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淳
李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059
  • 关注人气:1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09-01-06 10:32)
标签:

师道

征稿

    下文的《新鲜征稿啦》于200812月发于师道论坛上,转贴过来作为“师道在线”博客的首篇文章。     

 

    Hello,大家好,今天广州阳光灿烂,照得心里暖烘烘的,不知我们《师道》各地的读者们这会儿心情可好?

 

    今天窗台打进一束阳光到今年12期的杂志上,我不禁浮想联翩,新的一年,我们的杂志要跟读者们聊点什么?我负责的那些栏目能否丰盈而实在,让老师们读之醰醰?我如何与读者作者们一起用心言说师道,思考、写作、互勉、前行?

 

    下面,跟大家聊聊我负责的栏目,希望大家踊跃投稿!

 

    开卷视点:教育散文随笔,500字内,至情至理,不老调重弹,不人云亦云,欢迎闪光的思维片场,真诚的心灵妙悟。如《“一点”别解》、《触摸名言》、《全力以赴的精彩》、《一颗种子的微笑》等。

 

    创新方舟:体现创新思维、技法和精神,文章观点可大胆、新颖,清新耳目。2500字内。如《高速模式,让学生分道而行》、《拍卖活动课》等

 

    课程平台:教学教研中的经验总结、精彩记录,欢迎操作性强的特色教案、课堂分析和教学探索。切入点可大可小,但对问题的论述要全面。10003000字。如《小学数学课堂教学力求“简”》、《课堂中的等待》等。

    

    家事如风:家教得意经验,亲情动人故事。2000字内。《我的“阴谋”得逞了》、《和女儿一块成长》等。

 

    往事今说:古今中外的典故、思想对当下启发,谈古论今 由古及今。强调人文性、思想性。1000-4000字。如《从孟母三迁谈家教》、 《从古代语文教材文化冲突看语文教育目的论》 《遥望过去的中学》 1977年冬: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考试》 《遥看<百年孤独>中的魔幻艺术世界》等。 

 

    一页书香:书评,不限于教育书籍推荐,欢迎富有人文意趣的文字。如《江湖读经》、《读书中书》等。

 

    学子点击:学子对教育的看法、对教师的期待。欢迎调查式专题写作。如《我当老师来上课》《聚焦家访》《活页作文大调查》等。

 

    抒情而不纤薄,叙事而不寡淡杂谈而言之有理。无论何种体裁、大小立论,感发的文章更多强调可读性,思考的文章要求有启发性。总体要求内容精美,特别欢迎别具情趣的短章佳构,总之要能打到人家心里那种是最好:)

 

    先文绉绉说这么多,大伙儿多提意见。我以后会常来,大家的稿子可发到我邮箱 lichun@gdjy.cn,需要和我在线交流的,可加我QQ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厚厚的2011合订本已经出炉,牛皮纸封面,朴素极了。时间是敌人,也是盟友。12个月的教育问候叠加在一起,就是这样一种憨厚无华的样子。

 

今年我的栏目普遍加重了阅读的色彩,“一页书香”隔期刊登两种不同风格的书评。一是“深度书评”,二是“秘密书架”,前者书少而精深,后者书多而宏观,以期不断完善本栏目的内涵。如果说看某本书的书评不足以鼓动你去阅读,那么同行秘密书架式的阅读生活大联展,一定会让你看得热血沸腾。《读在教育现场》《那些让灵魂鲜妍明媚的书》,都是力作,他们的阅读生活自是阳光朗悦,可是这类文章却怎么看都有点窥探的趣味。

 

“家事如风”也刚刚做了亲子阅读的展示—— “同阅一卷书”,两对母女都才华横溢,令人羡慕。

 

“学子点击”有些计划,跟大家说说,希望能保持话题高参与度和开放性。

 

1.《我们的“围脖”》(调查学生的微博生活,透露学生的微心事)

2.《校园里的大自然》(调查学生对校园花草鸟雀等的观察与印象,借此为学校提供校园自然景观的改造建议或期望,为拯救孩童普遍的“自然缺失症”尽力)

3.《男生的“江湖”》(应对“男生江湖思维”的策略)

4.《我们都爱听故事》(故事教育法与故事疗法探究)

5.《我们学校的图书室》(多学校参与,阅读条件的原生态调查)

 

“学子点击”可为调查式、讨论式或问答记录式,亦可采取新鲜的方式直接呈现学生心声,例文可参考过刊,或可qq上索要。

 

祝大家春天愉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02 15:52)
标签:

