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heng
she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618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常熟虞山钱谦益墓、柳如是墓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常熟歴史の探索作者:湛小宁律师

 

1.常熟博物館

 

常熟博物館は風光美麗な古城、虞山の東麓にある昔の賢者、仲雍と言子の墓の傍らにあり、敷地面積は6000あまり平方メートルで、建築面積は5300平方メートルで、七つの展示ホールや文物倉庫、事務ビルと補助室などの施設によって構成されている。1997年9月28日から正式的に開業したのである。それは収拾と貯蔵、研究、陳列または教育の機能を一体化した歴史芸術類の博物館である。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08-03 16:24)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这是鲁迅写的诗《题三义塔》中的一部分。意思是经历劫难之后方能显现出真正的兄弟情谊。两个人若是有仇,见了面喝上几盅、笑两声,拍拍肩膀也就化解了。“三义塔”位于日本大阪府丰中市,离我的老家很近。其实这本来就是鲁迅送给一个日本朋友的诗歌里面的句子,那个日本朋友的名字是“西村真琴”。

 

   西村真琴博士是个植物学家,他前半生在北海道从事球藻的研究。在他49岁的时候,中国北方发生了“九・一八”事变,第二年在上海又发生了“一・二八”事变。西村博士知道战争使得很多中国百姓受伤,于是组织了医疗支援团去帮助中国开办医院。在上海郊外的三义里战乱的废墟里,他发现了一只因受伤飞不动的鸽子。后来他把鸽子带回了日本,精心喂养,打算等鸽子伤愈后把鸽子送回中国。他还给那只鸽子取名叫“三义”。

 

    但是,有一天那只鸽子遭到了黄鼠的狼袭,死去了。西村博士感到非常悲伤,所以在老家的院子里给鸽子筑了一个小小的坟墓。然后他给鲁迅写信说:小鸽子虽然去世了,但是以后他想为改善中日关系而努力。鲁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18 16:03)

    “川柳”是日本人很喜欢的一种短诗。这是跟俳句一样,用十七个假名组成的短诗。类似的“俳句”是一种“纯文学”就是说表示大自然什么的,一定有“季语”等规律比较多。著名的俳句都是所谓“文学者”来咏的。相反,川柳除了十七个假名的款式外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律。所以老百姓有时会用川柳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人生的看法,经常成为对社会的诙谐,讽刺。

      実るほど頭を垂れる稲穂かな

      (Minoru-hodo Koube-wo-tareru Inaho-kana)

    这是一首从古代流传过来的川柳之一。意思是稻子长得越好,稻穗垂得越低。寓意指的是人在这个社会上地位越高,就越显得谦虚,过清贫的生活的意思。不过太可惜,一般的人不是这样,人失败了就觉得失败的责任都推给别人或者环境。相反,人成功了就觉得成功的原因都靠自己的能力。越成功越骄傲。骄傲没关系的,但是他们能感到幸福吗?其实说,我们失败的原因大概是自己的问题,而成功的原因都靠周围人的帮助。我觉得人的幸福不在成功本身。我们感觉到周围人的支持和感谢才自己也能感受到幸福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日语

保护你

教育

    中文和日语都用汉字。日语里面的汉字、平假名、片假名的起源来自于中国。中文和日语有很多共同部分,也有很大差异。我举个例子来讲;

这是两个人的对话,

    A:「君を守ってあげたい。」

    B:「あなたは私を守ってくれているわ。」

    日本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关系很好的男女之间的对话。我来解释一下。A用的第一人称是「君」,所以A一般是男的。而且授受动词「あげる」表示自上而下的关系。所以A应该是父亲,老公,男友或者男的亲朋。接下来看B的说法。第二人称用「あなた」的话,A不可以父亲。一般日本人不称呼父亲「あなた」。用「くれる」的授受动词的话,虽然承诺上下关系但愿意接受对方的好意的。终助词「わ」表示她是成年女士。

要是上面的对话翻译成中文的话,

    A:我想保护你。

    B:你保护着我呢。

以我现在的汉语水平来翻译的话,想不起来更好的句子。

接下来上面的中文再翻译成日语吧,

    A:「私はあなたを守りたいです。」

    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几年来一直梦想当一名好日语老师。在工作之余有幸登上讲台讲过几次课。我这个人不擅长在众人面前讲话。哪怕讲课前夕做了充分准备,可紧张不安的情绪一直会持续到讲课结束。唉,像我这样的性格又怎么能当好老师呢!

    为了掌握专业的知识,我参加了日本京都的一家日语老师培训学校的培训课程。在培训过程中,除了学习教育理论外,也要给外国留学生实际授课。经过努力,我以优异的成绩得以顺利毕业。这意味着我已经是一名合格的日语老师了。可是,我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离“好老师”还差得很远。

    我一边工作,一边教日语,同时也捡起了忽略已久的汉语学习。就在这样一种多重身份下,由于我的汉语水平的提高,我先是感觉到自己成了一名“好学生”,又由此觉得找到了一个“好老师”。我突然意识到,世上没有“好老师”,只有“好学生”。什么意思呢?“好老师”是一种评价,而“好学生”是一种成果,是真实存在的,是“好老师”得以存在的载体。如果,你想当一个“好老师”,你必须懂得培养出“好学生”。一味地思索教学技术、笼统地追求教学品质是当不了“好老师”的。作为老师一定甘为人梯,成就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9 18:18)

