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临川钓雪
临川钓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0,660
  • 关注人气:3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刘道远新书邮售

   新禅诗 新写意 新乡土

   千首万行 一语成谶

   一卷在手 云淡风轻
 《临川钓雪:刘道远诗集》刘道远著江西美术出版社2013.9月版ISBN978-7-5480-2372-2

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3)202936定价:58.00

农行卡:6228480031358295512

邮汇:201899:上海市嘉定区塔城路45011604信箱:刘道远

(均免邮资)QQ414332043  微信号:liudaoyuan1819 手机13917552418

18916596687

 

新浪微博
一滴清音

刘道远:网名:临川钓雪、石上流泉、刘道不远人等,一个喜欢在纸上堆积木的童话梦游者。江西临川人;当代艺术协会副、炎黄出版社特约编审、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西抚州市作家协会副、沪海新企业导报主编等。荆冠压顶,诚惶诚恐;鸡毛一片,不可当真。出版诗集有获江西省第三届谷雨文学奖的《唱片》及《鸟巢·指甲花》《书香临川》(上下卷)《临川钓雪》(上下卷)等。2005年参加文学社全国“诗人笔会”。石上流泉、道不远人;临川钓雪、清水点灯。“天赐食于鸟,而不投食于巢;”——不要旗帜,不要桂冠,只要一根洁白的羽毛!“慢下来,等等灵魂——”

E-mail:shiliu1819@sina.com

liudaoyuan18@sohu.com

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hiliu1819QQ414332043       

 

 

 

一点堂

   书画家弟弟刘小明:(沪)金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艺术总监。擅长山水,兼工花鸟、人物;其书画由山东济南渊岳斋美术馆专业代理。系美院国画系毕业、工艺美术师、收藏家协会会员。广东卫视《收藏投资》、山东卫视《收藏天下》栏目书画鉴赏首席专家、特邀嘉宾;策划并主持过百期书画鉴赏投资节目,获圈内外好评。雅竹轩画廊堂主:http://www.yazhuxuan.cn;书画收藏网CEOhttp://www.shuhuashcw.comE-mail:ncwlt@163.com;手机:13651706300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一键如故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转载

分类: 道眼品诗
高山流水觅知音,人间自有爱诗人。

爱是一轮蚀骨香

戴环宇

 

初触《临川钓雪》一册,便觉书厚实,几十元的书价倒显得轻了。纯白的封页,色如覆雪,一派虚淡冲远,别无缀饰,爱其清简。左下有竹,一径数竿,亭立如画,罗罗清疏。右上书“临川钓雪”四字,侧泊一舟,老者垂钓于上,似能捞起此间丛丛烟雨、文声。目即见雅:“上卷·水点灯”(清欢、清味、清影),“下卷·临川钓雪”(血缘、天缘、尘缘)……再略略一翻,轻轻一呷,便收得一担字香。又见纸张间爽然脆利,仿佛有青气,是油墨初成之新鲜。

上卷清欢、清味、清影三辑中,自然之命题、禅之命题为大宗,诗文或秀、或清、或拙、或巧,行行铺开又或急或缓,别有生趣。组诗《半杯清凉》装了一壶茶语深深,从茶之源、具、造、器、煮、饮徐徐道来……落满淋漓又层叠的香。组诗《禅如雪》则字如洗尘,适合细细品读,如九曲溪流,又如天心圆月,无声无息地洒下一片微光洁净。再看下卷,天缘、尘缘中摇荡的有乡愁,有岁月里斑斑的图景,有浮世里的烟火……然而,我最想谈的,却是“血缘”一辑。

 

“血缘”中的亲情书写,团团情深难化。有些篇目读来如嚼酸杏,刺得唇齿一片麻木。如《暖》:“一床棉絮/那是母亲身体的蚕茧/正在一丝丝把自己抽干/她说不出话/她的话藏在最后一缕香里/香得那么淡/淡得只能覆盖我一生的冰雪”,又如《暮》,“炊烟渐淡/哪一缕是她风中的白发/啃着母爱的骨头/碗里的五味杂陈/哪一把/是母亲的身体煎熬的盐巴”……在物力维艰的年代,吃口饱饭、穿身暖衣,何事不需细心打算呵,连一针一线都钟爱切切。那些日子里的苦,又远又长、又深又重,永久在心上烙印。如不是爱的给付,即使重经岁月洗礼,哪能有如今字间的感恩与温厚?就像最暖的春风,一定是从山谷中最冷的冰雪处来的。没有经受苦难的磋磨,没有过相依相靠和温热的相待,不会被爱雕琢得这么深刻。

 

再读《木纹里的暗香(组诗)》中《母亲的筷子》:“好像母亲这辈子吃过的苦/它也吃尽/好像母亲咽下的尘世风沙/它也咽下/……母亲这把骨头/也是留给这双筷子烧灰/培土的呵/留给筷子第二次入泥/回春/吐芽。”其实,尘世的风沙、世间的酸苦,恰有母亲如筷子一般,先替儿孙品尝。那散着苦香的木轮,一点点渗透进了母亲的掌纹,蜿蜒成母亲一生走过的路,崎岖的执着的……守候着后辈如笋出的新春。只有温暖与光明才能没入骨髓的深处,就像只有枯叶与落花般无私的奉献与牺牲才能催生爱的代代萌发、吐芽。

