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生云阁
生云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080
  • 关注人气:5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居庸诗社

我的诗社论坛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7-05-30 19:35)
分类: 诗稿

皖雅吟社成立長句為賀

華箋忽降報佳辰,難怪曉來鶯語頻。物換星移歸正道,雲蒸霞蔚恰芳春。巢湖濤拍千重碧,天柱峰超百歲塵。休說斯文常掃地,而今是處有芳鄰。

 

丁酉清明赴約路上見雜花盛開口成
昨日聽聞太不堪,魯連無劍亦空譚。若非詩酒芳菲在,縱使投生不必男。

回家路上
漫步城西路,海棠喧暮春。鏡頭隨意攝,無處不宜人。

 

京西夜宴,分“明日重扶殘醉,來尋陌上花鈿”為韻,得日字
昨宵穀雨悄然臨,牡丹花開應有日。群朋不待牡丹開,西北高樓先促膝。牡丹品繫一十二,細數座次恰其匹。少年清俊麗人嬌,長者情懷更曠逸。昆腔長調連雜沓,雲行為遏酒行疾。歌餘春溫入話題,恍若初歇曾點瑟。回首窗外重城夜,星漢獨向此簷密。今夕分韻值花時,詩思定與天香溢。

丁酉孟夏,雲彩為參加一帶一路論壇晚會來京小聚,限押楊字,兩日後看罷晚會演出始賦:

金鑾盛宴饗諸方,演得雄風似漢唐。但藉高歌喧大夢,肯教彩筆賦長楊。人間變雅三千載,世上交親一百觴。記得前宵談契闊,興來曾識遏雲吭。

 

雨聲驚夢詩以記之

列島成深峽,高風挾俱。燃犀潛暗窟,掣水取長魚。鱗鱲掙猶急,波濤力可驅。窗聲坐起豪雨正侵廬

 

蔚縣午餐因結石發作全無酒興歸途始得緩解

過眼風煙壯,牽心痛漸消。始知澆壘塊,不必藉醇醪。嶺雪穹窿白,村容歲月遙。杏花開似海,百里泛香濤。

 

三江兄小說騙不死人多穿越筆法,今日來京置酒,和軒即席拈譬如朝露對騙不死人,滿座絕倒。時值五月一,乃分當軒暑氣回為韻,得氣字,戲呈三江;

騙人總不死,已違朝露譬。況復因航班,延誤今宵會。可見穿越才,有時也空費。相待不嫌遲,寬容唯我輩。論文白兼啤,論交同臭鱖。世事任紛紜,不礙真意氣。千里來買單,果然好會計。

 

深夜獨酌有憶

更有誰能喚我遊,長驅千里赴黃州。途中罄盡餐車酒,只爲斯人一轉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3 18:19)

廣豐採風得仰老來詩元韻奉和
銅鈸連袁水,春光千里馳。遙知心灑脫,能致歲期頤。山水元無恙,風雲合有詩。試賡數行字,長揖奉霜髭。

白花岩
盤古而今幾萬年,驚看斧跡尚摩天。端雲氣寒凝雨,壁上魚龍亂吐煙。混沌已開千劫後,優遊只領一桮前。歸來自笑無根器,空費齋茶解禪。

遊廣豐九仙山憶及東坡宿浙西同名山有詩乃步其韻
九仙風物幻耶真,坡老留詩另有春。但屬桃花流水境,俱宜襟抱出塵人。平湖峻嶺紛供眼,空翠穠芳每襲身。最喜羲和知我意,遙天特地緩金輪。

鷓鴣天•博山寺步稼軒韻
只爲稼軒曾此行。我來不待更邀迎。從流俗處尋超俗,向隔生中求此生。  思靖節,慕荊卿。可堪無劍復無耕。而今唯有追詞俠,又愧無才盟弟兄。

無錫小聚,十觞以太湖三白饗客,期間連接木白短信,遂約在座者賦詩嵌木白龍涎
纔向梁溪設綺筵,長溪來信已頻傳。盤堆木案湖三白,書寄龍唇丈二涎。美酒馨香春駘蕩,佳人韻致態聯翩。舉杯卻念天涯友,有意無緣最可憐。

