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沈思源
作家沈思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2,221
  • 关注人气:14,1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SHENSIYUANBOOK














以上书籍全国新华书店及相关网上书店有售。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博文
(2018-01-19 07:43)

我算是个勤奋的人。至少我从不睡懒觉。更从不在清晨醒来后,还赖在床上。无论多早,即使外面天色尚黑,我也会起来。然而过往多年,我将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别人身上。如果我愿意将自己多半的时间用来专注于自己的写作,那么一天写一个章节,一个月完成一部长篇小说,对于我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在我刚开始写作的第一年,确切地说,第一个月,我就做到了。当我开始动笔,心无旁骛,除了夜晚睡觉,和在必要的时候补充些粮食用以维持自己的身体可以支撑我激情澎湃的灵魂源源不断地创作,直到大功告成。一本厚厚的书稿放在我的面前。

可惜,已经有十三年,我没有处于这样的状态。我似乎四处被人需要,而我也尽力帮忙。但有时,在人群散去,我会有一种怅然若失的空虚感。这种感觉与孤独不同。仿若此刻,我是孤独的,然而这种孤独里充满了独处的快感。我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真实的跟自己在一起。

除非所面对的灵魂可以与自己达至相同的频率,否则跟谁在一起,都是耗费自己的光阴。滋长他人,而损耗自己。崇高地来讲,这是奉献。可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到如今我才有些恍然大悟,我应该将这有限的时间用于我无限的创作。对这个世界而言,对自己生命本身而言,都更有意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5 19:45)

在福州,有一个地方是你不去就会一直念念不忘的。只有去了后,你才能了却对它的思念。然后它就会恒久地住在你的心里,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也许你一生会走过很多地方,有些地方走过了你会忘,但是这个地方却会在人的心里扎下根。它并不特别的美丽,但它就是有特别的魅力。这个地方就是“鼓岭”。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这次丝路国际电影节的颁奖典礼与闭幕式上,我几次听主持人提到“鼓岭”这两个字,并且大屏幕上两次播放关于鼓岭的视频,没有太多的风景,只有人物的故事。关于加德纳和他的妻子,以及习主席对这个故事的深情讲述。

这个世上,有几种情最容易将人打动,一种是爱情,一种是家国情怀以及对故土的眷恋。当然亲情、友情也在其中。然而令人刻骨铭心的,总不外是爱得死去活来的爱情,以及念念不忘的对某一片土地的恒久思念。如同我们对于母亲的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福州,如果不想太赶,一天最好只走两个地方。当走完三坊七巷,虎嫂问我,接下去你想去哪里?我毫不犹豫地说:“鼓岭”。

虎嫂也是我们影片的总制片和共同出品人。我们两个,抛开所有的宴请,一起坐车去鼓岭。鼓岭在山顶。车子一路盘旋。在半山腰处,可以看到半个福州。但是随着越来越接近山顶,城市反而被隐没了。入眼只有葱葱郁郁的绿。我忍不住来了个深呼吸。突然想到一部美国电影,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片名叫《玻璃城堡》。讲述了一对天才而疯狂的父母和四个孩子之间发生的故事,也是人与自然、与自己相处的故事。影片中的一句话给我印象最深,当父亲和四个孩子坐躺在山顶上,仰望着星空慨叹道:“在繁华的大都市里,人们甚至都看不到星星。谁要让我拿这里的房子去换城里的房子,除非是傻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同生活在鼓岭的人们,当很多城里人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非得住在这偏僻之地时,大概无法体会到他们住在这里的乐趣。我想,这种乐趣加德纳体会到了。虽然他只在这里度过了他的童年,而这份美好的回忆却伴随了他的整个一生。

沈思源

我坐在山顶的咖啡吧,要了一杯福建的大红袍。慵懒地坐在阳光下,任思绪流淌。我之所爱,几人能懂呢?如同我们对于鼓岭之爱。每个人看到的,感受到的,也各不相同。然而,我只是爱了我想爱的。这便足够。

沈思源

坐在山顶、我又想起十几年前做的一个梦。梦里,我坐在高高的金字塔顶,颇感孤独。正在我想要下去的时候,一位驾着云龙的仙人出现在我面前,对我说:“孩子,想要下去很容易,但再想上来会很难。你要能承受孤独,你才能坐在这高高的塔顶。”