读懂了爱,就可明白“一棵缩水的树/活在母亲的皱纹里/活在/擦拭大地一片乌云的汗渍里(《木搓板》)”……就应明白“我们的皮与肉/性与灵/不都是从母亲身上锯下来的吗/我们的身外之物/不都是从母亲的爱里摘来的吗(《红木箱》)”这样锋利又软热的句子。字如刀剑,这被刺透胸膛的感觉竟然一面柔软如锦,一面却又闻得其间淌出的涓涓血气。

 

前几日,正是清明。恰好读到《香火》:“清明雨/把墙上的祖父母/淋得更加潮湿 阴暗 陈旧了/厚厚的农历/只有这瘦瘦的一页/才能点燃儿孙的思念和绵绵的乡愁/才能走近祖先的灵位”,再读《纸钱印板》:“薄薄一页碑/你在里面/写出青草/鸦声/写出清明的云团或雨滴/我在外面/揣着肉身/踽踽赶路/赶在不知何日猝然走入碑之前/……钱罢 纸罢 泪罢/能点着的都是火呵。”我不知道,如今你我的思念与乡愁,还能不能在梦里划出一道点亮血缘的闪电;我不知道,晃荡在名利浮云间的人们,在祖辈、父辈的碑石前,会不会被刺得只剩弥散在一炷线香里的愧疚?永远可以静静发亮的,不是墓前长明的一盏烛光,而是人心里深深开落的花朵。

人的一辈子,会逢着太多的悲欢,好在有亲情淳朴如一的相伴。也只有亲人真诚的付出,方才有安稳的人世,人世才有冷暖可嚼的真味,真味里才有丰润和悦的喜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漾濞谣(原创组诗)
刘道远
•漾濞江
榨不尽漾濞的核桃汁
吮不尽漾濞的母亲乳

漾濞的颗颗核桃果
敲敲都有澎湃的涛声

礁上叠礁 铁上磨铁
核桃是开在岸上的浪

核桃漾濞 硬汉背后卧着
一位剔骨还父剜肉还母的孝女

•苍山岩画
一撇一捺 二片苍山石
折叠漾濞历史的天空

核桃是袖珍的漾濞
石头是核桃的前世

先人的肉身裹得太紧
不屑洱海云投怀送报

苍山张开了翅膀
漾濞笑得合不拢嘴

•雪山清白酒
彝人眼里只容得下火
雪山只能当成纸屑

彝人的牙咬铁或豺狼虎豹
漾濞核桃才不敢得软骨病

漾濞江想流进月亮河
彝人拎起他往火海撞

太阳在彝人银碗里燃烧
壶中冰雪闻闻有侠客风

•琥珀核桃
浩瀚洱海 淼淼大理
何以逼仄 隐忍 缩紧自己
火把的焰口向死而生
荆柯铁锈啃咬成水晶

接受命运的敲骨吸髓
开颅也保持不规则思维

背着逆天竖子的骂名
把乡愁刻在母亲舌尖

•茶马古道
漾濞江和马拴紧紫砂壶
还在咕咕地想挣脱缰绳

一条青石板路老成了枯藤
一个朝代攀成墻上爬山虎

按不住的涛退不回鞘的剑呵
挥挥衣袖带走多少江山烟云

一声侠客的叹息 一段凛冽的沉香
还在额端的沟壑 得得地回旋绝唱

•云龙桥
核桃之乡八面来风没有断路
每根枝条上通星河下接蛟龙

百丈岩倒挂金钟
普光寺一苇以航

漾濞核桃是菩萨替身
贝叶是核桃漾濞乡音

求一寸净土 不惜安一颗丑陋头颅
云泥之间呵 剔除肉身的灵魂如流
2017.8.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世相(原创组诗十二)
刘道远

•打赏
启瓶盖的频率
与啤酒小姐的身价
上下浮动
远低于面对一堆男人
她端起的一只酒杯
键盘哒哒像瓶盖启动
那些带着偷窥心理
抛来的小费
引诱身着旗袍的文字
一步一步
走向暗处
脱下内裤

•乡贤
留长须 穿汉服  
写流行丑书
他端着的脸 
已被女人
和这个不要脸的时代
不知装修多少回了
回到村里 老祠堂的
菩萨低眉 瞅他为一个寡妇 
写福字

•野猫
一群一群流浪猫
朋友圈晒了又晒
好可爱的猫呵
想去抱养一只
藏在家里給他喝香的吃辣的
无聊时会和我亲近
可又怕她的主人闯进
鱼没吃到惹得一身腥

•孔雀
怪只怪
想把自己呈现得最美
而暴露出不该暴露的
看客假装没看见
反而笑得掌声雷动

•宠物
娇生惯养得
整天牵着主人
在大街小巷撒野
某日拐弯不见了
她汪汪的撒娇声
搅乱了春深夜
一条街的好事
直到有人一脚
踢她四脚朝天
她才如梦初醒
在夜色里抓狂
2017.8.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世相(原创组诗十一)
刘道远
•书灾
俗话说黄衣菜
也有三朝旺
书也卖斤两了
可狗肉不上秤
经典的羊头有点重
一本薄薄的下三滥
就压得他不敢翘屁股
就像武松的拳头
没能挽救戴绿帽
大哥的性命

•高贵
同一条街
实体书店的茶水
温馨二十四小时
门槛依旧冰冷
泡脚屋的大桶子水
脏得不能再脏了
男人的手脚
就爱往里伸
水还在冒泡儿
雪白的书呵
干净得就要化了
门口的灯
这座城最后的一滴冰呵
那个背影多像一枝病梅

