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万夏
万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746
  • 关注人气:2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第三代
......
 
1949年国民党政府撤出南京时,美国人司徒雷登说过这样一句话,要把中国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这句话通过毛泽东著名的《别了,司徒雷登》这篇文章,在中国广为流传。八十年代初,第三代人已经长大。他们把“第三代”这个词语作为对自己的命名,掀起了一场席卷中国的第三代人诗歌运动。
......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文化博客
博文
置顶: (2012-08-08 09:30)

1962年生于重庆,在成都长大。1984年大学中文系毕业。1981年开始诗歌和小说创作。1982年与胡冬、赵野、唐亚萍等联合四川五所大学诗社共同发起“第三代人”诗歌运动。1984年与胡冬、李亚伟、马松等发起“莽汉主义”诗歌运动。1984年至1986年与当时四川众多青年诗人一起创办四川青年诗人协会,任秘书长和副会长。1985年初,主编80年代第一本铅印出版并大规模发行的诗人协会独立会刊《现代主义同盟》(因故改名《现代诗内部交流资料》)。1986—1987年写作中篇小说《丧》、《宿疾》、《农事》。1993年主编《朦胧诗全集》、《后朦胧诗全集》(于1993年出版发行)。2000年出版个人诗集《本质》,小说集《丧》。现拥有一家颇具规模的独立出版公司。目前家居北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秃头青春

第七章

1982,春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秃头青春

第七章

1982,春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秃头青春

第七章

1982,春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秃头青春 

第七章

1982,春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吃  

——万夏

 

六、爸爸的回锅肉,妈妈的野鸡红

   清明节前后,天阴阴的,天上飘着小雨。街上突然沸腾起来,爆竹声、口号声、喇叭声、歌声、锣鼓声连成一片,响彻云霄。继而整个成都炸了锅,满街都是旗帜和游行的队伍。隔壁邻居彭叔叔在局里汽车队当司机,我看见他兴冲冲跑回来,赶紧从屋里拿出一大扎鞭炮,在过道边把蜂窝煤炉子的揍揍揭开,将一个个拇指粗的炮竹在炉子上点着了,像扔手榴弹一样,也不管别人的死活,直接朝墙外扔,鞭炮就在游行人群的头上轰隆隆炸开。彭叔叔激动地对我说,党的九大胜利召开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吃  

——万夏

 

五、童心里的弹梆子和砖头

   四月初,在毛主席像前请罪的人只剩四五个了。操场上去食堂打饭的人也习以为常,见惯不惊,有时还可以相互打个招呼。我居然还看见有个熟人忘了带饭盒,干脆跑到老爸身边,说了声借一下,拿了老爸手里的搪瓷缸和筷子,去食堂买了饭飞快地吃完,把缸子洗净,跑回来又塞到还低着头的老爸手里。

   刚开始的时候,我不敢靠近毛主席像,躲在很远的地方,害怕被熟人认出来。过了些日子,主席像前的人也渐渐少了,大家也习惯了,我这才跑到花坛旁边,在爸爸几个人面前晃悠,想引起他的注意。但他从来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吃  

——万夏

 

四、一盘肉值多少:我挣的第一笔钱

   今年虎年,是我的本命年,按李居明的说法,有太岁煞罩在我的头上,凶星多多,小人暗藏,和报纸上温总理说的报告形势一模一样:大伙儿都走到了一个拐点上。

   我年前到潘家园古董市场买了一对石头貔貅,放在大门口镇门。传说貔貅为龙王最捣蛋的小儿子,没有肛门,只吃不拉,打斗凶狠,怪招迭出,只要它守在鬼门关上,那里面的家伙只好连续放黄金周的假期,因此,中国人都把它请回家镇邪纳财。买它们的时候我在想,把它们弄到税务总局或财政部去镇门该有多好啊!

   按规矩,买回家必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吃  

——万夏

 

三、回锅肉的出师表:一亿人的贫穷为代价

   万家顽固的小眼睛传了几代人,一点也不改,而且老爸的这些臭脾气可能也被我遗传了。我现在常常训导我的财务部门:如果你们的办公室总是安安静静,说明你们的账目有问题、不准确。为什么呢?想想看,有十多个部门,现在的人又都那么浮躁,不踏实,做上来的账目难道没有丁点错误?连他妈咱中国的统计局都在乱劈柴,说今年的房价只涨了1.5%,你信吗?难道你们就能独善其身?你们做会计的如果不能大声呵斥,当面争执,吵架,把账本和茶杯一起砸到对方脸上去,就不是好会计,拿出来的账就是一本糊涂账,一本来忽悠我的账,一本假账!

   老爸的数学基因没得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吃  

——万夏

 

二、罪仔捞饭:湖南人说四川话

   傍晚的时候,雨越下越大,屋檐水打在厨房油毛毡的棚子上,哔哔剥剥的响亮。我坐在门外的过道上洗脸洗脚准备睡觉。三月的雨天,很有一些寒意,高高挽起裤腿,双脚下到热水里,水里有阴影在游动,一阵鸡皮疙瘩从脚底猛然升到背心。

   就在灯光昏暗的走道尽头,我看见爸爸正走过来,垂着头,身后有两个人押着。在黑色的雨雾中,完全是一组神鬼三人行。到了门口,才看清有个人正是中午那个戴军帽骂人的家伙。三个人进了家门,哥哥和姐姐被赶了出来。我们都在门外面紧张地等待着。房子里说话声唏唏索索,混合着雨声,听不太清楚。不一会儿,就听见妈妈大声说话,好像在和押送爸爸的那两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吃  

——万夏

 

一、天安门上的玻璃油菜

    我爸爸是个大胖子,感觉像个坏人。在那个皮薄骨瘦的饥饿年代,有这种体型的人注定要被钉上许多问号,惹出一些麻烦。他模样黑蛮,弥勒佛一般圆圆的肚子,再加上他身边我妈妈长得漂亮,这就显得更坏了,不化装,就可以直接演电影里的坏蛋甲或坏蛋乙。大家都在纳闷儿,怎么都快到七十年代了,这个胖子还一直平安无事,继续发福?一个人胖了,不小心就给自己埋了一颗雷,就像在麻将桌上,有张牌永远在等你“端倒伏”。果然,捱到了六十年代的最后一年,终于稳不起了,被揪了出来。

    今年大年初一晚饭的时候,黄利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