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晋东南zj
晋东南zj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809
  • 关注人气:4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晋东南见报文章

晋东南的鲜橙

《南方都市报》刊用

晋东南的豆瓣小站(作者)

主推作者见报的小品文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晋东南

    《水浒传》描述了一个英雄的世界,然而,英雄也需要房子住的,英雄的房子也应该得到而且得到了解决。
    先来研究一下,水浒英雄宋江和武松在上梁山之前和房子发生的关系。
    第二十回(梁山泊义士尊晁盖,郓城县月夜走刘唐)书说到:宋江讨了阎婆惜作情人,就在“县西巷内,讨了一所楼房,置办些家火什物,安顿了阎婆惜两个,在那里居住”“没半月之间,打扮得阎婆惜满头珠翠,遍体绫罗”。在大宋王朝,一个小吏养一个情人,居然不费吹灰之力,一所宅院之外,化妆品,日用品供应也不在话下。宋江的俸禄我推算不会很高,但是能有如此的手脚,可见大宋王朝的反贪制度实在是稀松平常。
    第三十回(施恩三入死囚牢,武松大闹飞云浦)里说道:张都监请武松吃过饭以后,就在前厅廊下,收拾一间耳房,与武松安歇。
    施耐庵在《水浒传》里,一有空就提到英雄的住房问题,安歇问题,我私下里猜测,施大爷在平常生活中的住房是否不太宽裕,从而将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忻州、原平县志
原文地址:远古原平的文化密码作者:爱琴海

“原平地域辽阔,历史悠久,早在旧石器时代就有了人类的生息。”

上面这句话不仅见于《原平县志》和原平的许多书籍序言里,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2-26 19:40)
标签:

打铁文艺部落

【打铁快报2016第13期-20160226星期五晚上发布】

(1)女作家冰凌花、张夏今日下午长途奔袭,造访打铁,体会打铁热忱开放的线下温度。
(2)青萍铁匠长途奔袭广西南宁探访《打铁之歌》特约作曲人、吉他手“南宁菜刀”,
(右一)了解《打铁之歌》的创作进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2 22:20)
【打铁元宵快报2016第10期-20160222】
(一)打铁风雅颂采风项目落地作品-马群剪纸《羊台山风光》《大铲湾》《凤凰文昌塔》获得第二届
深圳市宝安区民间工艺美术作品展铜奖。
打铁平台,不断创造惊喜;贴地飞行,活力无限的社区文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0 17:37)
【打铁快报2016第9期-20160220】
(一)《21世纪经济周刊》视觉总监 李基里兄造访打铁本部,微观麦平李卫璋盛情接待。



(二)打铁资讯。蚂蚁铁匠优惠转让佳能单反60d,欢迎联系,互通有无。



(三)铁匠东篱担纲深圳文学学会2016年会主持,加持深圳文艺,打铁直接受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4 20:46)
标签:

文化

佛学

    庄昌平,作家,1978-2015年10月3日14点10分,重庆市开县人,长期在深圳生活、创作,2008年开始发表作品,相继发了一些中短篇小说,上了一些选刊,获了一些文学奖项,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根据其生前博客自述整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2 20:45)

国庆第二日,去大沙河公园。​

这个公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里面的厕所,不但干净,墙壁上还有有潺潺的流水下来。​

之后去宜家,不是买东西,是吃饭,喜欢宜家的丸子和土豆泥。​

人多,打饭之前就担心没有座位吃饭,好在碰到友善的四个女子,看我们是陪老人家来的,很主动的让出了餐后闲话时间,让我们没有等待就直接入座,我很庆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26 11:50)

到南方的风中流浪,

是我的向往。

养育我的北方,

便成了思恋的地方。

我以南方的荔枝,

思恋北方的高粱。

我以南方的热烈,

思恋北方的苍凉。

学会了南方人说话,

像鸟一样地歌唱,

便想听听父老乡亲

马鞭甩出的粗犷。

在没有季节

没有寒冷的城市奔走,

更想在下雪的时候,

回一趟故乡。

阅过莺飞草长的江南,

再读北国的风光。

缺少色彩的故乡啊,

让我喜悦也让我忧伤。

尽管北方有我童年的土炕,

南方却是我一生奋斗的疆场。

我的青春,

已化作南方的山水,

我的爱,

已在南方生长。

我的家在南方,

北方却住着我的爹娘。

也曾千里万里地回到北方,

可再也回不到出发的那个晚上。

我像一只候鸟,

既栖息南方也栖息北方。

心如风筝般地系着思念,

也系着梦想。

也许我的后人,

会像我来南方一样

回北方闯荡。

我的灵魂,

却只能在南北之间

来来往往。

我熟悉而陌生的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院的龙眼树结果,和去年没有什么区别。老田的可可面庄重新开业,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顾客。据说,现在属于互联网+时代,这大概是一种偷懒的说法吧,应该叫什么,可能还没有想出来。前几年,博客还兴盛的很,如今已是古董,以至于酷热的夏天里,我独自在电脑前敲键盘,竟然有一种田园牧歌式的感觉,仿佛穿越回前朝,用毛笔写字。​

没见过汽车的时候,村里偶尔来一辆汽车,会琢磨一个中午;邻村唱戏,坐着拖拉机也要去,不论多晚,看到台上的咿咿呀呀,比现在的长途旅游还要兴奋;刚学会开车的时候,全身上下没有一寸肌肤不在渴望方向盘的触感,各式各样的车,都想摸摸。可如今呢,很多事情是没有体验过的,却觉得做了,也会没有什么意思。

年岁日增,正如院子里树的枯荣,我所恐惧的,是日渐丧失一种好奇的能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早,鸟鸣啾啾,看到诗人袁叙田深夜两点的qq消息,已走了四十公里。现在应该有六十公里了吧。

又看到画家苏仙丑鬼半小时前发的微信,六尺新作出炉,想来苏老也是画兴大发,一夜未眠。

磨房,将走路变成了艺术和节日,苏老,和年轻人一样用磨房的精神搞艺术。

万事背后,只一个《道》字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