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夏
万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206
  • 关注人气:2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第三代
......
 
1949年国民党政府撤出南京时,美国人司徒雷登说过这样一句话,要把中国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这句话通过毛泽东著名的《别了,司徒雷登》这篇文章,在中国广为流传。八十年代初,第三代人已经长大。他们把“第三代”这个词语作为对自己的命名,掀起了一场席卷中国的第三代人诗歌运动。
......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文化博客
博文
置顶: (2012-08-08 09:30)

1962年生于重庆,在成都长大。1984年大学中文系毕业。1981年开始诗歌和小说创作。1982年与胡冬、赵野、唐亚萍等联合四川五所大学诗社共同发起“第三代人”诗歌运动。1984年与胡冬、李亚伟、马松等发起“莽汉主义”诗歌运动。1984年至1986年与当时四川众多青年诗人一起创办四川青年诗人协会,任秘书长和副会长。1985年初,主编80年代第一本铅印出版并大规模发行的诗人协会独立会刊《现代主义同盟》(因故改名《现代诗内部交流资料》)。1986—1987年写作中篇小说《丧》、《宿疾》、《农事》。1993年主编《朦胧诗全集》、《后朦胧诗全集》(于1993年出版发行)。2000年出版个人诗集《本质》,小说集《丧》。现拥有一家颇具规模的独立出版公司。目前家居北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秃头青春

第七章

1982,春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吃  

——万夏

 

四、一盘肉值多少:我挣的第一笔钱

   今年虎年,是我的本命年,按李居明的说法,有太岁煞罩在我的头上,凶星多多,小人暗藏,和报纸上温总理说的报告形势一模一样:大伙儿都走到了一个拐点上。

   我年前到潘家园古董市场买了一对石头貔貅,放在大门口镇门。传说貔貅为龙王最捣蛋的小儿子,没有肛门,只吃不拉,打斗凶狠,怪招迭出,只要它守在鬼门关上,那里面的家伙只好连续放黄金周的假期,因此,中国人都把它请回家镇邪纳财。买它们的时候我在想,把它们弄到税务总局或财政部去镇门该有多好啊!

   按规矩,买回家必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吃  

——万夏

 

三、回锅肉的出师表:一亿人的贫穷为代价

   万家顽固的小眼睛传了几代人,一点也不改,而且老爸的这些臭脾气可能也被我遗传了。我现在常常训导我的财务部门:如果你们的办公室总是安安静静,说明你们的账目有问题、不准确。为什么呢?想想看,有十多个部门,现在的人又都那么浮躁,不踏实,做上来的账目难道没有丁点错误?连他妈咱中国的统计局都在乱劈柴,说今年的房价只涨了1.5%,你信吗?难道你们就能独善其身?你们做会计的如果不能大声呵斥,当面争执,吵架,把账本和茶杯一起砸到对方脸上去,就不是好会计,拿出来的账就是一本糊涂账,一本来忽悠我的账,一本假账!

   老爸的数学基因没得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吃  

——万夏

 

一、天安门上的玻璃油菜

    我爸爸是个大胖子,感觉像个坏人。在那个皮薄骨瘦的饥饿年代,有这种体型的人注定要被钉上许多问号,惹出一些麻烦。他模样黑蛮,弥勒佛一般圆圆的肚子,再加上他身边我妈妈长得漂亮,这就显得更坏了,不化装,就可以直接演电影里的坏蛋甲或坏蛋乙。大家都在纳闷儿,怎么都快到七十年代了,这个胖子还一直平安无事,继续发福?一个人胖了,不小心就给自己埋了一颗雷,就像在麻将桌上,有张牌永远在等你“端倒伏”。果然,捱到了六十年代的最后一年,终于稳不起了,被揪了出来。

    今年大年初一晚饭的时候,黄利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4 14:58)

跳  

——万夏

 

十、我为什么手短

 

   如果全民公投允许重活十年,并任意选择,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在“七十年代”上打叉。从1969年到1979年,一个人从七岁到十七岁,多么快乐啊!没心没肝地玩儿完了而又不担责任!干了那么多捣蛋的蠢事,在道德上却没有明显的负罪感。不像我们的爷爷那辈子,从20世纪初到三四十年代,时代混乱而变迁巨大,因此命运难以定夺,有人穿起了草鞋爬过了雪山草地,有人穿了皮鞋留在了城里,我那爷爷左右为难,留在了湖南衡阳的乡下继续教私塾,最后抱憾终生。我父亲那辈因为自己选择了,穿了布鞋,两兄弟16岁那年离家朝北远走,先加入国军,在两党的大决战前夕选择了共军,一路往南打下来,解放了西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跳  