教育

如果不是太忙碌,经常跑到树下去看稿,几棵芒果树茂盛苍翠,树干歪歪斜斜,正好靠靠疲倦的腰,这个靠倦了就换另一棵,脊椎不同部分的倦意陆续得到疏解,比坐椅子有趣有益得多了。当我在稿子中看到那些对自然想往的文字,觉得自然饥渴症早已熏染每个无力从城市突围的人,自然基因在不断地提醒我们的内心——归去来兮。那口清冽的呼吸曾是最普通的存在,几何时,成为奢望,更不用说,那些藏匿于自然中的细节的美丽和丰富,早已悄然远遁,无法招魂。都市、技术和资本以无敌狂妄的姿态,将自然和诗意席卷而去,天地人的谐美竟是一声无谓的轻声叮咛。

 

回到稿纸上,谈兵的英雄们,脸色茫茫,一半剑气一半哀愁。教育中充斥的种种非自然不过是无视人本的思维的蔓延,工具理性胁迫人们做出新的权衡,分数与素质被摆在天平的两头,摇摆的心无力回天。

 

一本杂志,终究不是兵书,只是回帐营后,拉家常似的问候。看同行一些真诚的经验和想法,再慢慢用愿望问路。

 

年末的时候编了一个“春天不是读书天”的专题,预计明年第一期发。跟约稿的作者说,不要写读书和上课。果真大家一字不提了,真是畅快!他们几十年来层累的春日滋味,读来真是让人悲喜交加啊,而文字间涌动着 “亲爱的孩子,但愿你有一天真的懂得春天的美丽与深厚”的浓浓情意,更撩人眼泪。

 

明年的“课程平台”栏目暂有几个拟定的题目,欢迎大家qq上给我留言。

1.课改十年课程反思

2.现代诗歌教学觅度

3.课堂话题的组织和引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9 11:46)
标签:

杂谈

汇报一下“课程平台”近几期做的专题。

2011年第五期 低位:优秀思想资源的传授与抵达

1. 低位传授,语文课堂的别样境界

2. 居高临下,成就新的数学课堂

 

2011年第七八期 表达本位:基于儿童立场的语文主张

1.让儿童心灵阐释语文

2. 语言,在表达中丰富起来

 

2011年第九期 多元视角下的教学选择

1.从评课谈语文课的多元态度

2.物理课堂的多元问题

 

    立足于课程意识的探讨,离不开依托学科,但是与学科教学意识应有所区别,它更重视强调教学功能实现的最优,以及通过整合零碎经验回归教学整体的积累,还有穿透方法、技巧存持严谨态度和可持续眼光的自觉。

 

    课程意识或许也是一种时间的意识,固定课堂时间内以合理的方式实现目标。但是仅仅时间意识就足够了吗?有时候课堂座下人的差异,无心的自然生长,突发的灵感,是不是也很宝贵?正因为后者,课堂呈现难得的离散的美感和松弛,是不是也是我们在上课时,不期然又暗暗期盼的心悦?

    正如惜时,却不用时间恐吓自己和孩子们,少些惶然,多些等待;正如慎独,却不用时时胁迫自己,少些紧张,多些陶养。

    每每爱浩叹岁时,每每欲深刻生活,怎知只是掉入自织的网。近来的想法是,千万不要束缚自己对生命的想象。时间河流有如此多样的风貌,怎能单单领略它的易逝?“写”原不是太重要的事情,“观”才更重要,不是吗?“大知观于远近”,这心对远近的迎合吐纳,是不是孕育精神旅行的更大可能?不然怎么叫旅行呢,怎么称得上“优游”呢?

    王元化说 “什么是乐呢,就是达到一种忘神,你不去想它,它也深深贴入到你心里边来了……”

    每天翻看稿件,我只读到两种故事,一种确定一种不确定。这是关于作者的故事,这些故事挣脱了文字,在稿纸外的现实中进行。我耐心寻找和珍藏的故事,它带着根和水气,充满了奇妙的气息,“合于《桑林》之舞”……而其中的一些,正渐渐生长为传奇。

 

    走神至此,肚子已饿。中午的菜谱是芋头松鱼(鳙鱼,家乡话叫松鱼)头:)

    顺祝大家中秋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12 17:03)
标签:

杂谈

一个月多长?有不少作者把近一个月发表文章的长长列表发给我看,每每看得汗津津的,这些人一个月似乎很长。而我一个月除了编杂志外,只能写三两文章,我的一月何其短。

 

都说发表是最好的记忆。那么,发表之外的生活呢?若没有文字和影像的承载,它们何去何从?并不是所有的劳作,都能生长为苍翠,有多少隐形的日子无法被发表。而无法发表,是不是就失却回味的意义和记忆的可能呢?

