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邵永胜
邵永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784
  • 关注人气: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经历了人生上半场的匆匆忙忙,
   才懂得了人生下半场需要怎样的恬淡甚至是快乐的游戏。
 
   只争朝夕和心里的温暖没有必然的关系,成功是个相对概念,每个人都在路上。重要的是享受过程。
 
   因为草根都知道,得意的后面总会是失意,健康的后面必定是疾病。
   所以,煞费苦心的追求精致,绞尽脑汁的企划出色,不就显得很可笑了吗。
 
   于是就做博客,
   竦身一摇甩掉沉重,
   生活一定会更轻松更晴朗。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链接
基础资料
博文
(2016-03-18 10:08)

     今天是我60岁生日,做顺口溜一首,记录心情而已。

 

 

           红鸡蛋,白米粥,

           咸萝卜,排骨肉,

           生日早餐吃不够。

           沏新茶,喝老酒

           感慨奔涌六十秋,

           虚名浮利那是头,

           先贤一句话,

           天凉好个秋!

           晨练乒乓球,

           晚喝养生粥,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18 10:03)
   退休在即,核心的感受是先贤那句伟大的话: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既无边又具象,既哲学又感性。
   变化随着猴年的到来奔涌而来。
   生活的方向变了,学问、权利、财富、个人在群体中的形象建设等等,都会淡出、退场。平静、恬淡、休闲、健康、娱乐等等大幕拉开;
   生活的节奏变了,早八晚五的日子成为历史,优哉游哉主宰时空。
   朋友圈子、熟人圈子会发生变化,那些经常和你联系的人,可能不再和你联系,那些你听着顺耳的话可能不再容易听到,这都正常,或者说是由不正常恢复到了正常,这就是真实的常态。那些还和你保持联系的,你就放心地交往,以朋友待之。
   我在作协工作了近三十年,有主动有从动,没怎么闲着,但大都是隔靴搔痒,可惜了那些热情,可惜了那些时间。建设的事情做过,有点成绩,不多,所幸没做过破坏的事情,就很坦然。当初主动调到作协来,是想当作家,试过,文学才能平平,就死了心思去做服务,服务做得怎么样,没听到别人怎么评价,沉默就是一般化的意思,我懂。
   职场生涯结束了,退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10 10:47)

  我是辽宁大学中文系七七级毕业生。大学毕业30年的时候,大家张罗着要做一本纪念册,这个活自然落在了我的头上,因为我做了多年的杂志,又在省作家协会工作,要我来做合适,我也愿意来做。

  我们不承认太老,可是喜欢回望往事就暴露了我们已不再年轻,我给纪念册起个名字——《说吧,记忆》,这是从一位外国作家的书名套过来的,与同学们的心思能和上,大家都说好,《说吧,记忆》就开始了。

  照片、信件雪片一样飞来,我的大学来了。

有的同学说:“三十年很短,三十年很忙,三十年很累,三十年很值,三十年所有的付出与收获,都发端于大学的四年”。是啊,同学们三十年来为政的、经商的、做学问的······有谁懈怠过吗?大家无暇欣赏沿途的风景,毫不吝惜地透支着自己的健康,急匆匆地向上走,为了一个目标,我说白了吧,这是一群理想主义者。

  有的同学说:“没人不知道我是刺头儿,很有名的,经常给学校提意见,可是毕业以后,谁说一句对母校不敬的话,我就急眼了,这就是我对母校的感情和立场。”

  有的同学说:“三十多年以来,大多数同学都当了领导干部,成了专家学者,经商的也都混出了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5 09:57)

清明节前,去给父亲上坟。

咱家的坟地在山坡上,周围是苹果园,前面是庄稼地,庄稼地一直延展到远处的山根底下,坟地在高处,往前面看就有开阔之感。

坟地里长满了野草和蒿子,一冬天的风吹雪压,野草没折,蒿子没倒,密密实实地盖住了坟地。父亲生前是喜欢清爽的,这些野草和蒿子都清除掉,才会对了父亲的心思。放一把火,风助火旺,不大功夫就烧干净了,可是,火会烤着父亲、烟会呛着父亲——我相信父亲的灵魂常在。还是弯下腰薅草吧,草很多,草很硬,可总有薅干净的时候。腰疼,手被草勒出了口子,渗着血丝,出了那么多的汗,都不算什么,此刻,父亲希望他的儿子就是这样的状态。