——万夏

 

九、逃学就是艳遇的反物质

 

   从1970年到1974年,我放学后或逃学后瞎逛得最多的地方可以划成两个圈子。一个是以学校为圆心,其边缘是春熙路、东大街、盐市口、盐道街,在这个圈子里,我们的足迹可能最密集,估计电线杆子上都有咱的脚板印。另一个圈子或一条线路是,从人民南路毛主席招手的广场往南的沿途,锦江大桥边上就是气象学校,隔墙就是第25中学,再往南就是小天竹和川医,再往南就是二环(现在的二环路),左边就是翟永明后来上班的科分院,它的斜对面就是欧阳江河的家省军区,右边是跳伞塔,再往南就是火车南站了。
锦江大桥是我们逃学最集中的目标,是再往南去的前哨阵地。再往南就是川医,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4 14:53)

跳  

——万夏

 

七、死人大游行


   1970年文革大规模武斗已经结束,成都的革委会正在清算各武斗派系。
   在成都市中心的盐市口,马路边立有许多宣传栏,类似现在的报栏。那上面常常揭露某某造反派用最残忍的手段折磨对手。还详细的画出说明图:有用钢钎穿过双耳,挖掉膝盖,铁链穿肩锁骨等等令人毛骨悚然的各种酷刑。在这两年前的秋天,成都武斗最惨烈的那次,夜晚的枪炮声停息了。一大早,单位来人叫大家去看游行。上午,我和妈妈来到人民南路锦江大桥附近,站在路边的人群里。天色阴阴的,人们对话的声音都压得很低。
   窃窃私语中,大家互相打探着昨晚有哪派参战?动用了什么武器?死了多少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跳  

——万夏

 

六、捏着鼻子,捂着鸡鸡:跳桥的四种姿态

    在70年代初的那几年,跳桥的流行姿式依难度而定有四种:入门级是“炸弹”,就是把身体蜷成一团跳进河里,这种姿式会在水面轰然一声炸开巨大的水花。这种姿式危险性最小且适用。初级是“冰棍”,捏着鼻子把硬帮帮挺直的身子插进水里。这个姿势很怪,你得一手捂着脸或捏着鼻,一手捂着鸡鸡往下跳,不然入水的一瞬,河水就象一只高压水枪射得你鼻孔流血,冲着你的蛋蛋,痛得晚上在床上滚来滚去,只有默诵毛主席语录: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句子睡觉。
    “入水”是难度较大的姿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跳  

——万夏

 

四、在锦江的沙滩上找金沙

    在七十年代初,站在锦江大桥上,突然感觉到有人和你打招呼。你转过身,那是人民南路广场上巨大的毛主席像正在向你招手。你面对的是成都最南边的南门火车站,再近一些是跳伞塔,然后是川医(华西医大),再近是二十五中学。靠近河边是气象学校,桥的右边是我和杨帆幼儿时入托的锦江幼儿园。
    大桥的右边,沿锦江而上,远远能看见三站地远的地方是老南门大桥,也就是现在的彩虹桥。现在的人在大桥边弄了个水泥的船型楼房,里面塞满了吃喝。桥洞下面是一个平缓而宽阔的斜坡,像桥洞里伸出了一个巨大的绿舌头,河水从舌头上哗哗流过,在边缘上激起一道白色浪墙。从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跳  

——万夏

 

一、跳下去,胆子就有桶那么粗

 

    我至今都有恐高症,一旦梦中有它就必是噩梦。人跳下去了,但灵魂骤然龟缩在心脏里面,被一枚钉子钉在桥栏上,等坠落到水面的一瞬,它才像一颗子弹一样穿过喉咙射回胸膛。水花溅开的时刻,就是我撕裂黑夜的恐怖叫喊。
    在七十年代的头四年,我十二三岁,已跳完了锦江上的主要大桥。每次回成都,经过南门大桥(或叫锦江大桥,就在锦江宾馆的旁边),我都要抽空来到桥边,扶摸着乳白色的桥栏向下久久凝望。翻砂工艺的桥栏还像从前那样细润可手,当你抹开浮尘,在成都难得的阳光下面,仍能看到水泥被风雨冲刷后,含在里面几点针尖般的金沙在闪烁。河水已经变了,从深绿色向黑色流去,被下游的拦河坝隔成了几乎静止不动的堰塘,散发着淡淡的刺鼻气味。听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