也许,站在山顶,不是为了俯视天下,而是可以更好地内省。只有当我们能静下心来向内看时,才有可能成为真正的隐世高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5 19:43)

在福州参加丝路国际电影节。结束后,却依然想在这块福地驻留一日。一来看看这城,二来看看与这城有关的一些人、一些事。譬如三坊七巷,定是要去的。那里有很多值得看与值得回味的存在。

首先进入的是林觉民的故居。我对林觉民甚有好感。不仅因他为革命而无畏赴死的精神,更被他《与妻书》之情真意切所感染。这个赤诚男儿,爱国之深,爱妻之真,令人肃然。

读觉民的这封诀别书,既悲且欣。觉民之死,为大丈夫所为。虽为其妻意映悲戚万分,然而身为女子,能拥有这样一位多情之铁血男儿,彼此胆肝相照,爱入骨髓,又是何其幸运。这难道不是身为女人人生之大幸吗?

只是,觉民死后不久,意映也因痛失爱侣而忧伤成疾,年轻夭折。然而两人之情深青史留名,令天地动容。两人之爱情,如藤缠绕,如漆似胶,令人羡慕。我忍不住要将这信分享给各位友朋。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与妻书》全文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司马春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忆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尝语曰:"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吾而死。"汝初闻言而怒,后经吾婉解,虽不谓吾言为是,而亦无词相答。吾之意盖谓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与汝,吾心不忍,故宁请汝先死,吾担悲也。嗟夫!谁知吾卒先汝而死乎?吾真真不能忘汝也!回忆后街之屋,入门穿廊,过前后厅,又三四折,有小厅,厅旁一室,为吾与汝双栖之所。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及今思之,空余泪痕。又回忆六七年前,吾之逃家复归也,汝泣告我:"望今后有远行,必以告妾,妾愿随君行。"吾亦既许汝矣。前十余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语汝,及与汝相对,又不能启口,且以汝之有身也,更恐不胜悲,故惟日日呼酒买醉。嗟夫!当时余心之悲,盖不能以寸管形容之。

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势观之,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中国,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到那时使吾眼睁睁看汝死,或使汝眼睁睁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离散不相见,徒使两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试问古来几曾见破镜能重圆?则较死为苦也,将奈之何?今日吾与汝幸双健。天下人之不当死而死与不愿离而离者,不可数计,钟情如我辈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顾汝也。吾今死无余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已五岁,转眼成人,汝其善抚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则亦教其以父志为志,则我死后尚有二意洞在也。甚幸,甚幸!吾家后日当甚贫,贫无所苦,清静过日而已。

吾今与汝无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遥闻汝哭声,当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则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电感应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实,则吾之死,吾灵尚依依旁汝也,汝不必以无侣悲。

吾平生未尝以吾所志语汝,是吾不是处;然语之,又恐汝日日为吾担忧。吾牺牲百死而不辞,而使汝担忧,的的非吾所忍。吾爱汝至,所以为汝谋者惟恐未尽。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卒不忍独善其身。嗟夫!巾短情长,所未尽者,尚有万千,汝可以模拟得之。吾今不能见汝矣!汝不能舍吾,其时时于梦中得我乎!一恸!辛未三月念六夜四鼓,意洞手书。家中诸母皆通文,有不解处,望请其指教,当尽吾意为幸。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备注:林觉民,1887年,出生在福州三坊七巷。幼年时过继给叔父为子,其嗣父是个饱学多才的廪生,以诗文闻名于时;嗣母是个生性善良仁爱,典型的贤妻良母。林觉民天性聪慧,读书过目不忘,深得嗣父的喜爱,自幼就由嗣父亲自教导读书。

1891年,考入全闽大学堂(今福州一中),开始接受民主革命思想,推崇自由平等学说。留学日本期间,加入中国同盟会。1911年春回国,4月24日写下绝笔《与妻书》,后与族亲林尹民、林文随黄兴、方声洞等革命党人参加广州起义,转战途中受伤力尽被俘。后从容就义,史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7 16:11)