•新居
贺绿汀曲中的牧童
赶进了霓虹灯
摩天楼 钢的琴
容不下爷爷的短笛
那条乡间的小路愈吹愈瘦
那头牛被钢筋水泥耕散架了
牛角还在固执地
吹奏失土亲人的乡愁

•混搭
橡皮泥
嫌乡下的泥脏
不愿同她做游戏
乡下的泥只好自个玩
橡皮泥玩出座皇宫
可里面空荡荡像鬼城
橡皮泥哭成了泪人
乡下的泥搂抱了她
一起玩呵 玩得
田螺妹子 荷花仙子
派对来了

•灵与肉
战功显赫的坦克师
只想换一个科学家
科学家的惊天大数据
只想换一支摇篮曲
滚滚石油黄金万两的海湾
只想换袁隆平的一根超级水稻
托着沉重肉身蜗行的路人
只想让灵魂泊在一滴露珠上

•代课
萤火虫
踩着风声进课堂
默许小草做小动作
不必太正儿八经得
像根冷漠的铁钢丝
与植物神经背道而驰
即便走神望星空
也只是凑近咬咬耳
谁的头顶 都有自己的
脑洞之光
大地果然闪闪烁烁
2017.7.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水墨相(原创组诗十二)

刘道远

•董其昌:秋兴八景(明)

树早有退意

谁拧亮额头的灯

 

风的纵恿

也未改变华亭的底色

 

赏心何止二三枝

信手拈来 一把雁声

 

•陈洪绶:观画图(明代)

尘根杂草丛生

砚田禅意幽幽

 

云门寺的悔僧

嶙峋怪石上凿莲花

 

笔墨攀岩

一座青山十里春风长卷

 

•陈洪綬:升庵簪花图(明代)

 

花间留云住

杯中醉花插额头

 

酒色浇铸的瘦骨

一半是水一半是泥

 

天空的虫洞 绿叶的拂尘

人间何时干净?

 

•曾鯨:葛一龙像(明)

雪遇见雪

香传染香

 

骨肉通体书浸淫

一张脸满满书卷相

 

那些方正的汉字

透露读书人的生辰

 

•髡残:松岩楼阁图(清)

龙半庵日静潭空

石溪曳杖挂瓢云游

 

明皇陵松风长啸

一袭袈裟忘断前朝

 

丑墨枯湿苍茫

胸口丘壑如刀

 

•朱耷:鸟荷图(清)

烟火烧焦家山和绿

一朵枯荷成为乡愁

 

天地悠悠 宇宙空荡

大风想收走一顶僧袍

 

零落莲子 数成孤灯

鸟低进深深污泥

2017.4.20谷雨匆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清明花里的雷雨(原创组诗)

刘道远

坟山烟雾 呛得抒情的雨珠 颗颗失明

夹在野藤般散落的人流中

我也是一颗失去方向感的雨

落在 不该掉落的香火上

 

这儿 那儿稀稀落落的爆竹 像蹦出冻土的麻雀

把荒冢 衰草 乌桕 苦楝 啄得心头痒痒

这儿 那儿明明灭灭的纸钱

像克制不住的清明花 急于替亲人倾吐

那些没唠完的家常

 

在八百年盱江书院废墟

那么多似曾相识 光色迷离 气味相投的香火

辨不清 哪一炷 才是李觏先生的关门弟子?

 

被市井淹没的鹧鸪

只有默读凤岗 默读清明 默读故乡的游子

才能听到他若有若无 长一声 短一声的空叹

 

·香火

 

清明雨 把墙上的祖父母

淋得更加潮湿 阴暗 陈旧了

 

厚厚的农历 只有这瘦瘦一页

才能点燃儿孙的思念和绵绵乡愁

才能想起走近祖先的灵位

为它的烛残 灰冷 烟消羞惭不已

 

除了雨意 除了一炷香 我摸遍湿漉漉的自己

竟然摸不出一星 能划亮血缘的磷片

只有白发母亲 颤微微掏出一根火柴

像从她身上 掏出最后的血 微弱 惨淡 腥红

却划出一道闪电 祖父母黑洞洞的望眼霍然热力四射

 

一滴光 把被尘世狼烟熏黑 丢失打火机或光源的人

从头到脚 浇得只剩一炷香里的愧疚和袅袅禅意了

这光 它的发动机 是母亲心脏

 

·阴阳界

大把纸钱 把外婆居住的世界烧得暖和些吧 

烧得墓穴蹿出一群黄蜂

 

在人间 外婆用一张旧纸票烤糊皱巴巴的一家子

没料到转身为王 身后涌来这队张牙舞爪的保镖

 

别害怕 他们是外婆的闺蜜

宽宥了所有的毒与刺 只记住了一句花语

 

阴阳界 只是嗡嗡地喊

像接头的暗号 想把二三枝乡间轶事 蛰痛

·牵手

 

小时候 爷爷牵着我

沿着旧铁轨 扛着台箕一路拾粪

为我换得一盒饼干 那饼 成为野菜充饥的童年

唯一记住的甜 也记住了 爷爷弯曲的躯干

 

踩着旧铁轨 和清明雨水

我赶回老家 赶来为你 叩头 烧香 供各种好吃的祭果

可种下满山飘香梨花 戴一顶黑帽一走了之的爷爷呵

甚至没舍得 带走一滴饼屑呵

饼盒满满 任懵懂的我 大口挥霍

 

在你垂垂老矣的黄昏

仍用汗水 和不肯迟钝的眼睛

牵我去拣拾 散落田野的珠子

 