 

生活可以被发表,但是发表却不应是生活的旨归。正如你首先教书,其次才是写作。写作是教书生活开出的另外的花朵,它芬芳夺目,它让我们充满高峰体验,但却似乎不应该成为教书的唯一目的。在许多文章里,我读到的孩子们沦为干瘪的素材,而远非活生生的所在。在越来越多的人那里,勤奋写作成为自觉行为,却自觉不自觉牺牲了教育的诚意。

 

这个问题很难表述清楚,很容易招来非议。日常生活中,我看到很多人一点都不会写,但是不妨碍他们做出优异的工作。有些人很会写,但是文字却麻痹了自己在真实情形下的不足。

 

将教育诉诸文字,自然有所失真,或曰 “艺术的真实”。但不能因了这必然的失真,来为虚伪和自私免责。

 

文章须是生活不短的沉积和沉寂后呼之欲出的心灵密电码,水到渠成,读来最见性情。人与文,两两跋涉后,相见成欢。

 

自然,在高手那里,多产也可优质。但若只是动用了聪明就倚马可待者,是否有必要收敛聪明,慢下来,再次打量那些相似却不相同的教育片场,走出讲大话空话的淋漓和麻醉?信口雌黄何其易者乎!

 

 

勤奋者,足当吾敬;冷思者,足当吾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30 16:29)
标签:

杂谈

今年是师道封面有些许改变,很多作者说变得更雅致了,其实全托那一小角国画或者版画之功。水墨经过长年的积淀,形成独特意蕴,百看不厌,常看常新。这种艺术语言是民族审美的根系,意欲超拔者,也需寻根而上。在我看来,杂志的视觉构建是一个综合体系,可惜,这方面,我们并不太花心机。常年一个面孔,读者们不知作何感想。我是希望她越变越美的。

 

都说花到岭南无时令,其实是对岭南的粗糙看法。广州的街头虽不及北方四季分明,却也自有时令迁变的微妙色相。曾有一句笑谈“把美女让给毫无想象能力的男士,把普通女人留给我”,可化其意于此——把线条模糊的城市留给我们!我们用想象力来拯救它!每每在此地穿梭,见花有不同,树有不同,尽管差异微弱,仍可惊觉岁时。杂志在此地也依时微变生长,之于我,便成了一本本流年。

 

与作者的唱酬,是其间的乐事,正如师者与学子的唱酬,在任何时代,都是他们人生的佳话。能唱酬者,可粗算为知音。我愿意把这些因文章而起的唱酬继续下去,不只是为饭碗,为工作,还为心间的婉妙。并希望这样原初的感动,永远不会麻木,正如我们对教育的希望。

 

今年的“课程平台”重点做了几个专题,都做得有点辛苦,也许是要求过高的缘故。我希望能在专题中实现多学科的碰撞和交流,这种思路在第四期得到最好的“释放”,三篇跨学科对谈文章从不同角度较好地完成了主题的探讨,并文风不一,各有生动,期待您的阅读。

 

2011第一期“课程平台”专题:陌生化:阅读教学的思辨与叩问

文1.陌生化阅读教学的文本体验

文2. 非常态,非常美——从朱自清《背影》中的陌生化手段谈起

 

2011第二期“课程平台”专题: 学生诗性品质的培养与研寻

文1.语文课堂应该是一首诗

文2. 例说数学课的诗意表达

 

2011第三期“课程平台”专题:如何优化英语课堂对话?

文1.让对话教学成为英语课堂新的精彩

文2.在教材的破与立中提升课堂对话品质

 

2011年第四期“课程平台”专题:课堂节奏的跨学科对话

1.课堂教学节奏中的变与常

2.“速度”教学与课堂节奏

3. 浅谈课堂节奏的本质

 

您在教学教研中,若有值得研讨的专题,欢迎跟我联系,希望能有更多的老师参与进来!

 

家事如风前五期已基本完成排稿,效果不错,有些文章俏皮,有些文章能见人性的细致,后者更让人感怀不已。

 

另外,创新方舟、学子点击、往事今说永远缺稿,若有好助之心,敬请出手:)

 

每次无外乎,列数一己之栏目,工作视野真是浅狭。我常在想,一本杂志能干什么这样大而无当的问题,还不如多想想教育能干什么,也许更能有所斩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31 13:23)
标签:

杂谈

久不遇旧友,碰上了。他说:“好久不见!”我说,人生说几次“好久不见”就差不多完了。上着人生的纲线,全因了岁末。辞旧迎新,不外乎慨叹年华老大,弹指芳菲。

 

杂志新出时,编辑部的人总要小小高兴一下。崭新的面庞,让人心悦。像第一期,红彤彤的,有些喜气。但是清理旧杂志时,觉得曾经再显眼的色彩都会被蒙上岁月微尘,昏黄如老电影。扔去的,是不再吟哦的旧文字,还是当初的热心?