重遊篁嶺
千疊梯田燦暖陽,菜花半落雜青黃。雕簷刻壁參差起,蕉影泉聲次第涼。佳客方吟人面句,夭桃忽現馬頭牆。兩番畫境恣遊賞,叹息先民只日常。

玉樓春•上巳後一日三江來京適予從贛回京小聚分韻得面字
海棠未發辛夷晚。三月京華春漸暖。賔鴻遙帶蜀雲來,鄉燕初從彭澤返。 舞雩昨日晞風遠。長者二三重設盞。縱談良夜發餘酲,試筆無須泉灑面。

夜宿矞晴軒主人與蒲松齡俱為波斯後裔家畜二貓晚宴時頗為親近遂約押貓韻
清齋狐鬼萬千聊,常歎而今綺夢遙。暫藉陽臺酣美酒,暗期春夜遇花妖。鄰家燈火寒侵帳,破星辰遠隔霄,清曉醒來無一事,惘然樓下覓雙貓。

延慶夜宴魚火鍋戲贈小刘
麻香鮮辣出巴渝,佳麗當壚更灑如。不必天台重採藥,已憑鄉語結沉魚。靚湯入勺情猶沸,烈酒撐腸興有餘。我本五音從不備,引吭也為做吹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兩會期間與幻廬紅葉探梅明城牆下其株殊無姿態

朱朱白白古城隈,管領韶華又一回。花氣堪蘭蕙友,枝條已效李桃裁。奈何煮鹤焚琴手,來超塵絕俗才。太息東君亦寥落,無緣高議到雲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0 18:48)
分类: 诗稿

偶作

右軍消散韻難求,醉素癲狂勢不儔。山谷經營心所累,半生頗與子昂遊。千年始見衫松態,一季已成蟲蚓秋。近日情懷初得解,清觴思向會稽流。

 

丁酉江右銅鈸山年會步汪會長迎賓詩韻

三月春林嚶鳴急,又到群賢來揖揖。美序豈無子安賡,流觴自有逸少執。迢遙贛水連古風,崚嶒銅鈸擁廣邑。淵明山谷去非遠,待我前來沾餘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2 20:20)
分类: 诗稿

潮州雅集結束有作

幾日優游不計時,古城回首更逶迤。方知詩酒丹青侶,能補山川風物奇。祠擁韓公雲叆叇,橋橫廣濟雨參差。同儕欲問明朝會,三月鶯花處處宜。

 

学雷兄招飲大象酒品格魯吉亞餐分生涯一片青山為韻得一字

五洲風情各繽紛,莫守吾華識唯一。今宵庖廚黑海來,牛羊色艷魚香溢。東非嘉果象齒餘,釀作醇醪甘勝蜜。主人胸次羅天文,閑談已開時空帙。時空可曲光可陵,宇宙之外多儔匹。星河比之等微塵,亦有冥冥暗物質。對此浩瀚無盡窮,唯有詩思可超軼。酒闌相約賦餘情,不遣結習入韻律。

 

元夜前日有寄

淡淡茶煙裊弊廬,深宵匡坐省今吾。招才女攢眉責,悔發番妞演陣圖。花市燈排星漢影,柳梢月上玉盘盂。明天便是上元夜,可有香香對飲無。

 

元夕不出

新正將半月初圓,遙對笙歌意自閑。春雪緣何違紫陌,江梅不肯到燕山。煙花繚亂高城夜,羅綺繽紛仕女顏。昨日星辰休再問,仙人慣是守闌珊。

 

午後忽雪獨遊園博園晚間與老幻紅葉围炉小酌步東坡尖叉韻

玉霙過午漸亷纖,陌上風來未覺嚴。林木喜迎天外朵,池塘初化水中鹽。試分積素尋山徑,遙向彤雲認畫簷。應是仙人猶未歇,幾多寒屑到眉尖。

時見瓊林集晚鴉,融泥幸未礙行車。幾多佳興催蘭棹,何處清懷詠柳花。醇酒初陳梁苑宴,甘朥尤勝季倫家。今宵不負天公意,一路裁詩手自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02 18:40)
分类: 诗稿

