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陈岚
作家陈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22,588
  • 关注人气:15,8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兰若寺
新浪微博欢迎关注 
1、情感、时评、专栏约稿。2、电视\视频节目嘉宾预约,请留言或微博私信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杂谈
锐博客首页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育儿

 

在10月以前我们一直还坚信小希望依然生活很好,但自九月开始,不断有自称知情人士的人给我们博客留言和邮箱发消息,告诉我们小希望已经离去。

10月10日,终于确知小希望死亡的事实。她死于三月,死亡证明上的日期是3月27日。

不是在天津儿童医院死的。她是3月5日出院,之后失去任何联络。

之所以一直坚信孩子还活着,一方面是因为相关媒体采访她的家人时,家人承诺会好好看护和治疗孩子。另一方面也得到天津警方的承诺。3月5日得知孩子被“放弃治疗”出院后,我们曾经会同律师、拿着相关资料和证据,赶往天津河西区马厂派出所报警,天津市刑警支队某队的领导和警察都曾很重视地莅临派出所,和我们见面,表示关注此事,双方做了通气。当时大家都认为孩子会得到继续积极治疗和看护,所以警方没有进一步的处置。

即使少数如水妖、童一等和小希望家长接触过的爱心妈妈对孩子能否得到积极治疗存有疑问,十分不乐观,但多数人,还是无法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国是世界儿童权利运动的最后一个洼地。非身在期间作战,无法知其灾难之深、积重之难返。

 

数据说话:6100万的留守儿童,1400万的随迁儿童。每年近20w的儿童意外伤害事故。近20w的失踪儿童。4%的儿童遭受极其严重的虐待甚至被残酷虐杀,而作为监护人的凶手,在2014年以前,几乎无人被判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7%的儿童遭受性侵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顾尧,我们安排了专人一对一专门照顾,他太特殊了。

1,他的头部缺一块头皮,颅骨都露出来了,需要隔天去一趟医院换药。

2,他每天需要泡澡保持清洁,促进新陈代谢,舒缓皮肤,促进生长。洗完澡还得全身抹药膏。

3,他的眼睛无法闭合,要点各种药水,4个钟一次,防止角膜干燥,医生说,现在角膜是好的,但是护理得不好,前景不乐观。

4,烧毁的右手已萎缩,我再三问了三个医生,都说右手没希望了,没用了。

5,烧毁的右脚,是曲着的,疤痕牵拉着,无法伸直,必须康复运动,每天早中晚,拉开,按摩一两个小时,不能间断,这样他以后通过手术,站立的可能性才更高,偷懒,懈怠的话,以后他那条腿就不能伸直了。

烧伤病儿的护理决定了今后恢复的程度。

这是一个沉重、长期而艰苦的工作,必须充满爱和耐心。我们长期征集:1、身体健康。2、时间固定(每次来时间不低于六小时)。3、愿意学习,全力协助专职护理人员工作。4、不畏惧伤痕,心理坚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天凌晨,网友@二十五和25 发来求助信息,新疆轮台一家医院,引产下一个7个月大的胎儿,却活着。这小生命却不获父母接纳,医院方也没救治。但他十分顽强,几个小时裸露着躺在那里仍哇哇大哭。虽然才是7个月,他体重也达1.9公斤。

好心在天涯发帖的楼主和她丈夫一直给孩子喂奶,用针管喂进小嘴。婴儿进食后,明显变得精神。

因为曾在2个月时服过流产药,又有其它原因执意要引产的家庭,一直坚持拒不接纳。医院也不同意收治。

我们@小希望之家 连夜派遣志愿者赶往轮台,但距离遥远,一时无法赶到。值班站长@gejie 一直与天涯的发帖人沟通,表示提供所有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水妖按:近日因为周国平先生再度对女性出言不逊,用智力与学识的双重否定女性的价值,引发剧烈反弹。水妖莞尔。在2007年,就因为他声称“女人不宜搞哲学”,这隐藏而鄙薄的尖刺,引发我的一篇回敬。
什么时候,这样一批男性自大狂全部退出历史了,什么时候,这个民族的知识分子学会尊敬和平视女性了,我们的文学也好、哲学也好,也会充满了生命活力,而不是腐儒头巾气。
 
================无敌分割线以下,是当年的旧文,和旧旧文==========================
始发于2007年1月。原链接在此:http://blog.sina.com.cn/s/blog_573e68a7010007dr.html
偶然看到新浪首页,那位“研究哲学家”的家周国平先生写的一篇,女人不宜搞哲学,不禁莞尔。
    想周先生孜孜以求,希图人称他一句哲学家,问题是半生著述,一无自己哲学体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12 08:12)
标签:

杂谈

暮色中的新月:伊斯兰,谁能得胜

       最近的巴黎《查理周刊》被袭击案,并非特例。伟大的学者以赛亚.伯林早有预见。我们是否真的拥有了一个关于文明的绝对真理?哪怕这个文明是以“自由主义”奠基?伯林说:“真正的自由主义,是如狐狸一样审慎,接受多元化,但保持距离。”哪怕这个距离,客气而冷漠,却保证了彼此的安全。而一元论的刺猬,抱守一个脆弱的内核,外延却贲张着锐刺,面对任何一个异议者,结果必然是流血与冲突。

     我们通常会认同一个绝对正义的政治真理。哪怕在300年前,所有人都笃信上帝保佑国王是绝对真理。300年后,人类一样会认同某一个政治理念是绝对真理。这样对绝对真理的渴求,始终存在于人们的蜥蜴脑之中(勒庞),是由一种永远也无法摒弃的懒惰、盲目、冲动本能所驱使。一旦有机会,他们就要开始上交自己的理性与脑子。在有民主投票机会的国家,在被绝对垄断权力的国家,这样的冲动都永远在个体身上存在,甚至比例差别都不会太大。

