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定柔
施定柔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5,148
  • 关注人气:1,6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广而告之

☆电视剧《遇见王沥川》(《沥川往事》)于2012年11月6日在杭州开机;2013年2月14日在瑞士苏黎世杀青。

制作:上海拓乐影视杭州登凯文化、盛典文化影视基金

导演:陈铭章

原著/编剧:施定柔

领衔主演:高以翔焦俊艳

主演:连凯王若心林佑威郑希怡吴辰君Mike隋陈冲杜源许还山、谢芳、戴墨黄爱玲张庆庆


电视剧官方微博(点击)


☆电视剧《彩虹的重力》

制作:上海拓乐影视

原著/编剧:施定柔

筹备中,敬请期待……


施定柔全部作品阅读(晋江文学城)(点击)


☆施定柔官方网站

www.shidingrou.net


☆出版、版权、约稿、影视改编请发邮件至:

微博私信、或

shidingrou@vip.qq.com


☆正在写作:

《结爱·犀燃烛照》(玄幻)

《江湖庸人传之暗香杯》(武侠)


☆即将出版:

《沥川往事》(越南语版,越南南方图书公司,2013)

《结爱·异客逢欢》(越南语版,2013)


☆已出版:

长篇小说:

《彩虹的重力》(越南语版,Amunbooks,2013)

《迷侠记》(第二版,浙江文艺出版社,2013)

《迷行记》(第二版,浙江文艺出版社,2013)

《迷神记》(第二版,浙江文艺出版社,2013)

《沥川往事》(第二版,浙江文艺出版社,2013)

《迷神记》(越南语版,越南百越出版社,2013)

《迷行记》(越南语版,越南百越出版社,2012)

《迷侠记》(越南语版,越南百越出版社,2012年)

《彩虹的重力》(2011)

  

《沥川往事》(2010,繁体

《沥川往事》(2009,简体)

《迷神记》(2006)

《迷行记》(2005)

《迷侠记》(2005)


短篇小说及散文:

《理想的女友》(2012,“文艺风象·理想的女友”,10月号)

《双城计》(2011,“时尚COSMO”,第10期)

《不是你的玫瑰》(2011“我用爱雕刻时光”主题书)

《荔亭夜话》(2011“翼世界”杂志首刊)  

《石塘夜话》(2006,“今古传奇武侠版”第22期总第122期)


 ☆QQ书友群:

 一群:76397914

 二群:40104685

 三群:11461757
 四群:19834045
 五群:12600952

 六群:93230772

 七群:66507916

 官网群:有官网ID可入。

 官网①号群:63755335 

 官网②号群:69857123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施定柔

我先生曾经告诉我一个真实的故事。他在美国留学时候的老师——一位统计学女教授——请研究生们去家中聚餐。这位在学界很牛的教授已接近退休的年纪,但从来形单影只,止谈学问,看上去十分神秘。到了家中,学生们自然好奇地要求参观她的房间,她有点勉强地打开了其中的一间:里面一尘不染,放着一套很过时的家具。墙上挂着她年轻时候和一位男士的合影,布置得好像是婚房的样子。大家问她为什么会有这么一间屋子,里面的东西好像几十年都没有动过。她说她的未婚夫在结婚的前一天突然去世了,从此她再也没有结过婚,也没有搬出过这个宅子,大部分陈设都保持着结婚那天的样子。大家听罢一阵唏嘘。女教授的智商赛过常人、教的是最实际有用的学问,但感情上却是情深如此、一发不可收拾。她不愿意move on,只愿意永远地停留在那个曾经完美的时空中。

我不禁又想到Jack和Rose。当泰坦尼克沉没时,好不容易找到真爱的Jack在临死前对Rose反复叮叮嘱:“不要说再见,更不要放弃!你会逃出去,你会活下来,你会生儿育女,看着他们长大成人,你会慢慢变老,成为老太太,安息在暖和的床上……”我想那一刻的Rose是想和Jack共赴黄泉的,如果真是这样,她将失去大半个人生,而Jack坚决不同意她失去这些。

