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石榴
安石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205
  • 关注人气:7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特别声明

   博客文章请勿自行转载,如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谢谢合作。

 邮箱:anshiliu@126.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20-05-06 13:14)
标签:

故事

分类: 小小说·纷繁的今朝

男愁唱

安石榴

张二刚奔着张大刚来的,张大刚和李秀馥夫妻俩在场部卫生所当医生,还兼着护士,既接生,也做阑尾炎手术,打滴流,扎针灸,拳打脚踢的,简直就是全科医生。场部卫生所只有他们二人,不全科能行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东北

故事

分类: 小小说·东北往事
一封家书
 安石榴


山东人老邱独自一人过活,老跑腿子嘛,住在夹皮沟有多久了?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知道哇?以前大清朝,后来中华民国,再后来满洲国,这么一闹腾,也就把人闹糊涂了。

老邱年轻时候闯关东,从山东一路向北,起先并未到黑龙江。他其实没有目标,走哪儿算哪儿,有什么活就干什么活。热河、内蒙、辽宁、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故事

分类: 小小说·东北往事

安石榴小小说三题

安石榴

 

      吴大秃子和吴小鸽子

满天星这个地方土好,黝黑,油汪汪的,种啥都不白种。撒下种子,一场雨过后,齐刷刷长出来了。有人开玩笑,说,把手插地里,兴许又长出一只来。可是水不好,看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04 20:57)
标签:

故事

分类: 小小说·纷繁的今朝

喝酒的俄罗斯女人

 安石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31 19:31)
标签:

年终总结

                                                       2019年最后一天
                                                              安石榴
       一年这么快。这段时间总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每一年最后几天过得都非常辛苦,从小到大,因为什么呢?因为对新的一年满怀着希冀。小的时候非常明晰,新年到了,离除夕就近了,过旧历年就会有好吃的和新衣服。于我,好吃的还在其次,就是盼着穿新衣服。后来长大些,就总是希望新的一年有新的变化,到了现在,还是对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满怀希望与焦虑,只是不能确定希望什么和焦虑什么了,根本就不知道。但新年(元旦)永远都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觉得这些都没什么特别的,大家兴许都这样。
       今年依然写了一些东西,没有功利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23 16:53)
标签:

家庭

生活

收录机

安石榴

小金是长春姑娘,如果没有陈良,她断不会在黑龙江的深山里安家。两个人相识在林校,毕业分配到林场。陈良本来出身林区,只是他并没有回到黑龙江西北部的大兴安岭老家去,而是去了东部一个林场,离家至少一千里吧。

小金和陈良学的植保专业(中专),按说林区逐步停伐之后应该有用武之地,实际上并没有。两口子被人称作技术员,却没什么事儿干,几乎闲赋起来了。林场每月开工资,小金去领,会计是个四十几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04 20:21)
标签:

生活

分类: 小小说·纷繁的今朝

                       金句

 

                      安石榴

 

当下的孩子们和过去的孩子们不一样了,不是同一个人类了。真的。单说一点,现在的孩子们说出的话,让人一愣一愣的,我服。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雪夜人不归

                  安石榴

林场调度外号张大炮。张大炮每天傍晚下班回家一路上鸡飞狗跳,阵仗很大。他倒是不动手,就动动嘴。两片又紫又厚的嘴唇,上下一碰,“咣咣咣”就成了火力点。

这一天,他从场部出来,刚转上运材路,就见十三岁的玉芝和十二岁的玉芬、十一岁的成林,仨孩子一架地排车,车上码着满满一车烧火柴。老大玉芝在前驾车,像只健壮的小马那样,低低地垂着头、登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守墓人夜半惊醒

安石榴

守墓人夜半醒来,他是被哭声惊醒的。虽说是惊醒的,也并非表明他被吓到了。守墓人马上就八十岁,还能怕个啥?离群索居,独身守墓三十余年,早已由外而内霜一身沉郁气色,倘不使别人怕他,已经千恩万谢了。

守墓人睁开双眼。虽处盛夏,山中夜半依然凉沁沁的,也恰满月,小小的一间门房,窗子大,月光就大大方方将高壮的樟子松枝条,影印在床上和墙上。守墓人的头隐在墙角的黑暗中,起初以为自己刚刚从梦境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