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疆人-石剑峰
新疆人-石剑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223
  • 关注人气:1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这篇叫做闲话,但是谈到的话题,却一点都不闲话。可以说这篇博文,是所有闲话系列中最重要的一篇。

如果你是政府相关机构,或者是主要智囊团体的专家,那么这篇闲话,你可要打起十分精神,好好的阅读了。

读者问起本拉登死后的美国战略,我的主要看法,是美国会采取战略收缩策略,来应对目前美国面临的局势。

首先大家应该明白的是,美国是继承了英国的传统,那就是一个海洋强权,基本上是走了马汉老兄定下的路子。

而和陆地大国相比,比如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世界杯都结束了,可是“护汪”、“倒汪”混战系列剧还在一季季上演,三天两头总有新料出来,若没有官家出手,演个一年半载没有问题。我也偷着乐,总算有文化连续剧在我版面上填充。汪晖到底是否抄袭,结论我真没太大兴趣,而且相信多半是半拉子工程,这叫中国特色。前几天,又亲手操盘了下“汪派”死对头之一的朱学勤涉嫌抄袭,算是为“汪晖事件”系列剧添油加醋,也丰满了一下该剧的人物群像,电视剧总是需要二号男主角的。
    你也看到了,我就是这种幸灾乐祸媒体人的代表,就是一搅局的,这也说明我的媒体理想觉悟还处于初级阶段,还处于为报纸填版面阶段,还处于为读者提供喜闻乐见话题阶段,至于要把打假进行到底,要为中国学术纯净添砖加瓦,要为中国社会乱象拨开黑雾。哦,买糕的,我可不是方舟子和南方周末。
    所以,当所有阴谋论的猜测和指责到来的时候,我只有偷着笑,感谢把我拉入这个党那个派,我不是党员,随便大家怎么贴标签。上月写李陀专访,“汪粉”、“汪党”的小标签就开始贴了,这次把我尊敬的朱学勤老师拉下水,那么就不得了哦,估计彻底把一帮朋友给得罪了。有阴谋论说,这是我和“汪党”联手栽赃学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朱白在一篇书评里说:“(《一句顶一万句》)明明是肥皂剧的本质,却要打着好莱坞史诗来卖,不厚道。”我想说的是,不管小说写得到底怎么样,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刘震云和他的出版商用《一句顶一万句》绑架了京城大半所谓知名评论家,这更不厚道。

一句顶一万句》出版之初,已经有一批刘震云的评论家朋友不遗余力的吹捧了。《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说,《一句顶一万句》让他想到了《水浒传》,北大中文系的张颐武更夸张的说,《一句顶一万句》是中国人的《百年孤独》。评论家为作家朋友和出版商朋友说好话,这不算新鲜事,看看原创小说的腰带上一句句比新闻报道更标题党的评价就知道他们其实早就是一路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几天在人群中与黄集伟老师不期而遇,黄老坏笑着谈起我小半年前在京城散布的一个短语“走下坡路男人”。黄老师虽然当时不在现场,但作为语词收集者,这样一个委实让不少怪叔叔皱眉头的词汇怎能错过。但就是不知道,黄老师对着我嬉皮笑脸谈起当时场景的时候,他有没有把自己归于“走下坡路男人”一类呢?虽然我还算年轻,但迟早会有那么一天。人到中年,不一定危机,但走下坡路再所难免。生活要靠伟哥了,事业到天花板了,对老婆无奈了,罗莉喊你怪叔叔了,整天守着银行账户像守财奴了……这些都是自然规律,所谓成功男人也有难言之隐,所以男人要有良好心态“走下坡路”,做力所能及之事,免得自己心理变态。

但要不是黄老师提起,我真已忘记半年前曾对着一群文化中年人左顾言它地谈论“走下坡路男人”,既然连不在场的黄老师都知道了,估计这个段子拐弯抹角走遍了皇城根了。当时是这样子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image

2月底出版的张爱玲自传小说《小团圆》,肯定是今年华语世界最重要的文学事件,除非年底有中国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畸恋、堕胎……小报上的传奇成了解读张爱玲的关键词。几天前在香港召开的“当代文学六十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张爱玲也成了会议的主题,与会全世界华人学者几乎都已不止一遍通读小说。上海的张学专家陈子善教授“不幸”成了张爱玲的代言人,而来自台湾的作家朱天心则要为另一个人做辩护。当代文学六十年研讨会,成了小半场张爱玲研讨会。《小团圆》似乎是张爱玲专为这个学术会议特地提前出版的一样,她的幽灵笼罩在每一个会议议题上。

  套用会议上一位台湾学者的话,张爱玲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天后,她被供奉在天后宫,不少人排着队帮忙看门。张爱玲是我们的妈祖,她也确实像妈祖一样有求必应。学者们谈起张爱玲的时候,张爱玲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image

 

 

上周,全国政协委员张贤亮开了个小差打个飞的来上海为新作《一亿六》做宣传。张贤亮面对有备而来的记者不玩“躲猫猫”,“老夫聊发少年狂”回答所有质疑,一言蔽之:用“荒诞”、“色情”、“无聊”、“恶俗”等这些“草泥马”式词汇质疑这部“杰作”根本不值得一提。

  记者:《一亿六》在杂志上连载,没出版就引起很大争议,你怎么看?