是啊,有些时候,只有承认事情过去了,你才可能拥有未来。

“遇见王沥川” 是一个关于“疗伤”的故事,但不是在梦中和幻想中治疗。剧中所有的主要人物都曾经历创伤、都曾从中振发。每个人的心灵都有过无法承受的痛和难以面对的爱,可他们在饱受磨难的同时也茁壮成长。这其中,他们对自我的认识、对人生的看法都出现了新的体悟和转变。如何面对失恋、分离、绝望、以及道德的两难——每个人都给出了鲜明的答案。沥川当然清楚自己的离开对小秋的杀伤力,却相信以小秋的坚强可以度过这一关。实际上在沥川消失的这几年,小秋的确成长了:学业优秀,工作努力,迅速由学生成功地转变成了一个能干的职业翻译。相反,如果当初她放弃学业照顾沥川,沥川去世她一蹶不振,错过学业,错过青春,甚至错过今后的人生……作为一个建筑师,一个崇尚理性的人,沥川认为自己的离开是为小秋选择了一个“Long-term happiness”。我觉得可以理解。

这是一部伤感的爱情戏,却是用平静口吻和带有酸甜味的喜剧风格来表现的。笑是剧中人面对挫折和困难的一贯方式:他们总是积极面对、永不放弃笑的权利。不同于苦情剧的一味悲伤和纠结,这个剧的大多人物都具有很强的意志和行动力,对自己想要的东西都表现出近乎偏执的坚持,他们的个性和选择是推动情节发展的最大驱力。

当爱情完全没有回报时,你还会坚持付出吗?取名“沥川”是因为“川”在中华文化中是时间的象征——《论语》云:“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所以这是一个跨越数年的爱情故事。面对信任、疾病、时间和距离的种种考验,我们的主人公在可以动摇的时候没有动摇,用自己的爱和坚持获得了最终的幸福。这种幸福并不是战胜了罕见的恶疾、获得了医学的奇迹、赢得了美好的结局,而是在你真诚付出的过程中,得到了幸福与爱情。于是你带着这份爱的礼物勇敢地向前走,Moving on,满怀信心与希望去与最惨淡的现实搏斗,去争取新的未来和更丰富的人生。

爱是一种礼物,不是你能给,才表示你有。而是你给了,你就有了。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5 08:31)
澄清声明

    由本人创作的小说沥川往事》内容及人物纯属虚构,其中塑造的人物与现实中的人物无任何对应关系。本人长期旅居国外,与小说中刻画的场景、境地亦无任何生活交集。如小说《沥川往事》塑造的人物与现实生活中发生相似皆纯属巧合,本人无意打扰他人的生活,亦无意对他人造成任何伤害。

    本人特此声明,因小说《沥川往事》与现实生活发生的相似皆非本人故意,纯属巧合。如果由此对相关当事人所产生的困扰我深感抱歉。

  本人敬告读者:由本人创作的所有长篇小说(即:《结爱·异客逢欢》、《彩虹的重力》、《沥川往事》、《迷侠记》、《迷行记》、《迷神记》及所有短篇小说)内容均属虚构。小说中所提及的姓名、人物、地点、事件、机构或为本人想象之产物,或被虚构性地使用。若与现实中的人(无论生者、死者)、事件、机构、或地点有任何相似,皆纯属偶然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特此声明。 

                                                               施定柔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另一种天空:

苏黎世纪行(兼《遇见王沥川》探班记)



 
电视剧《遇见王沥川》的制片人Tina发微信过来说:“定柔,你不是一直想看电视剧是怎么拍的吗?到苏黎世来吧,带上瓜爸和小瓜!”可惜通知得太晚,瓜爸为了过圣诞请光了这一年的长假,他不能去的同时还坚信如果我带着小瓜多半会在陌生的城市里将她弄丢,所以201329日,农历的除夕,我独自踏上了去苏黎世的飞机。