潮汕吟稿

重到潮州吟石廬主人有詩來迓步韻奉和
四年雲樹惹離思,今日登門認舊枝。元伯巨卿非為酒,子桓孟德盡能詩。窺人鳥雀形容恠,入座湖山意態遲。香茗一壺談永晝,此情不必世人知。

謁韓公祠步賈長江韻
南溟放逐等孤舟,除弊何曾惜此頭。今日龍鱗仍逆世,當年鱷族解遷流。德風已被江山姓,文氣能回草木秋。卻望長安唯太息,霜威霾陣護危樓。
夜宴載陽客棧分韻得綠字

鎖窗彫戶竹影足,琉璃閣前翻蟻綠。撫琴素手為端盤,照影蛾眉來調沃。海錯山珍色紛陳,蔬凝翡翠魚堆玉。燈前傳酒花亂飛,催詩更有遏雲曲。雅集已如桃李園,豪侈何須金谷燭。縱酒高歌未盡歡,餘情化作丹青趣。天邊皓月下窺人,想見作賦蘇玉局。廣濟樓外碧江流,舟中枕藉誰能續

鳳凰山
嶺樹雜青黃,山花暎客裳。有聲皆鳥唱,無地不茶香。烏崬隔雲迥,鳳溪穿澗涼。天池何處是,絕頂任徜徉。

與鮀島諸生小聚限末韻押潮字
論藝多年感路遙,今朝桑浦共岧嶢。巉岩書跡鄉賢遠,小殿金裝野寺驕。先有詩文養風骨,始能筆墨絕塵囂。酒餘高唱何人和,隱隱風聞粵海潮。

礐石山
亂巗紛礐盤,磴道與迴旋。堆疊時成罅,穿行始到天。花林孤島隔,城市一橋連。萬類來眼底,臨風自快然。
南澳島觀潮
長風浩浩下層霄,天海隨風俱動搖。得見魚龍破寥寂,此番不負越迢遙。
宋末世帝曾避難南澳島今日沙灘有井在水質甘冽
神州淪陷虜威嚴,曷不全身縱遠帆。咫尺南洋空浩瀚,至今井水不同鹹。
夜宿愛來林山莊
遠覓山莊路,迂迴到日昏。閑庭垂橘柚,野案足雞豚。花冷香凝夢,雲深曉隔暾。主人多雅好,濡墨為留痕。

 

丙申冬杪小聚分江湖夜雨十年燈為韻得江字
風騷興替千重浪,日月崩奔萬里江。閑懷賒鳳藻,衹求新歲賦雞缸。深燈言笑东西晉,廣座歌吟南北腔。最喜醒人風凜冽,夜歸一路踏逄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稿

丙申臘月二十五日臥佛寺探蠟梅

幽花鐵榦擁瞿曇,勝卻鑪煙裊一龕。空裏龍涎香掩冉,枝頭蜜蠟態差參。為酬終歲津梁意,故犯極冬霜雪酣。禪院流連人寂寂,但聞歸鳥語深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1 19:04)
分类: 诗稿

水龍吟·三江遠饋臍橙,諸友聚而分之,時逢冬至,乃約押至字,是夜大風驅霾。
不知昏曉晴陰,故園都在沉氛裏。彌空蔽野,似煙如瘴,可憐焦肺。精衛喑聲,刑天斂戚,嚴威如此。便緇塵偶集,停盃莫問,誰能挽、人間世。  暫藉詩儔美意。話當年、新橙纖指。千年軼事,百年風雨,今宵況味。更擊清樽,來酬逸興,酣歌初啟。向玄冥極日,迷蒙深处,待驚風至。 

 

仰翁來電命和新詩
纔聞節序臨冬杪,又見華章迎嵗新。愧我常耽將進酒,感翁猶誦集贤宾。海迻桑變知何世,筆老心童賸此人。想見鸎花三月旦,上饶山水更相親。

 

