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09-01-02 12:49)
标签:

空挡

杂谈

分类: 三千世界^

文学

历史

电影

哲学

自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11-18 19:41)
标签:

意义

文化

分类: 三千世界^

意义何在?有过那么多热闹热闹之后。

 

在不断下沉下沉的世界  不断上升上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30 18:19)
标签:

断片

文化

分类: 偶尔寻觅^

●广场

 

每天晚上

它都

喋喋不休

像个女人

嘴巴

没有安

刹车片

 

●看动画片里的啄木鸟

 

为什么

懂得

那么多

动物的

语言

而惟独

不说人话

 

●工资单落在办公室

 

我把秋天

的金色

安放到

抽屉深处

几乎是一夜

之间

最忠心

的部分

瓦解

 

●听见骂人的声音

 

迄今为止

每个人

难免

会养成

生殖器

挂在

嘴巴上

的臭习惯

 

●在食堂遇见熟人

 

玻璃罩内

菜刚好

脱离羞涩

 

我们讨论

的焦点

熟透

 

●男人的禁忌

 

不行

谢谢

是两个

对男人

极端不利

的词汇

 

●经常重复的生活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29 18:44)

(七)

奇怪的是,当把自己的身体放低,基本低于灵魂的高度时,一道门开启了。在不远处,一座前一刻还离我十分遥远的山忽然张开了巨大的口子,像一个巨型乞丐破衫上的洞。风猎猎作响。我一下子冷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思维、意志。我倒下了。众所周知,人在极限面前,表现力不比玻璃强多少。这些黑黝黝像槟榔的极限已经足够把我拖进它们想去的地方。

 

我是倒下了。但我感觉比站着更加有力气,更加有精神。一种丝毫没懈怠的力量凝聚在我的腰间,一些骨骼耷拉在韧性的肉上,一字不差地告诉我,你要进去,你的身体不是你的,但你必须以你的所有物一样,带他进去,无论下一刻他给你的顺应还是背叛,总之你必须这么做。我的意识开始模糊,像海洋一万米以下的石头,被压力和海水强迫得没有了自由的根基,整个儿腐朽了。

 

在重力和失重的面前,我该如何选择呢?这些都是没有原由的,或者说根本就是人的能力之外。人的手,再长也长不过历史的刀锋,时间的箭矢,你能做什么呢?享受,一种类似于傀儡国王的享受。我的全身轻松,渐渐地融入了刚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10-26 19:47)
标签:

小事

文化

分类: 偶尔寻觅^

今晚在写两位劳动模范的事迹,意在表现他们是如何如何值得评上这奖的.

怪矛盾.对他们,我是不了解的,也没有什么兴趣去了解.现在我好象对什么都不是很专心.

思绪经常会被打乱,基本的框架早就搭建好了,就是不知道怎么说好更好.我做什么都想更好.

 

 

最近活的有些恶心.附一首《狮子》.

 

 

《狮子》

 

每逢秋天 他就

一夜

变成狮子

 

像凄惨的罗盘

转来转去

永远只有

一张脸庞

 

上帝 袜子上

唯一疯狂

和沉默的部分

看见了他

 

看见  结伴的人群

在最热闹的时刻

散成万点星光

 

大地之子

失去

性别和国籍

 

对面  壁橱内

 

灰尘

经由指间

手指为琴

他却弹奏不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10-25 11:28)
标签:

场景

文化

分类: 偶尔寻觅^

橡胶门依旧

紧锁

大块大块

的生铁

 

水流

通过一切隐喻

进行伪造

 

在场、肮脏

但诚实的

处女

响声一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10-25 10:40)
标签:

排毒

文化

分类: 偶尔寻觅^

2008年10月24日晚9点

肚脐以下

没有标准时间

 

主人公撇开

房间、哲学

和一只香烟盒子

 

腹腔失血的厕所

接纳了他

 

过道上  风漆黑

像件旧衣服

无人领走

 

主人公蹲下

骨骼

咬牙切齿

 

浮肿

有步骤地

失踪  并转移

到室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10-24 19:43)
标签:

佛是什么

文化

分类: 三千世界^
 
 
 
见心  见性  见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08-10-23 17:17)

今天的早餐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只是在包子的侧面,多了一根毛发。

 

我是从一个不经意的角度发现这一点的。一根身材适中的毛发,不过半截手指长,一部分还裸露在外,其余则深藏在包子洁白的身体里。我微微地从内心泛出些恶心,喉咙咯噔了下,但没有皱眉。那是一个小女孩给我装入塑料袋的。小女孩很可爱,十岁年纪,小学三年级模样。之前,我每天都在那个位置买早餐,那个位置靠近同心餐馆的门口,和众多沿路摆设的小摊混为一谈。

 

老板娘倒很友好,昨天我还因为自己钱没带够,赊了五毛钱帐。她意外地显得爽快,说明天付也行。今早我把它补上了,虽然不多,但心里还是如昨天那样,暖暖的。这种感觉很久没有出现过了。时间仓促而有限,每个人都忙于生活和劳作。感动,这一人生的养分因此常常被淡忘,以至稀释得无影无踪。

 

这根作祟的毛发着实让我矛盾了一番。它是头发,没错,是头发,来自某个人的头顶,哪个区域?它是没有门牌号和住所的,就像丘陵上的荒草。安详地躺着,早晨的风极其微小,它应该几乎感觉不到吧。我一边走,一边看着它,目力所及,黑乎乎的一块长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9 13:00)
标签:

海上钢琴师

文化

分类: 三千世界^

他的身世是个谜.他生活在一条船上.

他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生活,漂流于海上.

他的故事,是关于一个人如何坚持自己的生活.

从一处到达另一处码头,像永远处于行走状态中的蚂蚁,往返于木头的两端.

只是因为音乐,他从此有了飞行的可能.而音乐是通向他的唯一通道.

他也就是我们,每一个生活在陆地上的人的缩影.

这个缩影或许早已经小到无法印证,但还是存在.

 

理解是生命的开始,无论是对自身,还是希望被他人理解.

这是内在生命本质的倾诉.对谁而言呢?属于他,以及懂得他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