从未去过欧洲,想象中的苏黎世繁华热闹,像Calvino笔下的罗马,又像De Certeau笔下的纽约。直到买机票才发现多伦多到苏黎世的直达航班一周只有一趟,而且仅在周末,想换别的时间就要去蒙特利尔、纽约或费城转机。起飞的前一天,多伦多刚下了这个冬天的最大一场雪,道路积雪数尺,当天取消了440架航班。拍摄小分队的出发地杭州也是大雪纷飞。Tina不断微信我说担心坐不上飞机,不料次日晴空万里,飞机准点离港。

我的同座是位戴眼镜的加拿大本地青年。彼时跑道的积雪已铲除干净,飞机滑行了几分钟后,一左一右突然出现了两台巨大的机器,在几排通亮的照明灯下,将一种液体浇到机翼上。同座说这是某种溶解剂,它们正在给飞机解冻。在无聊的等待中我们聊了起来,眼镜青年非常健谈。原来他是位暖气工程师,去阿姆斯特丹公干,在苏黎世转机,顺便去意大利某边境山区滑雪和攀岩。“我带了滑雪板,先去苏黎世找个仓库存放起来,等荷兰的事办完就去意大利。”我看着他,心中感叹,果然是典型的加拿大人,平时除了工作就想三个字:怎、么、玩?——“Relax,and have fun!”是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他用手机照片给我看他要去滑雪的雪山和路径,我吓了一跳,很高很高的山,很陡很陡的坡!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先生,你买人生保险了么?”他哈哈大笑:“没有!”我告诉他一件真事:一位年轻教授,同时也是三个孩子的父亲,酷爱滑雪,结果在雪崩中遇难,没买保险,留下老婆孩子艰难度日。“你喜欢这种有危险的运动,身边的亲人会不会很担心?”“不会!身边的亲人就是我的未婚妻,我和她一起滑,她没请到假,晚一天到!要死死一起!”这兄弟真是豁达!七小时的飞行时间,我们大约聊了三个小时,快降落时透过机窗看苏黎世,我问他,在这个距离可不可以看见苏黎世的湖?这兄弟瞪大眼睛看着我:“什么?苏黎世有湖?我怎么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叫苏黎世湖。

飞机准点到达,出关取行李要乘坐一趟机场轻轨,大家都累了,个个昏昏欲睡。这时车里的喇叭冷不妨地播出一段音乐,主题是各种动物的叫声,伴随着奶牛的一声长哞而结束,大家听罢精神一振,睡意全无,立即想起人类是由猿猴演变而来这一铁的事实!这城市欢迎客人的方式真是独特!


(Prahlada Platz 里瑞士铁路事业先驱 Alfred Escher 雕像

前来接我的是苏黎世旅游局负责中国事务的李益女士,一位热情好客的上海人。这次拍摄是由她负责联络瑞士方面的有关部门,人手不够,还拉上了自己读高中的儿子安东做义工。因为不肯转机,我比拍摄小分队先到一天,可以尽情地玩一玩。她于是带我去了大名鼎鼎的中央火车站,指给我班霍夫大街的位置,送我到宾馆时还是中午,她劝我下午好好地逛逛苏黎世湖,可是我的jet lag发作了。我是个特别难倒时差的人,一般倒时差需要两周。于是我从中午一直睡到了晚上七点,爬起来天已经黑了,吃了晚饭就只好呆在宾馆里看小说,这时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就这样过了一个通宵……



(瑞士著名女艺术家 Nicki de Saint Phalle 送给火车站的保护天使“Nana”



(据说这幅由环形铁丝做成的带有小鸟和小鹿以及一些神秘数字的作品叫作“哲学的鸡蛋”)