 文明跃升的阶梯,就如生命螺旋永远在上升,这个星球的物种永远在万物向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暮色中的新月:伊斯兰,谁能得胜

       最近的巴黎《查理周刊》被袭击案,并非特例。伟大的学者以赛亚.伯林早有预见。我们是否真的拥有了一个关于文明的绝对真理?哪怕这个文明是以“自由主义”奠基?伯林说:“真正的自由主义,是如狐狸一样审慎,接受多元化,但保持距离。”哪怕这个距离,客气而冷漠,却保证了彼此的安全。而一元论的刺猬,抱守一个脆弱的内核,外延却贲张着锐刺,面对任何一个异议者,结果必然是流血与冲突。

     我们通常会认同一个绝对正义的政治真理。哪怕在300年前,所有人都笃信上帝保佑国王是绝对真理。300年后,人类一样会认同某一个政治理念是绝对真理。这样对绝对真理的渴求,始终存在于人们的蜥蜴脑之中(勒庞),是由一种永远也无法摒弃的懒惰、盲目、冲动本能所驱使。一旦有机会,他们就要开始上交自己的理性与脑子。在有民主投票机会的国家,在被绝对垄断权力的国家,这样的冲动都永远在个体身上存在,甚至比例差别都不会太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暮色中的新月:伊斯兰,谁能得胜

       最近的巴黎《查理周刊》被袭击案,并非特例。伟大的学者以赛亚.伯林早有预见。我们是否真的拥有了一个关于文明的绝对真理?哪怕这个文明是以“自由主义”奠基?伯林说:“真正的自由主义,是如狐狸一样审慎,接受多元化,但保持距离。”哪怕这个距离,客气而冷漠,却保证了彼此的安全。而一元论的刺猬,抱守一个脆弱的内核,外延却贲张着锐刺,面对任何一个异议者,结果必然是流血与冲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闺蜜周末去亲戚家,看望一个产妇和新生儿,在那呆了两天,崩溃了!崩溃了!

新生儿才10天,诞生3天后正常岀院。在7天里却被父母和奶奶外婆送进医院3次!

第一次,宝宝回家后,一量体温,37度1,立码说发烧了!发烧了!送去医生,医生检查了下说没事,捂太狠了。让他们回家。

第二次,宝宝有两天没有便便,火速又送医,医生哭笑不得,让多揉揉肚子!

第三次,发现宝宝脸和身体发黄,再次全家岀动,前呼后拥赶到医院,医生说这是生理性黄疸,正常,回家吧。婆婆不走,抓住医生大哭:你好歹给我们打打针、挂挂水吧?再不然开些药呀!你不能这么不负责呀!医生坚拒。

后来,医生说你们实在担心黄疸,停喂三天母乳看看吧。于是可怜滴小宝宝就被停止母乳了………但是!闺蜜很惊悚地发现,在一个开足空调+取暖器的房间里,孩子穿两层厚绒衣再加一件厚棉祆,外盖包被。孩子还一直一直哇哇哭。一研究,才发现婆婆每次只给孩子舀一勺奶粉兑半瓶水,孩子吃了,很快饿得哇哇哭。家里就吵闹,说这孩子是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六岁只是一个估算。实际上,不记得事故发生时我多大岁。根据我的生活轨迹推理,六岁前我都生活在一个小岛上。所以,遇到那次踩踏事件时,我在6岁以下。
 
小岛是个镇子。那一天,应该是春节期间的某一天,也许是大年初一,或元宵。
也不记得我怎么会是一个人。这些细节全部模糊。那时候的小孩子经常独自一个人在外面玩耍,我又是一个很野的小孩,5岁就被送去上小学一年级。早晨冒着寒风,一双手捂在骆驼毛的厚布手套里,哈着气,沿着一条结冰的小河,走过两座小桥,去镇上上学。独自一人。
 
所以,独自一人在街头看花灯,很可能并不是我父母把我走丢了,而是我自己就溜出去玩儿。
起初我沿着街道,走走停停,人非常多,窄窄的街道(在当年的小孩子眼里那是非常宽大的世界),沿途门店都热气腾腾:布料、花灯、玩具、小人书、衣服、鞋子、包子铺、饺面店、钟表店、秤店、烧饼店、药店、理发店、南货店、土杂店...每一家门口都摆着小摊,卖小玩具的,吹氢气球的、卖黏糖浆(俗糖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31 23:09)
标签:

杂谈

写给新年与旧岁:《破碎之后》
BY:陈岚
 
静默地听着车中音乐,忽然与朋友说:“在今天这个年龄,仿佛才吃着生命的甘甜,觉得那么美,活着那么美好,连苦都是美的。”
“我正朝着40岁奔跑呢。”我说:“二十岁时,我从未想过40岁,觉得那一定是个万事俱休的休止符——从来没想过,它其实是这样一种美好的,光晕一样柔软的岁月。”
 
为何觉得甘美?因为,终于,我真正开始能够控制自己生命的能量。作为女儿,少年时常常怨恨我母亲,如今却常常同情她,因为有这样一个能量值强烈,咆哮着来到世间的小孩。我也同情所有的曾经爱过我的男人,我爱一个人时,强烈的情感如荆棘之鞭,浪漫与炽热让一个灵魂皮开肉绽,刻骨铭心。但一旦他不再令我喜悦,抛弃与遗忘如此决绝。
我曾经如此骄傲,至今也充满了傲慢与自恋,觉得自己渊博、聪颖、善良、正直、洞察人性、文采飘逸.....
这样一颗灵魂,能够转身向神,纯粹是一种神迹。
 
起初,我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但在一次一次寻找自由的真意,都上溯到了基督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