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陈岚
作家陈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44,768
  • 关注人气:15,6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兰若寺
新浪微博欢迎关注 
1、情感、时评、专栏约稿。2、电视\视频节目嘉宾预约,请留言或微博私信
 
分类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杂谈
锐博客首页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育儿

 

在10月以前我们一直还坚信小希望依然生活很好,但自九月开始,不断有自称知情人士的人给我们博客留言和邮箱发消息,告诉我们小希望已经离去。

10月10日,终于确知小希望死亡的事实。她死于三月,死亡证明上的日期是3月27日。

不是在天津儿童医院死的。她是3月5日出院,之后失去任何联络。

之所以一直坚信孩子还活着,一方面是因为相关媒体采访她的家人时,家人承诺会好好看护和治疗孩子。另一方面也得到天津警方的承诺。3月5日得知孩子被“放弃治疗”出院后,我们曾经会同律师、拿着相关资料和证据,赶往天津河西区马厂派出所报警,天津市刑警支队某队的领导和警察都曾很重视地莅临派出所,和我们见面,表示关注此事,双方做了通气。当时大家都认为孩子会得到继续积极治疗和看护,所以警方没有进一步的处置。

即使少数如水妖、童一等和小希望家长接触过的爱心妈妈对孩子能否得到积极治疗存有疑问,十分不乐观,但多数人,还是无法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4年10月14日烟台肠梗阻婴儿紧急救助说明

10月13日深夜,@小希望之家 的救助群里(群号56350360)忽然有志愿者发布消息,“烟台一个女婴,出生11天,患有某种疾病,被父母亲放弃治疗,不喂水不喂食,即将死去。”

这显然是一个急需救命的案例。我们邀请了爆料者、婴儿的邻居,一位年轻的妈妈——娃娃立即加入群内讨论。娃娃介绍了婴儿的情况——严重垂危,已经皮包骨头!

娃娃的妈妈也是一位善良的佛教徒,她一直在劝说这个家庭把孩子送到大医院治疗,连夜,得到了@小希望之家 的支持,我们承诺为这个孩子急救兜底,采取一切可能手段马上急救。娃娃母女两人在夜间,多次往返郊区村庄,漆黑中去敲响这户人家的门,反复劝说他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寒天婴泣动地来》

天,又冷了。

一个问题浮上现实:“这个冬天,又将多少弃婴,死在寒天冻地?”

灯火万家,豪门盛宴,小宅红炉,有多少人相信,在自己抱怨暖气太足、空气太干,出门是穿皮草还是穿羽绒更搭的时间里,会有许多婴儿,在近在咫尺的城市角落,乡村野外,静悄悄地冻死。

@2010年11月26日 - 最近,在黑龙江绥化街头发生了令人揪心的一幕,一个婴儿被狠心的父母遗弃在街头。然而历经4天竟然没有一个路人去关心这个可怜的孩子,最终,这名婴儿活活冻死。

@2012-12-27 网曝温州新生婴儿被扔垃圾桶内冻死。早晨8点在浙江温州乐清市翁垟镇下回村一个垃圾桶里发现一名新生婴儿尸体。婴儿被装在垃圾袋里活活冻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1 08:10)
标签:

杂谈

《一个农民的原罪》

一个婴儿,呱呱坠地的那一刻,降生在乡村和降生在城镇,他们在中国,就注定了命运之迥异。

一切开始于1949。土地改革之后,农民曾经短暂地实现过均田地的梦想,旋即又被合作社消灭。而为这个类似“天朝田亩制度”的土地承诺,让他们交出的是自己人身自由和后代的自由。在中国土地上前所未有、移植于前苏联的户籍制度,将一个国度里的人,分为了天然的两种。农民和居民。

农民被固定于以公社、生产队为营地的集体农庄中,成为不能自由迁徙、不能自由择业的一个特定人群,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后代,都将世代为农庄效力,耕种不属于自己的田地,按照劳力的付出和收成的好坏,领取聊以维生的口粮。就实际拥有的人身权利来说,并不优于俄罗斯庄园主隶下的农奴。——只是,他们属于共和国。

1959年起,三年大饥荒中,大批的农民死去,并不是因为传说的自然灾害,亦不是因为真的没有粮食,而是为大跃进和放卫星买单,农民被征收了过头粮,为了凑足征敛数额,连农民的口粮、种子粮都夺去。他们饿死的时候,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首先我告诉你什么是义工?