次日我独自出门,走到宾馆附近的车站坐电车,问了一位站台上的青年去班霍夫大街怎么走。他很热情,不过英文有限,他向我指出两个方案:一,坐电车两站路,转公汽。二,坐公汽三站路,转电车。这时他等的电车来了,于是说“要不你跟我一起上车吧,在车上我仔细说给你听?”我连忙摆手:“谢谢,不用了,我再想想。”不是我不信任他,我天生路痴,这种复杂的走法肯定能让我走丢。车站内有一个报亭,我向卖报的先生微笑,他先用德语招呼了一句,见我一头雾水,改成法语,还是一头雾水,变成英文:"How can I help you? "——强势的瑞士人啊,路边随便抓一个就是multilingual。我说要去中央火车站,他指着对面的电车说:“3号车,不用转,来回都是它。”


(苏黎世湖上的天鹅)

沿着班霍夫大街一直散步到苏黎世湖,其中路过沥川带小秋买东西的Salvatore。不得不说,苏黎世的物价比多伦多贵,星巴克里一杯咖啡要八个瑞郎。 此外在地理上也与我写小说时的想象相差甚远。我以为班霍夫大街与苏黎世湖是两个完全不挨边的地方,不料他们就是一条街的两头。就好像我写昆明的金马坊与老滇味,我也以为它们彼此不挨,不料老滇味就在金马坊的旁边。如果你没有到达一座城市就去描写它,往往会出现这种位置上的乌龙。与我的想象完全契合的只有苏黎世湖:清澈、开阔、明亮。我听说湖里有天鹅,以为冬天不会碰到,就算碰到也不会太多,可是那一天湖上的天鹅和水鸟真的很多,它们成双成对地出现,随着水波悠闲地浮动,好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惊扰他们。远处的湖光是白色的,灰蒙蒙的山峦上座落着栉比麟次的白房子,地上满是积雪。如果能从天空俯瞰,苏黎世湖就像一个巨大的水晶球,摇一摇,倒过来,白雪纷纷落在屋顶上。


(这里的咖啡总会附赠一枚巧克力)



                                 (班霍夫大街上的烤栗子,香!)

Calvino曾说,城市里的每样创新,都会影响天空的样子。在苏黎世人的心中,头顶的天空一定要很开阔吧?他们因此牺牲了高楼大厦,牺牲了所谓的摩登与现代性。整座城市除了教堂和极少数的办公楼,几乎所有的建筑都不超过五层。虽然密密麻麻,却并不拥挤,仿佛一张打开的3D明信片,虽有无数的层次,轻轻一按还能折成平面装进信封。


(整个苏黎世都没有什么高层建筑!)

这城市知道如何梳理历史让它变成每个市民手中的掌纹;知道不胡乱增添新意只用调理旧爱就能获得青春;当你沿着几百年前的青石小路拾级而上,踩过一个又一个断裂的台阶,当你到达低矮且不安全的观景台,整个城市的面貌就像一卷图册在眼底展开,彼时教堂的晚钟敲起,青鸟从合抱的大树上骤然起飞,在空中盘旋一周后又悄然栖落,你知道,你当然知道,这里每一幢建筑的位置都曾被精挑细选,并与周围的环境反复比较,倘若不相得益彰就不会存在——历史原来也可以这样妩媚。

晚上七点,从上海机场飞来的大陆小分队终于到达了。我与Tina热情拥抱,并看见了小秋的饰演者焦俊艳,那一刻我忍不住伸出双手摸她的脸。她是个温柔安静的女生,笑起来眼波明媚纯净甜美。不过她的目光中有一丝迷惘,似乎这世界还有很多东西她无法明白,却纠结着一定要知道;同时又有一丝坚韧,因为她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内心的直觉却与世俗的好恶强烈地抵牾着……在我脑海里深深地印着她在片花中含泪回眸的一笑,这是个能够打动人心的小姑娘,前途无限远大。


(小秋……这个时候有网嘛?)

