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悠悠
悠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45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链接

时代笔记

工作的时光

暗夜骑士

背光的一面

分类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据传说在上古时代,曾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动物大量死亡,植物大批减少,人类瘟疫流行,生存面临极大的威胁,在这种历史背景下,伏羲氏为了救民于水火,通过对天地的观察,研究出了天地之道,并形象的于八卦形式表现出来,为世人解决了诸多难题,而被世人称颂。后将这一奥密传给了姜氏(炎帝)。姜氏通过八卦更好的认识了自然,发现了诸多自然之奥秘,并指导世人,促进了农业等的大发展,因此被世人称为神农氏。后因被皇帝夺去了统治权(非禅让),故八卦之奥从此失传于统治者,也失传于民间,而只在姜氏一脉中相传,所以自古有“欲破《易经》唯有姜公”之说。然而,姜氏人数之多数不胜数,人人都能解《易经》?当然不是,那么谁是姜公?不又是大海捞针吗?也不是,俗话说,无巧不成书,据我乡老人讲,我乡姜氏就是为了保护《易经》真经,该姜氏一脉在历史上不知移居多少次,最后也是因为躲避日本浪人而迁居我乡的。他们口传心受,不知历经多少代人,至今传至姜保亮之手,只是不肯传世,如谁能说服此人,那么历时七千年的《易经》真经就将大白于天下了,所以说,解《易经》真经非他莫属,此人肯讲,我辈幸甚,他如不讲,无人可解,所以说,《易经》有解在此一人,无解在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05 22:16)
标签:

杂谈

今晚快下班时,接到爸爸打来的电话,说今天是我阴历的生日,让我去吃点好的。爸爸还说,家里包了饺子给我庆祝生日,奶奶胃口很好,吃了一大碗。

每年的生日爸妈都记着,都会给我打电话,这一点让妹妹非常幽怨。因为她的阳历阴历生日都在最忙的夏收时节,一忙起来大家就把她的生日忘了。而我生在这村里人闲得发慌的腊月口,爸妈自然记得。惭愧的是,我不知道爸妈什么时候生日。过年回家一定要好好问问,记在心里,回头也为他们过回生日。

其实今日过得跟往日没什么不同,不过是上班的那些事儿,手忙脚乱找稿子,今天比较倒霉,没有太好的,中午也没顾上去吃饭。好几天没吃午饭了,也不觉得饿,但是晚上吃饭胃会疼。

自打接了爸爸的电话后,心里就像长了草,老想让今天有点不一样。所以下班后,跟卷卷一起去夜市买了一顶帽子。我不太喜欢戴帽子,头型不太好,戴帽子不好看。但今天是我的生日,如此与众不同的一日,不妨有点改变。天真冷,挑了几顶就冻得手都快掉了,选了一个差不多的就匆匆走了。反正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安慰,帽子本身倒没太大所谓。

跟卷卷一起去吃了晚饭,麻辣锅,要了个微辣的,味道还不错。我决定下次去要个超麻超辣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自从有了围脖,有什么话就顺手在那儿说了,反正我也不爱长篇大论,一句话一个情节才是我的风格。就这样一耽搁就好几个月没来这地儿了,草都没膝盖了。反正这个地儿也只是为了给作者联系方便才申请的,也无所谓了。

已经过了12点了,现在是2010年了,2009年的最后一天居然就这样波澜不兴地过去了。先是早早起床,煮了粥吃了,上网偷菜。中午跟同事去吃自助比萨,撑到不行。然后一起去剪头发,换了两个地儿也没成功。没成功的主要原因是钱,一气之下我干脆不剪头发了,留长了明年,不,应该说今年夏天盘起来。所以我兴冲冲跑到淘宝选簪子,千挑万选一晚上,才找出几个合心的苗银簪,购买时发现我不会用支付宝。

新一年我不准备给自己订什么计划,随心而为,让自己活得尽量快乐就好了。还有,负起该负的责任,对于父母实在是亏欠良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国庆了,大家都过节,报纸停刊,能够休息的天数长得令人难以置信。准备回家,帮家里干点活,陪爸妈一起过个中秋。所以今天在金棕榈看完《建国大业》后,顺便逛了一下新百的超市,又买了一瓶酒。其实昨天已经买了酒,今天也不是奔着这个去的,但是作为一名酒鬼,走到酒水区就挪不动脚了。