从你身上 剜割给我的那丝甜

至今 仍足以将轰隆隆朝我驶来的苦海

颠覆

 

岁月呵 愈走 愈像长长的旧铁轨

愈走 愈嵌满身体的风沙衰草 愈走 愈觉你仍牵着我

用不肯迟钝的生命 在生活的旷野 继续追逐 发现 摭拾

呵护小花的牛粪 和浓缩蔗汁的落日星星

 

·老家

一团浓浓的绿

 

那些四散的山雀

象被溅飞的墨滴

把村庄上空的云

渲染得 一朵比一朵

洁净了

 

溪水的银鞭

把大片大片桂花的幽香

和旷野游荡的南风 赶回了村子

一不留神 木槿花绊倒了

那只红蜻蜓 她要赶在农历发芽

去报信了

 

滢滢月亮河

村庄的银鱼游弋不定

山坡草地 也在踩水

 

旧铁轨 象粗心的童子 

蜡笔画错的一根跳绳

忘了 找橡皮擦净

 

家谱 嚓地一声

被一根血缘擦亮

墓碑上骑马的祖父

一定听得懂 一串一串

火焰的独白

 

 

·寻觅

又折清明柳

又上外婆坟

 

踩过的草仍在青青

雨水分担了她的痛

 

柳条绿得出水了

把祭祖的香火浇红

 

只有母亲眼眶一炷香

怎么烧也是湿淋淋的

 

雨雾中晃动的鹧鸪声

仿佛在寻觅一根火柴

 

只有坟岗的那枝柳

自顾自捻着一串雨珠

 

 

·纸钱印板

 

薄薄一页碑 你在里面 写出青草 鸦声

写出清明的云团或雨滴 我在外面 揣着肉身

踽踽赶路 赶在不知何日猝然走入碑之前

来给你配制 一年只能咀嚼一次的人间烟火

 

你我一样在世上 都是食色动物

都被钱 这个披着画皮的狼外婆

捉弄得死去活来 你终于攒下了一座山

也攒下了一顶重重的荆冠 攒下了一粒

令暴风骤雨瞄准 子孙品尝不尽的苦果

 

也许你在忏悔没把自己 早早种进碑

种成生性不嗜血的植物 这样多好 多干净

多像长得让流年爱不释手的洞穴无名草

 

我在外面 改不了属性 依旧在欲海里 活得人模狗样

依旧坐拥你遗产的清风 在平民的稻田里渐渐学会了 

翻耕家谱骨子里的隐忍 诚实 简朴 包容 感恩

 

清明 我与妻两手空空

甚至不能为你 认购冥王府奢侈的寒衣

只能借来手工模板 裸指为你翻砂 亲人的体温

 

同是祭品 人家的比花艳 咱家的比草低

雨 在碑板 替我 不停地刻着 印着钱 影 儿

 

钱罢 纸罢 泪罢 能点着的都是火呵

薄薄隔着碑 你抱紧的难道不是血缘才能辨认真伪 

刻下指纹的那团裸体火吗?

 

·空心古樟

 

陪九旬父亲还乡 他颤颤微微 呆立那棵古樟下

浑浊的眸子 射出异光 树身空洞 像谁说不出的巨大忧伤

又像一片风水的进口 让风迷惘 水猜想

 

村子 小得县志上找不到点儿 古樟突兀 高大 蓊郁

凸起泥地的根筋 像不肯收缩的俚语

村庄或春天 是她的投影 令人更加扼腕她身体的空洞

 

父亲像邂逅 恍若隔世的牧牛伙伴

在树跟前 傻傻呆立 不动 像在读 一部尘封太久的家谱

被岁月淘尽精髓的老翁 为何依旧活得如此安详 淡定

一截风烛残年 为何猝然被她染绿?

 

我陪父亲 站在一起 我默认了 一道沟壑

父亲悄悄走进了古樟里的雷电

走进他被古樟的荫凉覆盖的朝朝夕夕

走进他从古樟下出发的第一行乡愁

满额烟云地 让古樟抱着 抱成她心头的一粒籽儿

我在原地 站成她的清香一缕

2017.4.2整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清明花里的雷雨(原创组诗)

刘道远

坟山烟雾 呛得抒情的雨珠 颗颗失明

夹在野藤般散落的人流中

我也是一颗失去方向感的雨

落在 不该掉落的香火上

 

这儿 那儿稀稀落落的爆竹 像蹦出冻土的麻雀

把荒冢 衰草 乌桕 苦楝 啄得心头痒痒

这儿 那儿明明灭灭的纸钱

像克制不住的清明花 急于替亲人倾吐

那些没唠完的家常

 

在八百年盱江书院废墟

那么多似曾相识 光色迷离 气味相投的香火

辨不清 哪一炷 才是李觏先生的关门弟子?