 

但是真要有性子再翻翻旧杂志,就会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比如教育的表达,看看真像一条河流。这河床是渐渐宽敞,还是微缩?那些水中的符号,组合是渐渐精巧,还是无可避见的走向粗芜?水流里,留走的是不同年岁的教师炽热的岁月,沉淀的总是关于爱和不甘的心思。爱是向外的焰,不甘是向内的渴求。

 

我们面对的文章,是一个个现场的真实,还是书房里的雕琢之物,有时难以辨别。或说既是真实仍需雕琢。但雕琢之为物,易浮华不实。我总在文采斐然的字间寻找真实,至少是作者面向内心的真实。

 

在标准众多,真理莫辨的时代,真诚和严谨变得无可适从,人们容易被一段慷慨之词或消极之论牵拉,忘了内心尺寸。黄金罕见,还要被滔滔黄沙遮蔽。那么如何是好?惟有面向人性之美,才能有所秉持。朝向生命尊严与精神深度的耕耘,教育才能真正有所更新,不然只能沦为一场场热闹的聚餐,散去后,只有杯盘狼藉混乱与萧条。同样,只那些有心灵温度的文字,才能在多年后读起,还令人一往情深。真希望《师道》的文章能有长久动人的所在。

 

祝大家新年快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家事如风”是作者们喜爱的一个栏目,在纸上碰撞育儿的灵感,寻回远遁的童心,是出发也是回归。在去年一年里,我收到许许多多的稿件,也熟悉了不少我未曾谋面的小孩子的笑脸。是你们把他们的成长故事带到我们眼前来,盛放如花。

 

新的一年,由于栏目版面调整,“家事如风”将压缩为三至四个版面,所以内容上无疑提高了要求,于是更希望收到更多有积淀的作品,尤其欢迎空灵的文字,透露人生原点的深邃思考。

 

征文的主题将与去年前年有一些重叠,这是由于,在以往的工作中,发现这样的专题还是大可挖掘的,所以,不要怀疑是我在偷懒:P

 

新的一年,这个栏目更精练,更耐读,更深刻,是我的美好想法。家教无小事,教育的起跑线,我们的情感和思考都需要一并成长。新的一年,家庭教育、儿童教育表达的进步,邀约你更多迁想妙得。我散步于你和孩子之间的天地,一定会有更多生命关照的体验。栏目的成长,不完满就是生命力。杂志如是。教育如是。

 

“爱的学习”

——“爱是理解的别名”,爱的四季,慢慢成长。

2011年第1期)

 

“读书时光”

——在儿童身心快速成长的季节里,给他的世界开启一扇窗户,让心灵悄生双翼,沐浴知识光辉,振翮长鸣。

2011年第2期,截稿时间:20101230号)

 

“稻草人的回响”

——稻草人可以理解为乡间的纯美、自然的呼唤。回响,可以理解为亲近他(稻草人),他可以告诉你许多过去的故事,美丽的故事,许多被“现代性”误伤的故事,告诉你未来和故乡在哪里。这是走回自然的询唤,也是护佑孩子童年的绿色之光。

2011年第3期,截稿时间:2011130号)

 

“汉字魔方”

——触碰我们的汉字,珍视民族的瑰宝。识字,一切探求之起步。在识字之初,融入生命的亲情,倾注血脉的虔诚。

2011年第4期,截稿时间:2011228号)

 

灵感的种子

——儿童对大自然本真的感悟与神来话语、举动,发现、呵护并培育孩子在美和艺术创作上的灵感。

2011年第5期,截稿时间:2011330号)

 

    “童年的游戏”

    ——游戏是个正经事。柏拉图曾给游戏下来定义:一切幼子(动物的和人的)生活和能力跳跃需要而产生的有意识的模拟活动。游戏里,儿童的情智悄然成长,生命的诗章蓄势待发。

2011年第78期,截稿时间:2010530号)

 

“诗心词韵”

    ——唐诗宋词,是儿时最好的歌谣。诗心童心本是一心。

    2011年第9期,截稿时间:2011728号)

 

  

亲亲,我们的大地

——我们的心灵离大地母亲有多远?阿来在《大地的语言》里,有一段话——“一望无际的玉米亭亭玉立,茎并着茎,根须在地下交错,叶与叶互相摩挲着絮絮私语,它们还化作一道道的绿浪、把风和自己的芬芳推到更远的地方。”今天的孩子们读来会心动吗?他们知道春回大地,拂水惊梅吗?知道春耕夏种,汗滴禾下吗?当乡村向城市源源不断地输出资源,换来城市的繁荣和自身的败落后,我们的渐渐长大的孩子们也会一样无视或唾弃这一片疮痍的土地吗?