离家乡的脚步越来越近,那份乡愁也愈来愈浓。今天的江南烟雨缥缈,雨和雾,总会让人的情绪也朦胧起来。

我十五岁离开家乡,之后大多数时候只到过年才回去一次。总觉得家乡只是我童年的记忆。我甚至希望,离它越远越好。然而我终究还是不愿移民到国外的,我还是恋着我的祖国。我不知这份依恋里,是否也包含了我对家乡的放不下。因为家乡还有家人。于是总有一根似有若无的线,在人与人之间,在人与物之间,将我和家乡以及家乡的人们串联在一起。有时,割不断,理还乱。等年过四十之后才明白,哦,原来这就是乡愁。

半个多月前,收到家乡寄来的请柬,从全球各地邀请五百名萧山的乡贤回家看看。我是被邀请的其中之一。请柬是用毛笔写成的,一手好字,让我们看到字里行间的真挚与诚意。

今天,我回来了。萧山,我回来了。以前,我不愿跟家人过多地说我写书的事情,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一个不赚钱的行当。他们不能懂得我对理想的追求,我想成为一个不一样的萧山人。我想成为萧山的骄傲,成为中国的骄傲,甚至成为整个人类骄傲。我有我的使命和担当。可这是我的家人所不能理解的,在萧山,举目四望,几乎人人都以金钱为中心。于是,我的选择成了我不能面对家人的痛。明明是一件光明正大的事,而我却很少在家人面前提起。

(作家沈思源)

写到这里,我内心哽咽。如同受了很多委屈的孩子。家乡啊,今天我要骄傲地告诉您:“我回来了,以一个作家的身份。我终于可以自由地表达,我无愧于自己的青春,无愧于作为一个萧山人,我在世人面前呈现的模样。有一天,我将站在一个更大的舞台,对世界说,我是中国萧山人。萧山不仅仅只有钢架和萝卜干,萧山还有思想家和文学家。这块富饶与充满灵性的土地,自古以来,就孕育了一个又一个杰出的文人。我愿意成为其中之一。

我的爱——献给我的爱.我的家乡。

听花语,深几许,相思千万缕。春秋百载广陵曲,斗转星移人已去。看似平常,未晓平常成绝句。归乡路,飘冬雨。江上船儿烟波渡。孤帆远影处。唯见长江近冬暮依山尽,入海流旧时残阁垂柳。更一楼,万类霜天极目行行半步,怅情半绪,半清半糊涂,方解了,情到深处人孤独。皆因乡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位远道而来的朋友,第一次见面,却聊到了人生终极的问题。在一顿可口的饭菜之后,在红酒微醺神智却依然清明之际,聊到人生最大的痛苦不是没有选择,而是面临各种选择自己却不知该如何抉择。正如人生最大的遗憾不是看不到尽头,而是还未老却看到自己余生的样子。正如人生最令人恐惧的事情不是不能预知未来的一切,而恰恰是对未来早已了若指掌。如同自己的人生早已被刻画在石碑上,而自己却还得无奈地活着。有何快乐可言呢?所以聪明的活着固然是令人推崇的,糊涂的活着也不失为一种幸福。我想知道的是,在聪明与糊涂之间,还有第三种可能吗?我想应该是有的。那就是一种智慧的活法吧!然而如何才算智慧呢?不是像海子所说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是就像照片中的这样,面朝着阳光,把大海放在一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思源:我从每一位同学的脸上,都看到纯真。这么年轻就都成为了作家,非常的了不起。刚刚听你们作协的秘书长汇报,在你们这个协会,目前已经出版了很多书,真是了不起。

今年三月,我出版了我人生中的第十本书,叫《走着走着就遇见了》。人生就是在不断地行走中不断的遇见。今天与大家遇见在这里,完全是一个意外。上次周默刚老师邀请我来长春大学,我没能成行。此次到长白山旅行,我想正好在吉林,没有道理已经到了长春大学的门口,却不进来。

遇见周老师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事情。他既是我忠实的读者,也是我十分尊敬的老师。生命中有这样的良师益友,是人生的大幸。你们有这样的老师,也是你们的幸运。周老师邀请我与大家做个交流,我很开心。不过我没有做任何准备。但是话又说回来,其实时刻都在准备着。就像写作,绝不是从动笔的那一刻开始的。我们的人生,当我们懂事起,就已经在为着未来即将遇见的种种作准备。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本书。但是怎么写这本书,每个人的方式不同。有人落在纸上,变成了一本纸书;大多数人都写成了无字天书。孰好孰坏,只有天知道。