但是后来,就是这瓶酒恶心得我连中午饭都没吃。因为拎着它公交车不让上,司机用一副欠揍的表情说,你打了卡也白打。突然想起今天早上,在我去金棕榈的路上,碰到了一个拎着食用油被赶下车的。怎么耳根这么软,导购说了两句就忘了那桶食用油的遭遇。

我从小化学就学得不好,分子式什么的从来分不清。今天现实教育我,食用油和汽油、白酒和雷管炸药是可以划等号的。一个平时遵纪守法的公民加上一瓶白酒,就可以跟KBFZ划等号了。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出租车司机的阴谋,因为不让上公交车,只好打的,或者这是变相鼓励大家都买私家车。

唉,难道一瓶酒、一瓶刚买来还没开封、一瓶准备回家孝敬老爸的酒,就这么危险?跟这些物件相比,人不才是最危险的因素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7 23:12)
标签:

杂谈

办公室有鼠,虽说不上成灾,但隔三五个月也往外拎只死老鼠——因为老鼠猖獗,办公楼的犄角旮旯都撒了老鼠药,总有不长眼的老鼠着道。令人想不通的是,办公室的男同事十有八九是怕老鼠的,所以每次发现死老鼠,都要劳烦我一个妇道人家扮演英雄的角色。

从小在村里长大,蛇虫鼠蚁不知见过多少,正面交锋也有很多次。有时候是半夜醒来,枕头边一只血淋淋的老鼠,那是家猫在给儿女们上劳动课。有时候塞上门缝把老鼠逼上绝路,一脚踩住,然后用火筷子一举歼灭。上大学后,还有过全宿舍一起打老鼠的经历,那狡猾的小玩意躲在临墙的一只床腿上,四只脚紧紧扒着,那姿势活像蜘蛛侠,任我们掘地三尺也不动声色。

以往都是被药死的老鼠躲在某个角落,直到臭了大家才觉察,然后乒乒乓乓,翻将出来,扔出去。今天那只老鼠,还没死就被人发现了。都怪它,不知道躲起来,还趴在阳台上。我拿来扫把撮箕,想把它收拾进垃圾桶,它居然还想跑。当然吃了药的它行动很迟缓,踩了两脚就见血了,看着挺恶心。

我做这一切的时候,男同事们在围观,胆小的女同事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2 20:47)
标签:

杂谈

以前我总说,减肥是女人一生的事业,是因为我以为这是女人一辈子也完不成的任务,时光就在无穷尽的反复中蹉跎。既然永远完不成,渐渐也就放任自流了,一边哭天抢地喊着减肥,一边雪糕还一天三顿地吃,有时候还加宵夜,吃得我老人家连脖子都胖了一圈。于是,我就成了那个喊“狼来了”的孩子,没人相信我真的要减肥。我也很会做心理建设,动不动就用“没病就好”开脱自己。不过,这次老子来真的。

今年秋天来得早,下了两场雨天就凉了,换衣服,发现衣服又瘦了。每次换季都有这样的惊吓,对于我那让中港日韩欧美各类恐怖片滋养起来的心脏来说,这根本算不了什么。换以往也就嚎两句意思意思算了,今天这惊吓却让我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其实,跟衣服本身没太大关系,这话得从头慢慢说。

今天奉命省亲,去看望快生产的表姐以及来石家庄准备伺候月子的姨夫姨母。上次去是几个月前的事了,那时候表姐已经完全是一个孕妇该有的样子了。表姐小时候身体不好,一直特别瘦,一尺九的裤子都嫌肥,让从初中就猪猪壮壮的我羡慕非常。所以那个时候看到表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09 23:18)
标签:

杂谈

闲了一个星期的太阳能今天派上用场了,痛痛快快洗个澡,舒舒服服做个面膜,接下来应该去睡美容觉了,可我又恶习难改坐在电脑前。以前我是热爱睡觉的,最近不知怎么了,这为数不多的业余爱好之一也失去了吸引力。可能是因为老了,怕余下的日子越睡越少。
连阴了一礼拜,今天这难得的太阳让贾老师心花怒放,一大早来了稿子都顾不上写,先写博客记述这一伟大时刻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0826310100eh9v.html。灿烂的阳光的确令人心情愉快,古大侠说过,一个人多晒晒太阳就不会想做坏事了,不过再怎么灿烂的太阳,也激不起我赞美它的欲望。一来原来在成都时已经习惯了连阴天,二来天晴天阴只要不对生活造成影响,我就无所谓。这么能随遇而安,难怪贾老师夸奖我是一个不挑剔的人。
其实也是挑剔的,不挑只是因为觉得不重要,吃饭与我只是填饱肚子,无谓计较。当然,作为一个连吃饭睡觉都不热爱的人,生活中能讨好我的东西少得可怜。俗话说物极必反,我这什么都不计较,没准也是另一种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8 23:08)
标签:

杂谈

本来洗洗就打算睡了,但是长夜漫漫辗转难眠。

这几天,对石家庄的大小饭店来说,魔鬼不住在地狱,魔鬼就是那个胖子。

最近李胖手不知怎么,火气特别大。以前跟她一起吃饭,吃出根头发来,都一笑置之。昨天因为服务员忘了点豆面粥,就发飙了。今天是因为服务员端上来的油条是冷的,我本来都打算吃了,没发现(估计发现了也就牢骚两句)也没在意油条的冷热问题。李胖手一放筷子,叫来服务员:“你们这油条什么时候的?”服务员肯定觉出不对劲了,但嘴上不服,用自己都不相信的语气说:“刚炸的吧?”

我立马心提到嗓子眼,担心李胖手跟昨天一样。今天是在永和豆浆,先掏钱再上菜,不能一走了之,万一闹将起来,会不会动手啊。还好,服务员虽然嘴上狡辩,但手上不慢,端走油条,说给换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傍晚的时候下了一场雨,把本来打算回家的我留在了报社。陪着李胖手兴致勃勃算了半天卖房、买房的利率问题,当然是她兴致勃勃。我长了一个对数字不敏感的脑袋,当初为了高考那几道简单的数学题我就抱着课本啃了一年,才勉强及格,何况是计算人生这么复杂的公式。

她算得兴起,我好不容易把她从电脑前拉开,我们转入下一个环节——吃饭。好久没喝豆面粥了,这一次两个人意见一致,去了瑞福楼。当时绝对没想到,就这碗豆面粥喝出了岔子。

一坐下我们就要了豆面粥,然后把菜单从头翻到尾,再从尾翻回头,再从头翻到尾,如是反复了几遍,不知道吃什么好。点菜的小姑娘好像是新来的,一个劲儿热诚推荐他们的招牌菜——百姓锅,因为经常来这家吃饭,她所谓的招牌菜我们都吃过好几回了,根本不感兴趣。小姑娘倒是锲而不舍,又推荐他们新研发的菜。

我不知道女孩子也有变声期,这小姑娘声音像刮玻璃,她还特别努力地想表现出热诚和职业来,让人难以忽视的存在感。我极力忍耐,李胖手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她居然不会察言观色,这孩子实在不适合做服务业。其实她做的也没错,推荐菜品,报菜名,点菜,最后复述菜单,每一步都很正常。但是不懂应变,按着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5 22:19)
标签:

杂谈

看着上一篇孤零零的博文挂了一个月,我才有点良心发现,反思自己是不是太懒了。

我最大的本事就是把生活简化,只剩下吃饭、睡觉、工作、上网这几个关键词,而没有细节。以至于我回忆起来,昨天跟前天以及之前每一天,没什么区别。我决定,今天开始,我得为自己储存点记忆,以便我日后细数流年时,有一些确实的往事,而不只是简单的大事记。

今天做了一个关于七夕的版,哇,时隔一周再做时代笔记,真有点……恩,我不愿意说怀念,省得留给领导日后压迫剥削我的口实。不,我一点都不怀念,我不喜欢工作。

回来接着说这个七夕的版,我生性凉薄,最讨厌狗血的文字。看了今天的投稿我又想,人世间或许……可能……真的有值得感动的人和事。

 

今天好不容易良心脆弱一回,想逼自己勤快一点。结果我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申请了两个叫“悠悠”的博客,上一篇是在那个博客上写的,这篇也打算弄到那上面去,却怎么用也上不去了。算了,科技让人麻烦。把那一篇转过来,以后就在这儿混吧。只是辜负了阿简的头个沙发,另外我还担心,明天可能那个上得去,这个上不去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