坟地干净了,父亲的坟在前面,后面依次是爷爷奶奶的坟、祖爷祖奶的坟。上香、倒酒、点烟、摆贡品、磕头,几千年上坟的规矩没有变,是因为几千年人们对逝去的亲人们的思念没有变。

坟地很静,静得连远处农民挖树盘翻地的声音都听得到。老子说:“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那么好吧,把心里腾空,在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1 09:20)

   江威走了,在北陵公园晨练的人群中倒下,再也没起来。好心人叫了急救车,抢救了一番,无效,他去了天国。他没带手机,他是一个崇尚简单的人,他不需要那么多的社会联系。他身上没带任何可以证明他的身份的证件。他一生清清爽爽,不需要什么证明。公安机关找到下午三点,才找到他的家人。我到医院去看他,我到火葬场去送他,他都会知道的,我们是兄弟。

   一个大男人,一生当中没有发过脾气、没有骂过人、没有打过架、没有醉过酒······江威就是这样的男人。想到这里,我替我的兄弟委屈,眼无泪,心疼。

   江威早我来作协工作。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觉得他器宇轩昂。挺拔的身材,欧洲人的脸颊,自然卷曲的头发,真是那种走过去了的女人要回头,装作不经意的看他一眼,男人见他就会自惭形秽。省直机关开运动会,江威是我们的棋手,入场的时候,我们的队伍到哪里都会有掌声,和江威这位旗手有没有关系呢?

   我和江威很快就熟悉了。我们在一起打乒乓球,杀得难解难分。他打球从来都一个劲儿地认真。赢你的时候不会“放水”,输你的时候也不崩盘,有人看的时候,他不会下杀板,没人看的时候,他也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我们面临的电子化、数字化的影像、声音与互联网传播时代,可能真的是另一个文明时代,我们不妨称之为“视听文明”的时代,这是与传统的口传文明、书写文明不同的另一个文明时代。

  口传文明对应的是农耕、游牧时代;

  书写文明对应的是机械工业化时代;

  视听文明对应的则是电子化的后工业时代。

  文学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在视听文明时代如何生存下去。

  这一切不应该成为我们抛弃或者逃离文学的理由。相反,正因为要面对一个新文明的挑战,我们才要困守文学和文字,要守望“剩余的文学性”——这是我们维系传统记忆、警惕视听文明可能灾变的一项义务和责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22 13:51)

   前些天,一位朋友忽然把自己的房子卖了,我是说“忽然”。

   他住的是好房子,园区居于闹事中心却不闹,园区很大,很疏朗,树木葱茏,绿草茵茵,都市繁华和乡野情境间而得之,在本市不算绝版也差不太多了。他为什么要卖了呢?如果他是炙手可热的官员,我们会想到他怕将来官员公布财产,说不清资金来源,麻烦,可他只是一个有成绩的文化人,没有这个担心的必要;如果他是商人,我们会想到生意上资金不畅,或者需要发展、需要投入、需要上新项目,都不是,从未听说他做过什么买卖;如果他涉足股票、期货、赌球、赌马,可这些东西从来都不会劫持他的目光;我们交往很密切,也没有听说他家有什么变故需要花钱;他会被什么人敲诈了吗?他有女人缘,尽管他还没修炼到坐怀不乱的境界,但他是发乎情止于礼仪的君子,轰轰烈烈到处冒火星子的事情他怎么会做呢;他也不信风水,不会有哪路神仙指点他卖房子。可事实上他把房子卖了,而且卖得“忽然”,卖的便宜,卖得比市场价每平米低两千多元。

   为什么?