今天大家有各种问题,都可以提出来,我们来交流。但是百度上可以搜到的问题,你们不要来问我,直接搜百度。(全体大笑)百度上搜不到的,你们认为的人生困惑,大家可以提问。大家如果没有问题,我也将没有话可以讲。今天我们不讲书本上的知识,只讲如何面对生命本身,如何将知识转化为智慧。当然,除了生命成长,也包括如何写作。

作家有几种。有些是苦思冥想,要抽烟,要喝酒,要将自己弄到非正常状态下才能写作。而我不是这样,我不用大脑写作,我只用心灵写作。就像打开自来水的龙头,水就会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写作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情,你可以一个人去完成,而不需要借助其他人来完成你的创作。只要我完全的静下来,我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完成一本书。在某些人看来,这是不负责任的。一本厚厚的书,你怎么可以那么快完成。他们认为好书必须要用时间来打磨,最好写上十年二十年,才显得你的书有深度,有厚度。但是我觉得写得好与写得快之间,没有绝对的关系。写得慢的,也未必就写得好。写得好的,未必就写得慢。我倒是认为需要用头脑构思的的作品,可能会出得慢一些。但是如果用心灵来写作,就会写得比较快。所以我不赞成某些片面之词。我认为一切皆有可能。在这个无奇不有的世界,什么神奇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写作有不同的方式,我们可以十年、二十年写一本书。譬如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就是我非常欣赏的一本书。而有些书,就是生命的流淌,你不需要去虚构,去编造,你只要去真实地呈现。

我的写作缘起于我二十九岁那年,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善良,很纯真,近乎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人,可是我看到的世界却残酷、冷漠,丑陋,荒谬,我对人性感到非常的绝望,我想逃离这个世界。可是人的天命注定你不该死,你是想死也死不了的。当我不死之后,我就想:既然还得活着,那么我得活出一点意义来。于是我开始写作。既然无法在现实中找到理想的世界,那么就在文字的世界里,构建自己想要的人生,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就这样,我背着一个小包,坐上了开往大西北的火车。然后在一座荒凉的山上,租了一间破旧的民房,里面有一张简陋的木板床,还有一张桌子和一张椅子。在那里,我用三十天的时间,写了三十万字。除了吃饭和睡觉,我一直都在写作。长篇小说最重要的是文脉连贯。就像书法,每个字都有它的气,气如果断了,这个字看起来就不流畅。文章也是一样,长篇小说更是这样。如果你断断续续地写,文脉大多也断断续续。但如果你是一气呵成的,读者大多也会一气看完。就像我的第一本书,很多读者都来信告诉我,他们都是一气读完的,有些人拿起这本书,情愿不睡觉也要把这本书看完。有些甚至从头一天傍晚看起,一直看到第二天早上。所以如果我们要创作长篇小说,就要让自己完全专注在里面。就像闭关一样。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里,有一个直面自己内在世界的空间。让自己完全沉浸在这本书里。如果我们创作一部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如果你断断续续、拿起又放下,很可能几年过去了,你还没有写完。但是只要你专注在里面,即使每天只写两千字,半年下来,也完成了。这就是专注与坚持的结果。当你真的进入你的创作,化身成你的主人公,就会出现非常奇妙的事情。就像你的人生有了另一种体验,另一种可能。

我在创作《水里的圣经》时,塑造了一位一百二十岁的老奶奶,在写作了一个星期后,我发现自己的鬓角白了。我就开始找原因,发现是自己进入角色太深。后来我就停了一段时间,并把主人公的年龄减去了三十岁。这让我后来写起来轻松多了。仿佛我自己也年轻了三十岁,有着更为充沛的精力。

很多人之所以写不了长篇小说,不仅仅与阅历有关,也跟自己的心力和定力有关。心太散乱,定力不够,就创作不了长篇小说。而且长篇小说一写就几十万字,如果写写停停,不但文脉会断,如果停的时间太长了,有时又会把前面写的忘了,再拾笔很容易造成逻辑混乱,甚至前后矛盾。即使写出来了,也破绽百出,不能感动他人。

你们这里有创作过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的同学吗?

“没有!”

