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席梦麟
席梦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0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8-03-19 21:05)
标签:

情感

杂谈

农场小镇

房产

教育

分类: 生活种种
今年的清明未到,为避免届时毫无疑问的交通堵塞,我带着换完肾脏一周年多,恢复得令人无比满意的母亲,还有操持家里所有家务,伺候了她大半辈子的父亲,到崇明给外公外婆扫墓。这已经是第六个年头,外婆在我儿子二岁那年去世,我依稀记得她临终时脑溢血时高脑压所导致的痛苦面容和无助呻吟。
驾驶着一车家人,包括我的儿子和丈夫,分毫不差地搭上轮渡,顺利地驶入了自由熟悉,而今却有些陌生的桥头。儿子看着我母亲献花的样子,羡慕地要求自己献给已记不清面容的曾祖母,我父亲很温和地说“你还小,等你大了”。我不禁鼻子要发酸,考上大学那年,我父亲也说:“我多希望你就一直保持在这个年纪,无忧无虑的读书,我就一直这样养着你”。
扫墓结束,我们照旧按习惯回到生活了十多年的东风农场,现在更名为东平镇了,所有原先的工厂大多倒闭改制成了私营的农家乐或者工程宿舍。我下意识地把车停到了我记忆中一向明媚温润的学校,东风农场职工子弟学校,我度过了欢快而又珍贵的小学和初中时光,葱茏的岁月里飘满了小虎队和范晓萱的歌曲,Spice Girls和west life横行的年代里,这片受上海市区时尚风波及的最后一片上海行政区域,成了文革知青们当时最想逃离,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情感

影视

分类: 生活种种

今天把Alan Rickma在Mark Shivas追悼会上引用的一首小诗反复听了多遍,固然和Alan动听的声音不无关系,也因为小诗最后那句“this is hard”一个多月来的余音绕梁。因为不会写诗,也不怎么读诗,这里的翻译就算给自己一份参考。

 

This is where I came from, I passed this way. 

This should not be shameful, or hard to say. 

A self is a self, it is not a screen. 

A person should respect what he has been. 

This is my past which I shall not discard. 

This is the ideal, this is hard.
自此而来,由是而终。

无可羞怯,无所隐晦。

人为其人,总非伶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农场小镇

情感

杂谈

知青岁月

育儿

东风农场,在当年幼小的我看来,包含乡村、城市的所有特点,以跨运河的大桥以及桥边上的综合百货、小型商铺、附近的农贸市场为中心,往北便是木工场,粮站的大面积耕种土地,往南是电影院、图书馆这一类照顾农场人员文化消费的场所,连着消防队、警察局等部门和大片的奶牛场配套粮食基地,种满了玉米、大头菜,几乎成了农场人春天聚集着挖荠菜和蓬蒿的好地方。往东是我度过了9年学生生涯的农场职工子弟学校,被包围在另一大片粮站用地之中。往西,就是我父母所在的农场运输队,紧挨着农场的果园、林站、鱼塘,奶牛场,还有场部和医院。场部是农场的行政中心,20多年之后,我从几乎被废弃的场部办公室里依旧能找到当年农场在电影院召开嘉奖会议的照片,甚至认出了运输队那位差不多秃顶了的胖书记。

 

这所9年制的职工学校,是整个农场唯一的选择,无论是医院院长,粮站站长,还是运输队里做清洁的阿姨,门房间里守门的大叔,所有人的子女都公平地在这里接受教育。所以我羡慕着每周都能从上海市区带回洋气文具的干部子弟,也同桌过不少家里父母照顾不周,脖子下巴周围总是汗渍污渍洗不干净的小男孩,在跳蚤突然成灾的年代里,对一个俏丽的安徽女孩不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情感

知青岁月

农场小镇

分类: 升妈心情
史铁生描写他的“生日”是始于和祖母的一番对话,这番对话让他对这个世界开始有了印象。盗用下这个理解,我的印象日就在东风。

这句话乍听有点文艺,其实“东风”指的是地处崇明,一个由上海市区下乡进行改造的知青,以及一批侥幸脱离农村户口,考试选拔后加入这个知青群体,而共同组成的开垦型社区,名叫“农场”。这个是被城里人同情或鄙视,但被乡下人艳羡眼红的双重地带,也是个埋葬了不少意气奋发的少年梦想,却也再生了大片屈辱和荣耀夹杂的土地。这里叫“东风农场”。

我一直没去探究这个取名的由来,因为自从我的记忆诞生萌发之际,“东风”就如同父母的名字一样天然而无需多加琢磨。这一个大型国营农场基本就包办囊括了一个人生老病死的所有活动,配套成熟地让如今再高端的小区也望尘莫及。甚至,我一度幻想,“特色小镇”在二十世纪的八十年代,在这些知青农场中早已实践运行得游刃有余了。

一清早,步行30分钟便到了奶牛场,提着一小壶新鲜牛奶回家,妈妈就会在散发着阵阵臭气的沼气炉子上炖一会儿,给我补营养。我从小瘦弱,加之胃口不佳,打针吃药是常事,妈妈便将拥有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29 22:44)
标签:

情感

杂谈

分类: 升妈心情

升升这两年成了我的世界游戏的忠实粉丝,里面的场景、装备、甚至人物角色都如数家珍,而为妈的除了对这个游戏的名字有好感之外,其余部分实在难以提起兴趣。

如果让我给“我的世界”设定场景,无外乎三场:朝九晚五、上老下小的现实世界,趣味盎然,无穷丰富的阅读世界,还有夜生朝亡、神秘莫测的梦境世界。这里我只想说说我梦里的世界。

中有周公解梦,西有“梦的解析”,梦的话题自古便因其神秘与占卜、预言、通灵等话题布满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美梦成真的祝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她人她事

程斯初读茨威格还是大一的时候,对这个书名中故意隐去的暧昧有些莫名的好奇,叙文中也有种茶花女的似曾相识,上铺的舍友似笑非笑地对她说:看完你一定会觉得很好笑。在这种断言下,程斯一个晚自习就囫囵读完了,可惜除了心酸,却不曾发现半点幽默。

 程斯这个名字据说出自沉思,她那位厂花母亲望着自己怀里的娇千金,只盼她日后为人处事矜持自律,她倒也出落地确实谨小慎微,凡事多思多虑,这一点令她母亲后来对当初自豪的取名懊恼不已。当然,好在程斯继承了母亲雅致的五官,即便丰腴些,也能得着个小宝钗的绰号,让这位未来丈母娘对即将上门的乘龙快婿期许甚高。初中时各种小说都盛行单字命名,例如李宏就会在文中称为宏,林静被简写作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值得一看再看,姜导推荐向来经典!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10-16 21:42)
标签:

杂谈

升升:你过来!
升妈:我是谁?
升升:你是朱颖!
升妈:我是你妈!
升升:你妈过来!
升妈:我妈是你外婆!

升奶奶:乖乖吃饭,明天带你去沙滩。
升升:到了明天又是明天,奶奶是大骗子!

升奶奶:快接电话,跟爷爷说说话!
升升:爷爷,你不打我了吧?

升升:你刷的是什么牙膏?
升妈:黑人牙膏。
升升:嗯,因为你是黑人,我是白人。小朋友都是白人。
升妈:都是白白的天使。
升爸:鸟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2 19:51)
标签:

育儿

情感

分类: 升妈心情
今天终于下定决心在新华医院的中医儿科主任吴敏的诊断下用药。曾经从网上反复咨询的“复感儿”这个词出现在升升的诊断卡上时还是有些难受,唯一的安慰,来自和升升一样有过敏咳嗽和反复呼吸道感染的小病友,看到同样一愁莫展的妈妈们,我突然好受一些了,似乎那份无助不再孤独,当然,对于未来,我们同样不自信。

孩子的复感病情让我们都几乎成了这个病症的专家,就医心得,中西贯通,我们一直在尝试的路上,并且不断得到这样的论断:发育期间自然康复。只是这个“发育期间”的期限实在遥遥无期,当我们都为孩子半夜的咳嗽忧虑成神经衰弱,当我们都急切等候在各个价格不菲的特需或专家门诊门口,当我们为孩子的一个喷嚏翻箱倒柜找药水,我们都不免对当初生育时的满信期待开始心怀质疑。

不用告诉我少用抗生素,也别告诉我孩子需要运动增强体质,更别说什么熬着等孩子长大。当孩子泪眼挣脱你的手哭喊不要验血,当孩子乖乖喝着你都嫌苦的药坚信咳嗽会好,当孩子信任地跟你徘徊在一个个医院门诊部,你的心酸无以复加。一次次关于空气、环境的媒体报道都能深深触动神经,一个个医生程序化的治疗流程都能让人心灰意冷。我无力也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1 19:34)
标签:

情感

分类: 升妈心情
升升目前的成长中一直让我不满的是离自然太远。当然,升妈也没有对自然有什么苛刻要求,青山绿水离家里遥远了一些,平原盆地也是奢望,近郊能常走走坐坐便好,可惜来回折腾的路程,加上堵车的闹心,都能让满腔热情大打折扣。

出生到成长,整整18年的崇明农场岁月构建了我日后所有对自然的理解。格局是小了些,生态也是人为,但是那层层滑腻的霜云,橙色见红的落日,藕塘田田的香泥,紫桑坠坠的青岸,甚至横尸玉米田的小公牛,慌张赶路却能被轻易抓获的刺猬,无不让我魂牵梦绕至今。

小学的记忆里,天空蔚蓝到连雨季都少的不记得,十指搅着假山边的烂泥捏出的墩子能插满带刺的月季,书包边袋里塞满白绵棉的蚕蛹在春季里孵出密密麻麻的小蚕嗷嗷待哺,八百米操场边的未衰秋草做成了梦想中的小暖窝,音乐教室里潮湿的后墙时不时爬出蜈蚣般的小毛虫,邻居家的小黑狗可怜巴巴卧在我碎砖块搭起的小巢里,菜地边的鹅见着人就吵嚷着叫唤,评分太低的作业本偷偷藏到花坛的冬青丛里躲过一劫,厕所边的栀子花听着我和儿时好友的悄悄话。

刚上六年级,羡慕当时好友手工课上的插花作业,绿色的小芭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