那些绝望的眼睛凝视着我们

你是义务来帮助别人的人。一个成熟的成年人。包括了身心和经济基本健全正常,也已经做好了准备,是来服务有需要帮助的弱者。这帮助不是看我陈岚的面子,不是看小希望的感人故事,而是因为你自己内心强力的呼召。所以,工作是你的荣耀和志愿。

那么多困境儿童要救助,这是一场战争。跟死亡和不幸赛跑的战争。

我们在战场上。我们只要战士,真正做事的人。这不是一个俱乐部,也不是一个心理危机干预机构。

我们先后已经碰到过:闹大月份堕胎,以肚子里胎儿生命为胁迫,强迫大家捐钱给她的人,说自己上不起大学,要大家给她资助,心理很失落非常来这里大尾巴狼的人、也碰到过游手好闲,张罗着喊同城约会的人——在经历过这么多的不合格的志愿者之后,小秘书们,你们还没有能够建立一个甄别机制么?

来加群的初心是什么?是服务、是帮助其他人。而不是来这里找存在感、找帮助。否则你当初加入这个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供司法及一线救助参考

8月12日志愿者转给小希望之家一条新闻,南都记者冯雷亮先生采写:“佛山一狠心父亲当街剥掉3岁幼子的四根指甲,并多次举起小孩企图摔地和扔河,被三位路人(其中有两位是佛山小强热线的拍客)救下。”

这样一起严重的虐待事件,在小希望之家的评估系统中,马上进入了红色警戒线。

通常我们将收到的虐待个案分为三个等级。

第一种是普通伤害,如辱骂、拍打、轻度体罚等。需要和家庭沟通,辅导协调为主,也做心理疏通,或设法帮助解决一些实际困难。

第二种是严重虐待,如长期体罚、饿饭、精神暴力严重,孩子状态萎靡,创伤明显。需要提出法律警告、及时报警,并加大社工回访,随时取证保留,深入与家庭沟通,帮助解决最有压力的问题。联系相关亲属或机构,如果虐待情况得不到纠正,应该果断(在其他亲属或民政机关等支持下)报警 起诉。

第三种是高危虐待。伤害者的暴力剧烈残忍,精神状态不稳定,长期一贯,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8 21:20)
标签:

杂谈

老男孩,其实古已有之,所谓”赤子之心”是也。所谓赤子之心,在中国男人身上,尤其宝贵。

我特别喜欢老而不死但是也不僵尸的家伙们。中国人从小就被教育要少年老成,好似一颗果子,还没到秋天来,就严肃地僵死在枝头上了,从来就没活泼过——没当过男孩,那就更难以老男孩了。能当成老男孩的人,通常生命力活跃,从小就有各种出人意料不拘世俗的行径。历史上最著名的一个老男孩,表演过这么一个行为艺术而被载入孝史。70岁的老莱子,为了哄自己爹妈开心,穿上童子的彩衣(估计得定制——没那么大号),摇着拨浪鼓,躺在地上啼哭撒娇,大约是让暮年老爹老娘回忆起了久违的青春育儿往事,于是大大一乐。在一堆割肉剜创惊心动魄的故事里,老莱子同学表现得更有亲和力,就因为他童心未泯,行事有趣。

童心童趣的老男孩,艺术总能有大成。齐白石,孩子气得紧,润格都开到40个银元一尺了,买点糖果还牢牢地锁在柜子里,钥匙挂在自己腰带上,碰到自己喜欢的人来拜访,眉花眼笑地开柜子、翻箱子,拿出一块糖糕出来,巴巴儿给人家吃。他的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5 17:22)
标签:

杂谈

三岁的小吕,他的生命面对的是一个酗酒、吸毒、暴力的父亲,和一个留下他离家出走了的母亲。

在一个多小时里,他的父亲将他的指甲一片片剥下,如果不是路人阻止,所有指甲都会被剥光,他甚至还可能被当场扔进河里。或摔死在地上。 

幸亏,当时见义勇为的店主们和路人拍客,阻止了惨剧发生。 

获救之后的小吕

但法律没有介入,他仍然命中注定,属于那个残酷虐待他的人。他的父亲带着他露宿街头,乞讨为生,身高1米8的吕小阳因为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儿子随行,也能乞讨到一些钱,供自己吃饭喝酒。 

