪,共画着狂野水彩
绿与白,探头探脑,动荡着老古国
 
冬杨的最高枯叶,为告别而微摇
唰唰,哗哗,挺出上层阴影的大戟
 
树冠,冬婴一般注视
最高黄叶,卷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张杰诗歌

静物

分类:
张杰的诗:《静物》(一)-(五)


《静物》(一)
 
 
时间嘀嗒的屏幕,闪灯的wifi,
给加密的秋夜吩咐着什么……
 
时间的电流,在奔波中震荡:
谁,又能活过时间?
 
头顶星空的平原,因为文明、野蛮
联合的浇铸,化为一座特殊的楼。
 
昏沉的夜眼,闪动,星星的机械师,
在固执修理星星的光芒齿轮。
 
时间,在发霉的本子上,审查,
盖下隐形的权章。在按部就班,沉睡。
 
当你寂静写下时间,这无形机器,
就把你解禁,你就会飞远,如同放风。
 
零点。新的时间的急速赛车,
穿过酒吧,似乎冒烟烤肉,飞奔而逝。
 
秋雨的引擎,突然连绵工作在悲剧的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一场
  时:日
  地:社区综合办公室
  人:郭二林,杨大妈,上官丽莎
 
  ¤杨大妈正在听中波里的新闻,上官丽莎在照镜子,梳头。
  ¤郭二林拎包进门
  杨:呦,二林子来拉。
  郭二林:哎!老主任,(冲上官丽莎)早!
  上官丽莎:(抬起头)您也早!昨的球儿您看了嘛,
  ¤郭二林走到自己的桌子前,坐下,
  郭二林:咳,看什么球啊,挨户收咱那个管理费,一家儿看上两眼,对了,(起身)杨主任,先把昨儿个我收的那钱给您吧,(掏出一纸袋子,递上)我点了三遍了,您再点点。
  杨大妈:(把钱从袋子里取出):林子,都收完啦?
  郭二林:啊。
  杨:多少啊?
  郭二林:(正要从暖瓶倒水,抬头)两千三百五。
  杨大妈:哦(做点钱状)。
  上官:(把镜子往桌子上一合):老主任我点吧。(接过)
  郭二林:(抖落报纸):哎!杨主任,咱们该收的都收齐了吧?
  杨大妈:东区都齐了,铺面的也齐了,(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辛卯年春许昌朱寺访友


书架前古远灞陵桥的啼鸣
坚硬轴心已弱化
槐花白花书扫过大地
午后阳光晒爆了单纯脑壳

所在的,提前归于春寂
小杨树林在洼地集体沉默
喜鹊在枝头坑底展开仕女裙身
十字架街时而喧闹,时而空荡死去

野蒿拥簇弃置的老瓦屋
20世纪60年代自然的见证
上一代人去了南方,或已变成坟地
流浪魂灵从泥路野菊上抬头

焦渴春日传来“呀呀呜呜”的声响
膨胀虫体敲打抽穗的空中开关
鸟雀的声门噤缩于胆怯鸟步间
各种鱼、羊组成献身的“鲜”

你品尝梧桐路中已远的昨日
街中“演乐寺”敞着朴素空门
两百里外“白马寺”延伸至此的幼枝
清凉黄尘落满蒲团,迷幻的功德碑

风推响殿铃铜片,唤你为“莲友莲友”
顺着街回返,黄蜂嗡嗡降临窗前
蜇针刺破了橡皮空气
麻木痴愚的春风正迅速流逝

          2011.4.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2 23:42)
标签:

文化

 

我想说的是,网络真的很万岁

因为,省略号、破折号和句号都开始说话了

它们以前都是稳稳地哑坐在那里
 

麦克风、版面、镜头把它们隔过去,会议就结束了

网络风暴似乎真的降临了

地壳板块又开始慢慢移动了
 

没有网,他们会服从、停下

真实,从未如此走近过真实

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被告
 

这令人讶异、怪诞,也令人发笑

表演者,被人肉搜索兜底

每个上场民工都是我国的杰克逊
 

包括那些切白菜,饭勺当舞具的伙夫

每面世界,都被网络无情打开了

海量隐秘,等着阅读、转载、删割
 

或删后的转帖阅读、翻墙阅读、电邮阅读

阅读,变得如此艰难、刺激

真实鼠标在超负荷工作
 

左、右键的使用具有了革命意义

蒙蔽、混乱、隔离,会推长发酵出什么?

每人都变成微博行动主义者
 

又将育出怎样的种子青年?

或行动青年?行动群体?

发言人被网络高高叉顶起、落下
 

冬日受孕于夏日体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杰
张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484
  • 关注人气: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布告
请勿转载博客内的原创作品

我的电邮:

baozha999@sina.com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