   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心里都装着这事儿,但谁也不问。毕竟是卖房子而不是买房子,直愣愣去问不大礼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4 11:47)
标签:

杂谈

   2012年走了不少地方,远的去过新疆的塔城、云南的香格里拉大峡谷,近的地方去的就多了,印象深的是重新沿着雷锋生活过的地方走了一圈儿,到绥中采风,都是和作家们一起去的,大家阅读一样的风景,读出来的人生况味儿却一定是不一样的,行走中的阅读,让我的胸襟开阔了不少。

    2012年活儿干了不少。我一直相信,人的高质量不但表现在攻城略地的大举,也表现在把那些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琐碎工作做得不撒汤不漏水。所以日常的工作做得挺认真。基础性的建设工作,譬如会员数据库的建设,做得有些摸样了,创新性的工作也做了一些,譬如作家读城,听到了一些好评。

   2013年要整理好自己的精神状态,高高兴兴地工作和生活,祝福朋友们人生不老,文学长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30 09:08)
标签:

杂谈

 (一)和一帮穷哥们打球,打了十来年了。大家相处的挺好。每隔一个来月,大家就聚一起吃顿饭。只要干净,多小的饭店都行。小饭店儿便宜,大家轮着掏钱,回回都吃得挺高兴。套用电视上的话,叫吃得很幸福。大个儿家里负担重,挣得少,大家从来也不让他掏钱,就说他家酸菜好吃,就说他家熬的皮冻好吃,每次聚餐,要么叫他带一棵酸菜,要么叫他带一盒皮冻。我知道那酸菜、那皮冻和别家的没什么两样,我也相信大家和我的感觉是一样的,但是谁也不说破,只有大个儿自己蒙在鼓里,蒙在鼓里有什么不好,大个儿舒服,大家也都舒服,大个儿有面子大家也都有面子。

(二)  老李家装修房子最后一个活儿是安灯。请来的电工是位帅气的小伙子。小伙子穿着时尚的牛仔裤、短夹克,扎着一条质地很好的电工皮带,那些扳子、钳子、螺丝刀挂在屁股后,工具套像是手枪套,小伙子就像后屁股挂了一把手枪。身上清清爽爽的,拧螺丝啊接电线啊甚至上下梯子啊,都有个“范儿”,一边儿干活,一边儿哼着歌儿,让人看着舒服。老李被感染了,也想跟着哼歌,可他到底张不开嘴,就在心里跟着哼哼。

  哪个屋装哪个灯,老李一一做了交代,怕小伙子弄混了,老李又在装灯的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12 08:55)
标签:

杂谈

  (一)八十年代初,我在某大机关工作。一次,处里搞到了几张凤凰自行车的票。那时,凤凰自行车是紧俏商品,要凭票才能购买。谁有一辆凤凰自行车,就像今天谁有一辆路虎吉普,同事们就都盯着这几张车票。处长肯定也觉得分这几张车票是个难事。我因为没有钱,也因为住的独身宿舍就在单位院里,我就没吱声去要。后来怎么分的,我不知道。一年之后,陪大领导去调研,大领导对我说:好好干,你们处长对你印象不错,凤凰车都不去争。我心里又高兴又不高兴。直接领导的肯定叫人舒服,可他肯定的不是我的工作能力、工作水平,又叫我不是十分得劲儿。我自认为我够得上骨干,那时机关年轻人少,正规学中文的更少,大活、急活、累活、麻烦活,我没少干,干得还不错,可领导记住的不是这些,我心里一阵惊悚!在我们机关文化里,态度比能力重要吗?

  (二)前年在长沙见到了作家王跃文先生,饭桌上他讲了一个他亲身体验的官场等级故事: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春节单位优惠卖鱼,有一条鱼特别大,二十多斤吧,母鱼,肚子里面全是鱼籽,可能同事们都觉得不合算,没人要。王先生在山区长大,没见过这么大的鱼,喜欢,就买下了。呵,第二天,就传出了不老少不冷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