下一次他还能获救吗?24岁的吕小阳,已超过6年冰毒吸毒史,在和我沟通的48小时里,他多次自述,长期有人在他的耳边用声音控制他,一直在说,搅得他做不好任何事。他还说,一直有相似的车牌号码跟踪他,从海丰到佛山,出门都看到,也让他发疯。“我做生意也有人出来打扰,和那个声音是一起的。”——冰毒吸毒者超过4年以上,大脑会出现不可逆转的损伤,会致精神分裂。而他的症状已经十分明显。“无睡眠感、被迫害妄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佛山,一个名叫吕小阳的男人,醉醺醺地将一个幼小的孩子打到在地,在孩子哭喊中,一次又一次地用手指剥开孩子稚嫩的手指甲,连续四次——凄厉的哭喊惊动路人,他却将孩子举起来,冲向河边,作势要扔,三个路人扑上去才将孩子抢夺下来。人们拿来食品,孩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眼泪还挂在眼角——他已经饿了很久了。

8月10日这一切发生在广州佛山。用这样丧心病狂的手段加害一个孩子的人,在报警后被捕——他,竟然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如果这个加害人是一个陌生人,故意伤害罪、,甚至涉嫌故意杀人罪——这些将是板上钉钉,而一切却因为一个身份而改变:戕害宝宝的人,是他的亲生父亲。作为父亲,他在家庭劣迹斑斑:一个女儿被他送了人,老婆忍受不了长期暴力,逃之夭夭,老婆的身份证被他扣押,但出于恐惧,她连去要回都不敢。

7天后,这个男人顺顺当当走出了拘留所。没有被起诉虐待罪,也没有被起诉故意伤害,更谈不上被指控故意杀人。因为,那是他、的、孩子。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暴行被包括南方都市报在内的媒体广泛报道了,按照警方的惯例,这七天的拘留可能都不会有。在多次广州的司法判例中,杀死一个孩子,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始发于:《检察风云》6月刊——关于不正当对待孩子家长的监护权剥夺问题的探讨

作者:陈岚 

“同病房的产妇,生下了一个先天腿部畸形的孩子,家长决定饿死他,一点东西都没喂,孩子一直在哭泣,请问,这违法吗?”——4月16日,一个著名的中文BBS网站上,爆出这样一个帖子。

帖子惊悚,回复各异,甚至不少网友表示:饿死对他对家庭都是最好的结果。但对于正在做受虐儿童救助的NGO——小希望之家来说,争议不是首要的,首要的是找到这个孩子的下落并让他得到急救。对于笔者来说,一切不过是4年前类似悲剧的重演。4年前,天津一位患有先天无肛畸形的婴儿,就被她的家人送进临终关怀去“饿死。”婴儿被饿了8天,仍然没有死,第九天,被笔者与多位志愿者,从临终关怀抢出,星夜送往北京急救,这个后来被命名为小希望的孩子,从濒死状态被就回,状况好转,又在7天后,被家庭以“拥有监护权”为由,从医院强行接走。从此失联。一个月后,不明不白地在家中死去。而其家庭没有被调查、更未被起诉,甚至还很大程度博得公众的同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欧阳克在荒岛之上落入黄蓉的圈套,双腿齐腰被砸在万斤巨石之下,黄蓉为欧阳锋所迫去救他时,他说“我是活不成的了,但见到你出力救我,我是死也欢喜。”黄蓉听了忽感歉疚,说道:“你不用谢我。这是我布下的机关,你知道么?”欧阳克低声道:“别这么大声,给叔叔听到了,他可放你不过。我早知道啦,死在你的手里,我一点也不怨。”——我挑选了这个金庸桥段,做了一个颠覆性的重写。创造出完全不可思议却合情合理并符合时代思想的情节。当然,按照编辑的要求,必须完全以金庸的叙事风格。和上一篇古龙风格的《西门吹雪的情人》是同一天写完的,游戏之作。每篇不超过2个半小时完成。所有这些游戏,都是我在少年时玩腻了的文字训练而已。

在欧阳克30年的人生里,还没有碰到过一个他真正倾心相爱的女人。当他碰见了黄蓉,那是真真切切动了心。他为她动了一切手段,从此任她三千弱水,我只取一瓢饮。他不屑婚姻,三十五六了都没有结婚,此刻却央求欧阳锋为他作主,甚至连上门求婚这样的事都做了。

而郭靖呢?见了华筝就抛弃黄蓉,为了师父也抛弃黄蓉,甚至为了和欧阳锋的一个区区击掌之约,要放弃为黄蓉报仇的机会——他真的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