  (2011年第10期,截稿时间:2011年8月28号)

 

绘本之旅

——温暖的绘本、神奇的绘本、快乐的绘本,铺亮了一条路,让童心遇上美好,洁净和芬芳。

  (2011年第11期,截稿时间:2011年9月20号)

 

我给孩子写博客

——只是因为迷恋你的成长,便在网络上做一个快乐农夫,为你开垦一个别致的果园。

  (2011年第12期,截稿时间:2011年10月20号)

   

 

来稿请至 34983917@qq.com,字数2500字以内,主题注明专题名称。愿您在写作时快乐萦怀,想起孩子的笑脸和晨曦的辉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7 19:03)

这个月跑了不少地方,随身带了徐志摩的书,随意翻翻,人总在柔曼的心境里,忘记车马劳顿。

 

“我即使小有才,决计不是天生的,我信是勉强来的;所以每回我写什么多少总是难产。我唯一的靠傍是刹那间的灵通。我不能没有心的平安,眉,只有你能给我心的平安。在你完全的蜜甜的高贵的爱里,你享受无上的心与灵的平安。”

 

爱,给人心安,也给人刹那间的灵通。那到底,它是让你动还是让你静呢?大概是动里有静,静里有动的一种状态。旅途中的人,也是有牵挂有放达。牵挂是静,骨子里家园的朝向;放达是动,从出生就出走的流浪气息。我在熙熙攘攘的汇聚里,在茕茕孑立的分流间,寻找新的相遇,也等待必然的遗忘。人类感情的需索,或进或退,总是襟怀半开,迎纳寒热。关心则乱,无心也未必可安。前日又见一文,主题为“斑驳”,此二字最能囊括人生概貌。总是斑驳的时光,斑驳的旅途,斑驳的文章。

 

在外,未能提前约稿,临急就拉上两个动笔。定下四天后给我。一女作者第二天晚上就交稿!另一男作者第三天交稿,之前两人都应承得很没有把握,声音怯怯,说“试试”。打开邮箱前,我有点忐忑,不知打开是惊喜还是惊吓。男作者的一篇先看,嗯,还好,应题,理性,全面。看女的,好家伙,题目就有訇然中开之感。细细读之,五体投地。真是天才。回来,立刻把专题做好——公开课,破坏了课堂的原生态?

 

    今天稍微安定下来,就在想,她何以下笔有破竹之势?最怕女人了!厉害起来,有柔有刚,有节制也有大美。女人文章的好,多数在通透,若还能深刻,就更显出别样的力量来。问君何能尔?其必曰:腕力终由心力来。命题作文,资料似海,总是可以查阅一些,但要谈得透彻,谈得清圆,还需平日累积,平日关注。若无柴木在,临时要光,哪有火起?所以,春在枝头固然可喜,究其根由,还是踏破芒鞋的艰程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少作者说不喜欢写论文,喜欢写随笔。大抵是随笔更能安放情感,写起来心和笔同在,轻松自如。随笔里可以说闲话,而闲话最见性情。正如一些有见地的老师爱在课堂上讲一些闲话。爱聊题外话,或许正是一个人的丰富性的一种体现。因题外之话,往往能见“人”。这是一种自觉不自觉的精神面向,以证明你情绪的存在,你情感的存在。有趣的是,多年以后,学生们印象最深刻的也正是这些闲话。因为我们大家都愿意看到有血有肉的人。

我相信很多老师眼里有学生,但是文章里却难得见“人”。这么说有些虚幻,说得我自己也心虚起来。慢慢来说吧。见谁呢?一见学生,二见作者。能见学生,就不会只表现出对自己教学理论的推崇,而不理会学生的反应。或者设想一个学生想当然的反应,构想一个皆大欢喜的情景,而全然不顾学生的多样性、丰富性,以及教育现实的不确定性、复杂性。见作者本人何意?不论是论文还是随笔,好的作品都可见作者其人,即使有些作者有意在文本中抽身远遁。我们传统的文章人心观,都认为文章掩盖不了作者的才情高低品格高下,这往往为中国的读书人所深信不疑。这里要探讨的就是文章也掩盖不了作者的为文态度,以及行文思考时心的在场与否。一个持笔者,不能为文造文,而要真正考察自己的思考质量,在意自己的心灵维度和性灵品质。只有把心坐落到自家心里,文章里才能透露出你思考的自觉,你自我意识的觉醒,否则,就只有一堆文字而已,即便看起来有条有理,即便你善于引经据典。其实,哪怕你功力不足,文章还不能卓大坚实,但文里自然而然的情绪起伏,仍能让人觉察文章中“人”的存在。这无疑是一种最重要最有价值的存在。比之洋洋洒洒却生命缺位的文章要真切得多,高尚得多。

