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水人家
清水人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36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走过一片天地,蓦然回首,发现我们原来都是匆匆过客。惟愿留下一份记忆,惟愿生活更加宁静。
心中若有桃花源
何处不是水云天
陶子已然归去兮
散发高吟日日闲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公告
本博只是私人心灵空间,不认识的朋友请自觉绕行。本博从不提供转载等相关业务,也请一并理解并宽宥。
博文
(2014-05-29 17:22)
标签:

情感

西行漫记

分类: 水云文字

满街 粽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3-13 11:13)
标签:

西行漫记

情感

分类: 水云文字

    吾斯曼是典型的帅哥!

    认识吾斯曼是当初来和田的时候。指挥部在机场迎接我们的时候,场面真的壮观。我们一行近五十号人,行李又多,没有足够的车子显然不行。记得,正在为两只行李箱发愁的时候,一位高大帅气的小伙子走到了我面前。他向我伸出手,用不甚标准的汉语说:“我帮你提。”一位陌生人,我怎么好意思?连忙微笑着谢绝。可是,这位帅哥竟然不管不顾,径自提起我的行李箱就往一个米黄色的考斯特中巴走去。一看,才看到车前玻璃上贴着一个大大的“2”字,知道这是接我们的二号车,也就心安起来。

    全部援友上车点名后,才发现这位帅哥竟然是咱们这辆车的司机。坐在第二排靠车门的位置,看着这位帅哥高俊挺拔的背影,不禁暗想,这算是近距离接触民族兄弟了,估计民族兄弟们一定都如这位帅哥一样,帅气,阳光!

    车子在迎宾大道上平稳地行进着。作为一位有近十年驾龄的我来说,只要坐上车子,必然关注司机师傅的驾驶技术。有一个细节特别让我感动,每每遇到减速带的时候,这位帅哥总是提前减速,轻缓地驶过,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应有的颠簸。也许因为援友们对新到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3-05 00:15)
标签:

文化

情感

分类: 水云文字

生在江南,长在江南,喝着江南的水,嗅着江南的风,听着江南的雨,读着江南的史,时时刻刻感觉着只属于江南的一切风花雪月、诗词歌赋、风土人情、世态炎凉。身处昆仑之麓大漠之缘,也每每为梦中的江南伤感。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地域文化的烙印使然吧。

江南印象首先是水。

给学生讲授韦庄的《菩萨蛮》,忽然在“春水碧于天”之中自己感动得要流泪。和田的孩子其实对江南的春水没有直接的印象,所看到的大概只是昆仑湖的那片浅浅的并不碧绿的湖水,或者只看过从昆仑山上融化沿着玉龙喀什河和喀拉喀什河流下的冰凉的雪水。好在学生中有一些孩子有过江南生活的体验,他们对江南对有些比较模糊的印象。小时候在四川与爷爷奶奶生活了七年的阿俊跟我描述自家山前小溪流淌过的春水,告诉我那是一种跳跃前行的精灵;前年随做生意的爸爸妈妈到和田来的阿山告诉我河南老家的那条小河,它环绕着不大的校园缓缓流过,只是从未见过河水满溢的样子,印象最深的是冬天被积雪覆盖的小河,曾经有过同学深陷其中。我不知道怎么描述只属于江南的“春水”,不知道如何描述那平静的水面在春雨濛濛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9-09 00:49)
标签:

西行漫记

情感

分类: 水云文字

    这个季节,已然瓜果飘香,丰收在望;这个季节,已然沙尘渐远,天高气爽;这个季节,依旧壮怀激烈。再次收拾好自己的行囊,一路风尘,一路高歌;前方,恰是大美新疆!

    感叹于祖国之大之美,感叹于新疆之大之美。远隔万里,横跨东西,再次踏上南疆这片土地,心潮依旧难以平静。在飞机上穿越天山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时候,透过舷窗,蓝色的天空、广袤的沙海,再次将我的思绪带回到去年的这个季节。

    去年的这个季节,一切都是崭新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一切都是极具诱惑力的。那种诱惑,恰如母亲在每一个年节亲手酿就的甜米酒,恰如父亲田间劳作时高亢的号子,恰如青弋江日日夜夜奔流不息的江水,恰如那座中江古塔历经数百年风霜的每一块长满青苔的塔砖。每次小心翼翼地探求一个未知的世界,总是获得一种强烈的刺激。曾经幻想过那中秋月夜高悬头顶的那轮明月里,是否依旧还有嫦娥曼妙的舞姿;曾经迷恋过荆山石壁上那些慈祥的眼神;也曾踏雪寻梅,在一片寂寥的天空下寻找那种沁人心脾的梅香;更期盼着在一种唐诗的意境中重现戍边的壮举,看狼烟升腾,听号角鼙鼓的铮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8-18 10:45)
标签:

情感

分类: 水云文字

    今天生日,四十八周岁的生日。本命年,似乎有一些文化的意味。可是对于我而言,竟然忘记了。忘记了自己的生日倒是常有的事,总是在母亲从遥远的家乡打来电话才记起。有时候想想自己确实是一个不孝的儿子,每年回家看望父母的次数虽说不少,可是也只限于陪他们吃吃饭、聊聊天、给点生活补助,一到晚上就急于往回赶,去应付那些可能没有什么意义的应酬。

    晚饭后,小妹打来电话,说回家去了一天,老母亲说到了我过生日,本来是准备我回去的,鸡蛋、面条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可是等了一上午没有我的任何消息,知道我肯定是忙忘记了,也就没有再打电话给我,只是和小妹慢慢地说四十八年前生我时候天是如何如何地热,热得似乎比今年不低!那个时候,奶奶在世,绝不允许母亲在月子里出门的,晚上更是不允许在外面纳凉;母亲只好在蚊帐里用一把蒲扇整夜整夜地扇着。那个时候,母亲真的不知道怎么反抗奶奶的绝对权威,后来每每说起来那年的夏天,说起来那年夏天我的出生,母亲对奶奶总是有着一些怨气,总是埋怨奶奶连到屋外乘凉的机会都不给。

    奶奶是放了小脚的老芜湖市里的大家闺秀,认识一些数得过来的汉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