唐山三首

與幻廬海樓雨如茗坐龍泉寺茶舍,值大雪日未雪,幸有麗人為作香道娛情,遂以美人分香為韻,得人字

龍涎沉水幻耶真,素手纖纖抹玉塵。雪意雖如雲縹緲,爐煙喜共語氳氤。何須指爪留痕跡,暫借僧寮續夙因。分韻歸來禪院靜,餘香猶自暗隨人。

晚課

大殿巍峨夕照殘,莊嚴寶相浴香煙。木魚聲共潮音起,不是僧人也肅然。

鼓樓觀日出

眼底觚棱霧靄中,南湖冷白樹朦朧。檐鈴仿佛知人意,報我東方已破紅。

 

啟宇夢芙來京庶之置酒清話

一任陰霾擁帝鄉,重逢不礙酒千觴。人間海嶽依然在,早晚天風萬里長。
  

丙申秋杪,幻廬兄見過,小酌之餘見天氣晴佳,乃遊園林博物館,相約賦七絕七首
參差碧柳掩欄杆。繡戶雕窗意自安。檻外任憑鴻鵠浴,浮屠常在水中看。

塔影別苑

露台秋夜賞嬋娟,水榭春深聽雨眠。誰信京華喧鬧處,閉門自造一方天。

半畝軒榭

黃櫨銀杏雜丹楓,不盡芳林映碧櫳。最是霜餘多絢爛,時時如在夕陽中。

霞染山房

讀書深柳足魚蟫,千載唐風蔭嶺南。今日我來窺副本,花光鳥語一池涵。

餘蔭山房

廊榭玲瓏庭石頑,綺窗掩映水光閒。誰知詩酒平生願,只在區區一畝間。

暢園

簫聲月色廣陵城,八怪毫端各性靈。今日猶傳風雅趣,房前疊石作丹青。

片石山房

撐胸千萬碧芙蓉,盡是神州最秀峰。卻笑古人還勝我,攜歸一朵記遊蹤。

青蓮朵

 

丙申孟冬楊光來京,友人於公司置酒,巧在聚會日期與門牌號重合,主人婚慶週年,醉龍生辰亦在此日,諸般巧合,豈非冥冥天意,席間幻廬畫並蒂蓮,楊光唱唐詩助興,醉龍更以手抄金剛經相示,红葉提議嵌長壽麵賦詩紀盛

紛紜樂事喜同臻,況復壽星如季倫。徑把晶瑩長壽麵,先分盤礴解衣人。蓮開宣紙真並蒂,歌囀唐詩妙入神。莫訝今宵多巧合,金剛經卷寫前因。

 

丙申十月十五留別淮北友人,歸途聞此月為七十年來最大

牛酒紛陳具太牢,故人為我洗行袍。歸來人道昨宵異,大月如輪壓海濤。
        

冬日小酌分晚來天欲雪為韻得欲字曉起見雪戲書
凍雨助陰霾,無地適所欲。幸有二三人,來話杯中綠。問月仰青蓮,泛舟懷玉局。今日若重生,倜儻不可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11 19:27)
分类: 诗稿

夷陵古銅劍歌
楚人尚武多英風,常與彊嬴爭豪雄。家亡國破壯士死,尚有毅魄凝青鋒。深院肅殺霜氣降,秋水出匣光搖蕩。主人指點同心圓,規格應是佩大將。戰車錯轂陣如雲,白起王翦曾陵撞。至今入手寒森森,霎那已覺透腑臟。暴政最怕民能爭,秦皇銷盡人間兵。鑄作金人一十二,咸陽宮裡排猙獰。此劍何以脫此劫,無乃日久通神明。莫道荊軻武藝拙,燕丹匕首短難接。霸王沛公起義時,還憑長鋒助勇決。舉刃向日觀朱殷,分明猶是白蛇血。漢後沉埋四百秋,只把精芒射斗牛。張華雷煥非所遇,延平津上歸深幽。始知神物不輕出,風雲感會要時日。君不見祖龍餘孽噴毒霾,山頹水污生靈哀。彈鋏太息非我有,回首赤縣萬里埃,三户后人安在哉。