这是一个可以推演开来的想法。如编辑只求发稿,不理会作者的存在。或作者只求发稿,不理会编辑的存在。大家在这种交往中只有文章来往,没有情感尊重。一切沦为交易,因为我们时间都是如此稀缺,不必要交流了,交流违背工具理性了嘛。于是,都成为彼此快捷的工具,省时高效。或者有“交流”,比如不断地相互讨好。但所有这些零交流和伪交流,都是没有生命的,只有苍白的交往。但这样的情形每天都在我们身边进行,请问,没有感情,岁月何以温暖;没有相知,生命何以高贵?你在行文时,你在寻求稿件刊发时,“我”都是不在的;那么你在上课时,你在寻求学生认同时,“我”就在了么?我对此是怀疑的。

交流不一定是说很多话,而表现为对谈话者的尊重、理解和同情。甚至有时候,跟一些作者交流时,就闲闲散散地有一搭无一搭地说极其少量的话,但仍能感觉一种自由而无用的气息。这里的无用,是无功利之用。就是说,有一种同在感,你在我在。突然想起,禅偈的棒喝:你在吗?是的,先是我在,而后有他人在。

再讲写文章,其实是自己与自己的交流,不断地走进自己内心深处,发觉“我”之存在的宝贵。这跟读书有点不同,读书虽然也是需要发现自我的,但有时候读书会自我消散。写文章写到微醺处,忘了自己大概也有可能,但前提还是需要自己在自己那里,而不是行尸走肉式地行笔。

所以,我收下一篇文章时,更愿意读到“人”,还想读到你眼里有“人”,而不是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的倚马可就的文字合集。

 

 

 

明天开始放假,行李很少,两本书和一颗想念爸妈的心。

愿大家国庆展卷愉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1 20:11)
标签:

杂谈

20107-8期“往事今说”刊登了汲安庆老师的一篇稿子,非常喜欢他的文字和智慧。往事今说的投稿渐渐多起来,而且很有意思的是,写这些稿子的老师通常不是写一篇两篇的,而是有持续性在。究其缘由,一是这里面的确有难以外人道的写作快乐,二是教育的耕犁需要多方面的滋养,特别是来自历史与经典的浑厚。呵呵,我听到他们思考的马达已响起,加油加油!

 

 

丢开教学的架子

——有感于林黛玉诗歌教学中的低位思想

汲安庆

教学的架子实在不是什么新鲜之物。

课堂内外的严格区分,课堂常规的严密规定,以及课堂角色的严肃限制,使得教学如同演戏,台上台下的身份判然有别。“这是在上课”等指令强硬而又木然地化作师生共同的内心语言,机械地调整着、制衡着。倘若有一两位乱了这教学之伦,以生活化,甚至享乐化的心态步入课堂,一定难逃被指责的命运。更有甚者,将课堂当作攻克知识高地的战场,学生要对老师教学语言保持十二分的警惕,对各类题目要像敢死队员一样拼命冲杀,对老师排山倒海的各种命令要绝对服从,这早已成为不少为师者心照不宣的一种共识,一种美德,甚至一种潜意识了。

可是这种神圣化、威权化的架子并不讨人喜欢,学生成绩的徘徊不前,想象力的迅速退化,个性思想的悄然流失,求知热情的严重降温,课堂上的集体失语,无不散射着由架子所带来的隔膜和低效。一些“严师”痛苦感叹:辛辛苦苦培养的一批又一批的人,不但不懂得感恩,反而还 仇恨老师。但这也绝不是道德沦落所能解释得了。毕竟,架子背后还隐藏了师生等级、话语霸权、传道授业、人文关怀等很多复杂的精神因素。

非常奇怪的是:毫无教育学、心理学背景知识,也根本不摆教学架子的林黛玉,却很轻松自如地避免了上述的所有尴尬,在谈笑之间和学生香菱进入了“师生同体”的境界,并顺利开启了香菱的灵性之门,让人清晰地听到了在她启迪之下,一个言语生命的智慧不断拔节的声音。