和大陆小分队一起过来的还有我们热情的翻译兼向导李益,以及Zurich Film Office里的两位受雇于中方协助拍摄的瑞士工作人员:Florian Sven。在此之前,我从未到过苏黎世,见过的唯一瑞士人大约就是瓜爸最喜欢的网球明星Roger Federer.  每年夏天,只要他来多伦多比赛我们都会买票。我对瑞士人会有一种什么样的性格完全没概念,不过SvenFlorian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超级严谨,很会做documents



(Sven and Florian)

                            (本日拍摄路线图:就有这么精确)

他们把几天的拍摄日程安排得滴水不漏,给了我们各种地图和表格,上面有各种标记、各种注意事项。苏黎世政府对电视拍摄有详细规定:不能损坏草皮、不能阻挡行人、不能损坏树木、不能阻碍交通……要尊重公民的隐私,要尊重营业者的店面。在团队到来之前,Sven & Florian 已经找好了所有的拍摄场景,取得了所有的拍摄许可。一句话,他们就是这样靠谱!如此靠谱,以至于他们希望把一切都安排好,如何实施由他们掌握,最好我们什么都不要修改。因为所有的细节都考虑过了,一环扣着一环,他们只用监督我们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规定的事情就好了。——在此之前,我们谁也没有想到在国外拍摄会是这么省心,都以为要完成任务肯定要面临几场争吵和战斗。


(丰盛的自助早餐)

    见到Tina,话说个没完,想着晚上她反正也要倒时差我也睡不着,不如秉烛夜游做通宵之谈。可是强悍的Tina坐了13个小时的飞机,落地就能倒头大睡,可怜滴我又是一夜不眠啊。台湾小分队早晨六点零五分到达苏黎世,导演、高以翔、化妆师、摄影师、统筹等一行人一下飞机就要准备开始拍摄。有了李益与Sven的事先安排,一切准备就绪,机场方面也派出三位工作人员站在缤纷的大雪中监督我们架设摄影机。拍摄地点就在机场出口,这里有旅客、有公汽、有电车,路况十分复杂,许多地方不允许架设拍摄用的轨道。


(Leading actor Godfrey Gao 就位,陈导在吃啥?相信吗,就是小说里提到的烤肠“Sternen Grill”

    我在机场大厅内见到的仰慕已久的台湾著名导演陈铭章先生,他看上去非常干练且精力充沛。我一见面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Hug,在国外呆久了喜欢见人就拥抱,不分男女,拥抱完了才觉得——呀,真傻,又没介绍自己就扑了过去,是不是吓人一跳哇? 平时看陈导的微博或微信都觉得他是个很鬼马很爱搞笑的人,其实工作中的他很严肃,不大说闲话,作风迅猛凌厉,所以团队效率超高。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拍戏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简单,一个动作要走好几遍,换几个机位,经常需要重来。

    在忙碌的团队中只有一个人最闲、最不了解业务、除了乱走就是碍事,对了,那个人就是柔大,此外她还时不时地因为好奇发出一声傻笑。我对摄像机完全没概念,现场中会听见远处有人向我呼喊:“编剧!别站那里,你进画面啦!”所幸我偶尔能充当一下英文翻译,这才算找到了存在感。

    我在机场的一间办公室里见到了Godfrey,他本人看上去非常非常年轻,从视觉上来说也并不觉得特别高。可是一旦你要跟他合影,两人站在一起了,就会觉得自己的头顶上很空旷,不知道要隔多远才会是他的头,两个头可不可以挤到一个像框里。其实担心都是多余的,Godfrey与女粉丝们合影时会很considerate地把自己的肩膀弯得很低,甚至曲着腿,总之他就没有站直过(个子高也不是没烦恼啊……)。因为我们都在加拿大生活过,按照加拿大人的习惯见面寒暄的内容就是谈天气……。 记得在开拍前,为了让演员尽快了解所演的人物,Tina让我写了一个关于沥川的人物分析,我记得写了好多条:沥川的性格、习惯、心理、家境、教养……现在想来与见到的Godfrey非常相似,就连他们的沉默寡言、温和知礼以及偶尔冒出来的孩子气都一模一样,难怪第一眼看见他觉得似曾相识。


(高先森以翔……帅帅的国际范儿!)