 

被市井淹没的鹧鸪

只有默读凤岗 默读清明 默读故乡的游子

才能听到他若有若无 长一声 短一声的空叹

 

·香火

 

清明雨 把墙上的祖父母

淋得更加潮湿 阴暗 陈旧了

 

厚厚的农历 只有这瘦瘦一页

才能点燃儿孙的思念和绵绵乡愁

才能想起走近祖先的灵位

为它的烛残 灰冷 烟消羞惭不已

 

除了雨意 除了一炷香 我摸遍湿漉漉的自己

竟然摸不出一星 能划亮血缘的磷片

只有白发母亲 颤微微掏出一根火柴

像从她身上 掏出最后的血 微弱 惨淡 腥红

却划出一道闪电 祖父母黑洞洞的望眼霍然热力四射

 

一滴光 把被尘世狼烟熏黑 丢失打火机或光源的人

从头到脚 浇得只剩一炷香里的愧疚和袅袅禅意了

这光 它的发动机 是母亲心脏

 

·阴阳界

大把纸钱 把外婆居住的世界烧得暖和些吧 

烧得墓穴蹿出一群黄蜂

 

在人间 外婆用一张旧纸票烤糊皱巴巴的一家子

没料到转身为王 身后涌来这队张牙舞爪的保镖

 

别害怕 他们是外婆的闺蜜

宽宥了所有的毒与刺 只记住了一句花语

 

阴阳界 只是嗡嗡地喊

像接头的暗号 想把二三枝乡间轶事 蛰痛

·牵手

 

小时候 爷爷牵着我

沿着旧铁轨 扛着台箕一路拾粪

为我换得一盒饼干 那饼 成为野菜充饥的童年

唯一记住的甜 也记住了 爷爷弯曲的躯干

 

踩着旧铁轨 和清明雨水

我赶回老家 赶来为你 叩头 烧香 供各种好吃的祭果

可种下满山飘香梨花 戴一顶黑帽一走了之的爷爷呵

甚至没舍得 带走一滴饼屑呵

饼盒满满 任懵懂的我 大口挥霍

 

在你垂垂老矣的黄昏

仍用汗水 和不肯迟钝的眼睛

牵我去拣拾 散落田野的珠子

 

从你身上 剜割给我的那丝甜

至今 仍足以将轰隆隆朝我驶来的苦海

颠覆

 

岁月呵 愈走 愈像长长的旧铁轨

愈走 愈嵌满身体的风沙衰草 愈走 愈觉你仍牵着我

用不肯迟钝的生命 在生活的旷野 继续追逐 发现 摭拾

呵护小花的牛粪 和浓缩蔗汁的落日星星

 

·老家

一团浓浓的绿

 

那些四散的山雀

象被溅飞的墨滴

把村庄上空的云

渲染得 一朵比一朵

洁净了

 

溪水的银鞭

把大片大片桂花的幽香

和旷野游荡的南风 赶回了村子

一不留神 木槿花绊倒了

那只红蜻蜓 她要赶在农历发芽

去报信了

 

滢滢月亮河

村庄的银鱼游弋不定

山坡草地 也在踩水

 

旧铁轨 象粗心的童子 

蜡笔画错的一根跳绳

忘了 找橡皮擦净

 

家谱 嚓地一声

被一根血缘擦亮

墓碑上骑马的祖父

一定听得懂 一串一串

火焰的独白

 

 

·寻觅

又折清明柳

又上外婆坟

 

踩过的草仍在青青

雨水分担了她的痛

 

柳条绿得出水了

把祭祖的香火浇红

 

只有母亲眼眶一炷香

怎么烧也是湿淋淋的

 

雨雾中晃动的鹧鸪声

仿佛在寻觅一根火柴

 

只有坟岗的那枝柳

自顾自捻着一串雨珠

 

 

·纸钱印板

 

薄薄一页碑 你在里面 写出青草 鸦声

写出清明的云团或雨滴 我在外面 揣着肉身

踽踽赶路 赶在不知何日猝然走入碑之前

来给你配制 一年只能咀嚼一次的人间烟火

 

你我一样在世上 都是食色动物

都被钱 这个披着画皮的狼外婆

捉弄得死去活来 你终于攒下了一座山

也攒下了一顶重重的荆冠 攒下了一粒

令暴风骤雨瞄准 子孙品尝不尽的苦果

 

也许你在忏悔没把自己 早早种进碑

种成生性不嗜血的植物 这样多好 多干净

多像长得让流年爱不释手的洞穴无名草

 

我在外面 改不了属性 依旧在欲海里 活得人模狗样

依旧坐拥你遗产的清风 在平民的稻田里渐渐学会了 

翻耕家谱骨子里的隐忍 诚实 简朴 包容 感恩

 

清明 我与妻两手空空

甚至不能为你 认购冥王府奢侈的寒衣

只能借来手工模板 裸指为你翻砂 亲人的体温

 

同是祭品 人家的比花艳 咱家的比草低

雨 在碑板 替我 不停地刻着 印着钱 影 儿

 

钱罢 纸罢 泪罢 能点着的都是火呵

薄薄隔着碑 你抱紧的难道不是血缘才能辨认真伪 

刻下指纹的那团裸体火吗?

 

·空心古樟

 

陪九旬父亲还乡 他颤颤微微 呆立那棵古樟下

浑浊的眸子 射出异光 树身空洞 像谁说不出的巨大忧伤

又像一片风水的进口 让风迷惘 水猜想

 

村子 小得县志上找不到点儿 古樟突兀 高大 蓊郁

凸起泥地的根筋 像不肯收缩的俚语

村庄或春天 是她的投影 令人更加扼腕她身体的空洞

 

父亲像邂逅 恍若隔世的牧牛伙伴

在树跟前 傻傻呆立 不动 像在读 一部尘封太久的家谱

被岁月淘尽精髓的老翁 为何依旧活得如此安详 淡定

一截风烛残年 为何猝然被她染绿?