如果未来你们要创作长篇小说,一定要有一个相对专注的空间与心境,这样有助于你们深入地去面对自己的内心世界。不像散文随笔。我写散文,几乎随时可以动笔,即使外界如何喧闹,我都可以进入自己的世界。譬如这次我游长白山,一篇五千字的游记,我在旅行的途中用半个下午就完成了。但是写长篇不可以。必须要有大块的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1 12:15)

想起来,今天是双11。双11是什么?是一个如往常一样平常的日子,一个最简单不过的数字,然而这个平常的符号里却藏着很多不平常的玄机。藏着单身汉的疯狂,藏着商家的噱头,藏着已婚人士的慨叹。而在我看来,却藏着生命的密码。说到底,无论现在一个人也好,两个人也好,甚至是四口之家四世同堂也好,最后都是一个人走。每个人都必须独自面对生命的脱胎换骨。这不是诅咒,这是命运,就是自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1 12:10)
标签:

沈思源

随笔

作家

亲爱的,谢谢你!谢谢所有的生命!那些曾经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人,以及即将会遇见在我生命中的人。此刻,我如此真切地要对你们说:“谢谢!”无论在人前赞美我的人,还是在人后诋毁我的人;无论那些话最终传到了我耳朵里,还是没有传到我耳朵里;无论是你藏在心里没说出口的话,还是以某种委婉或粗暴地方式说出,我都知道!我都要说“谢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这个如此纯净的早晨,我看到宇宙万物如此合一。天人合一的境地,如此静谧。我是多么幸福,多么感恩啊!无数种种,无数的你,炼成此刻的我,在这天地的中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1 12:09)
标签:

沈思源

作家

随笔


此刻我的窗前

醒来,看书。整个城市还在睡梦之中。皆因人们还未醒来。黎明之前的幽暗已经褪去,东方的晨光如此美丽。清醒的感觉,无与伦比。我站在这里,等着太阳升起。


清晨之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沈思源

随笔

情感

分类: 思源随笔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最难熬的那一年。我曾经问我其中一个藏族孩子,你生命中最难熬的是哪一年?他说不是一年,而是很多年。我问是哪几年?他说是从十二岁到十九岁那七年。他的家本来在青海湖景区附近,一直过着还算不错的生活。但是因为从小不听话,不爱学习,后来就被舅舅带到了远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孤儿学校寄宿学习,之后整整七年没有回家。


沈思源

我问,那七年你觉得在你的人生中占有重要的意义吗?他说,特别有意义。如今回想起来,特别感谢那七年。七年中,与那些失去了父母的孤儿们在一起学习,一起生活,从小就领受生活的不容易,从小就要学会独立思考,知道长大后要依靠自己闯出一片天地。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在高中毕业后毅然决然离开父母独自来到北京,并立志要做出一番事业的原因所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又问他,你生命中最难熬的是哪一天?他说是在“二外”退学的那一天。当时他自己做了决定,觉得再读下去也不过如此,可他想要早些到社会上闯一闯。于是他就办了退学。那一天,他觉得最煎熬。因为这么重大的一个决定,他得自己来承担,而不能告诉任何人。我问,当时怎么不来找我?他说,那时我不知道您的电话。我问,今天想来,你后悔这个决定吗?他说不后悔。他每天都有很多想法。想着开发APP软件,想着做创业孵化器,去了解各种新兴产业的最新行情。没有人管理他,他自己管理自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其实,对于很多人而言,何止是一天,何止是一年。我问某人,你生命中最难熬的是哪一年?他说,是在认识你之前的那些年。

如其说每个人都有生命中最难熬的一天,不如说每个人都会有一段难熬的时光。有时,还不止一段。无论是生活在底层的人还是上层的人。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名人。都一样。隔那么几年,总有一段时光,是你觉得为之煎熬的。

当我们煎药熬汤的时候,左邻右舍还能闻到汤药的味道,而人生中的煎熬,只有自己知道了。有时,不能对任何人诉说。只能一天又一天的熬,自己去一天一天地化。化解了,就算熬过去了。不能化解,就只能继续熬,直到熬过去。这种煎熬有时候是几天,有时是几个月,有时甚至是几年。只要事后还活着,就都算熬过去了。凡熬过去了,就成了香浓的汤药,可以滋补身心。那就是良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