负责找景的李益女士告诉我,沥川带小秋去吃的本地著名小吃烤肠“Sternen Grill”本来在另外一条街上,因为装修暂时关门了。不过机场旁边也有分店。我记得小说里沥川告诉小秋,这是他高中时期最喜欢吃的零食。关于“高中”这段是我瞎编的,可我没想到这个Sternen Grill的原址就是在一所高中的旁边,的确有很多高中生喜欢去吃!!!(难道是Sternen Grill托梦给我了么?



为了拍好这一条,小秋不知吃了多少回烤肠,怪怪的咖喱味,快撑死了有木有……



(坐在滑轨上的是陈导团队的首席摄影师峄哥,是位非常和善、敬业的大哥!)

次日我们去了苏黎世的湖边公园,天空下着小雪。大家先去一家咖啡馆小坐,听说咖啡馆的厕所里有一场戏,工作人员都挤在那里架机器,我不记得有写过,就在旁边探头探脑,正好遇见高先森要进场。我问他:“这是拍哪一场啊?可以看咩?”他很认真地提示我:“我吃药,然后呕吐,像这样:哇~哇~……要看么?”我觉得他的表情很恶搞,不禁内疚地联想到我写过的一些很虐很不好演的情节,如果我还好意思在一边看,以翔和俊艳一定很想掐死我。过了很久我才想起来我的确写过这么一场,可是为什么要在这里拍呢?好吧我承认,那个厕所的确很独特,至少它代表了苏黎世的厕所。

公园里有奇特的雕塑,从表面上看像human body,沥川就是在这附近看着小秋喂天鹅,和爷爷发生了争吵,一怒之下将手机扔进湖里。苏黎世的媒体(报纸、电台、电视台)就在这个时候冒雪赶过来采访大家。我们被热情的媒体团团围住,第二天,主演和导演的照片就出现在了当地的主要报纸上。于是,走在大街上,高以翔经常会被可爱的苏黎世市民发现、攀谈、并拉去合影


拍城市空镜,需要架设大摇臂。瑞士工作人员十几分钟就装好了,超快。





(快开拍了,赶紧最后看一眼剧本,抢记!)



(山顶的观景平台,苏黎世城区一览无余,大家都拿出相机猛拍!)


(副导演吴哥)


(摄影师峄哥)

拍摄结束临行的那天早上,《新苏黎世报》的记者Urs Bühler先生赶来采访。几个女生都很羞涩,只有高以翔一个人侃侃而谈。平日看他沉默寡言,不料此君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该出手时就出手。记者问我故事中来苏黎世这段讲啥,我其实记不清了,讲了几句他听得一头雾水,以翔在一边用英文详细补充剧情从沥川的家世说到他的工作、病情及与小秋刻骨銘心的爱,只差把Bühler说哭了。我在心中感慨,他到底还是了解这个故事,熟悉这个角色,也许很多年后他还会记得王沥川这个人……对于一个作者来说,这大约就是最大的欣慰吧。

我的飞机是中午起飞,与起飞时间差不多的大陆小分队共乘一辆面包车。台湾小分队则是晚上的飞机。临走时以翔亲自来送我们,并与“小秋”以及大家一一告别。在场的每个女生都获得了帅哥的一个大Hug (懂礼貌的好孩纸哟……)。在车上,我坐在俊艳的身边,她告诉我她演小秋太入戏,以至于在翠湖宾馆“沥川”静静躺在床上时,她的心,当时真的就痛得不行…… 必须要说,对于编剧来说,演员的这番话就是最大的鼓励

苏黎世,我还会再回来的!