 

我陪父亲 站在一起 我默认了 一道沟壑

父亲悄悄走进了古樟里的雷电

走进他被古樟的荫凉覆盖的朝朝夕夕

走进他从古樟下出发的第一行乡愁

满额烟云地 让古樟抱着 抱成她心头的一粒籽儿

我在原地 站成她的清香一缕

2017.4.2整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清明花里的雷雨(原创组诗)

刘道远

坟山烟雾 呛得抒情的雨珠 颗颗失明

夹在野藤般散落的人流中

我也是一颗失去方向感的雨

落在 不该掉落的香火上

 

这儿 那儿稀稀落落的爆竹 像蹦出冻土的麻雀

把荒冢 衰草 乌桕 苦楝 啄得心头痒痒

这儿 那儿明明灭灭的纸钱

像克制不住的清明花 急于替亲人倾吐

那些没唠完的家常

 

在八百年盱江书院废墟

那么多似曾相识 光色迷离 气味相投的香火

辨不清 哪一炷 才是李觏先生的关门弟子?

 

被市井淹没的鹧鸪

只有默读凤岗 默读清明 默读故乡的游子

才能听到他若有若无 长一声 短一声的空叹

 

·香火

 

清明雨 把墙上的祖父母

淋得更加潮湿 阴暗 陈旧了

 

厚厚的农历 只有这瘦瘦一页

才能点燃儿孙的思念和绵绵乡愁

才能想起走近祖先的灵位

为它的烛残 灰冷 烟消羞惭不已

 

除了雨意 除了一炷香 我摸遍湿漉漉的自己

竟然摸不出一星 能划亮血缘的磷片

只有白发母亲 颤微微掏出一根火柴

像从她身上 掏出最后的血 微弱 惨淡 腥红

却划出一道闪电 祖父母黑洞洞的望眼霍然热力四射

 

一滴光 把被尘世狼烟熏黑 丢失打火机或光源的人

从头到脚 浇得只剩一炷香里的愧疚和袅袅禅意了

这光 它的发动机 是母亲心脏

 

·阴阳界

大把纸钱 把外婆居住的世界烧得暖和些吧 

烧得墓穴蹿出一群黄蜂

 

在人间 外婆用一张旧纸票烤糊皱巴巴的一家子

没料到转身为王 身后涌来这队张牙舞爪的保镖

 

别害怕 他们是外婆的闺蜜

宽宥了所有的毒与刺 只记住了一句花语

 

阴阳界 只是嗡嗡地喊

像接头的暗号 想把二三枝乡间轶事 蛰痛

·牵手

 

小时候 爷爷牵着我

沿着旧铁轨 扛着台箕一路拾粪

为我换得一盒饼干 那饼 成为野菜充饥的童年

唯一记住的甜 也记住了 爷爷弯曲的躯干

 

踩着旧铁轨 和清明雨水

我赶回老家 赶来为你 叩头 烧香 供各种好吃的祭果

可种下满山飘香梨花 戴一顶黑帽一走了之的爷爷呵

甚至没舍得 带走一滴饼屑呵

饼盒满满 任懵懂的我 大口挥霍

 

在你垂垂老矣的黄昏

仍用汗水 和不肯迟钝的眼睛

牵我去拣拾 散落田野的珠子

 

从你身上 剜割给我的那丝甜

至今 仍足以将轰隆隆朝我驶来的苦海

颠覆

 

岁月呵 愈走 愈像长长的旧铁轨

愈走 愈嵌满身体的风沙衰草 愈走 愈觉你仍牵着我

用不肯迟钝的生命 在生活的旷野 继续追逐 发现 摭拾

呵护小花的牛粪 和浓缩蔗汁的落日星星

 

·老家

一团浓浓的绿

 

那些四散的山雀

象被溅飞的墨滴

把村庄上空的云

渲染得 一朵比一朵

洁净了

 

溪水的银鞭

把大片大片桂花的幽香

和旷野游荡的南风 赶回了村子

一不留神 木槿花绊倒了

那只红蜻蜓 她要赶在农历发芽

去报信了

 

滢滢月亮河

村庄的银鱼游弋不定

山坡草地 也在踩水

 

旧铁轨 象粗心的童子 

蜡笔画错的一根跳绳

忘了 找橡皮擦净

 

家谱 嚓地一声

被一根血缘擦亮

墓碑上骑马的祖父

一定听得懂 一串一串

火焰的独白

 

 

·寻觅

又折清明柳

又上外婆坟

 

踩过的草仍在青青

雨水分担了她的痛

 

柳条绿得出水了

把祭祖的香火浇红

 

只有母亲眼眶一炷香

怎么烧也是湿淋淋的

 

雨雾中晃动的鹧鸪声

仿佛在寻觅一根火柴

 

只有坟岗的那枝柳

自顾自捻着一串雨珠

 

 

·纸钱印板

 

薄薄一页碑 你在里面 写出青草 鸦声

写出清明的云团或雨滴 我在外面 揣着肉身

踽踽赶路 赶在不知何日猝然走入碑之前

来给你配制 一年只能咀嚼一次的人间烟火

 

你我一样在世上 都是食色动物

都被钱 这个披着画皮的狼外婆

捉弄得死去活来 你终于攒下了一座山

也攒下了一顶重重的荆冠 攒下了一粒

令暴风骤雨瞄准 子孙品尝不尽的苦果

 

也许你在忏悔没把自己 早早种进碑

种成生性不嗜血的植物 这样多好 多干净

多像长得让流年爱不释手的洞穴无名草

 

我在外面 改不了属性 依旧在欲海里 活得人模狗样

依旧坐拥你遗产的清风 在平民的稻田里渐渐学会了 

翻耕家谱骨子里的隐忍 诚实 简朴 包容 感恩

 

清明 我与妻两手空空

甚至不能为你 认购冥王府奢侈的寒衣

只能借来手工模板 裸指为你翻砂 亲人的体温

 

同是祭品 人家的比花艳 咱家的比草低

雨 在碑板 替我 不停地刻着 印着钱 影 儿

 

钱罢 纸罢 泪罢 能点着的都是火呵

薄薄隔着碑 你抱紧的难道不是血缘才能辨认真伪 

刻下指纹的那团裸体火吗?