燕歌行步高達夫韻
漢家新都在冀北,漢家威勢勝彊賊。財政窮搜到田園,扒屋賣地天變色。雎鳩昨日呼關關,洞房已在裝修間。婚禮方期花似海,拆遷先到令如山。剎那新房成廢土,哪管新人飛淚雨。家人枉訴廟堂門,村長正隨官吏舞。可堪佳人絕脢腓,忍見高堂泣古稀。弱男末路血亦熱,射釘槍口穿仇圍。太息秦皇去何久,無奈仍作荊高後。海內風雲盡動容,天邊日月皆回首。冤情可憫應留人,民意於官竟何有。莫怪狴犴要行刑,衙門養家賴五斗。豈惜淚血兩繽紛,淚血繽紛好策勛。君不見文明在咫尺,令人望斷解放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31 17:29)
分类: 诗稿

偶感

弄潮抗暴兩堪驚,狴犴森森困此生。閱世知非蘧瑗歲,娛親衣彩老萊情。圖窮枉自身求立,命舛緣誰網再嬰。幾日人間消息斷,鹡鸰急難亦難成。

 

世紀輝煌號夜飲,麗君、西西鼓琴助興,限七律第三句尾嵌“良宵引”

餚核琳瑯任意堆,星輪夜話自悠哉。怡情已奏良宵引,盡興休停濁酒杯。天際雲隨山屴崱,江心魚共水徘徊。今番喜與諸君會,更待新詩動九垓。

三峽遊學繼寶以途中黃陵廟白帝城為對邀同賦

江聲嶽色豈堪憑,閱盡滄桑已不驚。高峽雷霆留夢去,豪輪詩酒藉花行。巍峨壩底黃陵廟,浩渺湖心白帝城。如此優遊足堪樂,何需重見補天傾。

搜韻金水講堂三峽考察結束

渝州飲罷又夷陵,峽影江聲歷幾曾。記得星輪詩酒旅,瑤琴撥盡七絲冰。

 

藏山小築雅集分韻得雲

遙山青入瑣窗紋,識得主人元可群。搜盡奇峰閒骨骼,來涵小築冷煙雲。開樽能覓蓬瀛醉,縱曲還如壑谷聞。想見明朝懷此夜,吟箋應帶碧嵐氛。

柴埠溪峽谷

誰料赤塵彌漫時,世間猶賸此嵚崎。躡空道路玻璃薄,盤日蒼鷹翅翮危。冥府每從諸壑顯,顥穹還仗數峰支。雲端卻喜無人到,步履相呼暫放遲。

 

王維衣冠冢

路出昭餘郭,來尋下古村。鄉謳雲渺莽,秋穡野渾侖。桑海元無盡,衣冠信可存。風騷通異代,即此酹清樽。

 

夜宿千朝谷

檻外平湖冷夕曛,霜前樹色已繽紛。剪鐙話盡高窗雨,都是人間秋水文。

 

雨中小酌

費得江南幾蟹螯,瓊漿淨盡未酕醄。生來難入書生列,且趁三餘做老饕。

 

午餐咬斷筷口占

久慕韓潮州,才若長江水。異代不可逢,千秋唯羨企。性急王藍田,與之差可比。一箸取不成,怒火碎雞子。饕餮負佳餚,食速賴酒止。本性偶崢嶸,口斷玉箸尾。起立自嘲餘,撫頰還自喜。他日遇韓公,勝其有牙齒。

 

一零九國道與幻廬矞晴紅葉探秋:
為愛秋山容,輕車隨意駛。巖林絢崔嵬,澗水寒迤邐。巖轉水源窮,忽現廢村址。殘垣幾十家,參差落日裏。下車探蕭條,階草沒行履。荊棘滿空庭,墻花搖枯蕊。四顧念昔人,緣何棄桑梓。遐思正微茫,似聞語聲起。村外有人家,丹柿垂簷底。滄桑咫尺間,見慣無悲喜。世事本如斯,得靜且徙倚。早晚返喧囂,京華是故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