林黛玉的教学秘笈主要体现在“低位想想”上。

在《红楼梦》第48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慕雅女雅集苦吟诗”中,林黛玉的这种低位思想可谓得到了浓墨重彩的展现。譬如香菱讨教作诗之道,她笑称自己不通”;香菱央求她出个诗题,她告诉香菱:昨夜的月最好,我正要诌一首,竟未诌成,你竟作一首来。十四寒的韵,由你爱用那几个字去。当探春决定邀请香菱加入海棠诗社,香菱害羞地说自己“不过是心里羡慕,才学着顽罢了”时,黛玉立刻接上话茬:“谁不是顽?难道我们是认真作诗呢!若说我们认真成了诗,出了这园子,把人的牙还笑倒了呢。”低位思想如此之低,宝玉心疼了,情急之中不禁脱口而出:这也算自暴自弃了。前日我在外头和相公们商议画儿,他们听见咱们起诗社,求我把稿子给他们瞧瞧。我就写了几首给他们看看,谁不真心叹服。他们都抄了刻去了。黛玉呢,又喜又怨地嗔怪道:“你真真胡闹!且别说那不成诗,便是成诗,我们的笔墨也不该传到外头去。”

这里,低位思想几乎成了林黛玉的一种自觉,一种本能,甚至一种个性,可是,很有意思的是这反过来却无声地培养了香菱学诗的自信、热情、勇气和毅力。小说中虽然没有明写香菱听了这些话后的内心活动,但是从她废寝忘食的阅读,心无旁骛的思考,挖心搜胆的写作中,我们至少可以肯定:属于阳春白雪的诗歌,香菱并没有觉得高不可攀。这对虽然出身乡宦家庭,但三岁被拐卖,十二三岁时被呆霸王薛蟠强买为妾,几乎有多少机会接受教育的她来说,是很不容易的。更何况,她写的第二稿诗没有得到肯定,内心也觉得“扫了兴”,但是依旧“不肯丢开手”。试想,如果当初黛玉也像薛宝钗一样嘲笑香菱“得陇望蜀”,或者在香菱写出诗后,像我们现在的某些老师一样很不耐烦地指责:“猪头啊,你!怎么会写出这么烂的诗呢?”香菱即使吃了豹子胆,断然也不敢再谈读诗、写诗了。黛玉的低位,虚拟了自己的弱势,却催生了香菱的强势,这很类似于老子的“善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的思想,所不同的是老子富有机心,而林黛玉则是心中谦冲自牧的一面自然流露罢了!

与放低自我相伴相随的,还有“简化所教”。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不是毫无创意,连篇累牍地照本宣科,也不是故弄玄虚地将诗歌神圣化,或者妖魔化,而是忠实遵循自我体验,将复杂万端的诗歌创作,用区区几句话和盘托出!或许谈不上科学、严谨、系统,但是这对初学者来说,绝对是消除畏难情绪,增强攻坚信心的不二法门。更何况,这平易简明的话语实际上是黛玉在宽广的阅读,深刻的体悟,长期的实践基础上开出的智慧之花!香菱听后,立刻产生醍醐灌顶的感觉,不正是一个言语生命唤醒并照亮另一个言语生命的形象写照吗?

简化也不意味着降低难度。恰恰相反,对进入简化之境,黛玉其实有着极为高远甚至苛刻的要求。“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玚,谢,阮,庚,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用众多大师的作品进行深广的奠基,入门正,且使初学者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视界一下子就博大了,这和宋代诗歌评论家严羽强调的学其上,仅得其中;学其中,斯为下矣的理论不谋而合;要求“细心揣摩”,熟透了再读下一个人的作品,又和今天西方美学中强调的“生命融合”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可是黛玉没有大谈这些高深的理论,而是以极其通俗的语言,极其个性的方式,道出了这些真理。比之于考什么教什么的唯利是图者,将考点试题的训练视作命根子的激进主义者,甚至觉得语文教学可有可无,不去记诵、不去思考、不去阅读、不去写作,自以为是地引领学生在题海里傻游、死游,或者干脆连这机会也卑微地让与数理化学科的心理变态者,黛玉的诗歌教学之道确实有些迂远而阔于事情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恰恰是这种“迂远”反而一下子切入了诗歌教学教学的本质,使受教者主体精神得到了充分的张扬,这不仅为僵化、腐朽的科举体制带来了一丝弥足珍贵的教育曙光,也为当下自恃先进、文明的语文教育树立了真正的样榜!