曲终奏雅:情人节的玫瑰,沥川与小秋的戒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迷侠记》越南版的编辑兼翻译小裴先生给我发过来了《迷侠记》越南版的照片,心中一阵惊喜。小裴的译文必定是好的,因为一,他是位研究中国古代文化的硕士,所以对具有古代背景的中国小说包括诗歌、器物、历史都有极好的学养基础;二,他的中文流利到可以用QQ直接和我打字对话,从字面的交流完全看不出来他是位越南人;三,裴先生在翻译的过程中对字句的意义内涵抠得十分严格,遇到不解之处及时与我沟通。遇到这样一位认真严谨的译者,是我的荣幸和运气,也希望以后和他以及他所在的百越出版社有更多的合作。

 

这次出版的是我的武侠系列“定柔三迷”的第一、二部,翻译的底本是晋江三十万字的网络原稿,紧接着会出版《迷神记》,希望越南的读者会喜欢。

 

《迷侠记》(越南语版),2012年10月出版,越南百越图书公司(Bachviet Books)。见下图:


《迷行记》(越南语版),2012年12月出版,越南百越图书公司(Bachviet Books)。见下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收到一位书友给我留的新浪纸条。她有一位加拿大的同学不幸得了白血病,需要骨髓和造血干细胞的移植。遗憾的是至今没有找到合适的配型。书友特地告诉我,这位同学的症状和治疗过程与沥川十分相似。我记得我在小说里写过因为化疗的副作用,沥川患上了MDS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这是一种类似白血病的综合症,患者需要定期输血和血小板,最有效的办法是骨髓移植。沥川因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骨髓配型几乎死去。

虽然小说是虚构的,但现实中这样的患者日日面临死亡的威胁,十分需要大家的帮助。我看了一下捐献的具体过程,其实第一步很简单,只是填个表,并用一只棉花棒采集一下口腔里的细胞样本。登记之后,如果你的资料与患者的配型有match,你会接到进一步的通知去体检和捐献。你捐献的骨髓和细胞有可能会挽救一条人命。下面是这位患者的博客。希望她能找到合适的捐献者,并祝她早日康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5 06:30)
标签:

杂谈

妈妈抱怨说看不到小瓜的照片和唱歌的录相,所以在博客上备份一份。有新照,也有重复的。

小瓜唱歌(点击)

小瓜的招牌动作~~




小瓜幼儿园的老师




小瓜的毕业典礼。




臭美呢~




冬天在公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首先我要说,《彩虹的重力》是一篇在内容上很折腾的小说。长期以来,定柔被编辑们批评不爱写贴近生活贴近实际的作品,所以这一回憋着写了一位目前为止在我所有的小说中最穷的男主,穷而且可爱,这可真不容易。

其次,在小说里我尝试写几种不同性格不同命运不同出生背景的人物,包括大家熟悉的妈妈李明珠,读者亲切命名为“明珠教主”。她的出现致使这个小说由前面的纯爱风格突然来了个急转弯,出现了意外的结局。

再次,这本小说因为两位主人公学历较高,且都在高校,所以她们的谈话比较专业、比较高深,请大家自动忽略里面的学术术语。只要主人公有职业,小说就离不开专业术语。有人写医生,有人写建筑师,言谈中都会出现令我们莫名其妙的词汇,虽然我尽量在downplay,通读一遍之后发现还是有一些不得不提及,以显示主人公的职业特点,希望不要太打扰大家的阅读。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责任编辑琅川女士的策划、总编秋水女士的支持、晋江文学城的推荐、以及出版方聚石文华的出版。另外,此文在大纲形成阶段,《结爱·异客逢欢》一书的责编非走先生曾与我就结构、内容、市场导向等方面有过深入的探讨并提供了建设性的意见,特此致谢。



书名:彩虹的重力
定价:26元
ISBN:978-7-5441-4519-0
出版社:沈阳出版社
出版公司:聚石文华图书有限公司
预计上市时间:2011年7月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是发表在《风尚志》第122期上的采访,关于心中的图书馆。我推荐的书被主编否了一回,说太大众化。俺只好推荐小众的……其实与其它的访谈者比还是大众了。窘。