 

·空心古樟

 

陪九旬父亲还乡 他颤颤微微 呆立那棵古樟下

浑浊的眸子 射出异光 树身空洞 像谁说不出的巨大忧伤

又像一片风水的进口 让风迷惘 水猜想

 

村子 小得县志上找不到点儿 古樟突兀 高大 蓊郁

凸起泥地的根筋 像不肯收缩的俚语

村庄或春天 是她的投影 令人更加扼腕她身体的空洞

 

父亲像邂逅 恍若隔世的牧牛伙伴

在树跟前 傻傻呆立 不动 像在读 一部尘封太久的家谱

被岁月淘尽精髓的老翁 为何依旧活得如此安详 淡定

一截风烛残年 为何猝然被她染绿?

 

我陪父亲 站在一起 我默认了 一道沟壑

父亲悄悄走进了古樟里的雷电

走进他被古樟的荫凉覆盖的朝朝夕夕

走进他从古樟下出发的第一行乡愁

满额烟云地 让古樟抱着 抱成她心头的一粒籽儿

我在原地 站成她的清香一缕

2017.4.2整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清明花里的雷雨(原创组诗)

刘道远

坟山烟雾 呛得抒情的雨珠 颗颗失明

夹在野藤般散落的人流中

我也是一颗失去方向感的雨

落在 不该掉落的香火上

 

这儿 那儿稀稀落落的爆竹 像蹦出冻土的麻雀

把荒冢 衰草 乌桕 苦楝 啄得心头痒痒

这儿 那儿明明灭灭的纸钱

像克制不住的清明花 急于替亲人倾吐

那些没唠完的家常

 

在八百年盱江书院废墟

那么多似曾相识 光色迷离 气味相投的香火

辨不清 哪一炷 才是李觏先生的关门弟子?

 

被市井淹没的鹧鸪

只有默读凤岗 默读清明 默读故乡的游子

才能听到他若有若无 长一声 短一声的空叹

 

·香火

 

清明雨 把墙上的祖父母

淋得更加潮湿 阴暗 陈旧了

 

厚厚的农历 只有这瘦瘦一页

才能点燃儿孙的思念和绵绵乡愁

才能想起走近祖先的灵位

为它的烛残 灰冷 烟消羞惭不已

 

除了雨意 除了一炷香 我摸遍湿漉漉的自己

竟然摸不出一星 能划亮血缘的磷片

只有白发母亲 颤微微掏出一根火柴

像从她身上 掏出最后的血 微弱 惨淡 腥红

却划出一道闪电 祖父母黑洞洞的望眼霍然热力四射

 

一滴光 把被尘世狼烟熏黑 丢失打火机或光源的人

从头到脚 浇得只剩一炷香里的愧疚和袅袅禅意了

这光 它的发动机 是母亲心脏

 

·阴阳界

大把纸钱 把外婆居住的世界烧得暖和些吧 

烧得墓穴蹿出一群黄蜂

 

在人间 外婆用一张旧纸票烤糊皱巴巴的一家子

没料到转身为王 身后涌来这队张牙舞爪的保镖

 

别害怕 他们是外婆的闺蜜

宽宥了所有的毒与刺 只记住了一句花语

 

阴阳界 只是嗡嗡地喊

像接头的暗号 想把二三枝乡间轶事 蛰痛

·牵手

 

小时候 爷爷牵着我

沿着旧铁轨 扛着台箕一路拾粪

为我换得一盒饼干 那饼 成为野菜充饥的童年

唯一记住的甜 也记住了 爷爷弯曲的躯干

 

踩着旧铁轨 和清明雨水

我赶回老家 赶来为你 叩头 烧香 供各种好吃的祭果

可种下满山飘香梨花 戴一顶黑帽一走了之的爷爷呵

甚至没舍得 带走一滴饼屑呵

饼盒满满 任懵懂的我 大口挥霍

 

在你垂垂老矣的黄昏

仍用汗水 和不肯迟钝的眼睛

牵我去拣拾 散落田野的珠子

 

从你身上 剜割给我的那丝甜

至今 仍足以将轰隆隆朝我驶来的苦海

颠覆

 

岁月呵 愈走 愈像长长的旧铁轨

愈走 愈嵌满身体的风沙衰草 愈走 愈觉你仍牵着我

用不肯迟钝的生命 在生活的旷野 继续追逐 发现 摭拾

呵护小花的牛粪 和浓缩蔗汁的落日星星

 

·老家

一团浓浓的绿

 

那些四散的山雀

象被溅飞的墨滴

把村庄上空的云

渲染得 一朵比一朵

洁净了

 

溪水的银鞭

把大片大片桂花的幽香

和旷野游荡的南风 赶回了村子

一不留神 木槿花绊倒了

那只红蜻蜓 她要赶在农历发芽

去报信了

 

滢滢月亮河

村庄的银鱼游弋不定

山坡草地 也在踩水

 

旧铁轨 象粗心的童子 

蜡笔画错的一根跳绳

忘了 找橡皮擦净

 

