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动局面
生动局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172
  • 关注人气: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生存生活思维思辩交友交游,都有一种方式一种状态一种趋势。而其“生动局面”的达成,在于不必设防的交流。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关注博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11-21 00:19)

[cp]晚上睡不着觉时千万不要读陆游诗,更不要读陆游睡不觉时写的诗。老动傍晚小憩,入夜则难以成眠,翻读陆游名为《冬夜不寐至四鼓起作此诗》这篇诗作,更是睡意全无。

诗云:“秦吴万里车辙遍,重到故乡如隔生。岁晚酒边身老大,夜阑枕畔书纵横。残灯无焰穴鼠出,槁叶有声村犬行。八十将军能灭虏,白头吾欲事功名。”

陆游这哥们真行,颌联写乡居诗书酒,老动以为挺惬意快活的,可这哥儿偏偏恍若隔生般地怀念年轻时牛牛叉叉秦吴万里行(首联),晚上无聊闹心听耗子盗洞树叶落地的动静和小狗叭嗒叭嗒跑圈儿(颈联),羡慕人家80岁将军还领兵打仗灭虏建功(尾联),怎么说这哥们呢,一副头发都白了却“贼心不死”的样子。你说一天到晚贼心不死,还能睡好觉吗?

陆游写这首诗时56岁,比我今年大两岁,我服!

最近配图很是缺乏[/c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15 05:30)

昨晚大雪纷纷扬扬,

我踌躇在窗前向外张望

经过一番踌躇张望,

还是决定进入梦乡

关上灯又特意拉开窗帘,

让自己躺在床上就能欣赏

一片银白在无声无息中

渐渐迷茫

早上醒的比较早,

但这一夜睡的还是很香

再看看窗外,

树木换上了梨花装

路上还没有车辙和足印,

天还没亮

小区还未慌张

打开手机看了一段新闻

这一夜仍然有许多精彩张扬

雪花飘飘只催眠了梦中我的独觞

而这一夜的落雪,

点缀着戏台上出将入相

又好比夜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是日,独自驾车三百余公里至边城丹东,一路秋山如画。

霜山层染胜叠翠,

英雄早断荣枯泪。

鬓白更喜艳阳酒,

把盏问秋敢先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大约是2月18日,我从海南开车回辽宁,途经武汉游梅园,期间戏作一首小诗。时间过去久了,早已经忘得干干净净。今天雨中闲坐,不知为何又想了起来,便翻出旧纸,改动了几个字。老动写诗纯属玩闹,且从不自得,发出来,纪念一下吧。

                                              游武汉东湖梅园

东湖春雨早,
梅园花正好。
絪缊湿绵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墙闲书一窗雪,
一盏香茗一孓身。
遥想云月八千里,
坐待霾散落琴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生就像一丛草

春荣秋枯,这是一遭

那又是一遭

夏天繁茂,

或有虫鸣鸟跃

冬天寂寥,

别了喧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晨起有雨,忧无晚月。稍早前于父母家酒毕归巢,途中忽见皓月临东,遂洋洋而生快慰。是时人坐窗前,夜浅而月华未泻,酒浓则情愫早生,故占五言一首,虽拗律而有抒也。

夜静月高悬,

人闲花前坐。

光华铺地来,

著我好颜色。​

人移如披画,

捻管逸兴阔。

花动又弄琴,

听月叮咚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小时候,伙伴们相互间打闹急眼了,便会唱一句歌谣:“撸胳膊,挽袖子,不服揍你小舅子!”唱得很是顺口,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为啥双方欲战,偏要威胁揍什么小舅子呢?

  一直觉得这其中大有研究​头,现在就来扯一扯。

  首先,这涉及到语言学的问题。汉语言里常有表述含混的时候,必须要结合当时的语境、当时的情绪去领会,可大都多情况下,一句俗语、一句歌谣,已经不在初创时的情境之中了,加上俗语、歌谣又有简约的特质,流传过程中其所包含的某个概念便会产生游移,后人自然就难以把握了。“不服揍你小舅子”这句就是这种情况,是“揍你这个小舅子”呢?还是“揍你的小舅子”呢?前一种情况,摆明了双方是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也许是双方本没有关系,而是一方去占另一方姐姐的便宜;后一种情况,却是人家的小舅子无辜躺枪喽。

  其次,这能联系到家庭、伦理和道德问题。先说真姐夫揍真小舅子这种情况。过去都是大家庭,有姐姐,有弟弟,有姐夫,有小舅子。父母不在,长姐如母,小舅子淘气,姐夫出手,倒也无可厚非。倘若高堂威仪犹在,姐夫和小舅子闹着玩还算可以,如若施之以胖揍,则有僭越之嫌。也有姐夫和小舅子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31 21:27)
标签:

杂谈

所有的感动,都是

怀抱里的星夜

左手是昨天,

右手是明天

摊开双手,星空璀灿

双手紧握,连接将来和从前

环抱在胸,微闭双眼

心中

一片

浪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一大早妈来电话说,夜里狗小虎死了,半夜里悄声无息地死了。

妈说,像是真有感应一样,白天带小虎去散步,邻居看见小虎老迈无力的样子,谶语似的说,极闷的夜里,衰老的狗极易死去;回家后给小虎洗澡,还在心里想,如果小虎今夜死了,也会干干净净地死。夜里电闪雷鸣的时候,小虎蹲坐在爸的床头,仰头看着爸好久,又蹲坐在妈的床头,仰头看着妈好久,现在想想,好像在无声地告别地一般。清早起来,妈去客厅抱小虎,小虎就躺在客厅的中央,身体已经僵硬冰冷了。

小虎终年十五岁,相当于人类百余岁,无疾而终,算是高寿。小虎是一支女吉娃娃,据说吉娃娃一般只能活十岁左右,因为爸妈照顾的很好,所以小虎才很长寿。小虎长得胖,因为胖,散步的路途长了会常常耍懒不走,爸便会抱着她,爸患有帕金森,手抖动得厉害,走路也有些前跄,可总是要抱小虎,无论我们怎么责爸,爸都不听。小虎晚年患了眼疾,爸会把小虎夹在臂弯里,哆哆嗦嗦地给小虎点眼药水,谁想替换都不许。妈喜欢给小虎洗澡,洗完后用毛巾擦干,然后用梳子给小虎慢慢地梳毛,小虎就躺在妈的怀里,哼哼叽叽地表达舒服。妈还喜欢给小虎做褥垫,棉絮的、海绵的、泡沫板的、硬纸壳儿的,室内用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