这是我在《花火》杂志上发表的一个一万字的短篇言情小说,《背叛的宿命》(原题不是这样的,可是……可能……就是我起的题目不醒目吧)。





这是为翼世界创刊写的一个四千字的武侠短篇《荔亭夜话》,跟以前发在《今古传奇》上的《石塘夜话》算是一个系列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5 05:13)
标签:

杂谈

友人送来两珠玫瑰,种在大门前。自己又去买了两珠形成一行。友人的玫瑰枝叶硕大,因为种在荫处,一直没有开放。但后来买的两株顶着阳光,抢先开放了。玫瑰的香味吸引了大量的虫蚁,排着队等待花开吸取花汁,怎么杀也杀不光。所以,见花开放,赶紧拍照留存。现在已经凋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Robarts 图书馆,外号“孔雀”,多伦多大学人文图书馆主馆,东亚系位于第十四层。此馆建于1973年,在建筑风格上属于“野兽派”,以粗犷而不经修饰的三角形混凝土结构为主。艾柯曾在图书馆里写下了《玫瑰之名》,电视剧《老友记》也在这里拍过一集。)

几个月前我曾经发表过《多伦多大学东亚系危机》一文,号召广大博友代为转发并在电子请愿书上签名。经过本系学生和教职员工的不懈努力,承蒙各位读者的厚爱与帮助,十一月中旬,多伦多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此次“院系重组活动”的提议者——给全院师生发了一封措辞委婉的备忘录,简而概之为:“经研究发现,此次重组议案已引起本院各系对自身科研、教学、行政、财政等各项工作的深刻反思并据此纷纷提出改进方案。这正好说明议案中提出的目标与问题已得到了足够的重视和处理。我们将继续研究进一步的替代方案,不再追求重大的结构改变……”换句话说,这个新提案中的“文学与语言学院”在各系教师的激烈反对、学生的严重抗议、以及媒体一边倒的批评下宣告放弃、无疾而终。

自小在官本位体制下长大的定柔在内心深处对此次活动曾持悲观态度。印象中这种以下犯上、以民犯官的活动鲜有成效。可是事件刚一发生,全系老师和学生就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包括退休的老教授及离校多年的校友们也纷纷献计献策,动用能动用的关系四处活动,包括:搜集数据、制定各种“战斗方案”、联系各方媒体(报纸、电台、电视)集中报导、联系各种基金会集体施压、发动本科生、著名校友及知名学者的支持、与同样面临“整改”的其它院系形成统一战线、系主任写长信向院长抗议、甚至某著名东亚政治家访问本系也被学生们及时地逮住了。至于集会、游行、联名抗议以及堂会辩论那是搞了一拨又一拨。一句话,没有这次运动,我还真不知道咱东亚系的力量如此强大。

北美的大学生不好惹。记得定柔刚刚来多大时,系里有位难缠的女秘书,经常刁难学生,学生们(特别是国际学生)深以为苦,又敢怒不敢言。结果这个问题终于在某次研究生会中被提了出来,研究生主席一听,火了,搞毛啊!惹到我们头上来了!于是乎号召全体研究生写信向系主任抗议、向工会抗议、又向学校人事部抗议。当时我还想,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岂料一番抗议下来,秘书小姐卷铺盖了。

这篇博文的目的主要是感谢大家的支持~~同时也请大家坚信:团结就是胜利!群众的力量是伟大滴!

(我在下面这间古老的大厅监考过好几回,真的很有帝王的感觉。你看座位都隔得那么开,不好作弊吧。有经验的老师都站在最后面监考,哼!)


这是学校的大门……国外大学建筑群很开放,很难找到什么严格意义上的大门。


大学座落于多伦多市的市中心,我是指,正中心。所以有老式铁轨汽车穿越其间。这不是教堂哈,是某教学楼。



那啥,有位老师跟我说,要看建筑物够不够古董,要看楼梯的扶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