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傻子二少爷
傻子二少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500
  • 关注人气: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散文

画家

分类: 往事如烟

吕伟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06 19:37)



1
人活着,有时候会装逼,但是请您敬业一点。不要把您的胡子露出来。

2
伪善好看,骨子里却是恶毒。

3
最看不惯的是长辈装逼,并且煞有介事。有一天您去了,我们是不是要在墓碑上写上:该同志长辈一生擅长装逼,尤其伪善。

4
获得自己应该得到的,非分之想,是要有的,万一掉下来注意开水锅。

5
人类可以吃饱,但是永远无法满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4 00:16)
分类: 散一散
12
我是微信工作群的群主,群中有一个陌生人发布广告,一看是一位同事拉进来的。便打电话过问这件事,他说:这是他表妹,那天要他手机打电话,打完电话看了一下他的微信就还给他了。他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
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群里的同事都加为好友,然后在群里发布她的广告。

13
还是这个群,有一天中午有人发了一条斗地主的游戏链接,我一查这个人是一位同事拉进来的,同事可能自知理亏,死活不接我电话。我转给他的主管,回复说,发链接的这个人拉进群的同事不认识,可能是黑客所为。
你信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4 00:07)
标签:

文化

诗歌

分类: 我爱诗歌



那些亡者的纪念碑
我时常想起他们
就这样一言不发地
躺着这里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一样
争吵、喧闹、热爱、暴怒
最后,我们都沉默了
像一片空旷的墓地
偶尔有风吹过
带来巨大的回响与空旷

歌唱,嘶哑的吼叫都不会有
道德成为唯一的准绳
而我们并不认为
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言之凿凿
我们什么都不说
什么都不看
既不感慨  也不惊讶
就像我们不曾经来过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8 11:11)
标签:

文化

杂谈

分类: 尘事文档

1
阳光之景,坦诚不易。

2
我还是我,你还是你吗?

3
扯蛋儿那么有趣,我们就不要唱出来了。

4
身体不要把灵魂放逐的太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尘事文档


1
男人四十,夜幕降临,独处的时候,可能正是灵魂照耀内心的时候,有时候,我想我们正在成为油腻的中年大叔,而内心,觉得青春期刚过。

2
世界没事会逗你玩,有事的时候,他更加喜欢逗你玩。
就这样,你会被他玩死的。

3
说说误差,明明是装B,却还真把自己当做B。
你说这个误差有多大。

4
生命确实一去不回。
想想那些离开我们的亲人。
音信渺渺,活着
活在当下

5
装B当前,咋办?
继续装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4 21:29)
分类: 尘事文档


人活着,难免遇到装逼的人。有时候,装逼就像一架轰炸机,让你防不胜防呀!

1
本来是某机关的一个副手,任何时候你只要打电话,他会说:“我很忙,没时间”即使和你在一起瞎扯的时候,他也会这么给打电话的人,试图表明他很忙。而实际上,他无聊地往鸟里灌土呢。这就是装逼的高境界。
骨子里,这种装逼货是缺乏自信。
在装逼的道路上你走得远,好吧,我看着你走,管我屁事。

2
说到装逼,本质上是世界没有把他当个人物,是他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既然是个人物了,那就得像个人物,好好的一个C,为了像个人物装成B,别人看着就不那么舒服了。至于装逼的本人,刚开始肯定有点不自然,但是装逼时间长了,觉得自己就是B,忘掉了自己C的本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2 17:49)
标签:

杂谈

文化

装逼

分类: 尘事文档


1
小抒情是存在的,我们的声音也是存在的。但是更多时候,我们会把自己忽略。有时候,世界也是没有办法坐下来和你一起讲道理的。毕竟讲道理这件事情有时候是一个比较奢侈的事情。
小情怀也是必须要有的,凡是你有的,你就会发现,你会被你的所有毁灭,这就让我不能理解,有些精神病大佬们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就像远方的一个亲戚,不言传一声,就莫名离家出走。因为在此之前,他在福利院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那个地方我去过,每日三餐,都排着队领取食物,然后坐在宽敞的食堂里吃饭。有时候,也有人跑来慰问,唱歌跳舞发糖果送肉汤,有时候也有洗脚。比如在去年老人节的时候,就有好几拨人来洗脚,导致晚上我亲戚的脚都有些肿了。所以,从那之后,无论如何,谁要给他洗脚,他都拒绝脱下自己的袜子,把自己的两只脚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正值春节新旧之交,龙驿先生还是走了。
狗年农历正月初一凌晨一点四十五分,老杨打电话说,龙驿先生走了。
在2018年雨水这一天的清晨,我们在华林山殡仪馆向先生做最后的告别。追思堂的屏幕上播放的是先生五十六年的岁月,从懵懂少年到有为的青年,直至最后的黯然离去。

1
那时候,还没有今天的兰州城市学院,那时候,我们的学校叫作兰州师专。那时候,校园里还有低矮的平房,似乎和现代化的校园很不搭调。
我是2001年9月到兰州师专报到的,我还是个懵懂青年。
当时老杨在学校办一份很出名的报纸——《漠风》,算是挂在学校团委之下的一份校报。我看了之后,觉得有些单一,便向当时的中文系杨贵忠书记申请办一份杂志。申请的名字是《先锋》,因为和师大文学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3 23:18)


1
我们的痛苦是可以描述的
尽量像个魔鬼
可是我们的内心是甜蜜并且柔软的
我们不过是世俗地
练习了一把演技而已

2
我评价我是猥琐地
像刺猬
潜伏
而这就是节制
拔光所有凶狠狠地刺

3
你要扮演成熟
像大多数人一样
不微笑、不流泪、不倾诉
冷藏一肚子的秘密
埋在土地
只长叶子
从不开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