    「袖振り合うも多生の縁」(Sode furi-au mo Tasho no En)这是我们日本人常用的俗话。我也很喜欢这个说法。美丽动人的。意思概括地解释的话“世上的一切都有一定的因缘”。

    我们的传统服装“和服”的袖子比较长,耷拉的。所以走路的时候袖子一定会摇动。所以「袖振り合う」(袖子互相摇动)是两个人擦肩而过的意思。「多生」不是多生孩子,形容的是前世或者前生。多生的“多”是多次转世的多,就是从佛教上的思想我们的灵魂轮回永远地转世而来的。日本人不说,东方人多多少少相信前世和来世的存在。刚认识马上就成了亲密知己时,俩人觉得一定有前世的缘分。可以说真是“一见如故”的关系。总结来说,前面所说的俗话的意思是“连在街上擦肩而过的人也有前世的缘分,何况认识的人”。

    在这我以前写过,我们每个人这辈子里能认识的人平均下来大约三万个人。世界总人口的只有10万分之一。要是包括擦肩而过的人的话,大概多少我也说不清楚。但是只有一个事实能说得清楚的,就是我们这有限的人生中相逢的人数和分别的人数是完全一致的。“今世”里面没有“永远”的友谊或爱情。相反,死别不说,世上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8 07:50)

    我高中时的1980年代,在日本最火的一门科是理工科。我父亲也是个参加设计日本新干线项目的技术者。三年前由于工作的关系第一次去台湾时,发现那边的新干线跟日本的一模一样,觉得很骄傲。不是为日本而骄傲而是为我父亲而骄傲。虽然我小时候很喜欢看小说的所谓“文学青年”,可这样时代和家庭的情况下,高考时我毫不迷惑地选择理工科的大学。大学毕业后一直都在一家化工的研究所搞研究的。回忆起近三十年的技术人员的经历,总的来说还不错的。我开发的产品到现在还给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一点点的方便。

    科学技术对社会的贡献总是“匿名”的。我打个例子来将,“高吸水材料”是我以前工作过的研究所的上司发明的。高吸水性材料是什么东西呢?现在已在中国也慢慢普及起来的一次性纸尿布里面的吸尿粉子,就是高吸水性材料。当然大部分女士们也每个月一次受很大的好处吧。我上司发明的高吸水性材料的影响特别广泛。地球上半边天和所有的新生婴儿都受他的恩惠。但是谁知道他的名字呢?谁直接对他说“谢谢,多亏你的发明,我们的生活方便了些。”一般人别说他的名字,连那些材料是日本人发明的都不知道。这是技术人员的一种悲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一节天气格外晴朗,我连休三天,不凑巧的是这个假期我感冒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觉,虚度了美好时光。也许是恶补睡眠过头了,昨晚半夜醒过来以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起床出去散散步。从昆承湖吹过来的微风拂面,虽然因发烧身体有点发倦但心情好爽快。在公寓的院子里,回想着来中国生活以后指缝中溜走的日子,又想着以后的生活,慢悠悠地绕了一圈。

   不禁抬头望天,在稀疏的星空里,努力寻找自己熟悉的星斗。可惜,也许因为空气污染,在这么宁静的夜空,却连北斗七星,仙后座中的W字都看不到。我在星空中迷了路。

   我从小喜欢看星斗。小学中学时加入了学校的天文俱乐部。记得小学时每个月母亲给我的零花钱全部放在小狗形的储备箱里,两年下来终于攒足钱,买到了一直渴望的天体望远镜。有一年的夏日,跟朋友一起扛着望远镜爬到山顶,从傍晚到拂晓,观测流星雨。那种年少轻狂,成了我难忘了的美好回忆。

星斗给了我很多的启发。

    太阳也是星斗的一种。它孜孜不倦地提供给人类活动的能源。若是没有它,地球上的生物都无法存在。太阳对于一切生物不可或缺。就像人不能没有家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06 07:44)

    我是搞科学的,思维方式都是理工科式的。

在中国有一个关于爱的经典问题;如果母亲和老婆同时掉下水,你先救那一个?前提是你只能救一个人,意思是救了一个另外一个肯定要死的。对大部分男人来说实在是个难题。不过用理工科的思维去解决的话,应该没有那么难回答了。

我的答案是“老婆”。

这是概率问题。反正有一个一定是要死的,选择任何一个,对我的人生来说结果都是100%的悲剧。但对于没有被救活的那个人来说,她的人生也是100%的悲剧吗?

我爱母亲,当然我也爱老婆。这不是比较的问题。“爱”本身是不能测量的。是绝对的存在。没有“我更爱你”这样的说法。所以失去任何一个对我来说都是100%的悲剧。这是毫无疑问的。

那我们从母亲和老婆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吧。假如我救母亲,看到我的行为老婆怎么想呢?我想,她应该会说:“唉,老公平时说世上最爱我。今天才看得出来,老公还是更爱他母亲!”她怀恨离我而去。相反,我救老婆的话,结果也是一样吗?母亲可能也会怀恨,但也许会理解我吧。“孩子啊,你的选择是正确的。我希望你的一生是幸福快乐的。你救活了老婆,只要以后你们夫妻俩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