家谱 嚓地一声

被一根血缘擦亮

墓碑上骑马的祖父

一定听得懂 一串一串

火焰的独白

 

 

·寻觅

又折清明柳

又上外婆坟

 

踩过的草仍在青青

雨水分担了她的痛

 

柳条绿得出水了

把祭祖的香火浇红

 

只有母亲眼眶一炷香

怎么烧也是湿淋淋的

 

雨雾中晃动的鹧鸪声

仿佛在寻觅一根火柴

 

只有坟岗的那枝柳

自顾自捻着一串雨珠

 

 

·纸钱印板

 

薄薄一页碑 你在里面 写出青草 鸦声

写出清明的云团或雨滴 我在外面 揣着肉身

踽踽赶路 赶在不知何日猝然走入碑之前

来给你配制 一年只能咀嚼一次的人间烟火

 

你我一样在世上 都是食色动物

都被钱 这个披着画皮的狼外婆

捉弄得死去活来 你终于攒下了一座山

也攒下了一顶重重的荆冠 攒下了一粒

令暴风骤雨瞄准 子孙品尝不尽的苦果

 

也许你在忏悔没把自己 早早种进碑

种成生性不嗜血的植物 这样多好 多干净

多像长得让流年爱不释手的洞穴无名草

 

我在外面 改不了属性 依旧在欲海里 活得人模狗样

依旧坐拥你遗产的清风 在平民的稻田里渐渐学会了 

翻耕家谱骨子里的隐忍 诚实 简朴 包容 感恩

 

清明 我与妻两手空空

甚至不能为你 认购冥王府奢侈的寒衣

只能借来手工模板 裸指为你翻砂 亲人的体温

 

同是祭品 人家的比花艳 咱家的比草低

雨 在碑板 替我 不停地刻着 印着钱 影 儿

 

钱罢 纸罢 泪罢 能点着的都是火呵

薄薄隔着碑 你抱紧的难道不是血缘才能辨认真伪 

刻下指纹的那团裸体火吗?

 

·空心古樟

 

陪九旬父亲还乡 他颤颤微微 呆立那棵古樟下

浑浊的眸子 射出异光 树身空洞 像谁说不出的巨大忧伤

又像一片风水的进口 让风迷惘 水猜想

 

村子 小得县志上找不到点儿 古樟突兀 高大 蓊郁

凸起泥地的根筋 像不肯收缩的俚语

村庄或春天 是她的投影 令人更加扼腕她身体的空洞

 

父亲像邂逅 恍若隔世的牧牛伙伴

在树跟前 傻傻呆立 不动 像在读 一部尘封太久的家谱

被岁月淘尽精髓的老翁 为何依旧活得如此安详 淡定

一截风烛残年 为何猝然被她染绿?

 

我陪父亲 站在一起 我默认了 一道沟壑

父亲悄悄走进了古樟里的雷电

走进他被古樟的荫凉覆盖的朝朝夕夕

走进他从古樟下出发的第一行乡愁

满额烟云地 让古樟抱着 抱成她心头的一粒籽儿

我在原地 站成她的清香一缕

2017.4.2整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水墨相(原创组诗十一)

刘道远

•沈周:庐山高图(1517)

飞来石枉来人间

瀑布大把挥霍玉

 

龙首崖顾头不顾尾

五老峰遭童子戏虐

 

枯藤拉拉扯扯

一粒红豆翻滚云雨

 

•唐寅:看泉听风图(1470-1523)

泉水养山

砚池养字

 

伤得太深

笔墨归零

 

江湖三笑

一笔一场艳遇

 

•林良:雪中双鹰(1436-1480)

拧歪鼻梁

铁还是铁

 

冰雪之火烧红梅和望眼

石头是山的自焚

 

向死而生 阴阳太极

悬崖绝壁 活成奇数

 

•吕纪:残荷鹰鹭图(明代)

荷塘大势已去

秋风乘人之危

 

无路可逃

一苇哑语

 

狙击手的枪口

抬高一粒蚂蚁的墓志铭

 

•陈淳:葵石图(1543)

念想挂满脸庞

爱与憎毫不含糊

 

一种坐姿习惯了

惹得朝野乱猜

 

一柄刻进石头的剑

雪藏无处安放的软

2017.3.28匆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水墨相(原创组诗十)

刘道远

•赵伯骕:万松金阙图(南宋)

黄金堆砌的宫阙

那只鸟往山林逃蹿

 

隔帘的远山

松涛追逐云涛

 

苔和卵石呆在原处

任时光爬上额头啁啾

 

•赵孟頫:枯木竹石图(元代)

掳走花与果形与色

秃秃树干像个清僧

 

竹与叶不离不弃

相伴华枝春满

 

这枚守候的丑石

几人知晓裹藏初心

 

•赵孟頫:鹊华秋色图(1295)

山不攀附山

山不复制山

 

秋太脸谱化

一石一鸟不懂卖萌

 

低处的云

不靠颜值吃饭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1347)

 

乱世的火焰

燎痛文人的眉宇

 

画和一颗心撕成两半

如那道海峡的刀口

 

乡愁一衣带水

修补缺角的家山和月盘

 

•王蒙:青卞隐居图(1366)

青石明白 

清溪无念

 

瓦楞林杪峰尖

何处不好行脚?

 

经声与藜杖

把白云喊进僧房

 

•王蒙:葛稚川移居图(1364)

割断尘根

寻找风水紫气

 

出家如灯取影

皮囊抛进深井

 

 

东山日食

熬骨成丹

2017.3.25匆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