低位思想还表现在亲切点染上。黛玉的教学都是在朋友一样的谈话中进行的,而且句句含有盈盈“笑意”(关于直接描写教学的文字,不下5处写到了黛玉的“笑”)。况且不管是询问、倾听,还是要求、引领和点评,黛玉都能做到简洁、精准,而又轻松自然。譬如香菱说:自己只爱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且觉得“说的真有趣”,黛玉立刻指出:断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这不仅是学法的教育,而且也是一种境界教育了。香菱按要求熟读了王维的一百首五言律,黛玉趁她还书的时候,很自然地进行了检测——“共记得多少首?”“可领略了些滋味没有?”表面是闲聊,实质上却遵循了从内容到滋味,从言语理解到言语表达的规律,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帮香菱强化、深化了所学的内容。从另一个角度说,这种及时点染还防止了旧式教育培养记诵很广博的“活书橱”,学舌很巧妙的“人形鹦鹉”的弊病。遗憾的是,科学、民主如当下的语文老师,有多少能意识到这种教育的自然性、及时性和细腻性呢?

尤为可贵的是,当香菱说出自己的阅读感受“据我看来,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有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时,黛玉立刻趁势笑着追问:“这话有了些意思,但不知你从何处见得?”从而引出了香菱对王维“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还有“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这些名句的质朴而原始的评述。但是,黛玉没有罢休,而是进一步引导:你说他这‘上孤烟’好,你还不知他这一句还是套了前人的来。我给你这一句瞧瞧,更比这个淡而现成。说着便把陶渊明的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翻了出来,递与香菱。于是,香菱恍然大悟:原来‘上’字是从‘依依’两个字上化出来的。这种扣住学生体验的原点,进行深度开掘的教学艺术,被黛玉做得可谓浑然天成。从学习论的角度讲,黛玉注重的“讲究讨论,方能长进”,实际上暗合了在交流中传递、积累、建构知识和经验,消弭知识落差的规律。这与当下教师演练多遍的伪对话,走马观花的浅对话相比,林黛玉和香菱的真实对话,深度对话无疑是自然的、大气的,当之无愧地臻于教学的醇境和化境!

但是,黛玉也不是无原则地只唱颂歌。对香菱创作的第一稿诗,她指出了弊在“不雅”;对第二稿诗,她点明是“过于穿凿”。只不过在指出毛病的同时,她还注意了鼓励,比如说第一稿诗“意思有了”,说第二稿诗“难为他了”。这种在肯定中否定,在否定中又提出要求的教学方式,不仅保护了学生的自尊心,也呵护了学生的进取心,委实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言语艺术,言语智慧和言语人格。正因为如此,香菱才会在她的指引下,逐步由景色的描摹中走出来,进入融注自我体验和命运遭际的诗歌境界,写出了“新巧有意趣”的第三稿咏月诗。黑格尔说:“艺术表现的普遍需要所以也是理性的需要,人要把内在世界和外在世界作为对象,提升到心灵的意识面前,以便从对象中认识他自己。”香菱在林黛玉的指导下做到了,且不到一年的工夫,这种教学奇迹难道还不令人叹为观止吗?

由此,我们也不难推断出:林黛玉的低位思想不是虚伪,不是无能,更不是“绝圣弃智”,而是有心为之,又很自然出之的一种体验传递、人生修为,以及对另一个言语生命源自心底的真实尊重。她的低位思想形成了虔诚吸纳,融会贯通的自觉,也为后来的别裁雅俗,高位批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没有加班加点,更谈不上呕心沥血,有的只是真诚的传递,细心的引领,精妙的点拨,但是却在真正意义上唤醒了学生言语表达的冲动,以及追求自我实现的创造热情。一言以蔽之:她没有板起教学的那张一本正经的冷脸子、臭脸子,而是代之以亲切随和的热脸子,笑脸子,于是,她既能潇洒地游弋于学生、诗人的心灵世界,又能高屋建瓴地反观指点,既给他人带来了充实与超越的快乐,也使自己领略了别一世界的快乐与美妙。

如今,林黛玉已经成了多愁善感,弱不禁风,自尊自卑,个性倔强的代名词,但是又有谁知道她精神深处还活跃着一个温柔谦和,飘逸大气,气定神闲的自我呢?一次偶然的诗歌教学复现了她知性、平和、阳光的一面,虽然仅是昙花一现,虽然仅是沧海一粟,但是这种本色的女儿情怀,教学艺术,教学思想却给我们留下了绵绵不绝的思索。我常常想:假如黛玉在日常生活中也面对香菱的脸子示人,她是否可以在那个沉闷、阴郁的王国里不致过早地红消香断呢?

(作者单位:厦门英才学校)

责任编辑 李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