  张:有争议吗?是你们记者说有争议吧,我怎么没有从读者和评论家那里听到?你小说看了吗?没看,你就别说什么争议。

  记者:看了,看完了。

  张:现在记者看书的不多。能看完,说明我成功了啊,现在有几部小说能让读者看完的?

  记者:看完有点气愤,觉得小说不应该这么写,所以有质疑。

  张:其实没什么。我也很奇怪,书没出来怎么就吵得一塌糊涂,有人觉得我在炒作。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但我不在乎书畅销,我的小说都很畅销,比如《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一亿六》也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八卦

杂谈

image

钱文忠

  前几天在季风书园再次碰到钱文忠,他兴奋地告诉我,他在百家讲坛开讲的《三字经》在春节期间取得了高收视率,“最高0.31,平均0.212”。数字是抽象的,但身边朋友总会提到,钱文忠讲的《三字经》真好。而首印100万册的《钱文忠解读〈三字经〉》也即将在这几天铺天盖地进入书店。提到令人为他捏把汗的百万册首印,钱文忠满怀信心,说没问题。比起几年前在百家讲坛说唐玄奘时的一点拘谨,这次薄薄一册的《三字经》更放得开了,他也在百家讲坛上再次火了。

  钱文忠的这次“火”也许可以追溯到去年底闹大的“季羡林丢画事件”,作为季羡林先生的弟子,他一次次进入报纸版面多少有点无奈。他要求母校北大尊重季老,要求司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八卦

杂谈

石剑峰

路内老家是苏州,用他的话说,离苏童笔下的香椿街就一个街区,这难道就是他与文学的最早渊源?《少年巴比伦》和《追随她的旅程》的故事都发生在一个叫“戴城”的江南小城,路内说,戴城其实就是缩小版的苏州。在这两部小说里,主角是一位名叫路小路的少年,技校毕业,在化工厂修水泵,和老阿姨调情,在学校里做混混……而这些大都是路内本人在1990年代初的生活轨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昨天上午在网上遇到在加拿大的费多多,问:最近在看什么书?多多说:“在看updike”“很经典,不过看的很累”“是呀,那么多细节,很繁琐”

今天上午,从邮箱中取出订阅的《纽约书评》,第一篇文章是updike去年的小说〈东村的寡妇〉,是updike为1984年〈东村巫师〉的续集。

中午在家乐福,收到短信,updike去世了

一阵冷嗖嗖,对我而言,似乎所有这一切都是有苗头的。

从书架中找出兔子四部曲,去年的这个时候信誓旦旦的要看到兔子死去的,最后只看到兔子,跑吧,第一部。爱的插曲,我买了两次,还没有翻。

年底休年假,接连在家写了哈罗德`品特和亨廷顿两个大佬的讣闻;今年休春节,年三十写梁羽生,今天写updike。用涛歌的话说,美国人体谅中国报纸过节没有新闻填。

恐怖分子放在案头,我准备翻阅一下。

兔子,走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谢天谢地,梁羽生没有起死回生,默默打得致歉腹稿终于没有派上用场。

1月22日就在雪梨过世的梁大侠,起死讯传到国内已经是大小年夜的时候了,而且也只是在各个论坛之间转载流传。没有辟谣没有官方消息,冒险报还是不报,最后我铤而走险了,连小强同志都说他也吃不准。大年初一,各大门户转载我这条其实还无法确证的新闻,到时候梁老真的起死回生了,这些全国网络媒体搭着我一起吃憋,不过实在感到责任重大,整个年初一都在忐忑中度过,直到晚上9点才吃了颗定心丸,新华社援引当日星岛日报的消息,终于发出了官方新闻。小小得意,东方早报和澳洲的星岛日报应该是地球上仅有的两家纸媒率先报道梁老去世的吧,新华社就更不知道哪里去了。初一,门户网站援引我的因为大张旗鼓地做纪念专题,今天,各大报纸刊发梁老去世消息,不过门户早已经把这条不吉利的新闻专题撤到不知哪里去了。

但,这样的冒险,以后还是少做为好,虽然根据常识,当时的梁老是去世了,每人会过年的时候开这个大师的玩笑。但,毕竟还是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新闻原则的,毕竟当时我还没有第一时间进行确证。

梁老,走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